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没有大气运 > 第十六章为她而战
    宴会正酣,跟燕王邻座的官员,不断敬酒,脸上带着谄媚。燕王李泰面色红润,低声跟官员交谈着。李凌也是醉了一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苏越一行。倒是李裕滴酒未沾,但是如此元气的食物下肚,也是脸色微红,好似微醺。

    反观苏越三人颇有些冷清,无人问津。

    眼见着,歌舞厌倦,众人都七八分饱,皇帝终于开口了,“太玄教还是惯例对吧?”,听见皇帝发言,一干大臣皆放下碗筷,酒杯。

    “回禀陛下,照旧的。”苏宁起身行礼回答道。

    “那今年略有些改变了,我皇族中天才,只有第十位的李问与同龄还在紫府境了。其他的都年龄大过了,那到时候安排,们比过一场。”皇帝说的颇为得意。

    苏宁应下来,不由得暗自咋舌。这大夏皇族当真是深不可测,十位天才,九位都是斩道或者以上。

    “师兄,那第一是谁,又是什么境界啊?”苏越不太了解,问苏宁道。

    苏宁眼神一撇,径直看向那龙椅上的皇帝。

    苏越心领神会,心中也是十分惊讶。大夏皇族天才第一竟然是这位皇帝,年纪轻轻竟然有道尊的修为,心中对大夏越发的重视。因为未来的某天,这恐怖的年轻一代力量就是他们的敌人了。

    “陛下哥哥,诸位王公大臣都在此。不如来场比试给大家助助兴吧?”李凌微微摇晃站起身来,说出了一个让场意外的请求。

    燕王和李裕都暗自沉默,仿佛默许一般。

    “哦?不知想跟谁比试?”皇帝说着,散退了歌姬。

    “他。”李凌直接指着苏越,眼神轻蔑,“兀那小子,与本世子年龄相仿,可敢应战?”

    苏越眼神冷冽,他看这人也不爽很久了。“可。”

    “那既然比试,就应该有彩头,说吧李凌小弟想要什么?”

    “弟弟我,想让皇帝哥哥赐婚,把顾家顾倾城许给我,另外,我想让这小子给我擦鞋。”李凌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苏越呢?”皇帝转过去问苏越。他刚想开口,被他师兄在桌子下碰了一下,好像预料到了他会说什么一样。这样一弄,苏越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了,他只想争一口气。

    “那寡人替想好了,就去我内库里挑两件宝贝吧。觉得如何?”皇帝很大方的抛出来一个彩头。他也是很自信,大夏皇族立身多年,奇珍异宝无数,一两件无伤大雅。关键,他在投资,在试探,眼前这两人到底是不是他知道的那个计划里面的人。

    苏越犹豫再三,终于开口,“陛下,如若我赢了,我希望这个婚约做废。”他眼神坚定,这一回,他要争。

    “哦?”皇帝显得很意外,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此事允了。”

    “皇帝哥哥,这……”李凌很是气愤,但又不好发作,他心里已经给苏越判了死刑了。

    “寡人说,这事允了!听不见吗?”皇帝的威严在这一刻释放出来,谁敢反对,那就是抗旨不遵。

    李凌识趣地不再开口,准备拿苏越祭刀。

    “那就请诸位移步殿前。”一道皇庭龙气从紫薇殿飞出,在殿前凭空构造出了一个比武擂台。

    擂台上,李凌,苏越持兵而立。

    “小子,敢跟本世子抢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爷爷今天送见祖师爷去。”李凌凶性大发,用手指抚摸着刀身,猛的向苏越砍去。

    这一刀,刀气纵横,来势汹汹。

    “哦,算什么东西。”苏越也是持剑攻击,剑气肆虐,一刀一剑缠斗在一起。

    “皇叔,凌弟的刀法怕是有高人指点过吧?”皇帝看出了一些不凡之处,转头问向燕王。

    燕王李泰看着龙辇纱帐里的皇帝,恭敬地回答道:“回禀陛下,是有高人指点。”

    皇帝点点头,继续看着两人的比试。

    片刻之间,两人已交战十几回合,不分上下,平分秋色。

    “小子,有几分实力,爷爷让尝尝这个。神通,天刀斩!”李凌的刀上光芒大盛,一道强烈的白色刀意直冲云霄,带着无匹的锋芒,向苏越砍过来。

    苏越也是瞬间使出四象剑诀,“四象剑诀,青龙相!”一条剑意凝聚出的水桶粗细的苍龙直冲着那刀光而去。苍龙咆哮,一口咬住了那刀光。两股力量僵持下,在擂台上掀起了阵阵气浪。

    刀光在苍龙的咬合下,寸寸崩裂,苍龙的身躯也是逐渐分解。苏越心道,四象剑诀的威力果然很强,刚刚初战便有如此威力。但是这李凌也是不容小觑,并非他看做的酒囊饭袋。

    “虎父无犬子啊,恭喜燕王。”

    “是极,是极,世子天资无双。”

    一旁的大臣谄媚地称赞道,燕王很是受用,捏着胡须还故作谦虚。

    只有皇帝一言不发,默默地记下一切。

    “的刀法是不是地摊上买的?这么软弱无力?没吃饭吗?”苏越出声嘲讽道。暗中凝聚着身的气势,他想让这世子来体验一下拔剑术的威力。

    李凌狞笑一声,又是扑杀过去,“疯魔乱斩!”。八道黑色的刀气从西面八方向苏越席卷过来,李凌则持刀胡乱劈砍着,一刀甚过一刀。

    苏越速施展身法,躲避着。他也酝酿了一招,只是时候未到。

    李凌看着苏越躲着他的攻击,不禁恼怒骂道:“孙子,敢不敢硬接爷爷一刀?”刀气肆无忌惮的无差别轰击这擂台,他挥刀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满足孙子的愿望,爷爷接了。”苏越笑道,一剑刺出,轻轻地点在李凌的刀上。刀身破碎,李凌如炮弹一般被轰出去,倒在擂台的一边。苏越略有脱力,心道这一招有点鸡肋啊,要蓄力,还有副作用,还得挨打,但是威力很客观。

    李凌衣衫破碎,露出里面的宝甲,从地上爬起,脸上带着疯狂的神色,直接拿出一把新的刀。刀身雪白,满是烙印和道纹。这把刀一出,苏越有非常危险的感觉,仿佛这刀天生克制他一般。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备应对。

    “天刀斩!”李凌大喊一声,那刀从刀身迸发出万丈光芒,深入云霄。突然风云汇聚,从天空中出现百丈的刀的虚影,一半在云层里,一半悬于天上,随时斩下。整个擂台都被虚影锁定,苏越只觉得有恐怖的压迫感。

    那压迫感太强烈了,感觉是面对上天的一刀一样,他感觉要是被这刀斩上,他的道途就会被斩断。但是为了倾城,为了让眼前这傻逼闭嘴,他豁出去了。“四象剑诀!”四头神兽呼啸而出,位居四方,大声咆哮着。

    “皇叔,这就是说的高人指点?”皇帝心中的猜想得到确定,不禁脸上带着愠怒,冷哼一声。

    “陛下……”燕王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他没想到那人直接把这个给了他儿子,心中暗骂。

    苏宁看着天空中高悬的刀,和擂台中的苏越,手上攥紧了拳头。苏沅烟淡淡地看着,她觉得他这关都过不去,那也就没必要再给他后续的功法了。

    “斩!”李凌大喝一声,那刀带着随时撕裂人的锋芒和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从天而降。苏越也主动出击,四头剑意神兽,嘶吼着冲天而上。而他也持剑迎刀而上,只有剑尖闪烁着一个光点。

    四头神兽和天刀碰撞着,震散了周围的云层,冲击波在空间中扩散。而苏越那一个光点在两道力量对抗中,越发璀璨,直到充满整个擂台。

    轰~,擂台上出现了道道裂痕。众人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直到光芒褪去。苏越半跪杖剑强撑着,嘴角带着血迹,而李凌倒在一个大坑里,生死不知。

    “我宣布这场比试,苏越胜出!”皇帝马上宣布了结果,苏宁飞身而已,去擂台上搀扶苏越。李凌也被人抬了下去,只有燕王眼中阴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