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剑魔 > 第一卷 以枝化剑 不曾败北! 第2章 我非故我矣
    八百年后。

    下界。

    大荒神州。

    荒都帝国,九门郡,天封城。

    此城,于九门郡三十六城之中,整体实力位居第六。

    城中,门庭若市,鱼龙混杂,修道强者数不胜数。

    因听故人言,早在百年前,这城中出现了一名可开地封天,似神仙般的人物。

    故而,此城便被世人唤为“天封”,并流传至今。

    天封城所占据的领地广阔,城墙外,被一条宽大的溪流包围。

    而这溪流靠南数里之地,则有一片蔚蓝大湖,大湖四周百花开放,绿树成荫,无比优美,乃一大奇景,受世人赞誉。

    不过,却因这大湖边时常有大妖出现,所以平时,倒未曾有人敢去目睹一番风景。

    此时。

    正值中午时分。

    天封城以南,秋家。

    秋家大殿。

    殿台上,一对雕刻如金般的座椅迎朝正门而立。

    座椅上坐着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中年美妇,其目光如炬,看着台下的一名少年,眸中皆带着不同的神色。

    台下,秋家众多成员依次坐在大殿两旁,似饮酒言淡,但其目光,也却一直注视着那名少年,面带嘲讽和不屑之色。

    更有人窃窃私语:

    “前三日之事,们可知?”

    “自然。这姓安的废物得夫人嘱托,需要将一批重要的物资运往冈云城。可惜在前往的过程之中,遭遇了劫袭。”

    “原以为凭借这废物对路况的熟悉,能够成功将其摆脱,可谁知这废物居然在中途昏迷过去了,最终导致那一批物资被部劫走,就连运送货物的几名秋家护卫,也受到了的重创,至今昏迷不醒。”

    “中途昏迷?”

    另一人闻言,不禁嘲讽一笑:

    “见到点风声鹤唳就昏过去,果然废物就是废物!”

    “呵呵,可不是,在这以修行为盛世的天下,他这一个连半点修为都没有的废物,完就犹如蝼蚁,任人宰割。”

    说着,他的眸子满是不屑的看了一眼那少年,又道:“说来也奇怪,秋家众多护卫多受伤严重,唯独他这一个废物体肤无伤……这其中,怕不是有什么隐情?”

    在台下众人窃窃私语的同时,突然,那台上的中年男子冷咳了一声,目光扫了一眼众人,最终牢牢地放在了那少年的身上,压着语气,缓声问道:

    “安玄,当日遭遇劫袭之时,可有看清那些人,大概来自于何处,当属何人何派?”

    不料,未等安玄开口,旁边的中年美妇却是脾气很泼辣的直接开口骂道:“他一个入赘秋家多年的废物赘婿,在那些人刚出来的瞬间就已昏迷,哪能看到!?”

    “妄我念在他在修为上虽然算是个废物,但至少对这九门郡内的大概路况还有所了解,所以便想让他来帮衬护送物资。可谁知道这家伙胆小如鼠,一遇袭就昏迷过去,根本就发挥不出该有的作用,完就是过去拖后腿的!”

    说着,她面色越发涨怒起来:

    “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也不知老家主是如何所想,居然会让月霜嫁给他这个废物!”

    此话一出,座椅旁边那中年男子,面色骤然难看起来。

    秋家大殿中,听闻此言的众人,也无不是面色暗自下沉了下去。

    一些年龄不大的小辈,更是露出了无比愤怒的目光。

    秋月霜!

    秋家家主秋山名和爱妻秦文的长女,秋家名副其实的大小姐,天封城中首屈一指的绝世美人。

    在其传言之中,美若天仙,如似仙子下落凡尘,有其“月仙子”之美誉。

    除外,她的修为也是相当强悍,年龄不过十八,便已修炼到入魄境大圆满!

    放眼天封城中,乃是容貌与修为并存的绝代天骄,也曾被众多同龄男子仰慕。

    甚至,一些大世家的人物,更是不惜花费千金,只为博她一丝好感。

    但却都被拒之于门外!

    由此可见,秋月霜的心性是有多么的高傲。

    然,如此绝世美人,却是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嫁给了一个没有修为的废物!

    这不禁令世人哀叹,命运不公。

    也让那些仰慕她的人,心有不满,更甚,想直接杀了他。

    ……

    至秦文说出那句话之后,台下众人纷纷开始唏嘘起来。

    无一不是在嘲讽,亦或咒骂于安玄。

    出口之语,不堪入耳。

    可尽管如此。

    那站在中央的安玄,神色却自始至终波澜不惊,根本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仿佛已然置身事外。

    又或者,根本不屑于理会。

    殿台上,秦文眉头微皱。

    之前,这家伙虽说没有修为,但向来有些心高气傲,一般被骂,至少也会顶两句嘴。

    但像如今这般从容淡定的情况,可还从未有过。

    站于秋家大殿中央的安玄,见到如此一幕,眸中闪过不易察觉的深邃之色,心中不禁淡笑两声:“我非故我矣。”

    “我今昔,又怎可能与往昔相同?”

    若换作之前的“安玄”,在此等场合被众人愤骂,定然早已是恼羞成怒。

    然而现在站在这秋家大殿之中的,却已浑然不是之前的哪个“安玄”。

    而是在七万九千八百年前,最先踏入大道,创立修道之法。

    并傲立大世,横断大界,霸绝数万年代之久,被世人称之为先道先祖的——

    安玄道祖!

    他重世了。

    但——

    “我倒是未曾想到,八百年后,居然会以这种方式轮回重世。”

    安玄双眸平静,唯有想到这件事情,才会微微发生一丝波澜。

    八百年前,他大限将至,闭关突破未成,被仙界那人百击重创,陨落于自己的领地之上,化为一团星光溃散不见,只留下一道神魂,飘散于界外的浩瀚星空之中。

    他原以为自己的神魂会魂飞魄散,却未曾料到,自己因为执念太深,导致神魂历经百年,都未曾有崩溃的迹象。

    他自知这般下去,迟早会化作一具没有肉身,了无思维的怨灵。

    所以,之后百年间,他便游荡在浩瀚星空中。

    历经百年,最终来到了这片下界,机缘巧合之下,找到了与他灵魂契合的肉身。

    …

    将思绪收回。

    他瞥了瞥殿台上的二人,又瞥了瞥两侧不断辱骂自己的众人。

    双眸之中,淡漠依旧。

    这并非是他刻意而为。

    而是因为至踏入大道,征战寰宇的那七万九千年中,他早已见惯了天地大势,看透了红尘凡尘。

    遥想当年。

    他手持一剑,一人抵抗千万大军,大杀四方,不曾退缩,炼就一颗无畏之心。

    也曾与万道诸佛共坐,谈经论道,大彻大悟,炼就慈悲为怀之豁大胸襟。

    更是在苍穹之下,感悟天地奥妙,领悟玄妙道韵,与天地为一,不分其二,超然豁达。

    以至于,在那七万年载中,他的道心之境,已然有了超然万物的心境。

    也终是留下了这一抹经历万千风雨和万劫灾难的淡漠。

    任凭风雷轰鸣,外界纷挠,也唯其不动。

    所以在他的眼中,眼下的局面,就如同一场小小的闹剧一般,可笑而又无趣。

    更妄谈与之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