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剑魔 > 第一卷 以枝化剑 不曾败北! 第17章 北妖疆林!
    闻言,那魏征墨面带感激之意,连忙道:“多谢公子!”说着,他从腰间拿出一枚紫金色的令牌。

    入目可见,那令牌地正前方刻着一行“九”字,而这“九”字后方,则是他的姓氏“魏征墨。”

    魏征墨看着安玄沉声道:“安公子,此乃九门郡魏家紫禁令,只要持有此令,便等同于老朽亲自出面,无论是在那九门郡还是在这天封城中,皆有着非同可比的地位,也具有极大的威慑力。”

    顿了顿,他又说道:“当然,像安公子您这种人物,应是不屑于用这等外物来威慑他人了。”

    “不过按公子眼下的情况来看,这令牌地威慑力,倒也可以为公子解决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安玄一听,想了想后不禁淡笑道:“倒是有心。”

    说完,便就接过那枚“魏家紫禁令。”

    毕竟同他所说一般,如今的安玄虽有着一身的底蕴,但修为尚不足,很容易被他人寻门找麻烦。

    虽上那些麻烦对他而言,并不算大,但他却没有这般耐心愿意去处理。

    而眼下有这“魏家紫禁令”能免去这么不必要的繁事,倒也相当不错。

    见安玄收下,魏征墨舒了一口气,方才继续问道:

    “恕老朽冒昧一问,公子您之前说不能连续施展针灸,那下一次的治疗,要等到何时?”

    安玄道:“五天后来这明月医馆等我。”

    “好。”

    魏征墨点点头,站起身来拱手后,拿着那药单,不再多问,便和陈战去找颜紫玉商谈炼制丹药的事情。

    待他们商谈完毕之后,安玄也早已离开。

    当此,外面地天色呈朦亮之色。

    只观那远处的黎明,虽说被那云霞遮挡住,但却也仍有一缕缕照射而来,无比温和舒适。

    “只怕是那纷争数万年的大界,也难有如此景色。”

    “这世间美景,倒也莫过于此时了。”

    正在前往秋家的安玄忍不住感叹道。

    随后花费将近半个时辰,便来到了秋家大门前。

    安玄本意是想先回房间歇息一番,待这天彻底明亮之后,再按计划打算,去找一块真元充沛,适合修炼的地方。

    可不料刚进家门,却见那秋山名站在门侧一旁,似乎在等待某人,而且已等待许久。

    “在此地是在等何人?”

    安玄主动问道。

    秋山名身躯一震,赶忙回过头来看向了安玄,顿时脸上闪过了一抹惊喜,同时还有一抹焦虑:“安玄,可算回来了!”

    “是在等我?”

    安玄许些不解,不由的问道:“找我是有何事?”

    “此事关系甚大,在此地说有些不便,且随我来。”

    只见他语气急忙的说道,示意安玄跟随其后,令得他都有些眉头微皱起来。

    不过他也倒不是那般话多之人,见秋山名急忙要走,他也便紧跟其后。

    紧跟着,就来到了他所居住的房间之中。

    “安玄,坐下说吧。”

    秋山名坐在了旁边的座椅上,看着安玄道。

    然,安玄却是摇头,淡然道:“有话快说便可,待天亮后,我还有事要做。”

    后者闻言,深吸了一口气,方才说道:

    “之前运货失败,我们秋家亏欠那云荒城陈家陈战六百万的事情,应该也清楚了然。”

    “前不久,据我打听的消息所知,这陈家陈战因此次运货之事,已经在一天之前就已抵达天封城,恐怕今明两天,便会来我秋家彻查此事。”

    “我想问问对此事是何看法。”

    “我的看法?”

    安玄忍不住淡笑道:“怎么,们秋家是无人了么?”

    “这般重要的事情,还需要过来问我这一赘婿的看法?”

    “这……”

    秋山名面露羞愧之色。

    见此,安玄也懒得多说,随意道:“此次运货的幕后黑手,当时在秋家大殿我便与说过,是长家所为。”

    “而他们若是来了的话,让他们直接去长家彻查线索就行。”

    秋山名无奈道:“可长家势力盛大,远超我们秋家,他们又怎会凭空相信我们秋家的一言之词?”

    “所以由此可见,们秋家正当是人兴不盛,家名不扬,输的一塌糊涂。”

    安玄不禁道。

    后者一听,顿时有些恼怒,可随即一想,事实可不就是如此?

    他心中暗自叹气,暗自摇头。

    安玄瞥了他一眼,心中也不免是一阵叹息。

    这秋山名的心中,虽说还有一个“义”字尚在,但其心中的锋芒与傲骨,在长时间的岁月冲刷下早已被磨平。

    不然如今秋家存危旦夕,他又怎会露出这般态度?

    身为一家之主,在这种情况下不仅没有重振雄风,反而还率先认命,也难怪这个家族,难以成为真正的一方世家了。

    “罢了,如今我身为秋家之人,且此事本就与我有一些因果关系,等到时候那陈战来时,让他直接过来找我便是。”

    安玄面无表情道,心中已然在暗暗思忖着一些事情。

    秋山名一听,心中不免有一种感触,但同时却是极力拒绝:“不可,那陈战性格暴躁,若让他一人去找的话,定然会出现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不可!”

    “难道他找,就不会出现无法挽回的事情?”

    “还是说,真有那个财力来偿还在六百万?”

    安玄反问。

    秋山名骤然哑口。

    “行了,此事我自有计划,无需再多说。”

    挥挥手,安玄已然有些倦意,转身便径直离开,任秋山名如何劝说,都不作理会。

    离开此地,安玄一路便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中,也是突然发现自己所在的房外房内,正有四位女仆正在清扫卫生。

    这四位女仆年龄皆在二十五左右,了无半分修为。

    而此时她们在清扫卫生的途中,正时不时对着双手吹口热气,那双小手早已被冻得通红。

    看这样子,应是早起、再加上如今寒冬将至,天地温度骤降的缘故所导致。

    听到有动静,那四位女仆纷纷将目光看了过来。

    顿时,就见她们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赶忙弯腰恭敬道:

    “安少爷,您回来了。”

    “是那秋山名让们过来的?”

    却见安玄直接问道,态度漠然。

    那四位女仆皆是一愣,方才吞吞吐吐的提醒道:

    “安少爷这般直呼家主的讳名,怕是有些不妥喔…”

    “回答我的问题。”

    安玄神色严肃。

    那四位女仆再度一怔,倒是没有想过安玄的态度居然会这么强横,稍过一会后方才点点头:

    “是……是的。”

    “们回去吧,这里不需要女仆。”

    安玄随口道,想了想,又补充道:“倒时秋山名若有为难们的地方,们直接来找我便是。”说完径直走进了房间之中。

    而那位女仆面面相窥之后,轻叹一口气,便是就此离开。

    …

    歇息时间不足一个时辰,天色就已大亮。

    从那看似有些破旧的房间走出,安玄掸了掸衣衫,微微顿足片刻,随后才直接离开秋家,朝着北妖疆林走去。

    北妖疆林!

    天封城以北之地,地处那片大湖靠北数里地的范围,乃是妖兽一族所栖息的地方。

    至传言所说,这北妖疆林中,危机四伏,暗藏杀机,各类妖兽遍布八方,实力之强,轻易便可抹杀入魄境大成修为高手的性命,非寻常人可以进入。

    这等地方,就连白首剑宗的内门弟子,若无长老带领,也不敢贸然进入!

    甚至就算是长老,也必须做好万分的准备,如若不然也有毙命的可能!

    由此可见,这北妖疆林是多么凶险的一处大凶之地!

    “只不过,好地方不存在点危险,那哪还能称之为好地方?”

    看着面前那布满万凶气息的的疆林,安玄鼻尖轻嗅,顿时只感觉心中舒畅。

    且出人意外的是,他的脸上并无半分惧怕之色,反而忍不住笑道:

    “果然不出所料,按照记忆来看,这天封城内外论起真元充沛之地,还得非这北妖疆林莫属不可。”

    “只可惜,世人只知这北妖疆林危机四伏,进则必死。却是浑然不知,这地方完就是一块修炼的绝佳宝地。”

    “在此地修炼,在用之前那颜紫玉送的真元灵脉石来辅助…按我猜测,不出五天,我便能将这入魄境的体魄修炼到圆满层次。”

    “不过就只是这般平淡的修炼,也还是太过乏味了些。”

    “但愿这北妖疆林中,应有传言所说的那般凶险吧。”

    微微收敛心神,安玄便直接走进了这大妖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