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没有大气运 > 第十二章穿越者?
    “海压竹枝低复举,风吹山角晦还明。”苏越和席小仙一块看了一天的雨,脑子里只有这句话。这也是为数不多他能休息的时候,虽然大多数时候,也不爱修炼。

    入夜,雨停了。夜晚潮湿,地面潮湿,空气寂静,树林沉默。席小仙和苏越悄咪咪地聊着,只有苏沅烟在入定修炼,不过没有元气波动。

    “苏越,说有一天我也会被人喜欢吗?就像喜欢顾姐姐一样。”席小仙趴在椅子上,脑袋偏斜倒着被手臂垫住,发问。

    “会啊,这么可爱,担心什么呢?”苏越安慰她道,眼睛望着远处的群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为什么就那么喜欢顾姐姐呢?”席小仙抬头,用手撑着脸,转过来看着苏越问道。眼里带着疑惑,苏越看着她。步摇的流苏被昏黄的灯光映照闪烁着毫光。刘海懒懒地搭在眉上,竟然也有一丝俏皮动人。

    但他却答不上来,“容我想想。”他又转过头去,眺望远方。

    风吹着竹枝,颗颗水滴顺着竹叶尖滴落,席小仙依旧望着他。眼睛里打量着,经过那件事后,他瘦了这是她最直观的结论。也似乎变得有点好看了。苏越的发带落在身后,一头长发,散着紧贴着衣服。鼻梁微挺,嘴角有隐约可见的酒窝。

    察觉到了席小仙的目光,苏越也只能正面回应。“可能因为她长得像一个人吧。一个很久很久都没再见过的人了。”苏越也不确定,时间有点久了,他也快忘了。

    “所以,顾姐姐像一个人,所以喜欢她?”席小仙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继续发问。

    “是也不是。她成年后,我见她第一面。知道吧,就像是命中注定一样,那样吸引我。”苏越这也是说的实话。

    成年后的第一面,他感觉两个人的命运就被编织在一块了,所以他不自觉的想跟她靠近。然而小时候,却是没有的。如今一提,苏越倒有些警觉。

    “那行叭。”席小仙转过头去,像是生气一般,不再问,也不再说。

    夜深。苏越运转法门,开始修炼。原因无他,内厅都被苏沅烟霸占着。不然,这么适合睡觉的天气,他肯定休息去了。

    再看席小仙,已经是昏昏欲睡,斜倚在椅子上。苏越开始汲取天地中的元气,还是最原始的功法,上古圣贤流传九州的《道诀》。不知道什么原因,师尊就传了他一本,再无其他。

    他也多次问过,求过,未果。甚至私下偷偷修炼过,但是觉得,速度还不如这最开始的《道诀》,索性就罢,不再修炼其他。

    自从那件事后,只有苏越才知道他的体内发生了什么变化。体内的元气被带上了属性,那是一种极为爆裂,破坏性极大的紫炎。而且在紫炎的加持下,他的元气回复速度都加快了近一倍多。

    更大的收获是他有了一具金丹体修一般的身体,劲力至少有数万斤。伤口恢复也加快了,直接让他的续航上升了好几个档次。

    “小子,过来。”正在修炼的苏越脑子里传来清晰的苏沅烟的声音。他起身,看着已经睡着的席小仙,轻手轻脚地走过去。

    “阁下,有什么事吩咐?”苏越压低声音,恭敬的行礼。

    “免了免了,就会来这一套。”苏沅烟挥挥手,“我指导修炼觉得如何?”苏沅烟说出了一句让苏越惊讶的话。

    “鄙人,不解。”苏越很明显想拒绝。他身上有许多秘密,不太适合跟她修炼,毕竟苏沅烟是他见过的修为最高的人之一,他可不敢保证不被看出来什么。

    “那点秘密,我还看不上。至于教导修炼,只是为了了结因果。放心,我只教体修之法,道法一律不教。”苏沅烟何尝不知道他那点小心思,所以直接把话挑明了。

    “若是还是不信,这本东西先拿去,我爹给的。身上流着我们紫凰族的血,这是我们的传承,我只给炼体期到神通境的,后面的,等修为高了再给。我爹特意写下来给准备的。”苏沅烟说完直接扔给他一册玉简,不再理会。

    她说的是真的,很多年前他爹就预测到了苏越的存在,并且准备了东西。但是不让她看,她也看不了,她就有些生气。一直保存到现在,她也有些气,所以她也篡改了她爹的指令。一次给一部分,然后旁敲侧击看能不能知道点什么。

    苏越接过来,看着又入定的苏沅烟,只得退回到门外。

    翻开的第一眼就让他惊骇不已。苏越身躯有些颤抖,眼角泛起了泪花。只看见玉简上赫然是简体华夏字。他乡遇故知,差不多就是这种心情。

    他收敛心情,继续往后翻,一道幽光直冲他脑门,来不及躲闪。然后再睁眼,他就来到了一个奇特的空间。

    眼前站立着一个年轻男人,身着素衣,上有凤纹,面目清秀,嘴角含笑。“终于等到了了,老乡。我叫苏铭”用的不是九州话,而是华夏语。

    苏越泪眼婆娑,哽咽着用华夏语说了句:“好。”

    “不必激动,我知道想说什么。先听我说。”苏越刚想说话就被男子打断。

    “这只是我的投影。见到我的时候,我大概率是在天外天。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我那宝贝女儿给的。这是我给的见面礼,放心,别人看不了,打不开,甚至一定程度上能屏蔽那的天道。”

    “不用担心别人抢走,除非他打的过我,不然没可能。但是这两界之中能打过我的,基本上我还没遇见,哈哈哈。”

    “我现在也就差不多是个主宰境吧,类似前世传说里的圣人。哈哈哈,不用羡慕,因为迟早也会有。”

    苏越听着这老乡说话,怎么说,怎么像显摆。

    “好了,不扯皮了。接下来的话,认真听。事关我们能不能回家的大计。”

    这话一出,苏越的神情立马认真,耳朵时刻准备,听着记着,他说的每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