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没有大气运 > 第八章倾国与倾城
    再次醒过来,苏越有些发愣,风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衣袍只有淡淡的湿润。

    突然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急忙起身,大声呼喊着,“倾城!”“小仙!”

    “咳咳,别叫了,别叫了,耳膜都快被震破了。”席小仙小手敲着头,忍不住开口埋怨。苏越大喜,寻声看去,两人皆在,不由得心安。

    这时宗门给的令牌也传来消息,有弟子反应在龙血潭附近,有斩道境凶兽暴动。以免后面发生凶兽暴动造成不必要的伤亡,让体弟子明日撤离。

    这样看来,倒是顾倾城颇为狼狈,发钗掉落,青丝蓬乱,衣袍沾染了不少泥泞。但是她依然侧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嗖,破空声传来,一柄通体青色的剑直冲倾城而去。苏越眼疾手快,一剑斩掉了这把剑。苏越只觉得怒火中烧,握剑的手又紧了几分。

    愤愤转头,准备以剑伺候。苏越转头的刹那,叮~,手中的剑,掉在地上。他从愤怒转为惊愕,他看见了两个顾倾城。

    席小仙也是注意到了,很是吃惊。“两,两个顾姐姐?”说话也结结巴巴。

    只见这边出手的顾倾城,一尘不染,眼带杀气,鬓发微解遮住右边的眼睛。“苏越,小仙,杀了她,她是假的。”失去武器的她只能寄希望于两人。

    “等,等一下。”苏越收起了两把剑,并叫小仙去拿了另一位倾城的剑。“等下,等我捋一下。”苏越继续开口说道。

    一位倾城怒目而立,另一位倾城静静坐着不说话。两个只有一个是真的,但是一时间谁也分辨不出来。

    “冒牌货,受死。”这边见两人没有一个人帮她,持秀拳冲上去。但是立马被苏越拦住了,“事情没搞清楚前,俩谁也别动。”苏越冷声道。

    “她一句话不说,明摆着是假的,这看不出来?”她越说越激动,越气愤。

    “这么说不对,例如话多也未必是真的。”苏越笑盈盈的说的着,“说是不是啊,妖孽!”苏越脸上挂着笑容,手上出招非常果断。拔剑直刺。

    噗嗤~,这边顾倾城妩媚一笑,两根手指夹住了苏越的剑。浑身恐怖的气势绽放,将苏越震得倒飞出去。

    “苏越!”席小仙赶忙过来扶住苏越,踮起脚尖捶他的背。苏越本来就感觉气机紊乱,被席小仙这样一弄,差点没背过气去。

    “咯咯咯,倒是有趣的紧,我很好奇是怎么看出来的,”假顾倾城一步步逼近,气势压得人喘不过气。“算了,不玩了。”说着,被紫色的元气包裹,露出了真实面目。

    一身紫色的长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躯体,眼睛里是紫色的瞳孔,显得妖异。配着懒散的娥眉,眼角向上翘着,摄人心魄。精致的面孔,苏越看着,这在他认知里面,绝对是第一好看的女孩或者女人。

    “她的灵魂已经被我控制住了,想救她,明天秘境出口等。拿换。”女人拿手指了指苏越,“对了,我叫苏沅烟,哦,不对,苏倾国。”说完化作清风离去。

    见她走了,苏越松了一口气,赶忙过去查看顾倾城的状况。一边轻声叫着她的名字,一边用手在她眼前挥动着。

    顾倾城双目无神,瞳孔涣散,苏越只是扶了一下她,便瘫软在他身上。苏越索性将她背在背上。

    如果是平时,哪有这种亲密接触的机会,而苏越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开始渴求力量,如果当时他有反手镇压那凶兽,那女子的力量,倾城哪会这般。

    那女子直接挑明了冲他来,他觉得她是为了自己体内的那块石头,所以直接要自己去换。

    “小仙,走吧。”苏越招呼了一声。

    “哦,好。”席小仙答应了一声。席小仙有很多话想说,但是她不敢。一来顾倾城变成这样,跟她有脱不了的关系,二来她清楚顾倾城在苏越心里的地位,她不想受苏越的怒气。

    乌云低垂,压抑得像苏越的心情,风漫无目的的吹着,只待惊雷落骤雨。身上是他最喜欢的女孩,脚下是泥泞的路。世上的感情似乎也是这样,一厢情愿,总是一条难走的路。

    赶路到了晚上,苏越让席小仙把木屋取出来,将顾倾城放上吊床,并且嘱咐席小仙随时注意。而他则是独自越上一棵树,盘腿坐下,丝丝缕缕的元气把他笼罩,丹田也是大开,来者不拒。

    二日清晨,苏越将所有消息做了汇总,发给了掌教。自己则下去找到席小仙,继续赶路。

    直到夕阳西下,苏越一行人才出现在出口旁。宗门弟子已经撤离得差不多。而苏沅烟早就等候多时了。

    她依旧是一身紫色长裙,端坐在一棵大树化成的王座上。

    “跟外面联系好了吧,怎么还不动手呢?”苏沅烟一脸玩味,慢慢走下王座。大树王座,无数根枝变幻,重新变成了一棵参天大树。这竟然是异种蒲魔树。

    此时外面的掌教和一干太上也是焦急万分,进入秘境的入口,被人用至强的结界给封住了。强行攻击不仅可能使入口崩溃,而且更重要的是攻击打不开。

    “苏沅烟阁下,请问到底想要怎么样呢?”苏越态度放得很好。

    “叫我苏倾国。我倾国她倾城,说我是不是比她更漂亮。”苏沅烟继续调笑。

    “阁下确实很漂亮,苏某十几年来见过的当数第一。”苏越继续奉承。

    “咯咯咯,这嘴可真甜。别贫了,把跟外面人交流的东西交给我。我跟他们谈。”苏沅烟直接伸手。

    苏越老老实实联系上了外面,并把令牌交了出去。

    苏沅烟接过,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不用猜测那就是太玄教席掌教。“阁下,需要什么条件才能放人?”

    “维持空间,让我通过。”苏沅烟说的很简洁。

    “请问您是什么境界呢?”见识过她强悍结界后,席守业作为一教之主,也不想为宗门惹下祸端。故而说的很客气。

    “混元境。几个道尊守门就好了,其他的我自己处理。若是不让我过,这三个人别想活,的宗门日后也没必要存在下去了。”苏沅烟直接威胁,她对自己的实力足够自信。

    听闻此言,席守业沉默了。果然惹不起,又是继续小心的询问,直到几次后,双方达成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