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掰直男主了 > 第十九章 末日世界 打包带走
    一个恐怖气氛十足的的实验室映入眼帘,白炽灯照耀下,一排排十多张镣铐床有序的排放,占据了整个空间的二分之一,东边墙边上是几个可以容纳人身的管子,浑浊的黄色液体填充在里面,隐约见到一个人形蜷缩在液体中,浮浮沉沉,西边摆放着大量的试管,钳子、剪刀等尖锐工具。

    王吕平一进到这个实验室如鱼得水,高兴的像是得到玩具的孩子一样,东摸摸西摸摸,每一样都爱不释手。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心灵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太喜欢了,我太喜欢了,什么时候送丧尸过来给我研究。”

    “喜欢就好,姜劲已经在抓丧尸了,下午应该就会送过来。”

    神秘人平淡的看着一切,眼神看似无欲无求,只是为了满足一个天真的孩子一般。

    “那我下午就过来,我对这个实验很期待呢!”

    说罢,两人都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这间实验室。

    一群精壮的黑衣人带着毁灭的气息走进实验室,排山倒海的气势,凛冽的眼神,有序的队列,将欧阳衫和杨漾震慑的默不作声。

    两列气势汹汹的黑衣人分别向左向右转,夹道欢迎,中间颠颠的小跑出一个熟悉的身影——王吕平院长。

    “将实验台上的试剂小心打包带走,轻拿轻放呐。”

    “们两个跟着一起去新的实验室。”

    王吕平院长素手一指,收敛疯疯癫癫的语气,颇有指点江山气势。所有人都在他的指挥下有条不絮的工作着。

    “到了,把试剂放在架子上们就可以离开了。”

    将人赶走后,自个高高兴兴的开始摆弄起试剂。紧随其后到实验室的两人,被新实验室的规模震惊到,两人对视一眼,都默默的没有说话,心中确实思绪万分。

    密室的门再次被打开,三人以为是刚刚离开的黑衣人,哪成想,迎面见到一位风流倜傥的男子,干净整洁的白色潮流T恤,黑色休闲裤带着几根修饰精美的链子,白色的休闲鞋一尘不染,头发丝都被精心的固定在脑袋上,这一身打扮在末世绝对是独有一份。

    这一男子对两人赤裸裸打量的眼神可以做到视而不见,傲娇的相信谁第一次见到他都会被吸引的目不转睛,带着点小骄傲的语气,说道:“王院长?我给送实验品来了。”

    “哇,太及时了,现在就可以直接开始实验啦,姜劲,这边还需要很多的实验品,就麻烦多跑两趟了。”

    王院长十足小孩做派,想要什么都是直来直去,行为在外人看来如同孩童般幼稚。幸好,姜劲知道对方为人,不在意直言直语,点头回应道:“嗯,不麻烦,都是我应该做的。只要能做出有用的实验。”

    姜劲后面还跟着几个队友,每个人手上都死死抓着一个丧尸。欧阳衫定眼一瞧,这不是之前在街上碰到的那五人小队吗?他们是一伙的?

    姜劲在实验室扫了一眼,侧了侧身子,露出后面的队友和还在扭曲的丧尸,偏头示意这些丧尸的存放问题,问道:“那我们给院长将这些丧尸直接绑到床上?还是放到哪里?”

    队长姜劲可能对现在的欧阳衫不大认识,但是他的队员们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欧阳衫。五人很疑惑,怎么哪里都能碰到她,只是这一次,怎么看得憔悴了许多,脸色惨白,被旁边的一个气度不凡的小伙子虚虚扶着。

    金金惊讶的从队长的身后走出来,不分场合,咋咋呼呼直接问出了口:“她怎么在这!院长!”

    “金金,不该问的不要多问。”姜劲见到自己的队员毫无规矩,冷着脸,大声呵斥道。

    金金回头瞅了瞅队长冷冷的神情,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低着头,走回自家队长的身后,紧紧地抿着嘴唇,没有再意气用事。

    “姜队长,不要生气,们都是一个队的,和气最重要。”没想到,一向是情商低的王吕平竟然会做和事佬。话锋一转,说道:“一个队没有默契,是抓不到丧尸的。”

    .........

    实验室突然安静下来,多多少少显得尴尬。没人意料到,姜劲低声下气开口说道:“王院长,她是小孩子,说错话了,您知道她什么性格的,您不要见怪。”

    王吕平对这些客套话嗤之以鼻,直言了当的说道:“什么见怪不怪的,欧阳衫,她是二类人,被抓来做研究的。”

    整个小队成员没想到,欧阳衫现在混到了这个地步,也就有理由解释为何她现在如此虚弱的缘由,不过,陆御没有来救她吗?

    队伍其他五人看到她虚弱到需要搀扶着,关心的眼神停留片刻便心中愧疚的躲开她的眼神,每个人心里不好受。

    金金悄悄地碰了碰队长的手臂,轻声恳求问道:“队长,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可不可以请院长放了欧阳衫啊?”

    说完,姜劲眼眸盯着金金圆圆的眼眸子,而后一一看向身后的四人,四人没有多说一句恳求的话,但是四双动情的眼睛紧盯着他。作为作战多年的队伍,不用多说一句话,姜劲都懂了他们的意思,但是想不明白他们是什么时候被欧阳衫给收买的,五人都愿意为她求情。

    姜劲转过身,尖尖的下巴指了指欧阳衫,问道:“怎么就抓到这一个二类人了,院长,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