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没有大气运 > 第十三章离去
    “第一,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的师傅,师兄弟,师姐师妹,以及遇见的任何人。”

    “第二,有空去找找一个叫轩辕的小子,可能在们那,他叫人皇。我以前指点过他,他应该记得我。”

    “第三,没有道祖级实力前,不要去接触们那个世界的天道。”

    “我就说这三条。在没有实力之前根本看不见真实的世界。另外要是遇见一些不能解决的麻烦,就去找我的宝贝女儿,她大概应该可能会帮一丢丢。说完了,我溜了。”

    素衣年轻人说完,身体化作两道流光,一道消散,一道直冲苏越而来。

    苏越清醒过来,玉简还是玉简,似乎没有任何变化。他有许多疑问,想去问问苏沅烟,但是现在不合时宜,只得压下。

    其中有些话,可信而不可信。他不会不信任宗门的人,至少眼前的席小仙,他的师兄,师尊,掌教等等,十几年来给予他很多关照的人,都是值得他信任的。

    人皇,天道,开玩笑,他能接触到?苏越无奈笑笑,实力不允许。毕竟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主宰境是个什么境界。同时他也对苏铭的实力感到震撼。指点人皇,那是何等的绝世通天。

    他说的话,最大的信息点,可能就是,有其他的世界,还有天外天。但是这些对于目前的苏越来讲,是非常遥远的,非常非常遥远。

    苏越摇了摇头,专心翻看起手中的玉简。越看越心惊。

    炼体期竟然就要开始沐浴高一境界凶兽或者妖兽的血液,且承受力越大,受益越大。每突破一个小境界,就需要吞服精血,高一境或者更高的凶兽妖兽。

    每日负千斤,朝吞紫气日晖,夜沐星光月华。练体期之极,竟然有九千斤的巨力。血赤红晶莹,凝而不散。

    养气期继续,身负万斤。境之极,十万斤力气,血带金丝。

    筑基期不同,吃血肉吞精血,七天一次,更要挨打。每日被数十万斤的力量捶打。境之极,可承受下品宝器的劈砍,无伤。内脏宛如铁石,皮若浇筑。

    金丹期,必须受神通轰炸,日服神通血肉,夜沐神通血。到这,人体宝藏大门开启。有与同等境界的真龙真凰肉身搏击之力。

    神通期,不再满足凶兽血肉,但是也需要高境界血肉的补充。引太阳之火,灼烧肉体。(注:肉体未达极境,最多坚持一个时辰,且是日出之火。)后面提升时间从日出到晌午,辅之以寒性药材,或者阴系至宝加持。功成则觉醒肉身神通。

    境界之极,能硬抗斩道王者的攻击,身体可承受上品灵器的伤害。神通一出,血气冲天,鬼神不可进。

    到这戛然而止,其他都是各境界的修炼办法。苏越缓缓地将玉简收起来,这功法纯粹就是坦克修炼手册,而且是个销金窟。

    不敢想象以后的境界,是如何的费时费力费资源,尽管他储物空间里还有一尊金丹期的凶兽尸体。

    苏越不想其他,闭目安神继续修炼。时间流逝,不知道是何时辰。一具温香的躯体钻进了他的怀里,头枕着他的腿。一边不忘把苏越的手给放下来,按在某处柔软的地方。

    苏越睁开眼睛,果然是席小仙。手慢慢抽出来,扶着她的后背,抱着。“苏越,冷~”,席小仙似乎是梦呓,却越发紧紧贴着苏越的身体。

    苏越摇摇头,很是无奈,心道,这姑娘不觉得自己长大了嘛?修炼是不能修炼了,目光到达远处。

    这样的日子,过了近一个月。苏越与席小仙日夜相伴,与苏沅烟的关系也渐渐变好了些。等了二十多天,苏越念着的顾倾城始终没有出现,却等来了他的师兄。

    “苏阁下,晚辈苏宁替我师尊前来拜访。”苏宁一袭青衫,手放下拎着的礼品,行礼道。苏越望去,尽是些珍奇异宝,药材为主。不由得心里觉得出血,这些东西给他该多好。

    但是这话能说出口吗?他苏越是那么不要脸的人吗?不能!不是!

    “嗯,有什么话直说。”苏沅烟拨弄了一下,苏越做的竹蜻蜓,淡淡地开口道。

    “我此番前来,是为了让苏阁下许我师弟少许假日,我带他出门历练一番。”苏宁当然注意到了苏沅烟手上的东西,心里对苏越是疯狂点赞,但是望着地上掌教精挑细选的礼物,还是觉得亏了,亏大了。

    “哦?去哪?多久?”苏沅烟还是那般漫不经心。

    “自然是出宗门,去其他宗门拜山。少则半年,迟则一年两年。”苏宁依旧恭敬。

    “嗯,容我想想。”苏沅烟修长的手指带着指甲,轻轻地敲击在桌子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阁下,放心,时间一到,我自会让师弟前来侍奉左右。”苏宁完完的准备把苏越卖了。

    苏越心里也是大恨,他这段日子,当厨子,当保姆,白天做饭,玩乐,晚上修炼还得讲故事。然而他这个师兄竟然以后还要亲自送他回来,真是兄亲弟恭啊。

    “好,我也去。”苏沅烟随即拍案决定。“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就行。”苏宁刚说完,苏沅烟直接御风而起,拎起苏越化作流星消失天际。

    “????”苏宁满脸问号,就留下他和席小仙了,真说走就走啊?我还没说先去哪呢?他也欲转身就走,去追前面两人。

    “大师兄!等等。”席小仙却是叫住他了。

    “小仙,有什么事?”苏宁只得停下了,听席小仙说话。

    “让,苏越给我带好吃的。我好久没去长安了,我要吃好吃的。记得转告他,我要吃好多好多好吃的。”席小仙这呆萌的行为让苏宁不禁一笑。

    “好好好,我一定记得转告他。”说完直接提速,追赶二人去。

    “大师兄,记住了,是很多很多很多好吃的的,我没吃过的,吃过的,我都要!!!”只剩席小仙还在身后大声叮嘱。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