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没有大气运 > 第十四章长安
    两道人影,飞速疾驰,带着强烈的破空声,撞过朵朵白云。女子衣袍未动,手上拎着一人。而旁边御风的男子,也是衣衫如铁,隐约可见一层薄如蝉翼的光盾。

    至于女子拎着的自然就是苏越了,只见他衣袖鼓风,衣摆四处拍打着,他一言不发。腮帮子鼓起,脸色苍白。

    “师弟,待会到长安城,找到落脚处,我就传遁法。”苏宁一边掐诀,一边对苏越说道。作为自己的弟弟,他自然是心疼的。自从他精血流失以后,瘦了许多,连番被带着飞行以后,脸色苍白,竟有些病君子的感觉。

    苏越也是有苦说不出,他不明白,明明有着混元境的绝世修为,这女人竟然带着他飞行?随手开辟一个空间通道不就好了。在这故意整他呢。这到长安的路程可有足足上万里,虽然他已经强撑了一大半了,但是还是受不了。

    启程之前,还美其名曰,飞行的时候让他吸收空中的风元气,对日后的修行有益。到空中来了,这能修炼?笑死根本凝不起来元气。

    虽然吐槽是吐槽,他也还是知道,苏沅烟控制着速度,不然力催动,他师兄能跟上?光是气流都把他冲击成碎肉了,给后面师兄洗头。

    但是苏越也不傻,感受着冲击力,默默地修炼起,苏铭交给他的练体功法,配合着嘴里含着的一滴玄鸟精血,他感觉肉身越发坚韧起来。

    “这么炼体可不行,得废了,才能炼。那金丹期的肉身是我精血起的作用,紧紧只发挥了一丝的力量。嘴里那滴精血,咽下去,我来帮。”苏沅烟自然感觉到苏越在干嘛,直接传音到他耳边。

    苏越默不作声,苏沅烟也不管他同意不同意,直接手上元气凝聚。“唔。”,苏越只感觉脖子被人攥住了,但是这还没玩。突然,肚子仿佛受了万斤的巨力,内脏仿佛都偏移了位置。只觉得,身经脉都断了一次。

    但是这一声,硬是没叫出来,只是本就苍白的脸越发惨白,只是身体略有颤抖和蜷曲。

    苏宁,见此还以为是苏越长时间高速飞行,受不了了,直接向苏沅烟请求:“前辈,可否,降下速度,我师弟有些受不了了。”

    闻言,苏沅烟玩味一笑,应了一声:“好。”

    “多谢前辈。”苏宁长舒一口气。

    苏越双目充血,面色狰狞。心里像是要疯狂,真是“好”兄弟啊,太爱了吧。本来忍一忍就能结束了,让她减速?苏越心里把苏宁蹂躏了千百遍。但是还是忍着剧痛,将玄鸟精血吞了下去。

    精血顺着炼体功法,周身流转,修复着损伤的经脉和肉身,流转一圈便只剩一分余力。玄鸟精血的流动似乎勾动了深藏丹田的苏沅烟的血液。仅仅只是一丝,苏越便觉得生机大涨,经脉修复速度大大加快。

    这一丝血液循环一周天,尽数主动被苏越的心脏吸收。听着砰砰砰的心跳,苏越觉得身体充满了力量,心脏犹如一个强大的泵机,将血浆供向身。

    这炼化过程看似很快,实则修炼无岁月,他们已经到了长安城下。入眼的是一眼无际,高耸雄壮的城墙。城门高数十丈,黝黑色的金属大门大开。城墙上是,一队队黑甲士兵。手上手持黑矛,青铜面具覆盖着他们的神情。只有块块光辉照耀下,闪烁的寒光。

    入城的人络绎不绝,无人盘查,熠熠生辉的长安城,仿佛欢迎着四方旅客,八方来宾。

    苏越一行人随着队伍进城。入眼的是一条百里长街,商铺林立,雕梁画栋,就连外墙清一色都是可圈可点的浮雕。片片琉璃瓦成串,流金淌银。

    长街百里是汉白玉铺成,路旁绿植成荫,一尘不染。男女衣着,皆绮罗锦缎。商户门井井有条,严格守护着秩序。无人闹事,整个一和和气气,热热闹闹的街市。

    苏越边走边看,直叹着这大夏皇庭帝都的富丽堂皇。与他记忆中的长安不同,这是另外一个繁荣富强的长安。苏宁则是不语,他第一次来也是如苏越一般。至于苏沅烟,只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偶尔会对漂亮绸缎衣服和小吃吸引。

    远处一队卫兵,向他们而来。领头的是身着深绯色官袍,上绣雁纹,腰戴银鱼的肥胖中年人。当是“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趋”,头顶黑色乌纱。

    双手持当今大夏皇帝圣谕,不有一丝动摇,如泰山在手。卫兵皆着黑甲,佩剑,步伐一致,砸着地面发出咚咚声,虽是几人却有排山倒海的气势。

    那人领着队伍走到苏越等人身前,苏宁上前一步,躬身行礼,苏越跟着行礼。绯衣大臣,回礼,将皇帝圣谕展开。

    “圣谕,太玄教未来掌教及教众,不远万里跋山涉水而来,舟车劳顿。还请暂时屈身于摘星楼,明日于紫薇殿前设宴,再为各位接风。”中年人声音洪亮,念完,俯身过来,轻声道:“教子,接谕吧。”

    “太玄教苏宁接谕。”苏宁双手接过圣谕。

    “诸位请随我来。”中年人做请手势,不紧不慢地在前面带路。一队卫兵变向跟随在苏越三人身后。禁军跟随,礼部侍郎张子野带队,惹得街上一众人侧目,低头私语,猜测苏越等人的身份。

    “张大人,修为又增进了,真是让人羡慕啊。”苏宁上前,跟领路的中年人聊了起来,似乎从前就认识一般。

    “教子,谬赞了。一把老骨头,承蒙皇恩,侥幸进入斩道境界罢了。”张大人拱手,谦虚道。

    “师弟,过来。”苏宁招手唤,苏越上前。苏宁为他介绍道:“这是礼部的张大人。”苏越自然懂,对张子野行礼。又为张子野介绍道:“张大人,这是我的师弟苏越。”

    “小兄弟不必多礼。”张子野回礼。而后三人并列走着,但是苏越自觉的位两人之后,他可没忘记,这还有位厉害的女祖宗。

    “教子,身后那位便是?”张子野开口意有所指。

    “正是。”苏宁承认,两人不敢多言。意有所指,指的就是苏沅烟。

    此时的苏沅烟,一言不发,满是欣赏的眼神看着街道和人群。这虽然比不上他父皇的妖界,但是也是极为不错的。听苏宁之前所言,这任的大夏皇帝只是道尊之境,但也窥一斑而见身。

    在他的治理下,也是井井有条,国家欣欣向荣。沿路走来,包括她见过的卫兵,街上的行人大都神通境界,更有紫府,斩道。包括接她们的这位中年人都是斩道。

    除却他父皇母后不算,大抵上基层民众实力相当,当然这只是他们的皇城,没去过其他地方。就这,也算的上国富民强。

    “苏越,也是第一次来长安?”苏沅烟好听的声音响起。

    “对,之前去过临近宗门的几个小城。”苏越如实回答。

    “如何?”苏沅烟直接问。

    “秩序井然,一片繁荣。普通百姓温饱无虑,修道学院,儒家书院基本都有,教育普及的很好。”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问,但是他也是按照实际来说的。

    大夏确实做的很好,从他看来。老有所依,幼有所养,法律至上,称得上是盛世。

    “哦。”苏沅烟听完,不再说话。苏越也不管她在想什么,也随处张望起来。

    两人的对话自然是被前面两人听见的,特别是礼部侍郎张子野,更是捏着胡须笑眯眯的,仿佛容光焕发。他跟随当今陛下从青年到中年,这盛世亦有他一份力,心里自然是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一行人慢慢悠悠的走着,直到日暮。这是礼数,长安城里不能飞行,骑马,只有少数人有特权。当然如果是苏沅烟,那他们也没办法。

    太阳的余晖撒在天边,火红火红的云燃烧着。但是现在这一副美景成了摘星楼的衬托。楼高九层,通体是木头构成,散发的淡淡的馨香。

    “师兄,这是一整个木材雕出来的?”苏越看出了端倪。

    苏宁未回答,张子野倒是先回答了。“这是初代皇主从一处宝地截取而来,整体由一根赤龙木雕刻而成。”说完,一副得意的模样。

    苏越仔细看,确实是一根木头,却不知道要生长多少岁月。上面的装饰,窗棂,瓦片,都是雕刻的。不禁对雕刻这个的工匠多了几分敬佩,更对大夏皇庭的手笔有了了解。

    “它不止是我们迎宾的门面,在其中修炼,元气浓度也是外界的几倍。从低到高,从一倍到九倍不止。而今天带各位去的,就是第八层。”张子野继续解释,每次到这个时候他就最为得意,因为能向外展示大夏的强大。

    一队队迎宾队伍从楼内,鱼贯而出,红地毯铺在了地上。“请贵宾入楼。”是妙龄女子,身着大夏特色服装,脆生生的齐道。

    张子野继续在前面领路,卫兵镇守在外,一动不动,像是雕塑,可谓军纪严格。

    上过一层又一层,终于到了第七层。“一层共九个房间,房间内有生活必须,如有需要,在房间里有呼叫的镜子,下人们会给们安排好的。”张子野,将苏越一行人交付给楼内的侍女,“领各位贵客去他们的房间。”

    说完,张子野做告辞,下楼去。

    “公子,您请。”立马就有面容姣好且穿着清凉的女子,分别上来为苏越三人带路。至于肥环瘦燕,丰乳酥腰,让苏越不断侧目。倒是让苏宁笑了笑,一副我懂的样子,而苏沅烟也是一脸鄙夷。

    苏越也不在乎,反正自己也没体验过。这才是高端生活的开始,前世哪有这种场面,现在还不好好涨涨见识,体验一把。

    但是他也不敢乱来,毕竟苏宁来之前交代过。这里面的女子个个修习了媚术,摄人心魄,若是沦陷进去,那就一辈子呆在大夏皇庭被人拿捏了。证道长生无望,一辈子也难有寸进。苏越可不敢拿自己的道途开玩笑。

    苏越想到了一首词:当时少年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满楼红袖招”大概也是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