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剑魔 > 第一卷 以枝化剑 不曾败北! 第12章 十二圣兽印!
    眼见安玄将那至炎皇给秋鸿博服下,而后盘膝坐地,摆出一副即刻准备护法的样子后。

    秋山名和秦文也便走到了一旁,不再干涉。

    不过他们二人离开的位置也并不远,以便于有什么突发情况,好方便出手。

    至至炎皇入体后,秋鸿博的眉头便不自觉的开始紧皱起来,体表更是迅速泛起丝丝热气。

    原本,在他周身之外的那股杂乱无章的气息,也受这热气的影响,被直接压下去了半分。

    赫然,这热气的来源,便是那至炎皇中的纯质阳气!

    男人之本,便是阳。

    秋鸿博活到如此年龄,在早年便损失了许些阳气,早已是阳衰状态。

    而这至炎皇中的纯质阳气,用于对于阳衰等症状来说,可谓恰到好处。

    所以,在这不过短短的时间内,其效果才会这般明显。

    只不过……

    安玄的双眸微微眯了眯。

    至炎皇的药材,采至于天阳草,龙阳果,和古天龙血。

    无一,这三种药材之中,每一种,都是带有极具纯质阳气的至阳之物!

    无论哪一种药材,所属其阳,都要远超那龙玉清神茶中的天阳玉木!

    故儿,也就造成了这至炎皇中的阳性实在太高,非一般人能够承受。

    就算眼下的秋鸿博缺失其阳,但也无法容纳这么多的纯质阳气在体内。

    而如若要强行容纳的话,那么便会造成人体阴阳失调。

    后果对他而言,无论打击还是危险,都是致命性的。

    想到这,安玄见热气正在急速扩散,便淡然伸出一指,指在了秋鸿博的后背上。

    之后,肉眼可见,他的食指之上泛起了一阵阵金光,骤然开始闪烁起来。

    随着这金光开始闪烁的刹那间,秋鸿博身上的那一身纯质阳气似找到了归宿般,疯狂的朝后背处涌来!

    嗖。

    再出一指。

    安玄双眸专注,似乎能将秋鸿博的体内看透似的。

    其双指之上闪烁着的金色光芒,一指定其后脊处,一指定其侧腰处,时儿变动地方,动作迅捷,毫不拖沓。

    肉眼可见,那原本扩散于四周的纯质阳气。

    在他的指引下,一边位于侧腰处,一边位于后背上,化为了两道浓浓的金色血纹!

    那金色血纹栩栩如生,如同一个活物般,仿佛是在体表上,却又仿佛在体表之下,无比神秘,无比奇异。

    只不过,附于那侧腰处的金色学血纹,不知为何,颜色却是越发暗淡起来。

    直至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随着这金色血纹消失的刹那间,秋鸿博的气息却是有了大幅度的好转。

    原本苍白的脸色,在这一刻,也略带上了一分润红,没在那般渗人。

    “这……好了!?”

    旁边,秋那秋山名和秦文见到如此场面,竟是有些傻眼。

    他们之前时刻紧绷神经,打算一出现变故,就即刻出手相助。

    可谁知整个过程,安玄他都面色平淡,如同余力未出般,底气十足?

    且除了他的神色令人震惊之外。

    他所展现出来的那等出指的速度,那等干净利落的动作,也让他们心中大惊!

    那就宛如一个会点穴针灸的老道般,一举一动之间,都有着无比深奥的韵妙!

    任心而论,他们二人可从未见过这般巧妙的手法!

    “开。”

    正当二人震惊的无话可说时,安玄却是淡然开口。

    顿时,那秋鸿博后背上金色血纹的中央处。

    骤然闪烁起了十二道亮金色的不同形状的古老符文!

    随着这十道金色符文亮起了刹那间,那金色血纹中央处,突然出现了一道小口。

    而后,就见带有金色奇热的气体,从那金色血纹之中窜出,缓缓的飘散到了安玄的正前方。

    大口一张,安玄毫不犹豫的将其部吞下。

    当下,就见他的体表即刻泛起了一丝丝亮光!

    那金色气体。

    赫然便是纯质阳气!!

    先前,安玄早已料到,这至炎皇中的纯质阳气过多,如若给秋鸿博一人吸收的话,便会造成严重的阴阳失调,导致他的躯体受到更加深层的重创!

    所以,安玄便想出了用“十二圣兽印”这门印法,来隔空剥离,将秋鸿博体内多余的纯质阳气,给硬生生地剥离了出来!

    当然,这不会对秋鸿博有半分伤害。

    只不过,施展这“十二圣兽印”

    对如今尚未有半分修为的安玄来说,却是一种极大的损耗!

    “幸好还有一部分的纯质阳气,用来作为损耗后的补充。”

    “否则这场辅助,可就得不偿失了。”

    “看来,我必须得尽快开始进入修炼阶段,如若不然,我现在所能施展出来的手段,必将受到莫大阻碍。”

    安玄在心中暗言自语。

    随后缓缓地舒了一口气,示意秋山名过来馋扶秋鸿博后,方才起身。

    “我父亲他可还有事?”

    秋山名问道。

    尽管眼下的秋鸿博看似已无大碍,不过,他仍然想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

    安玄看了他一眼,说道:“他体内所缺损的阳性,已经被尽数补回,反噬的时间也已过,回去休息几日,便无大碍。”

    “只不过,待他醒来之后,最好告诉他,日后莫要再吞服这狂血丹了。”

    “像这种反噬程度大于增幅战力的不堪入眼的禁药,一般只有视死如归之人,才会服用。”

    说着,他就已经走到了大殿门前。

    秋山名也是回过神来,看着他问道:

    “要去何处?”

    “明月医馆。”

    安玄道。

    说罢,推开大门,转身离开,未曾再回头看过一眼。

    秋山名又一次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眸中已是如有所思。

    “山名,我们先将父亲搀扶到房间去休息吧。”

    一旁的秦文提醒道,眸中神色,也是相当复杂。

    她性格极其暴躁,但又不是傻子,又怎会看不出如今的安玄已经非同往日,发生了一种莫大的变化?

    …

    …

    离开秋家大殿,已是深夜。

    安玄一路朝着明月医馆前行,不快不慢,不出半个时辰,便已抵达。

    走进明月医馆,跟那柜台内的东伯打了一声招呼后,便径直走进了里面的房间。

    随着门房一开,只见那趴在长桌上的颜紫玉骤然抬起了头。

    至于另外二人,也亦是如此。

    而后,脸上都起了浓浓的喜意。

    颜紫玉看着安玄,当下忍不住笑道:

    “安公子来的倒是挺快,那人已经救好了么?”

    安玄点点头:“本就只差这一枚至炎皇,如今药已到手,救他的命,自然易如反掌。”

    话罢,他看着颜紫玉,直接问道:

    “炼制四品小成融神丹,所需要的药材,可有准备好?”

    “自然。”

    颜紫玉点点头,眸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欣喜。

    对此,安玄也并不怎么在意,看了一眼旁边的三人后,直接道:“时间稍紧,带我去炼丹房吧。”

    “好的,安公子请随我来。”

    颜紫玉笑道,缓缓从长椅上的起身,动作优雅,尽显一股书生般的儒雅气质。

    安玄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而后便跟在了她的身后。

    随之,跟她走了一段距离,便来到了一道古铜色的大门面前。

    眸子一定,只见那古铜色的大门上,其左刻有龙凤龟鳞,而右则刻有鹤鹿鸳鸯。

    这大门上,每一个刻画的细节,都处理的极其到位,栩栩如生般,令人赞叹不已。

    显然是出自一位顶级匠工的手下。

    “龙凤龟鳞,鹤鹿鸳鸯……”

    “将这八大带有吉瑞的动物刻在这大门上,莫不成是之前屡屡炼制失败后,所以想借如此方法,来得到一些祥瑞的庇佑?”

    安玄笑问道。

    颜紫玉顿了顿,脸色微红,回笑道:“的确如此。”

    “让安公子见笑了。”

    说完。

    她心中也是相当的无奈:

    “我这明月医馆内大大小小的药材,早已拿去换融神丹所需要炼制的药材。”

    “可尽管如此,我炼制一百一十三次融神丹却都无一成功,部失败了!”

    “这我能怎么办?我又有什么办法?”

    “要不是老娘性格好,老娘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啊!”

    旁边的安玄自然不知道她在想甚,略微看了一眼那铜门上的图案后,便收回了目光,看着她道:

    “炼制融神丹药材给我。”

    “不给,说话不能客气点嘛?老娘正在气头上呢!”

    颜紫玉想着,嘴上却是笑吟吟地说道:“好的安公子,这是融神丹的药材。”

    说着,她从纳戒内拿出了四株颜色不一的药材。

    一把将其接过,安玄随意的打量了一眼,点点头,又道:

    “此门被下了禁止,去打开吧。”

    “对了,炼制丹药的炼丹炉,还得劳烦给我一鼎。”

    颜紫玉一愣,呆呆地问道:“安公子……没有炼丹炉?”

    “对。”

    颜紫玉:“……”

    连炼丹炉都没有,就来炼制四品丹药?

    她的心中闪过一抹小小的质疑,但却也并未过多在意。

    只见她缓缓的走到了那铜门的下方,从腰间取出了一块玉青色的令牌放在了上面。

    随后,只听得轰隆一声,那古铜色的大门应声而开,露出了一片极为空旷的场地。

    同时,迎面而来,飘来了极其浓郁的药香。

    不对,准确来讲,是浓郁的糊药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