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没有大气运 > 第十一章饭
    夏风灵动,翠竹摇曳。雨如万条银丝从九天垂落,从鱼鳞一般的青瓦上滑落,点点滴滴,一排排,天地都充满了雨,那也是珠帘外的世界。

    席小仙蹲在门口,看着从屋檐上掉落的雨滴,啪得打在石砖上,四散溅射。她很无聊,也很后悔,为什么要陪着苏越偷偷溜来取东西。现在好了,她不敢进去跟那个漂亮女人说话,而苏越被拉去做了苦力。

    “爹爹打不过,太上爷爷也打不过,哎呀,没人管我了。我好饿。”席小仙蹲着小声嘀咕着。她不奢求能在这个女人手下跑。抬头闻着空中飘散着的饭菜的香味,现在只希望能吃到苏越做的好吃的。

    闻着也难受,不断嘀咕,诸如,这女人为什么能先吃之类的,越嘀咕越委屈,席小仙感觉自己快受不了了。

    这时救星来了,苏越搭了一张桌子摆在门口,只见他热的满头大汗,身前的围裙也多了些许的污渍。“小仙吃饭了,”苏越擦了擦汗,“去搬凳子,搬完过来帮我端饭菜。”

    “好!”席小仙高兴得拍起来了手,急忙向屋内跑去,看见苏沅烟一言不发的盯着饭菜。她蹑手蹑脚地提了两个凳子走出来,生怕打扰到她。

    两个凳子东西放置,她又跑去伙房,脚下呼呼生风,生怕晚了一步。苏越自然也是知道她的,留下两道菜都是她爱吃的,等她来端。

    果然,席小仙看见干锅鸡翅和麻辣大虾两眼放光,“鸡翅!大虾!哈哈哈。”两人一手一盘,放到桌子上,最后席小仙抱着两幅碗筷,坐在凳子上嗷嗷待哺。直到苏越把禾米用小锅端了过来,她接过来。酝酿了好久,直接一人一碗,第一碗自然是先给苏越。

    然后自己一筷子夹起一个鸡翅,直接用双手啃了起来,“好吃,厨艺没有退步哦,少年。”席小仙一边夸赞,一边马不停蹄的吃着。才开始就弄得脸颊两边有了油渍,引得苏越笑着调侃。

    听着外面两人吃吃笑笑,苏沅烟显得有些落寞。饭菜上了久久,一模一样的饭菜,一口没动。以前在妖界的时候都是有人伺候她吃饭的,现在虽然也是伺候,菜是苏越烹饪的,饭是他盛的,可是心里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想着想着,苏沅烟把心绪转移到饭菜上,一共四道菜,鸡翅,大虾,素炒青菜,最后是肉丸汤。筷子也是夹了鸡翅,只不过没有席小仙那般狼吞虎咽,而是细细品味。

    鸡翅皮干脂香,皮下的肉汁水丰盈,苏沅烟心道还不错,几口,一根鸡翅也被消灭干净。又把筷子伸向大虾,剥壳以后,纯净的虾肉喂进嘴里,只觉得麻辣。

    她本不善于吃辣,所以不太喜欢。马上换到下一道,丸子。丸子不知道是什么肉做的,咬开,嚼上一口,很香,是满满的肉香。嚼着嚼着,发现了惊喜,肉馅里加了不知名的果蔬,脆脆的,肉丸的腻一下就解除了。

    最后一道青菜,就当清口的,清清爽爽,是蔬菜本来的味道,倒也不错。

    她这边慢条斯理的品尝着,苏越和席小仙是然不顾,只见席小仙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着。席小仙胃口很好,一碗饭下肚,止不住饿,还得再来一碗。

    苏越也乘她兴,鸡翅,大虾留给她,而且这边的大虾下锅少就是剥好的。自己则也是匀速的吃着,自己做的家常便饭。

    很快,盘子里只剩下一根鸡翅,一只大虾,而席小仙一副吃饱了憨憨的模样,瘫坐着。那是给他留的,他自己也有爱好的一口。把盛禾米的锅拿过来,将新鲜饱满的禾米撇在一边,用锅铲撬动着锅巴。

    手上一个响指,平静了许久的丸子汤又重新沸腾,苏越将滚烫的汤汁淋在焦黄的锅巴上,慢慢等待着。

    席小仙见怪不怪了,她早就知道了,甚至也吃过好几回,但是并不感兴趣。

    这一幕,被苏沅烟看见了,看着面前都被吃过的菜和空碗,不禁开口“小子,吃的是什么?我也要一份。”

    此话一出,席小仙和苏越都有些不解,席小仙是觉得那女人不识宝,好吃的不吃,硬要吃这个。苏越则是觉得,不是吧,吃个锅巴都有人抢了,却也都不敢说什么。

    苏越过去拿她的碗,盛了几块锅巴,也如法炮制,端过去送到她的桌子上。还不忘解释怎么吃“等汤凉一下,就着汤汁吃,别有一番风味。可能您会吃不惯。”

    “嗯。”苏沅烟挥挥手示意他继续去吃饭。自己的注意力一直在这个新的东西上面。苏越回去继续吃饭,席小仙玩味地看着他,苏越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奈。

    到后面一直就是苏越怎么吃,苏沅烟怎么学。但是跟席小仙不同的是,她很喜欢这种吃法,汤的鲜香配上禾米的米香,一种奇特的组合,果然如他所说别有一番风味。

    风味背后,是苏沅烟从未了解到的一种东西,一种紧紧联系着大地,是关于大地,关于粮食,关于人和自然的情感。作为混元境的修士,她从中吃出了道。当然她绝对不会告诉苏越的是,她只是想让他盛饭,不知道怎么开口,故意让他给一份一样的。

    苏越早早吃完,收拾完外面的桌子,静静等候苏沅烟吃完,她吃饭真的太慢了,这是两人一致的想法。

    苏沅烟吃完,这顿饭是她要求苏越做的,作为修士,只要是过了金丹期的修士都是可以不用进食的,何况她混元境,比道尊还更高一境。

    但是她吃饭却有感悟,跟她在妖界是截然不同的。因为这种东西涉及到了道,一种自我道果的圆满,对她有益。

    看着苏越收拾着桌子,她开口了,“下午一块吃饭吧,方便给本宫盛饭。”话说的很傲娇,但是苏越看着外面越来越大的风雨,不禁露出感谢的表情。他无所谓,主要是席小仙。

    他将饭倒在一块,看着剩了许多的大虾,笑笑道:“晚上炒饭有着落了。小仙晚上吃虾仁炒饭。”

    “好哒!没问题。”席小仙永远是开心的模样,有好吃的,她就很开心。

    “嗯?是打算给本宫吃剩饭?”苏沅烟冷哼一声。

    “额,我们晚上吃,您,我重新给您弄新的。”苏越觉得很多事,但是不敢说,生怕给她得罪了。

    “算了吧,本宫深明大义,不麻烦,吃一样的吧。”苏沅烟做出一副大善人的模样,其实则是自己没吃过想要尝试一下,但是又不能说自己要吃剩饭。这叫什么,这叫公主的骄傲。对,这就是,苏沅烟,心里暗自点头。

    “好。保证您满意。”苏越挺直腰板,下军令状一般。

    风呼啸着,天上的云都刮成了雨水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