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这又是节目组的小把戏,估计是爆炸?』

    『爆炸?看到爆破的痕迹了嘛,如果是炸弹,这么近的距离,他怎么会发现不了?』

    『难道世上真的有修仙?』

    ……

    『应力,是应力』

    『应力是物体内部相互作用的力,找到这个点,就可以将施加的力成倍扩大,释放物体内部的应力』

    『这堆乱石看似坚固,其实内部结构十分脆弱,找到这一点,普通人也能推倒』

    『楼上大神』

    『我感觉还是修仙』

    ……

    王玄和直播间内的观众一样震惊,巨石滚落山坡,很久才滚到底,发出重重声响。

    他呆呆看着这一幕,呐呐叹道:“我真的练成了!”

    “现在相信了吧?”

    万山青哈哈大笑:“在刺出剑的一刹那,气宛若烟花一般绽放,充满了生命力,灿烂夺目。”

    “当然,这一切是感知不到的。”

    回过头来,却发现王玄紧闭双眼,眼泪从腮边落下。

    “怎么了?”

    “我终于练成了。”

    王玄自言自语,练剑月余,并非是不知疲惫,不知痛苦,很多次他躺在床上,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但想到三年后将要发生在地球上的大灾变,他还是努力让自己站起来。

    不是没有怀疑过,不是没有动摇过……

    而现在,终于看到了收获。

    自己有希望阻止那场大灾变。

    “没什么。”王玄摇了摇头:“师父之前说过,想要学会这一剑,短则三五月,慢则一两年,为何我短短月余时间就可以掌握。”

    “因为是我的弟子,五百年来,缥缈大陆最有天赋的修仙者,金丹被摧毁前是,金丹被摧毁后依然是。”

    “嗯。”

    王玄重重地点点头:“师父,这招剑法可有名字?”

    “嗯……”万山青略为停顿,道:“这一剑是一位祖师传下来的,也没有什么名字,就叫做一剑吧。”

    “一剑?”

    “对,只需要一剑,这一剑可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万山青拍着王玄肩膀:

    “凡事欲速则不达,现在已经掌握这一剑,练剑的时候也可以歇一歇,答应我,不要练坏身体。我听说,有许多女弟子对情有独钟,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

    “正是少年好时候,莫要辜负好时光呐。”

    二人并肩而行,背影在镜头中越来越远。

    『这一幕好有爱』

    『pick了,pick了』

    『好想这个世界是真的』

    有人发起网络投票:假若真的有修仙世界,是否愿意前往?

    24小时之内,有数百万人投票参与,一时之间抢占了网络热点。

    『有没有人知道海岛的位置在哪儿?』

    『纱纱仙子知道,她曾经上去过』

    许多网友涌入裘纱纱的社交媒体下,在最新的动态下疯狂评论,请求对方告知海岛的位置。

    裘纱纱借着上次登岛事件,抢占了一波热度,现在是各个综艺节目的常客。

    『感谢热情的粉丝,我可以告诉大家,虽然我仅仅停留了一天,但那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简直是一个梦中的世界,真的很期待再次前往。只是很遗憾地告诉大家,因为签了保密协议,不能透漏海岛的位置』

    『我主演的《激浪传说》正在上映,欢迎大家到去影院观看』

    最后,裘纱纱还不忘拉一波广告。

    网友还不肯罢休,在这条动态地步不停盖楼,评论数已经突破10万加。

    这时,一位网友的动态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大家好,我根据海岛天空的星图,大致确定了海岛的经度』

    『现在是北半球的夏季,根据海岛上的植被状态,可以确定它是在北回归线附近』

    『……而在那个区域,最有可能的地方是……』

    所有网友的心都提了起来,随着对方的逐条分析,海岛已经从云雾中走了出来。

    『卧槽,这是一位大神呐』

    『牛掰,不服不行』

    『大神快说,坐标在哪里?大家有没有兴趣组队探险……』

    『诸位观众,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有人想登岛探险,请加账号:65479……,有偿服务』

    『握了棵草』

    ……

    24小时,有人不停盯着直播间,很短时间内,节目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粉丝,更确切来说,是缥缈大陆的粉丝。

    大家对那座修仙门派充满向往,恨不得自己也是其中一员。

    ……

    江南,山中一座道观,小道士在门槛上捧着手机。

    啪。

    一根木棍敲在他头上:“又偷玩我的手机,流量很贵的。”

    “师父,师父……”小道士揉着脑袋:“看,手机里这个人很厉害啊。”

    中年道士接过手机,正是王玄一剑击溃乱石的画面。

    “剑气!”中年道士一怔:“真的出现了。”

    “师父,师父,这是假的。”小道士解释道:“这是一个直播节目,里面都是假的,大家都知道,只有这个人不知道,师父,说他可不可笑啊?”

    “假的?”

    中年道士摇了摇头:“真真假假,谁又分得清呢。”

    “他这一剑,是怎么学会的?”

    “网络上就有啊,他每天都要练习几十遍,很清楚。”

    “嗯。”中年道士点点头。

    “师父,世上真的有神仙吗?”

    小道士站起来,跟在中年道士身后。

    “神仙?曾经是有的。”

    “那后来呢?”小道士紧追不舍。

    “后来天黑了。”中年道士望着天空,夜幕四垂,太阳落在山后面:

    “我们什么都看不见了。”

    ……

    万剑山。

    王玄躺在床上,怀里还抱着剑,就算在睡梦中,脸上还是挂着笑容。

    自己真的做到了。

    终于重新看见希望。

    虽然前方的路还很漫长,但有路走,终究是一件好事。

    睡梦中,王玄似乎感觉到一只只小虫子,正透过毛孔,往自己身体里钻。

    很小很小的虫子,比头发丝还细,就像蘑菇散发出来的菌丝。

    这种感觉,他并没有对万山青说起。掌门说金丹破碎,修仙者是感受不到灵气的,为什么自己却能感觉到?

    难道是因为自己修行出了什么问题?

    或者是因为自己天赋特殊。

    所以他没有对万山青讲。

    自己是穿越者的秘密一定不能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