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剑魔 > 第一卷 以枝化剑 不曾败北! 第3章 何其可笑?
    大殿内,愤声不断。

    这时候,一满脸皱纹的老者霍然起身,用其余光瞥了一眼安玄,望着那殿台上的秋山名,语气沙哑而又恭敬,道:

    “秋家主,如若老朽没记错的话,三日前的那批货物,应是那云荒城之人嘱托我们运送到冈云城的吧?”

    “不错。”

    秋山名点了点头。

    随即,只见那老者缓缓一叹,语气都陡然变凉了几分:“那货物价值连城,至少也有百万银两,如今运送中部丢失,若他们过来索要赔偿,我们秋家……日后要如何来偿还?”

    “这百万银两,对我们秋家而言,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当他一说,殿中众人,无不陡然一惊。

    就连秋山名和秦文的面色,都是陡然难看了几分。

    刚刚诸众愤怒,所有人都在指责安玄。

    到底。

    却竟是忘了这茬事!

    秋家大殿中,气氛骤然之间变得寂静起来。

    沉闷的可怕。

    而一身白衣的安玄,此时也是如有所思。

    “依我三日之前所继承的记忆来看,这秋家的家族势力,虽强于其他世家,但真若要论起家族底蕴,在这天封城中,恐怕也不过堪堪第四,甚至…更不入流。”

    “如若不然……也不至于连百万银两都拿不出来了。”

    安玄暗自摇头。

    百万银两,对他们而言,或许是天文数字。

    但对他安玄而言,不过是每天买一碟用灵药泡制的温酒的价钱罢了。

    不值一提。

    “都怪他这个废物,若不然,我秋家又何须偿还这般多的债务!?”

    陡然,即将陷入沉静的大殿内,响起了一名青年男子的斥喝声。

    诸众一愣,皆同时望向了长发青衣的他。

    就连安玄,也微微瞥了他一眼。

    秋连云!

    秋家家主秋山名二弟秋鸿云的嫡子!

    年龄不过十八,就已成为白首剑宗外门弟子。

    如今的修为,更是已经达到入魄境大成,根基无比扎实,在同龄人中,鲜有人是其对手。

    甚至,他就算遇到入魄境大圆满境界的人,也能够与之交手!

    可想而知。

    若秋家没有秋月霜这个绝世妖孽,那他秋连云,必将会是一个后起之秀!

    而他在秋家的地位,显然也是颇高,当他此话一出,顿时便有许多人连连点头示意:

    “的确如此,此次若是换一人引路,少说也能将那批货物带走一部分,而不是完被劫掉,如此,我秋家也不必背负如此债务…这废物简直太没出息!”

    “哼,如此关头,还提这废物做甚?当下是要解决眼下的情况才是。若不然,我秋家日后恐怕是要吃不消了。”

    “唉…说的到轻松,百万银两几乎乃天文数字,岂是说拿就能拿出来的?”

    “不知秋家主可还有办法?”

    诸众一言我语,对于此事,却根本没有什么办法,部都将目光放在了秋山名的身上。

    一旁,秦文也亦是如此。

    别看她平日情绪泼辣,看样子把秋山名管得严严实实。

    但一旦关乎家族之事,她却根本做不了主。

    毕竟,秋山名虽性格温和,但一身实力却仍还是威气十足。

    这秋家上下,除了老家主外,他下达的命令,几乎无人敢触怒!

    只不过,却见秋山名见到诸众的目光,也同样是一脸愁眉之色。

    这百万银两被他们秋家弄丢,理应由他们偿还。

    可就这般拿出去的话,他怎能忍心?

    那可相当于他们秋家一年…甚至更长一段时间的收入!

    唉。

    秋山名心中一叹,目光瞥了一眼安玄,顿时发现这家伙居然仍然跟个无事人般,表情平淡的很,看不出喜怒哀乐。

    这家伙……

    这祸虽说并非完是他闯出来的,但也至少有他的责任。

    他如何心安理得?

    “安玄,可有什么想说的?”

    就见秋山名突然开口一问。

    骤然,整个大殿内的人,包括一旁的秦文,无不是一脸疑惑。

    这等事情,连他们都没办法。

    但秋家主却还问这安玄,难不成这他这废物还有办法了不成?

    安玄瞧见秋山名突然问自己,顿了顿,语气淡漠道:“其实,也并非非要偿还这百万银两,只要找到三日之前失去的货物,便可轻易解决此事。”

    此话一出,殿内突然传来一阵冷笑。

    只见那秋连云看着安玄,一脸鄙夷之色,道:

    “这话还用说?”

    “要是当日不昏过去,看清楚那几人的样貌,知道他们当属何派的话,我们又何须再此地商谈对策?”

    听他在一旁冷言嘲讽,安玄直接将其无视,不予理会。

    秋连云见到如此情况,心中不由一阵恼怒。

    区区一个修为都没有的废物。

    胆敢无视我?

    简直活的不耐烦了!

    他正欲开口,可秋山名却突然伸手止住了他,面色严肃的看着安玄,道:

    “话中有意,可能说出来听听?”

    安玄看了他一眼,颔首微点,暗叹这秋山名至少还没有愚蠢到哪一个地步。

    若不然,在这秋家大殿中,恐怕无人能接得了他的话了。

    “我知道是何人所为。”

    他随意道。

    然,只见大殿内诸众陡然一惊,骤然又传来一阵阵,冷笑声。

    秦文闻言,脸上更是闪过一抹恼怒之色,语气低沉地问道:“既然知道是何人所为,那我刚才问之时,又为何不说?”

    “呵呵,秦夫人方才完不曾给给我开口的机会,我又如何说?”

    安玄淡笑。

    “…!”

    秦文闻言,顿时一惊。

    这家伙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怎的如此胆大包天了?

    他这话的意思,似乎还怪罪到我的头上来了?

    “文儿,冷静。”

    秋山名在旁边缓缓道。

    随即,又望向了安玄,问道:“既然知道的话,那现在说也无妨。”

    “到底是何人所为?”

    安玄道:“长家,长钟生。”

    随着此话一出,秋山名的眉头却骤然一紧。

    就连大殿内,诸多长老和其他一些修为不低的人,皆是面色古怪至极,甚至出现了一抹惧色。

    长家!

    天封城中首屈一指的最强家族。

    而至安玄口中所说的长钟生,乃是长家家主长鹤千的嫡子,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了入魄境大圆满的境界。

    且听传闻所言,他早已半只脚踏入法海境,只差一个契机,就能够真正踏入法海境小成!

    这等年龄,这等修为,在天封成中,早已是无人可比!

    除外,他们早已站于五大家族顶端,更几乎与天封城城主并肩,无论家族势力,还是家族底蕴,也都远非秋家可比,无疑是一尊庞然巨头!

    不仅如此,更有人言,长家的势力早在前年,就已经扩大到了九门郡三十六城排名第五的冈云城,中!

    而如此势力,为何要来劫持他们秋家运送的货物?

    秋山名的面色逐渐阴沉,若其他势力来劫袭,他尚还可以将货物抢回来。

    但若对方是天封城长家的话,那希望……甚是渺茫。

    “秋家主,可莫要断然听他胡言,我们秋家护送货物,向来都是秘密行事,从未向外泄露半分,怎可能被那长家之人发现?”

    “依我看,应是这家伙不小心泄露了消息,导致货物被抢走,所以想将此责任推卸到长家的身上,让我们知难而退,以此来混水摸鱼的逃避责任。”

    “若不然,此次劫袭之中,为何就他一人毫发无损?”

    殿内,秋连云不知何时已经起身,面向安玄,语气之中,满是嘲讽和不屑的意味。

    诸众听到这般一说,也是恍然大悟。

    这劫袭之中,所有的秋家的护卫都受到了重创,但却唯独他一人毫发无损,这其中的缘由实在太过古怪。

    并且,可能还不仅仅只是如此简单。

    秦文明显偏向秋连云,当下看着安玄目光略发冷咧起来:“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安玄见其,心中微微轻叹,冷笑道:“事情真相我已告知,信否随夫人您。”

    “只不过……们既不信我,却又问我,这又是何其可笑?”

    话中,语气仍然冷漠。

    但其中,却是夹杂着一丝讥讽。

    “混账,这吃里扒外的废物,竟敢对夫人不敬,简直反了天了!”

    殿内,很快响起一人的愤怒声。

    随之,众人皆愤,大声不断。

    “够了!”

    可紧接着,殿台上,秋山名却大声一喝,其眸中似有电流闪动,锋芒无量,一身威气撼天,惊的诸众无不面色大惊,赶忙闭嘴,不敢多言。

    见到此幕,安玄心中也不免笑叹,这秋山名的修为对他而言,虽不堪入眼。

    但在这群人当中,已算高攀不起,无法触及的存在。

    若不然,他们又何至于被吓成这副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