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女帝:求求你给我纹个身 > 第十九章 你可知罪
    砰!

    似乎是承受不住宁无邪给他的压力,墨月当时跪下,冷汗直流。

    “要杀我?”

    “不敢。”墨月低头。

    “那秦怀义与娇儿,是什么关系?”宁无邪冷声问道,关于这个情敌,他有必要了解一下。

    “御龙仙朝皇族为尊,并由八大王族辅佐,这八大王族皆是御龙仙朝建立之初存在,根深蒂固,哪怕是皇族,也得考量再三。”

    “秦怀义所在秦氏王族,百年来实力增长迅速,隐隐有八大王族之首的趋势。”

    “秦怀义追求皇女殿下,不仅是他个人原因,其背后王族也有推动的意思。”

    “对此,陛下也在衡量利弊,因此对于秦怀义追求皇女殿下的事情,持观望态度。”

    “秦怀义此人仙道天赋强大,元婴初期修为,天生战神骨,又融合后天穷奇臂,战力直逼元婴中期。”

    “为御龙皇城八大天骄之一,最年轻的护国将军,又掌握皇城禁卫军。”

    “……”

    墨月没有丝毫隐瞒,将所有关于秦怀义的信息和盘托出。

    听到这,宁无邪皱着眉,一股巨大的压力仿佛担在他的身上。

    他不得不承认,这秦怀义拿到的剧本,简直就是天生无敌。

    背景,实力,不论哪一样拿出来,都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比拟。

    “可即便他秦怀义是天命之子,我宁无邪也不甘信命。”

    虽然感到巨大压力,但宁无邪心中依然有一种想碰上一碰的冲动。

    他不是泄灵之体,相反,他是传说中的古源禁忌仙体啊!

    什么战神骨,什么穷奇臂,禁忌仙体横推了便是!

    他不信命。

    不由命。

    当然,他不逆命,却也不顺命。

    命,应该握在自己手里,是顺是逆,该由自己掌控!

    轰!

    这一刻,宁无邪身上涌出一股无言的气势。

    这股气势落在墨月眼中,不由得让她再度脸色惊变。

    “心境的蜕变!”

    “仅仅是一番话,就能引起心境蜕变吗!”

    心境蜕变,可遇而不可求,与顿悟这种玄之又玄的境界相似。

    原本,她是想把秦怀义烘托的举世无敌,以此来挫一挫宁无邪的锐气,可现在看来,是她幼稚了。

    此刻的宁无邪,再配上周身三大天人强者的烘托,让她敬畏不已。

    “行了,看在娇儿的份上,今日留一命。”

    “不过,我需要做点事情。”

    说完,宁无邪看了小柳子一眼,小柳子白衣白发,顿时明白宁无邪的意思。

    他走上前,在墨月额头一点,然后在宁无邪额头上手指一点。

    “主人,可以了,我在们二人之间点了通识桥,只要在通天大陆范围内,您可以随时与她进行交流。”

    宁无邪满意的点了点头。

    墨月则更加敬畏。

    “走吧,记住,替我照顾好娇儿,当然,应该明白站在哪一边吧?”

    闻言,墨月连忙点头,道:“您放心,老身不会让那秦怀义,碰皇女殿下一根手指头。”

    见状,宁无邪摆了摆手。

    墨月连忙撕裂虚空,准备离开。

    “记住,替我照顾好娇儿,若是处置得当,日后我赠一场造化,也未尝不可。”

    在离开的最后一刻听到这话,墨月不知道该不该信,但她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的愚蠢,差点让自己丢了命!

    ……

    “我要修行!”

    墨月离开后,宁无邪躺在床上,彻夜难眠。

    想要真正追上苏娇儿的脚步,靠小柳子他们,是不行的。

    那,终究只是外力。

    宁无邪明白,想要真正的站在苏娇儿身旁,最终还是要与之匹配的实力。

    只有修为,才是自己的!

    “我不是泄灵之体,既然我能修炼,那这一次,我不会比任何人差!”

    可紧接着,又有一个难题摆在他面前。

    怎么修炼?

    他一窍不通。

    在这个世界,无师自通的人有,但极少,宁无邪不认为自己是这样的天才。

    大部分的人都是要加入一个宗门派别,以此得到系统的修行教学。

    他所在的妖龙古国内,最强宗门,就是剑宗!

    “对!就是剑宗!加入剑宗,获得系统性的修炼。”

    “还有那个吴飞,还有楚烟云,不是看不起我吗?”

    “这一次,我要爆给他们看!”

    想到这,他终于沉沉睡去,梦里,仿佛看到了自己脚踩吴飞,蔑视楚烟云,与苏娇儿并肩而立的画面。

    而这一夜,他的右手一直抚摸着左手指间的储物戒。

    这戒指,是在无忌洞府内,苏娇儿送给他的……

    ……

    墨月一路狂奔,可以说是逃一般的离开了青山镇。

    数个时辰后,她终于回到苏娇儿身旁。

    她原本找借口离开,目的是为了暗中击杀宁无邪。

    而现在,她回到队伍里,却也不敢与苏娇儿直视。

    “回来了?”

    可苏娇儿直接开口问她。

    “皇女殿下,老身……”

    墨月不敢说实话。

    “当真以为我不知道做什么去了?墨月,越来越放肆了,忘记了的身份。”

    苏娇儿的声音极为冰冷,四周空气仿佛都被一道道刺骨的寒意凝结,整座天空,因为她一句话气温骤降,竟落下飘雪。

    “老身该死!”墨月连忙跪下。

    一旁,秦怀义看着这一幕,却是极为高兴。

    他当然也知道墨月干什么去了,后者的行为,刚好合他心意。

    既不用他出手,也灭了那蝼蚁。

    但让他疑惑的是,眼下的墨月,竟然浑身不停颤抖。

    这很不正常。

    以他对墨月的了解,这位侍奉了苏娇儿二十年的人,现在的颤抖,实在是有些失常。

    或者说,她不应该这么害怕。

    的确,此时的墨月浑身颤抖不止,背后冷汗直流,哪怕是害怕受到苏娇儿的责罚,也不该这种状态。

    但苏娇儿只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冷哼一声,淡漠道:“见识到了?”

    墨月一怔,瞬间知道苏娇儿的意思,连忙磕头:“见识到了。”

    “想杀他,别说是,就是我皇族倾尽力,恐怕也要落个满族覆灭,这次,是给一个教训。”

    “是,老身知罪。”

    闻言,苏娇儿盘坐在妖兽背上,缓缓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墨月则老老实实的站在苏娇儿身旁,一句话不敢说。

    这一幕,让秦怀义看的一愣一愣的。

    刚才的对话,他听不懂。

    但好像又听懂了。

    那蝼蚁,没死?

    “不可能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