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女帝:求求你给我纹个身 > 第二十三章 神秘古籍,随手翻阅
    原本已经穿好衣服的梅霜瑶,忽然又躺在了床上。

    并且轻轻的撩拨衣服,那本就简短的紫色上衣,更是诱惑丛生。

    一定要给前辈生个猴子,来报答前辈!

    宁无邪正收拾着纹身仪器,转头一看,连忙捂上了眼。

    “别别别!给钱就行!杜绝钱色交易!”

    他边捂着眼,边向后退去。

    实在不怪他,这阵子被苏娇儿来来回回诱惑,每次都到破防的边缘,搞的他都有些性冷淡了。

    因此看到这梅霜瑶又要诱惑他,他下意识的捂眼拒绝。

    这一幕,把梅霜瑶整懵了。

    她红润的小嘴微张,不可置信的看着宁无邪。

    “不可能啊,我天生魅体,任何男人在我的魅惑之下,都难以抗拒。”

    “可前辈……”

    突然,一个大胆的念头突然浮现。

    “听闻有仙道至尊,为了追求极致大道,斩掉龙根,以达到半阴半阳的玄妙之门。”

    “难道前辈,为了修炼大道,挥刀自宫了?”

    “不然,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对我没有丝毫反应!”

    “唉,本来还想尝一尝前辈这种隐世高人身体的滋味,可前辈不给机会啊……”

    想到这,她穿好衣服,有些失落的转身要走。

    “仙人,这纹身的费用,麻烦您支付一下!”

    宁无邪连忙拦住她。

    他现在就想搞钱!

    别的,什么都不管!

    “钱?”梅霜瑶眉头一皱,“到了前辈这种境界,恐怕早就视灵石如粪土!”

    想到这,她娇声问道:“前辈,这费用怎么算呢?”

    “您看着给就行!”宁无邪嘿嘿一笑,他忍不住搓了搓手。

    对普通凡人的纹身,都有个几块灵石。

    那今天给仙人纹身,还不得赚翻了!

    仙人一高兴,还不得奖励他个几万几十万?

    可梅霜瑶却皱起眉头,感觉十分为难。

    “看着给?前辈肯定是客气客气,自己如果不能拿出与这次纹身价值相匹配的东西,必然会引起前辈不悦!”

    想到这,梅霜瑶想了想,最终有些肉痛的储物戒一闪,一本破损的古籍,浮现在她手中。

    “前辈,这是我无意间从一处密藏中获得的宝物,别看这古籍破损,可不论我用什么办法,都无法将其翻开。”

    “所以我猜测,这古籍上一定记载了大恐怖,晚辈无能,不能翻阅此古籍,就将此物交予前辈!”

    说着,梅霜瑶恭恭敬敬的奉上这本泛黄古籍,心中肉痛。

    万一这古籍上真的记载了什么绝世仙法,那她岂不是亏大了?

    但她得到这古籍已经有十几年,用遍了各种办法都无从下手,想来是她无缘。

    既然打不开,交予宁无邪结一个善缘,也是不亏。

    可实际上,宁无邪嘴角抽搐,满眼无奈。

    “不是吧仙人,我费这么大功夫给纹身,不说给我几块灵石,也不至于拿一本破书来糊弄我吧?”

    “仙人怎会如此小气?”

    可无奈,他不敢不收。

    仙人就是要用这本破书,当做这次的酬金,能有什么办法?

    宁无邪不敢,他可不敢惹怒仙人,不然死无葬身之地呀。

    他接过书,随意的翻阅了几页。

    等等!

    什么!

    随意翻阅了几页!

    梅霜瑶抬起头,看到了她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画面。

    这本古籍,在宁无邪手里,竟然泛着点点金光,其上更是有道韵流转,无尽的符文衍化,隐隐有大道合鸣,伴有佛音潺潺,喷涌着令人窒息的浓郁灵气!

    而她穷尽十数年无法打开这古籍。

    结果今日刚把古籍送出去,就……就被随手打开了?

    “前辈深不可测!”

    梅霜瑶服了!

    她真的服了!

    她想对宁无邪说什么,可她发现,宁无邪已经完沉浸到古籍的阅读之中去了。

    只见宁无邪周身泛起点点星光,那古籍之上的文字,竟然化为符文,不断的涌入宁无邪的脑海之中。

    这些是古代圣贤的诗词歌赋!

    再往后翻,那里有曾经的画圣琴仙留下的画谱和琴谱,只见这些画谱琴谱,竟然也变成一堆繁奥的符文,源源不断的朝着宁无邪天灵盖涌去。

    宁无邪的气息,也在急速的攀升着!

    “前辈,前辈这是在做什么,闻所未闻!”

    一道道金色线条,环绕在宁无邪周身。

    随着古籍越往下读,那金色线条也越来越多,最终竟然形成了一个金色的蚕蛹,完将宁无邪包裹。

    “那古籍,一定记载了什么大恐怖,呜呜呜,本圣女也有亏本的一天!”

    不过看着被金色蚕蛹包裹的宁无邪,她也知道,她可没本事把古籍给夺回来。

    因此,她默默的退出房间,直接离开了青山镇。

    然而就在她离开青山镇不远,一道身影拦在了她面前。

    “柳月夕,这么晚了,又回来做什么?”半路竟然碰到看柳月夕,梅霜瑶不由得媚笑道。

    “呵。”柳月夕不想和她多言语,现在的她,只想杀回青山镇,杀了那个骗子。

    “哼,说是个浪蹄子,还不信,这么晚是想去找前辈吧?”

    梅霜瑶一副“我懂我懂”的样子,但她讥讽道:“不过可能要失望了,前辈是个太监,根本对女人没兴趣,恐怕不能和做那种事情喽——”

    “什么?太监?那个骗子,还是个太监?”

    柳月夕震惊无比。

    自己,还是被一个太监给骗了?

    不是她看不起太监,反正就是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骗子?”梅霜瑶抓住柳月夕字里行间的关键词,问道:“敢污蔑前辈?”

    看到梅霜瑶这个态度,柳月夕冷笑道:“呵呵,还蒙在鼓里吧?那个宁无邪,就是个骗子,他根本不是什么绝世高人,我们都被他给忽悠了!”

    看着柳月夕义正言辞的样子,梅霜瑶眼角抽了抽。

    半晌后,她终于开口:“柳月夕,……脑子没病吧?”

    “!”柳月夕大怒,她没想到自己拆穿了宁无邪,反而还被这梅霜瑶辱骂。

    “什么,我梅霜瑶这辈子没服过几个人,宁前辈绝对是位隐世大佬!”

    “梅霜瑶,自诩魔道圣女,没想到竟然这么蠢!被骗了还替人数钱!”柳月夕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是吗?那我就让知道,什么叫前辈的高徒!”

    轰!

    下一刻,半步结丹的气势,陡然爆发!

    只是一缕气息,就将筑基中期的柳月夕,狠狠压制!

    “什么!”

    “这不可能!”

    “结丹气息!”

    “白天还与我都是筑基中期,为何现在,竟突破到结丹?”

    她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