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掰直男主了 > 第十六章 末日世界 单膝跪地
    王吕平院长在外面人的不断催促下,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放下手上的实验,狼吞虎咽的吃了几口送进来的饭菜。

    昨晚被绑来一直都是滴水未沾,红润的嘴唇变得干涸。欧阳衫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仰视着实验台上的水和香气扑鼻的食物。

    还以为要一直饿肚子的欧阳衫,没想到作为人质的她能够收到一份特意留给她的饭菜。能够收到陌生人杨漾有意的照顾,欧阳衫慢条斯理的吃好饭,还好心的将食物餐盒规整叠好放在一旁。

    俗话说,吃饱力气好干活。饭饱酒足,力气也不再是软绵绵的状态,轻松坐起来,摸索着脚上细细的铁链。链子看着像是手都能扯断,但是坚硬的要命。质地像铁,又像是合金材质,怪不得大胆放心的用这种链子拴着她。

    被锁住的这一头,接头处有一个小到可以忽略的锁孔。欧阳衫在他两人同款白色长大褂身上来回审视,怀疑钥匙最有可能在反派王吕平院长的身上。

    “那个...王院长....人有三急,我想上厕所。可以解开一下吗?”

    欧阳衫毫不在意墙角的灰尘依靠在上面,双手捂住肚子,修长的双腿蜷缩着,表面上看还有一丝虚弱。

    “忍一忍,不要打扰我做实验。”

    沉迷于实验的王吕平头都没有抬一下,手上拿着试管还在不停的调试,很不耐烦道。

    “我也想忍一忍,但是生理反应控制不了啊~......嗯...嗯 真的忍不住了,要是在干净的实验室,嗯,拉出来了,这多臭呀!”

    欧阳衫抬起手臂擦了擦鬓角紧张的虚汗,声音像是急的直打颤,保不准下一秒就要闭眼在实验室解决生理问题。

    王吕平院长在百忙之中抬头看了看急的一头汗的她,相信了她,伸手从白大褂的内口袋掏出一把小钥匙扔给了在远处的杨漾。“屁事真多,杨漾拿钥匙带她去,快去快回。”

    “好的,院长。”杨漾意味深长的瞟了瞟,无比淡定的接过扔过来的钥匙。

    一个气质温婉的男孩子正单膝跪地给自己脚腕解锁链,欧阳衫现在满脑子却都是在思考怎么逃跑。

    欧阳衫不自然的站起身来,转了转一直被锁住的脚踝。一路默默不语跟他走到了实验室的外面,只见他素手指着一间临时搭建在旁边的一个小隔间说道,“那就是厕所了,自己过去。”

    望了望他不澜不惊的脸,欧阳衫不挑剔的径直靠近臭气熏天的隔间,只是身后传出一句轻声的告诫,“这里有很多的异能者,不要轻举妄动。”

    简易的小隔间不仅臭气熏天,板子中间的缝隙都可以伸出一个手掌。欧阳衫屏住呼吸,透过缝隙观察四周,可以看到门口十米外的杨漾,可以看到围墙下有两名守卫走动巡查。

    欧阳衫在厕所站了片刻,实在没有找到什么机会,捂住鼻子快速的走到杨漾身边。

    “我好了....我们...走吧!”

    还未等她靠近,杨漾便已经抬脚往回走。

    欧阳衫讪讪的抬起自己的衣服闻了闻,“呕.....”,这个味道是有点辣眼睛。

    她一路欲言又止的模样被对方不动声色的看在眼里,欧阳衫实在是忍不住抓住这个独处的机会,表情低落,悄悄的问道:“可以帮帮我吗?”

    “我帮不了,我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杨漾直接拒绝完后,不用看都知道她一脸垂头丧气,便没有多加理会的直接回到实验室。等着她慢吞吞的重新坐在地上,再次锁上铁链。

    慢吞吞的欧阳衫,其实脑海中一直在想“自身难保”?说明他很可能也是被迫留在实验室的。至少,他不是和王吕平反派是同一个阵营。

    夜色降临,惨淡的月光洒满大地,荒寂的草丛在清冷月光的照耀下,生出无数诡秘暗影,远远望去如同幽森的亡灵火焰。

    窗外一片黑暗,时不时还有几声“嗬嗬”的怪声,屋里却是灯火通明,通宵达旦至凌晨时刻。

    除了偶尔王吕平发出的感叹,实验室在夜晚显得格外的幽深。欧阳衫一直安静的待在墙角,双腿蜷缩在胸前,双手圈住双腿,小小的头颅无力的放在膝盖上。

    杨漾抻了抻僵直的身体,不在意外表的打着哈欠,瞧了瞧坐在角落的她,说道:“王院长,已经凌晨一点了,今天就到这了,明天再继续吧。”

    “啊~这么快,等会,等一下,我已经有头绪啦。马上就好。”王吕平毫不在意现在是什么时间,手上没有停顿,嘴上却慢慢的答应道。

    “好的,那我先把她带到房间去。”眼睛都快睁不开的杨漾也不在意他是什么回答,直接带着欧阳衫去到二楼的客房。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前后两串脚步声,在这破旧的房屋悠长的走廊传开,两人的身影被外面的月光拉得老长,像是西方来索命的死神。

    “咯吱~”

    幽静的长廊最里面的这间房被杨漾轻轻推开,老旧的门框发出毛骨悚然的声音。

    “今天就住这里吧,建议不要轻举妄动,除非有把握能逃出去,这里的人都是身怀异能和随身佩戴武器,见到不明人员,可是会格杀勿论。”

    杨漾见到这个比自己妻子小不了多少的鲜活女孩子,友善的建议道。

    “好的,我今晚会安安分分的休息的,放心。”欧阳衫被这样的言论和幽暗的环境吓到了,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关上房门休息了。

    没想到,自己作为一个人质,待遇不错到能够拥有一个人的房间。但还是会丧气的想着,可能是看自己还有那么一点利用价值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