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没有大气运 > 第六章心若垂柳千万缕
    苏越酝酿突破已经一日,总是感觉有缺。他本来准备将师尊交给他的剑道神通作为本命神通,然而总是在最后一步停下来。因为他有预感,他如果强行把剑道作为本命神通,他的道将会不完整。

    所以他停止了,拔剑,眼神凛然,走向内两层,那神通境的生物。只见地宫内,剑气纵横,剑势浩荡。

    过了许久,苏越整理好衣袍,走出法阵,今日他一念神通。地宫内的收获,最大的就是天?气运神通,可以提升修炼速度和汲取气运的效率。

    现在看不出来这有厉害之处,但是修炼一途如逆水行舟,鲤鱼跃龙门,越往上越困难。而这个神通则是越到后面越强。由于没有攻伐手段,他只能继续兼修剑道神通,可惜没有本命神通那么厉害,暂时也是足够的。

    成就神通境以后,他又修炼了,两门剑道神通,一是四象剑诀,二是进阶版本的拔剑式,现在或许要叫拔剑术了。到了神通境,以前只能靠身法,现在也能学习高深的遁术了。

    令他心里更加惊喜的是,御剑术的高度和速度都有了大幅度提升。此刻他正御剑,一边靠着气运感知躲避凶兽,一边向外围离去。

    一日奔袭后,他终于在进入秘境后遇见了同宗的修士,两位竟然都是熟人。

    “苏越!”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孩,眨着大大的眼睛,向他招呼道,手不断挥着,似乎难以掩饰心中的喜悦。一位默不作声,如水的眸子轻轻瞥了他一眼,便望向别处。

    苏越御剑而下,收剑入鞘,动作行云流水。“倾城,小仙,终于找到们了。”苏越喜不自胜,略微有些紧张,眼神躲闪,却有半带仔细的打量他口中叫倾城的女子。

    女子名叫顾倾城,他庭院里面的冰香茉莉便是为她所植。另一个可爱的女孩叫席小仙,是掌教的小女儿。

    “哈哈哈,我一进来就和顾姐姐在一块了,顾姐姐超级厉害,我跟在她后面打打酱油,也收获颇丰。”席小仙,小手一挥,一大片灵药出现在苏越面前,其中不乏几种珍贵的。席小仙挺着微微隆起的小胸脯,一脸得意。“有什么需要的就拿去,我可超级大方的啦。”席小仙,做一个请别跟我客气的手势。

    “自己留着吧,我暂时不缺。倾城收获一定很不错吧。”苏越一边伸手摸了摸席小仙的头,一边问道。

    “嗯。”顾倾城应了一声,也不看他,也不再说其他。就静静的立在那,青色的衣裙衬托出傲人的身材。发钗在阳光下闪耀着,眉头微蹙,自成一副美人画卷。

    席小仙还想找苏越摸她头的麻烦,见此,也罢了,去一旁点着自己的收获。一时间三人无言,苏越心里似有千重波涛,又如鲠在喉,不能言语出什么。只能静静的欣赏。

    发钗是新的,不知道什么人送的,衣袍一尘不染,一瀑青丝垂于身后。青色的宝剑负于身后,就像很早以前初次遇见她一样。

    背着比个头还长的宝剑跟在她师尊的身后,不说话,那时候还是小圆脸。当时的苏越最爱欺负她了,就想看她哭鼻子。可惜总也看不见,她从来不哭。

    似乎连生气也不会,久而久之,他也就不了。一转眼,姑娘出落得越发亭亭玉立,苏越心里那一萌动的少年情丝也被勾动了。化于无声处,成为心头的一块柔软。

    多次有意无意的表露心绪,可惜就像她自己一般,没有半分回应。从小到大,她还是她,没有变化。

    “苏越,突破了?”依旧是席小仙发问,她如孩童一样的心,实在无法忍受这方寂静。“嗯,刚突破。”苏越接话,“那天被一只巨鳄追着,无奈用了师尊给的千里挪移符篆,然后被传送到了一个墓里面。得了一点小传承,就突破了。”

    “唔,师尊对可真好,不像我爹爹,啥也不给,就让他可爱的宝贝女儿进来受苦受累。”席小仙瘪了瘪嘴,似乎带着羡慕。

    “可别装,爹可是掌教,能不给好东西。”苏越当然知道,她身上好东西不少。

    “刚才说墓?”一道宛若黄鹂的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原来是顾倾城。“啊,是,是啊。怎么了,倾城。”顾倾城的突然发问,让苏越有些结巴。

    “是不是天墓,是不是叫天墓?!”顾倾城,神色激动,万年不变宠辱不惊的表情,终于变了。

    “嗯,对,怎么了倾城。”苏越关心的问道。“是不是获得了传承?”,“嗯?”,顾倾城情不自禁手抓上了苏越的衣襟。

    苏越对于这刻觉得很懵,“倾城先放手,先放手,冷静。”双手还未碰上顾倾城的柔荑,她自己放开了。

    顾倾城双手拱于身前,做了一个标准的鞠躬,“苏越,我恳求,在开辟紫府后,帮我一个忙,我顾倾城,万谢。”顾倾城言辞诚恳,大有不答应便不会起的意思。

    “倾城,不必如此,先说。说了,大家一块想办法。”苏越更懵,只得双手扶她起来。“对啊对啊,顾姐姐,有什么事大家一块想办法。”席小仙在旁边打着帮腔。

    顾倾城直起身子,叹了口气,不紧不慢的讲了起来。“我有一个哥哥,两年前,误入了一个墓。叫地墓,从那里面得到了一份未知的传承。当时他已经紫府境了,寻遍典籍,终于认定是一份绝世传承。但是那份传承有条件,我哥并不具备,便强行修炼了那上面的神通,且代替了自己的本命神通。然后他就被诅咒了。”

    “诅咒?”席小仙和苏越异口同声道。

    “对,就是诅咒。世上的珍奇灵药对他如同毒药,而且经常修炼入定时,如同疯魔,大呼小叫,说以前吞服的灵药和杀掉的凶兽找他复仇。我父亲经过各方周转打听,终于打听到了这个传承的来历,并且知道了原因。我哥被气运诅咒了,经过推断,是大地的诅咒。”

    “中了这个诅咒的人,会被大地无限排斥,灵药对其如同毒药。一个人去历练还会被凶兽追杀。有且只有一种方法可以解决,那就是找到天或者人墓的传人。”

    “我刻意压制修为,便是为了进入秘境,一探天墓的传承,没想到竟然意外被所得。所以我在这恳求,苏越,请一定要帮我,帮我哥脱离苦海。”在这一刻,顾倾城说出了不为人知的秘密,也放下了身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