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没有大气运 > 第一章人人如龙
    大夏历,开皇元年。

    太玄教,演武堂上,一人使剑,攻伐不断,剑影绰绰,另一人,不紧不慢,一身手上功夫了得,以掌对剑,竟然也是游刃有余。

    但见用掌那人,二指止剑,一掌断剑,一脚将其踢下擂台。“师弟,再多练练”。苏宁带着微笑说道,双手负于身后,衣带飘飘,剑眉星目,英气不凡。

    “师兄,下手也太狠了,咳咳,”苏越手捂肚子,一脸埋怨说道,“我这身十七年老骨头,经不住这么折腾。”只见圆鼓鼓肚子撑起来的道袍上,一道鞋印清晰可见。

    “只能怪学艺不精,也别抱怨了,那剑我赔更好的。”苏宁一副我懂的表情。

    “谢谢师兄,师兄最好了。”苏越拍拍灰尘,谄媚奉承道。心里却是腹诽:要不是看上了头顶直冲云霄的气运,谁会隔三差五来讨打。

    苏宁御风而起,留下“明天大会不得迟,可记住了。”一番话,潇洒离去。

    苏越收拾收拾断剑,施展轻身术,向自己的住处奔去。这是他穿越过来的第十七年,从记事起他就在太玄教了。天资尚且不错,被太上长老收为关门弟子。

    兢兢业业十七年,到如今的金丹期,寿五百,在上一世算得上陆地神仙了。金手指嘛,到也有,只不过不容易开。

    说到金手指,苏越对这个盘踞在他丹田十七年的石头,又爱又怕。爱的是短短十七年让他从普通人,跨越炼体期,养气期,筑基期三个大境界,铸就一品大丹。

    怕的是,这来路不明,十七年不断研究,始终没得个所以然,就怕哪天命喪于此。因为这个金手指需要的是气运,也能让他看见气运。他每次打败同宗的弟子,斩杀妖物,都会获得气运。

    九州如此大,隐藏的高手数不胜数。说不得哪天就命喪他人神通下。想到这,他就面色难看。他还如此年轻,可不想早早归天。他还要娶漂亮的道侣,修神通,开紫府,顺利斩道,问鼎道尊,成人人口中称颂的道尊。

    心中给自己不断打气,也顺利回到了住处。小院简简单单,没有过多的铺陈,只有院子中央,种了一棵冰香茉莉。十五岁喜欢上了一位姑娘,听说她喜欢茉莉。他扯着师尊裤腿,不依不饶,师尊耐不住,给他寻来了这棵异种。

    已是初夏,枝叶葱郁,冰蓝色的花苞摇曳,等待绽放。

    歇息整顿一番,苏越正欲打坐修炼,天边毫光一现,一张神通法旨出现在他面前,“明日,辰时到太玄殿商讨秘境一事,不可误时。”署名,太玄教掌教。法旨阅后自散于天地间,苏越心中一顿羡艳,这就是大修士啊,满满的逼格。

    一夜无话,朝阳初升。苏越从修炼状态恢复出来,门外响起敲门声。“师弟,准备去太玄殿了,别误时。”不用想,这就是他敬爱的师兄苏宁了。“来了来了。”苏越快速施展小术整理仪表,去开了院门。

    今日的苏宁依旧一袭青衫,手上提着一把剑。“昨天把师弟的剑弄坏了,今天赔一把新的,我问掌教讨要的,上品宝器哦。”苏宁一副俏皮模样,双手递给苏越。

    “哈哈哈,多谢师兄。”苏越很是兴奋,双手接过。

    “好了,去大殿吧,听说今天有重要的事宣布。”苏宁提醒道。

    “重要,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十几年了,莫非是哪位太上长老要结道侣了?”苏越一脸惊讶道。

    “好了,别贫嘴,我大殿等。”苏宁御风而起,消失不见。苏越望着师兄消失的背影,吐槽道:“倒是载我一程啊。”关了院门,施展御剑术。

    这御剑术可不是想象中,万千剑仙云上掠过那种,而是离地十余丈的那种。在苏越眼里,就很拉胯,比起这,他觉得乘云驾雾,冯虚御风,才更是得道仙人的样子。

    “今天第三件事是商量进入元灵秘境一事。”听到这,苏越心想终于进入了正题,前面半个小时吧啦吧啦的说的是废话。

    紫袍中年人,手一招,空中出现几十个关于秘境的留影。“此虽然为秘境,但是也跟一个小世界无异,所以大家还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有几处地方,千万去不得,不然就是身死道消。”中年人脸上,满是郑重。苏越也正视这起此行,因为根据他对掌教的了解,他很少出现郑重的表情。

    “第一是龙血潭,为一头异种蛟龙所守,堪比斩道。大家在其周围采采药植便罢,不可深入。第二便是秘境中央高峰,上有一棵蒲魔树,喜食修士的血液,特别是天才,天骄的,堪比斩道。”

    “第三就是,绝世大墓,无名强者留下的大墓,也是这里面最危险的,以前,有人引出来了数头斩道境的死灵,让秘境不得不提前关闭。”掌教顿了顿,“其他的我也不多讲,分发下去的地图都有标注危险程度,其他地方探索,各凭本事,各凭机缘。”

    “下面就是两件事一块说,本次秘境开启,金丹境修士排名前一百可进,金丹以上到紫府境的核心弟子,各长老真传弟子开启门派大比。”此消息一出,大殿一片哗然,门派大比,这意味着下代掌教要确定下来了。

    当然后者跟苏越没啥关系,因为现在,满大殿的气运都快把他眼睛闪瞎了,除了掌教,几位太上长老他看不见,其他的人的气运可谓太盛。称得上是人人如龙。

    满殿的气运,他只惦记着他那师兄,直冲云霄的大气运,当然,心里也嘀咕,打掌教继承人不犯宗规吧。为什么这么说,他对他师兄的很有信心。二十岁的紫府境,能有几个?整个九州能有几个?

    再加上他那强得如道尊一样的师父,随便一种绝学拿出来,不把这些长老的真传,吊着打?更不要说,他师兄这气运,十几年他看见的,各种奇遇不断,大机缘都有好几个。宛如小说里的主角一样,所以,他师兄必胜。

    各路气运,大道相争,总会有一人技压群雄,力盖天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