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剑魔 > 第一卷 以枝化剑 不曾败北! 第23章 无漏!
    嘶叫声后,肉眼可见,在这天残血蟒欲要发起进攻之时,体表又再度浮现出了先前那般血红的气息。

    它那本就恐怖的威势,于此刻越发壮大。

    就好似一头魔物般,散发出了一股源于地狱般的死亡危迫!

    不仅如此,他那气息扩散之快,在瞬间便将此地方圆数里笼罩,让得原本平静安雅的幽境,倏然化为了一处充满炼狱的地狱!

    此外,更有一般来自地狱的压迫感凭空而来。

    骤然,便压塌八方,一个照面之下,压得吴祥便双膝发软,跪倒在地。

    简直太过突然!

    可尽管如此,安玄也面色依旧淡然,浑然不受影响,就见他的身形退开到了数丈之外,而后张口,念起一段隐晦的秘语:

    “若如这种孽畜,能有此等生命禁术,倒也算稀少。”

    “不过,即使有,那也无用。”

    “毕竟,无论是,还是这不堪入眼的禁术,于我眼中,皆是一无是处!”

    话语之中,尽显傲色,以及带有浓浓的轻蔑。

    那天残血蟒闻言,先是略感错愕,顿后烦为恼怒。

    这偌大的北妖疆林中,以它的实力,几乎宛如主宰一般。

    而在这片外区域中,何时连区区一个刚踏入入魄境的家伙,竟也敢在他面前这般嚣张了?

    正当它思忖时。

    下一刻,不等它反应,就见安玄眸中闪过了一抹锋芒的剑光。

    只看他单臂一划,迸指一斩,右指上的玄黄道纹迅速笼罩凝聚,在斩出时,化为了一道锋利无匹的金色剑气。

    嗤!!

    那剑气斩出刹那,直似一缕破开虚无昏暗的烈光。

    倏然间照耀四周,刺的那片虚空都响起了一阵阵嗤嗤声。

    方圆数十丈之内,尽数被这璀璨金光照耀!

    而那一抹剑气,则于这其中,带着一阵阵空气破碎撕裂声瞬息朝着天残血蟒斩去。

    那等速度不可谓不快,仅仅一个弹指间,便已在天残血蟒前三丈外。

    而其威力,自然不俗,剑意锋芒之程度,惊得那天残血蟒一双血瞳蓦地瞪大,躯体发寒,如临大敌!

    此剑,不可硬撼!

    它果断打算闪避。

    可惜——

    “躲得了么?”

    安玄眸中生寒。

    噗!!

    血噗声响起,一道鲜血飙射。

    那锋利无比的剑气,当下斩在了那天残血蟒的头部侧方。

    这一刹,它那在吴祥眼中视为无坚不摧的鳞片,在此剑之下,顿时节节破裂,化为一片血肉飙射。

    而其鳞片右侧处,那血色般的目瞳,也受到了莫大波及,直接被一同斩碎!

    森森白骨显露在外,那一剑造成的触目惊心的伤势,令得天残血蟒口中发出了一阵阵哀鸣般的嘶叫声。

    甚至连躯体,都在剧烈发颤!

    不远处,目睹这一切的吴祥,不禁倒吸凉气,满目错愕。

    他根本无法相信,一个入魄境般的人物罢了,一剑之下,威力怎会强大到如此离谱的地步。

    须知,他那两位法海境界大成的长辈,也只有同时施展强力剑决时,才能勉强做到这一步!

    而今见此一剑,则已完颠覆了他对于入魄镜这一境界上的认知!

    ……

    当那一剑斩出后,浑身胆颤的天残血蟒顿足在原地,一双血瞳带着忌惮的神色看着安玄,不敢轻易有所动作。

    至于安玄,也如它一般站在原地,没有半分动作。

    只不过,他却是看向了自己掌中的一道血色剑印,略微沉默一番后,方才如有所思自语道:

    “按我现在的道行,竟是那一丝都不到的威能,都难以施展而出了么?”

    他不禁眉头微皱。

    早在之前,于那天封城的明月医馆中炼丹突破时,他就已然发现,其掌内和神魂之中有其一股相同的牵动。

    那股牵动的来源相当强大,同时也给了他一股极为熟悉的感觉。

    可惜,因为这股牵动出现的太过短暂且又太过突然的缘故,所以在上次,安玄倒是尚未弄清那是何物。

    然而就在刚刚,他在修炼之中突破时,却是再次感应到了那股牵动!

    这并不奇怪。

    或者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但却令安玄震撼的是,那股牵动的来源,

    乃是伴随他前世七万九千年之久的一柄绝天道剑!

    名唤“无漏剑心”!

    当察觉到这一事情,安玄也不禁震撼失神!

    须知,那柄道剑,乃是哪“人”所留,其剑内充斥着一股神秘莫测的无端力量。

    那等无端力量,一旦祭出,就宛如上苍主宰般,可斩日月星辰,破恒古万物,放眼宙宇万界,也都无可匹敌!

    便是掌握此剑七万年载的安玄,在巅峰时期时,都无法完无法发挥出他的威能,从这即可看出,此剑是有多么的霸道!

    八百年前,安玄于身陨时,完没有想过此剑会随他而来。

    可时隔八百年后的今天,他却又再一次的见到了此剑!

    心中,焉能不激动?

    要知,那柄“无漏剑心”,是随他征伐七万九千年来如同战友一般的道剑。

    且除此之外,此剑对他而言,更有着另外一层深层的意义。

    “恍惚间,八百年已过,我的修为早已不如之前,而依旧如之前那般锋利夺世……”

    “现在的我,仅仅只是引动的一丝气息用于凝聚剑气,都险些消耗极大神魂力量,这可真是令人难以接受。”

    安玄忍不住自嘲。

    赫然,先前他迸指斩出的那一道剑气,就是用其“无漏剑心”身上的气息所凝聚而成的。

    而借用这“无漏剑心”一丝气息所需要的神魂力量,大到差点让他神魂呈显虚弱状态。

    这无疑很恐怖!

    不过还好,此次是因自身修为不够,所以才只能借助神魂力量来使用那一丝“无漏剑心”的威能。

    而当日后修为逐渐向上攀升之时,自可利用自己本身的修为来使用,那时便无需这般费劲。

    且直接利用本身修为所引动“无漏剑心”,其释放出来的威能,也绝非利用神魂所引动的可比!

    “斩日月,破恒古……倒也不知,当这一世我抵达巅峰时,又能够动用当年的几分威能?”

    安玄眸中闪过了一抹期待。

    …

    短暂的思忖过后。

    安玄抬头,望向那已经被重创的天残血蟒,再度念起了一段隐晦的密语。

    只听他淡淡道:“不曾想,这孽畜使用生命禁术后,身上的一层皮倒是厚了不少。”

    “也怪我八百年不曾动用此剑半分,倒是生疏了许多,没一剑取性命。”

    “不过…下一剑,也自当取这孽畜的性命。”

    说罢,安玄直接竖指一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