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踏星 > 第三千七百九十七章 不完整的人生
    高台上,四临剑门老者无奈,只是弥补与另外三门门主的差距,如何称得上是四临剑首?历代四临剑首诞生,哪个不是剑道近乎无敌?一剑可败另外三人,而今,让这戮思湛一剑败三人,根本做不到,他只是弥补了差距而已。

    戮飞沉三人面色煞白,对着戮思湛深深行礼:“参见剑首。”剑意给了戮思湛,他们要重新修炼,当然,因为境界的原因,重修并不难。

    但对于戮思湛,他们再也没威胁了。

    周围,所有四临剑门的人都行礼:“参见剑首。”

    “参见剑首。”

    “参见…”

    高台上,那四位老者同样起身行礼:“参见剑首。”

    戮思雨保持行礼姿势,心情复杂,父亲,真成为剑首了,但这个剑首不是他想要的吧。

    她心里堵着一口气,相当憋屈,很想找到陆隐,骂他一顿。

    陆隐淡笑,条件完成了,想必,接下来六个条件会更难,这戮思雨对自己相当不满吧,没办法,不这么做,怎么把戮思湛这个拖后腿的给推上去。

    话说回来,仅仅把戮思湛推上四临剑首的位置而已,又不是大奸大恶,然而因为四临剑门的行事作风,自己生生成了恶人。

    但自己也算通过戮思湛的手把他们各自剑意破绽点出来了,过不了多久,他们还能更进一步。

    就是苦了戮思湛,以这种手段上位,他余生不太好过。

    只能以后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四临剑门需要就帮他们一把,算是弥补一下。

    剑磐之上,戮思湛睁开双目,与曾经完不同,这一刻的目光带着深邃与冷意,扫过戮飞沉他们,转身,面朝高台,深深行礼:“弟子戮思湛,愧对先辈,剑首之争,迫不得已,个中缘由已不必详说。”

    “弟子在此,叩首谢罪。”说完,双膝跪地。

    所有人动容了,戮思湛如今贵为四临剑首,放眼九霄都是大人物,竟如此姿态。

    原本对他有怨言的那些四临剑门弟子,目光柔和了一些。

    但依然有很多人怨恨,跪一下就可以被原谅,以后争夺四临剑首是不是都这样?

    “弟子戮思湛,愿以死还恩,恩,不仅是四临剑门,也是那位教导弟子看破剑意之人的恩。”戮思湛起身,遥望远方,正是陆隐所在方位:“剑首,我夺下了,阁下条件完成,现在请阁下现身与我一战,四临域不可辱,我以这一刻四临剑首的身份,明志。”

    所有人再次动容,这是要以死明志啊。

    他不是自愿的,他用这种方法争夺四临剑首是被迫的。

    可是为什么?

    什么人非要逼他争夺四临剑首?成为四临剑首对那人又有什么意义?

    台下,戮思雨大喊:“父亲,是。”

    “闭嘴。”戮思湛厉喝,看都不看戮思雨:“我心意已决,不会更改。”

    戮思雨哭泣,是她,是她逼的父亲这样的,都是她的错,她也没想到会走到这一步。

    是啊,父亲从来都不在乎四临剑首的位置,是自己的执念把他逼上了绝路,如果不是自己,父亲会过得很开心,无忧无虑。

    为什么,她真想抽死当时的自己。

    她不怪陆隐,条件是她定的,陆隐不过是完成而已,她后悔,却晚了。

    陆隐看着戮思湛坚定的目光,想求死吗?倒是此人的性格。

    以死明志,值得尊重,不过,自己越来越像恶人了。

    “父亲。”戮思雨要冲上剑磐,被东临剑门的人拉住,很多人看出来了,或许戮思湛被逼争夺四临剑首与戮思雨有关,除了戮思雨,谁能请动如此高手?但戮思雨也没想到会这样吧。

    戮思湛成了戮思雨的孝心,也成了他自己的忠义,维护了四临剑门的尊严。

    高台上,冥酌目光看向人群,他,会出来吗?

    顺着冥酌目光,旁边四个老者也看了过去。

    然后越来越多的人看向那个方向。

    那里除了陆隐,还有衔定。

    衔定身份很高,尤其去东临剑门提亲极为高调,这一刻,所有人下意识看向他。

    衔定懵了,看他干什么?

    “原来如此,是太苍剑尊,太苍剑尊出手了。”有人惊呼。

    旁边人附和:“怪不得,我就说哪冒出个那么厉害的剑道高手,说是太苍剑尊就合理了。”

    “这位衔定公子求亲东临剑门,戮思雨必然以让戮思湛门主成为四临剑首为条件,所以太苍剑尊逼迫戮思湛争夺四临剑首,合理。”

    “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怪不得…”

    衔定张大嘴,关他什么事,不是这样的,但莫名的连他都觉得合理,莫非是师父暗中相助?他都不知道怎么解释,周围人看他目光带着鄙夷与不屑,自己想娶人家,让师父使阴招,卑鄙。

    衔定彻底无语了。

    陆隐也看了眼衔定,摇摇头。

    他距离衔定很近,衔定看到他的目光,那眼神怎么有种可怜自己的感觉?不是这样的吧,他很想说些什么,陆隐一步踏出,消失。

    再出现,已来到高台之上。

    衔定一愣,人呢?他都没看见怎么消失的。

    “有人登剑磐。”有人惊呼。

    众人将目光从衔定身上转移到剑磐,看到陆隐站在戮思湛不远处,疑惑,此人是谁?这时候突然出现,莫非,是这个人?可他那么年轻。

    四临剑门所有人警惕盯着陆隐。

    高台上,四个老者目泛杀机。

    冥酌嘴角含笑,出现了。

    远处,衔定张大嘴,原来是他,怪不得用那种眼神看自己,这是看自己背了黑锅啊,这混蛋。

    所有人都望着陆隐。

    陆隐平静看向戮思湛:“值吗?”

    戮思湛与陆隐对视:“值。”

    “那你女儿怎么办?”

    戮思湛看了眼戮思雨,戮思雨脸上挂着泪珠,哀求的看着戮思湛。

    戮思湛闭起双目,狠了狠心,再睁开,眼底充满冷漠,盯着陆隐:“有些人总要为做过的事付出代价,我也不例外。”

    陆隐好笑,叹口气:“是啊,总要为做过的事付出代价。”说完,面朝高台,缓缓弯腰:“对不住了,四临剑门的诸位。”

    高台之上,四个老者下意识起身。

    “是我逼戮思湛争夺四临剑首的,也是我,对另外三位门主出手。”陆隐直起身,目光扫过戮飞沉他们:“四临剑首之争是你们四临剑门内部事,我却插手,是我的不对,所以我道歉。”

    他没在灵化宇宙道过谦,那时候,他有仇恨,而今,心态不同了,站在他的高度,没有什么仇恨,只有生存,竞争,厮杀,即便要分生死,也有对错,有公道。

    听到他道歉,周围四临剑门的人目光缓和不少。

    “小友是何人?来自哪里?”高台之上,东临剑门那位老者开口问,语气平和,他们可以感受到陆隐的实力有多深不可测,刚刚陆隐出现在高台上,他们竟一点察觉都没有,深不见底。

    如此高手还愿向他们道歉,让他们想起了刚刚戮思湛的谢罪,此人,品格不坏,并非仗着修为欺辱他人的人,否则即便此人实力再强,四临剑门也无惧一战,不会让戮思湛一人抗下。

    陆隐笑道:“来历不便告之,此事因我而起,剑首之争也因我拖延,既如此,我会给予补偿。”说完,看向戮思湛:“你的人生,不完整。”

    戮思湛一愣,不明白陆隐忽然说这个什么意思。

    其他人也都不解。

    戮思雨怔怔望着陆隐,其实根源在她这,条件是她提的,这个人不过是为了完成而已,但他却没说,仿佛将她忘了。

    她的条件,在此人眼里似乎不值一提。

    “不完整的人生,或许是完美的,所有人都很羡慕你,包括我,但这样的你,踏不出那一步,我帮你一把吧。”说完,陆隐身影消失,转瞬出现在戮思湛眼前。

    已经成为四临剑首的戮思湛竟毫无反应能力。

    戮飞沉等人同样反应不过来,就看到陆隐抬手落在了戮思湛肩膀上。

    高台上,那四个老者下意识想出手,但硬生生忍下,因为他们,来不及。

    唯有冥酌,目光一缩,炙热的盯着陆隐,好强的实力,真想打一场。

    一手落下,因果于指尖盘踞,如此近距离,陆隐释放因果天道,创造了一道因果,打入戮思湛体内。

    这一道因果让陆隐的因果天道再次消耗很多,但他不后悔,因果,因果,有因就有果,青莲上御那么讲究一个缘字,修炼因果之人不得不信。

    他插手了四临剑门的事,导致戮思湛有了求死之心,若此人真死了,这笔账会算到他头上。

    以前他不在乎,因他而死的人太多了,他亲手就解决很多,但现在,修为越高,越能感觉到些什么。

    永生境的因果链是最直接的。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青莲上御修炼因果一道踏入永生境,那么,他有没有因果链?此前压根没看到。

    陆隐这边想着,而他创造的一道因果,无字天书连接封神图录,进入戮思湛一生中。

    这一道因果尽管对陆隐消耗极大,但对戮思湛而言不过是个片段,这个片段,成了他人生中最黑暗,也最悲哀的一刻,让戮思湛拥有了一段绝望哀伤的过往。

    这一刻,戮思湛的人生完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