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掰直男主了 > 第十一章 末日世界 残羹冷炙
    “猜猜我是谁?”欧阳衫从后面悄悄走进,突然上前捂住他的眼睛,要看哥哥还能不能第一时间猜出自己。

    “嗯,这我肯定知道是谁了,我家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出水芙蓉的衫衫小公主,这个点是要找我共进午餐吗?”

    “是的,不知这位王子愿不愿意赏光一聚呢?”

    “荣幸之至,我的小公主。”

    “啊,原来陆御王子殿下也在,不知可否移步餐厅共享午餐呢?”

    ...........“要吃就快点走,不然研究院可都是残羹冷炙。”

    陆御对戏精兄妹生活日常习以为常,对于那些浮夸的表情、语言可以做到选择性观看。

    “那我们快一点,找一个包间叙叙旧。”

    欧阳衫走在两人中间,三人瞬间成为研究院重点关注人物。

    欧阳樊一身研究院白色外褂,光洁白皙的脸庞,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寸头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

    陆御一身黑色休闲服紧裹着看样子结实有力的八块腹肌,身形高大强壮,浓密的剑眉下,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高挺的鼻子,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狂野不羁,男人味十足。

    而20岁外表的欧阳衫,外表靓丽,青春洋溢。既有18岁的灵动,又有成熟与不成熟间的身材婀娜、青涩迷人。

    三人并肩走在路上,赚足了回头率。

    欧阳衫拉着两大帅哥,快速的躲进包间。

    “们能不能克制一下,不要乱放电。”

    “我们哪有乱放电,我们就是看路上有认识的人,友好的点头之交,冤枉啊,我们好冤枉呀。”

    “害,还不是我哥太帅了,引起路人频频回头。我们边吃边聊吧。”

    欧阳衫早就饥肠辘辘,昨天整整一天只吃了一个三明治和西红柿。

    “哥,我来点,番茄肥牛、锅包肉、红烧肉、黄豆猪脚、土豆牛肉,怎么样,们要点什么想吃的菜?”

    欧阳衫拿着菜单,看着上面精致、食欲大增的图片,素手大刀阔斧的在上面轻轻点了起来。并且不忘提醒两人还需要点什么。

    “都可以,看着点,不过以前不是天天喊着减肥,喜欢吃蔬菜什么的吗?”

    欧阳樊宠溺的看着妹妹大刀阔斧,就想把妹妹养的白白胖胖才好看。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都不记得以前说过的话了。不过,哥,自从变成二类人后,好像更喜欢吃肉类食物。”

    “嗯,实验室的那些二类人力气都很大,需要消耗的能量也很大,也是喜欢肉类食物。在外面的几天,感觉还有哪里不一样吗?”

    “感觉记忆力好像比以前要好很多,上次陆御教我拿枪的姿势,现在我都可以记得。其他的暂时是没有发现。”

    欧阳衫细细回想不一样的地方,没想出什么任何头绪。

    “没事,先吃饭,等会去实验室给做个检查。”

    “来给妹妹给夹一个猪脚,美容又养颜,多吃点。”

    “来御,给夹一个牛肉,强壮身体。”

    三人吃饭的氛围倒是融洽,欧阳樊没有厚此薄彼,就像家里的妈妈一样,温暖的夹上他们最喜欢的菜。

    欧阳衫简直要爱上自己的暖男哥哥了,细长的桃花眼注视着哥哥的一切。不过,哥哥对其他人的喜好也很了解的样子,尤其是对陆御的生活习惯,真是让人嫉妒。

    “们找我不会就是吃饭叙旧吧。等会我还要回去工作,可能陪不了们。”欧阳樊万分歉意的说道。

    “我们就是怕光顾着研究不吃饭,但是确实还是有其他事情要和说探讨一番。知道王吕平院长现在在哪里吗?”陆御用深邃的眼神责备的看了看他后,疑神疑鬼的问起他人。

    “我知道啊,他不是回家休息去了吗?听说是连续三个月一直在研究院,没日没夜的,后来好像是上头的人强制他回家休息去了,们是在哪里见到王院长的?”

    欧阳樊认真回想起王院长,他对任何的研究都是亲力亲为,身上没有院长的官威做派,为人也是比较亲和,他手底下带着的研究员都偷偷的叫他“工作狂魔”。

    “我们在梅花镇的一个秘密实验室见到的王院长,他好像也是在研究丧尸病毒,不知道哪里来的物力财力打造一个规模不小的实验室,问题是这个秘密现在被我们几个人撞见。还没有任何的威胁,..........这事情就有点奇怪了。”

    陆御细细说到早上发生的事情,欧阳衫也乘机说出昨天发生的事情,三人一合计,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来。

    只能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在末世,能吃到这么好的食物。几人晃着悠闲的步子,心满意足的走出包厢。

    “樊,和朋友一起吃饭啊。”

    旁边,只见一个邻家哥哥气质的男子和哥哥热情的打招呼。

    “是呀,杨漾,这是准备午休了?”

    “是呀,研究也要适当的放松一下,才能有充沛的精力工作。我走了,拜~”

    只见这个穿着同款白色大褂,中等身高,一头黑色短发,说不上帅气,但是五官端正,给人安静与和善的男子匆匆离开。

    “哎,回神了,他早就结婚了,没有机会了。”

    欧阳樊见欧阳衫还在远远地注视着杨漾远去的方向,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将妹妹的心思拉回现实。

    “哥,想什么呢,我才没有,只是觉得蛮好奇,这么年轻就进入到婚姻的坟墓啦。”欧阳衫娇嗔道。

    欧阳樊敲了敲她的脑袋,“人家碰到了真爱,这爱情观,啧,人家年轻夫妻恩爱的很。”

    “好好好,有真爱,不过哥,啥时候给我也找一个真爱嫂子呀?”

    欧阳衫有说有笑问这话时,余光一直注视着陆御的表情。

    陆御瘫着脸,一直目视前方的走着,好像对这个问题关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