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假穿越:我的修仙被全程直播 > 第29章 太刺激了
    第29章

    “天呐。”

    窦毕仰天长叹:“他难道就不能消停会儿,让我们有个喘息的机会。”

    “好了好了,消极抵触的情绪不能有,更不要抱怨,还是想想怎么解决问题。”金石头道。

    “就让他修炼下去,又会怎么样。”苏白道。

    “还是没有经验呐。”窦毕摇摇头道:“他就会继续练下去,向死亡的方向前进,不吃饭不喝水,而这位贵公子有任何闪失,王老板都不会放过我们。”

    “有这么严重嘛?”苏白纳闷道。

    “当然,事情比想得更加严重。”窦毕感慨道:“慢慢就会了解到,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几个人沉默了一阵子,苏白开口道:“我有一个想法,隐身术嘛,我们配合他表演就可以了?”

    “是个办法欸。”

    诸人都感觉眼前一亮。

    “可是,我们以后都要配合他表演嘛?”金石头道。

    “毕竟,我们的任务,不就是陪太子演戏嘛。”李长生叹了口气。

    ……

    “还看得见我嘛?”

    房间内,王玄把笔都快磨秃了,将刚刚画好的隐身符贴在额头上,抬头看着周见湖。

    周见湖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这种状况下,很难不怀疑王玄脑子有问题。

    “好了,不必说了。”

    王玄把额头上的灵符摘了下来,叹道:“没想到这隐身符还挺难,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周见湖试探道:“有没有想过,这符可能是假的?”

    “怎么可以这样想!”王玄拍案而起,道:“这灵符来自哪里?是万剑山的藏经楼,作为超一流修仙门派,为何要把假的秘籍放入藏经楼?”

    他负手在身后,一边踱步,一边教训周见湖。

    “怀疑精神是好事,搞修仙就是要有点怀疑精神,但是,想要学会飞,要先学会走,只有达到一定程度,才可以大胆怀疑,小心假设。而,现在连站都没站起来,怎么可以好高骛远。”

    “喂,我和说话,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

    “复述一遍。”

    “啥?”

    “我让复述一遍。”

    “我不该好高骛远,我错了……”周见湖低下头,口中念念有词。

    指挥室内,李长生盯着屏幕:

    “他这样侮辱周大师,真的没有问题嘛?”

    “大师有大师的脾气,也许大师就喜欢这样。”金石头道:“是该通知周大师,让他务必配合我们表演。”

    “他会答应嘛?”

    “有容乃大,无欲则刚,们难道没有发现,我们这位周大师,已经钻进了套子里。”

    ……

    虽然在民间,周见湖没有什么名声,但在一些人眼里,手握观星山传承的周见湖却是大大的有份量。

    而他们也在关注着直播。

    『卧槽,老周这是做什么,被一个小孩子训得像孙子一样』

    『脸都不要了』

    『老周可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他这样做肯定有目的』

    『也许在我们笑他太疯癫的时候,他正笑我们看不穿』

    『不亲眼看看,我是不会放心的』

    ……

    “我要去炼丹了。”

    王玄放下笔,起身站起。

    “不继续画符了?”

    王玄摇摇头:“修行非一朝一夕之功,非一城一地之争,小周啊,看来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周见湖一口气没倒上来,差点当场抽过去。

    来到炼丹房,王玄又开始了下午的炼丹工作。

    周见湖见到了师瓶儿。

    师瓶儿将周见湖请到门外,师瓶儿道:“大师,节目组想要让我同您商量一下,想要您配合接下来的表演。”

    周见湖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想了想道:“我不会配合们撒谎的,但们要做的事情,我也不会干涉。”

    师瓶儿背后的金石头几人松口气,有周见湖这句话就够了,当然,自从多了周见湖后,节目的推进多了许多麻烦。

    王玄练完丹出来,正好与师瓶儿撞个正着。

    “我的小弟子呢?”

    师瓶儿轻咳一声:“我让他去帮我做些事,过俩天就会回来。”

    “喔……”

    王玄心里有些不开心,我的弟子就随意差遣,这是一点儿也不拿自己当外人呐。

    ……

    次日清晨,王玄练完了剑,洗过澡后,感觉神足意满,精神状态比以往要好很多。

    趁着现在状态好,他赶紧画了一张隐身符。

    周见湖也不知去了哪里,现在还没有回来,害得自己连个试验目标都没有。

    想到这里,王玄把隐身符贴在额头上,推开门走出了房间。

    今天天气很好,外面一个杂役正在清扫地面。

    “演员注意,目标已经走出房间,要完装作看不见他。”

    耳麦里,李长生开始遥控指挥。

    杂役扭过头去,目光看着忽然打开的房门,他的表情困惑,诧异,目光却安掠过了王玄。

    “好,的演技非常棒,现在收回目光,继续扫地。”

    沙沙的声音,笤帚摩擦过地面。

    王玄小心翼翼走到对方面前,在他眼前挥了挥手,发现他的眼珠没有任何移动。

    金石头几个人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他生怕演员露出破绽。

    “我成功了!”

    王玄激动得快要原地跳起来。

    他捡起一枚树叶,轻轻搁在杂役的头上,但对方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真的成功了!

    王玄额头盯着隐身符,兴奋得向山下走去。

    『他究竟在干什么』

    『没有看前两天的节目嘛,他这是在试验隐身符』

    『可我明明能看见他啊』

    『废话,这很明显是节目组在配合他表演』

    『太残忍了,如果大家都装作看不见他,他就以为自己学会了隐身术』

    『假如学会了隐身术,想做什么』

    『我想的和想得一样』

    『太无耻了』

    『我现在担心一个问题,他会不会把我们想得事情做出了』

    『去女厕所,不穿衣服跑步,偷看女人裙子下面……』

    『太无耻了,但又非常刺激』

    『千万不要啊,如果发生了,我都替他尴尬』

    『我现在都恨不得提醒他,可我又非常想看是怎么回事』

    『哇塞,节目突然变得精彩起来』

    『同学,这是一个直播节目,不可能出现露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