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阴阳守灵师 > 第一卷 第十九章 三昧真火
    刷——

    无数金丝穿过铜钱的孔心,通过这样来串联起这二十八枚铜钱,随着穿过的金丝越来越多,这些铜钱直接就被金丝吊在了空中。

    金丝的滑动带动着铜钱轨迹的变化,它们在空中不断转换着位置。

    但在最后一次移动后,这些铜钱的排布就如同天上的二十八星宿一般。

    “列阵,合——”楚心安用手指在空中不断比划着。

    一瞬间,所有的金丝和铜钱都在空中凭空消失了。

    黄谦有些看不懂,便问道:“心安,你刚刚是在干什么吗?我怎么有点看不懂啊!”

    楚心安长呼了一口气:“我刚刚是在写字,你看懂是个什么字吗?”

    黄谦摇头表示不知道。

    “我刚刚写的是一个锁字,不过不是你平常看到的那个锁,而是繁体字的锁——鎖。”

    “哦,对了,我刚刚看到你这又拿钱又穿线了,是在干什么?”黄谦不解的问道。

    楚心安算了算时间,发现还有点时间,就打算和他解释解释:“我刚刚是在布置一个阵法,叫‘锁鬼阵’,顾名思义就是锁住鬼怪,将它束缚在一个空间里。”

    “锁鬼阵,听着好牛逼啊!还有那你为什么最后要写一个锁字呢?”

    现在的黄谦就像是十万个为什么,东问西问问,借此来消除他内心恐惧。

    “算了,通俗点讲吧,每一个阵法都需要一个阵眼,而锁鬼阵的阵眼就是这个锁字,所以懂了吗?”楚心安也明白他这样问的目的,所以还是耐心的解释了一下。

    黄谦点了点头:“心安,你说我们能不能成功啊!”

    “相信我们一定会成功的,你难道忍心看着这样一个女孩子像这样天天遭受折磨吗?”

    黄谦转头看了看一眼林瑶的位置:“当然不忍心,我们一定要救她。”

    “对,不—成—功,便—成—仁。”楚心安一字一句狠狠的说道。

    黄谦听着听着热血上头时,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

    随后楚心安又换是了一个人一样,对黄谦语重心长的说道:

    “黄谦,说些心里话吧!我的情况你也知道,我是一个人,差不多算是孑然一身,我死了没什么人会在乎的,也没人会伤心的,但你不一样,你要记住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自己的家人,假如你出事了,你要想想,他们怎么办?他们还需要你,所以我最后一句话是——别太拼。”

    黄谦本来听着还有些生气,但听到后面就陷入了沉默。

    是啊!他还有家人,虽然家里的妻子天天骂他,孩子也经常调皮捣蛋,整天和他唱反调,但无论怎么样?他们都是他们家人,是他最大的软肋。

    他忘不了,是他每一次加班,那怕再晚,回到家,一直会有热腾腾的饭菜等着他,孩子虽然调皮,但无论什么时候,孩子的最大依靠也还是他。

    “心安,你说得对,可是我...”

    楚心安立刻打断了,“没什么可是的,你记住,你绝对不能有事,我竟然留下你,我就有把握你不会出事的,你把手伸出来,我有东西给你。”

    黄谦有些动容,抬起手又缩了回去。

    楚心安一把拽着黄谦的手,将手上的东西硬塞到他手里。

    黄谦低头一看,手上是一个画着复杂图案的深褐色的符纸。

    “这是瞬移符,我刚刚在苏璃身上下了符咒,只要你在真正遇到危险时,将这个符纸贴到自己的胸口,你就可以传送到苏璃的旁边了。”

    黄谦看着这符纸,思绪万千。

    最初肯定他肯定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世界还有这样的东西,还有就是感动。

    “你给了我这个,那你呢?”

    楚心安甩了甩手,还是一脸无所谓的回答:“我?不要担心我,这符纸我分分钟搞个几十张没有问题。”

    “真的?”黄谦明显有些不相信。

    “当然了,你就不用担心我了,你注意好自己就可以了。”

    啊——

    从林瑶身体里传来一声让人胆战心惊的哭喊声。

    就是突如其来的一声,直接让黄谦的鸡皮疙瘩部都起来了,他感觉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不断盘旋着这个声音。

    “来了吗?”

    楚心安拉住黄谦,说道:“你先去点几根蜡烛。”

    “哦哦...”黄谦明显有些手足无措,但他毕竟经历了一些事情,及时调整了自己的心态。

    在桌子上找到了林翰林之前留下的蜡烛和打火机。

    他急忙在四角燃起了这些蜡烛,蜡烛的火光照亮着整个房间。

    做完这些后,黄谦急急忙忙跑到楚心安旁边,因为只有呆着楚心安的身边才能带给他足够了安感。

    接下来的时间,林瑶的身体没有再出现任何奇怪的举动。

    “没事了。”

    黄谦害怕的说道:“心安,那些东西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出来?”

    “什么时候?”

    楚心安念叨了一遍,接着说道:“你看看你点的那些蜡烛,什么时候那些蜡烛的熄灭了?就说明那些东西来了。”

    就这样,两人静静的等待了几分钟。

    正当黄谦聚精会神的盯着那些蜡烛,他突然发现那些蜡烛的灯芯颜色逐渐变了,变成了血红。

    “心安,快看快看,那些蜡烛颜色变了,变了...”黄谦摇着楚心安的手臂,急切的说道。

    “不要摇了,我看到了。”楚心安平静的说道。

    “离我远点,站在门口处看着,让我们要叫你姐,不要进来。”楚心安无比严肃的说道。

    黄谦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连忙跑到门口处站好。

    现在林瑶的前面,就只留下了楚心安一个人面对着。

    “啊——”

    又是同样一声。

    楚心安两手分别抓住一张符纸,顺势一甩,将符纸贴到了林瑶的心脏和额头处。

    这两张符纸会护住林瑶的心脉和大脑这些极其重要的位置。

    匡——

    坐在床上的林瑶猛然坐起,歪斜着头,看着楚心安,是极其阴森凄惨的声音不断笑着。

    林瑶一边笑,嘴里一边流出暗红色的鲜血,极其浓稠的血液滑落在床单之上,如同一团烂泥一般。

    特别让人恐惧的是现在林瑶的眼睛,没有眼白,也没有黑色的眼珠,整个眼睛被红色所包裹着,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

    她的笑声时不时的卡顿一下。

    楚心安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就这样径直的走了过去。

    站在林瑶的床边,楚心安带着些许居高临下的看着林瑶。

    “我知道你等了很久了,怎么样?真正掌控一个人的身体,是不是很好?”

    林瑶歪斜着的头,用着丝丝颤抖的声音说道:“杀了你...”

    下一刻,楚心安脸色一变,抬起手抓住林瑶的脖子,将她凌空提起。

    “好啊,那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啊——”

    凌空的林瑶不断挥舞着手爪,以极快速速度攻击楚心安。

    楚心安迅速松开掐住林瑶脖子的手,以同样极快的招式得挡住她攻击。

    在林瑶双手离开的那一刻,楚心安再次抬起手,一个寸拳的形式打在林瑶的身上,另一只手以两指指向林瑶的天灵盖。

    林瑶的身体瞬间僵住,仿佛不能动的了一般。

    见此情况的楚心安,立刻沉吟道:“天地玄宗,万气之根,四灵天灯,六甲六丁,助我灭精,妖魔亡形,敕——”

    念完,楚心安立刻收起手,迅速向后走了几步。

    这是驱魂咒,可以将附着在林瑶身上的鬼魂驱除出来。

    “出来了吧!”楚心安对着林瑶的身体,缓缓说道。

    躺在床上的林瑶在几声痛苦的呻吟后,晕了过去。

    但从林瑶的嘴里不断升起夹杂着红色和黑色的烟雾。

    “好家伙,一下就出来两个了。”楚心安挥了挥手,吐槽道。

    这夹杂的红色和黑色的烟雾在空中不断地盘旋分裂,最后分裂成了两个漂浮着的人影。

    那个红色的人影,再由虚幻到凝实后缓缓转身。

    一个脸色惨白披着血纱的女鬼出现在他眼前,她的眼睛像两个血洞,头上披着撕成一条条的破烂灰纱。

    她抬起胳膊挥动纱袍,一团带着地窖里的霉味的烟雾朝他扑来。

    楚心安看着眼前的女鬼,暗红色的血慢慢从她的眼睛里流出来,腐蚀着它那略带白色的脸,然后深深的陷下去。

    在门口看着的黄谦用手拼命的捂着自己的嘴,防止自己害怕的叫了出来。

    楚心安指着那还是虚幻的黑色人影:“怎么?还不打算现身吗?好,我就看看挡不挡不住我这三昧真火?”

    他两手结印,沉吟道:   “一极二化三真火,火力朱此物多生,火德神君朱夏埔。”

    “此甫邪魔不正神,乾元亨利贞,太极顺旨行,吾奉菩萨亲勒令。神兵火急如律令——”楚心安抬起手掌会向那黑影。

    只见他挥出去的地方,一片火海满天横流,疯狂的火浪一个接着一个,张牙舞爪地仿佛想要把这黑影也吞下去。

    火海的下方烟雾弥漫,仿佛浸透了乌烟的五月的浓云降到了地面一样。

    那黑影急忙逃窜,但在离开的时候,飞向空中又被挡了回来。

    只见空中出现了无数道金丝,在金丝中夹杂着铜钱,挡在了黑影和红影的面前。

    这就是锁鬼咒。

    那黑影看着火势愈渐逼近,想再次附身到林瑶的身上。

    这个情况,楚心安当然想到,他甩出一根金丝,牵着林瑶的身体将其拉出。

    “接住她,黄谦。”楚心安转过头,对黄谦说道。

    黄谦急忙跑过来,看准时机,接住了从空中落下来的林瑶。

    浓烈炽热的火焰逐渐吞噬掉了那道黑影,空中只留下了它痛苦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