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剑魔 > 第一卷 以枝化剑 不曾败北! 第1章 叹岁月流年,恨惜时少年!
    “公子在找谁?”

    “在找一位故人。”

    “嗯,公子找她多久了?”

    “…至我踏入这大道之初,直至如今问鼎巅峰,找了她……将近已有七万九千年载。”

    “那公子可有找到那位故人?”

    “并未找到。”

    “或许,永远都找不到了。”

    “为何?”

    “因为……没机会了。”

    …

    大道之初,鸿蒙之始。万物灵长,智者方存。

    七万年前,天地骤变,这天地之间,诞延出了一种名为真元的鸿蒙之气。

    吸入真元,可令万物寿命得到延伸,自身本质得到升华,

    从而,至真元出现后百年。

    乱世大洲。

    第一位修道者便由此出现。

    而他。

    则被人们称之为“先道”。

    又为“先祖”。

    三万年后,万族纷争,战况巨烈,乱世大洲被划分为五界,被其不同强者占领,霸界为王。

    其中,妖、仙、魔,三界,势力强悍,无人可挡,并列为三大最强界域。

    而当时,先道手下所统御的魔界,更是比这两界更为恐怖的存在。

    先道还未曾霸御魔界之时,其战力通天,剑压乾坤,独断大道。

    也曾霸御一个时代,整整数万年!

    而霸御魔界后,更有诸多强者愿意效忠于他。

    直至当时巅峰之时,手下效忠者,胜过百万,无一不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威名远扬的强者。

    而这其中,更有两人实力超群,曾替先道剿灭诸多势力,受其先道重视,被收纳为关门弟子。

    名其“无痕”“紫芜”!

    世人原以为先道所统治的时代,终将会永远下去。

    然,四万年后。

    一切都变了…

    …

    妖魔仙界,魔渊圣域,荒蛮神州,九天落荒原。

    此地,乃一处秘境。

    秘境四周,高山涉水,百花齐盛,元气充溢,放眼望去,映入眼中的,满是一片美妙绝伦的奇景。

    然而,在这九天落荒原南方万米外,却格外相反。

    如今,俯瞰这片大地,满是山河破碎,尸横遍野,寸寸土地之上,布满了裂缝,宛如河海干枯一般,延绵万里,仿佛经历过一场大战。

    除这大地外,天地之间,亦是日月倾倒,黑色的乌云布满天空,雷雨交加轰鸣。

    且即使有雷雨掩盖,空气之中,却也仍然弥漫着刺鼻血气。

    一条条血河,随着雷雨流淌,遍布方圆数里。

    追寻着血河的痕迹,远处可见,在那万道裂缝之中,插着一柄血红之剑。

    而这血红之剑一旁,竟是躺着一人。

    鲜血至他身上流出,永不竭尽。

    而他,则静静的躺在那望道裂缝中央,手中紧握着一块吊坠,用其一双红眸牢牢注视,任凭雷雨大作,浸泡他的身子,洗刷他那长长的红发,都未曾眨眼。

    “或许…”

    “我真的……等不到那一天了。”

    他那红眸牢牢注释吊坠,声音极其沙哑,无比沧桑。

    随后,只听耳旁似有巨震之声传来,他便是目光微微一瞥,望向了雷雨大作的空中。

    轰!轰!轰!

    上空之中,除雷鸣声之外,三道惊爆声陡然炸响。

    三道人影于空中来回交错,似正在交战一般,那相撞时的金光爆绽般闪烁,划破长空,令虚空都产生一阵鸣爆,声势惊人!

    砰嗡!

    只见那三道人影再次交手,再度令得虚空紊乱。

    然,便见一道人影,于那其中极快退开,手握一柄璀璨金枪,气威恢宏,金色长发散于背后,眉间闪过一抹霸气逼人之势,面色淡然的望着那二人,冷冷道:

    “尔等乃妖界妖王座下之人,不随同妖界妖王征战四方,却誓死追随这魔头,其心,何在?”

    “们此番阻拦于吾,便是在与吾之仙界为敌,如此一来,们可曾想过日后的下场!?”

    说着,他那眸中深处,隐约迸射出了一丝杀机,无比骇人!

    对面,二者并肩悬浮于半空。

    其中,一人身穿黑色甲袍,一头乌黑短发下,眸中浮现出不屈与愤怒的神色。

    另外一人,则穿着一袭紫衣长裙,一头瀑布般的白发下,眸中神色,与前者毫无二致。

    只听那身穿黑色甲袍之上,带着嘹亮之声冷冷道:

    “效忠于尊上,乃我二人个人意愿,与妖界无关,更与无关。”

    “若想拿仙界之名来撼住我二人,直说便可,我等绝不会惧!”

    “况且,尊上乃大道之初,开辟修道一途的先道第一人,被世人奉其为先祖。”

    “而虽说是仙界第一人,但敢对先祖不敬…我等,就绝不会饶恕于!”

    金发男子闻言,面色仍然冷淡,嘴角扬起了一抹讥讽:

    “区区两个道虚而已,吾,会需要尔等的饶恕?”

    紧接着他又冷冷道:

    “若说一万年前,吾自然听命于他,奉他为先到先祖,称他为尊上。”

    “然而如今,一切早已变!”

    只见他长枪一指天空,璀璨金光顺雷而上,贯穿云霄,引得苍穹之顶传来一阵爆鸣之声!

    骤然,那威势刮起的大风便将四方乌云吹散,露出了一轮血色红月,诡异渗人。

    望着那轮红月,金发男子随后将那璀璨长枪指向了万缝裂地上的男子,眉间出现一抹浓浓的怒色。

    而他也不想多言,一对金眸看着前方二者,冷冷道:

    “吾自修道以来,从不持强凌弱。”

    “况且,吾与们妖界妖王也有一些交情,们若现在远离这魔头,吾便可放们安然离去,不再计较此事。”

    “但如若执迷不悟。”

    “唯有,死!”

    话落间。

    声如洪钟,震耳欲聋。

    一股浩然之气更是从他身上散发而出,照耀四周,无比神圣!

    黑发男子与白发女子感受到如此莫大威压,皆是身躯一震,面色一阵煞白:

    “太尊境?”

    “怎可能?”

    他们二人原以为这金发男子,不过比他们强出那么一些而已。

    却是万万没有料到,他的道行,却几乎与尊上持平!

    “最后,留尔等三息时间!”

    “走,还是不走?”

    金发男子再次说道,眉间闪过一抹不耐之色,似乎即刻准备动手。

    后二者相互看了一眼,又看了看了那躺在裂地中央,手握吊坠一动不动的“尊上”,斩钉截铁道:

    “若无尊上,我二人的道行,只怕一生都无法到达如此地步。”

    “之前,尊上为我们开山铺路,独承一切。然而如今,尊上遇难,我等若是独自离开,那与畜牲有何区别?”

    金发男子闻言,冷冷道:

    “所以,们是非要执迷不悟不可?”

    “不错!”

    “若想对尊上出手,那……便从我等尸体上踏过去吧!”

    “好——!”

    金发男子已颇不耐烦,当下高喝一声,手中长枪一动,响起刺鸣之声,更有万丈金光照耀于天地之间,宛如神祗降临,圣威盖天!

    然,他虎身一动,引得天地为之一震,空间骤裂,伴随着金光消逝,身形也在这刹那间便消失不见。

    随后只见那黑发男子瞳孔猛地一缩,骤然大喝:

    “快退!”

    “晚了!”

    下一瞬,那金发男子陡然间便出现在了他们前方。

    而那长枪,则被他双手紧握,负于脑后!

    随之,他双臂用力,那长枪带着恐怖威能当空砸来,如有万均力道般,掀起一阵剧烈狂风,封锁一切空间,“砰!”的砸在了那黑发男子右肩处。

    然,将他如炮弹一般“轰!”的从空中直锤而下,重重地砸在地上,令大地都响起震耳欲聋的晃动之声,甚至连地表,都骤然裂开万里裂缝!

    滚土飞扬!

    “痕哥!”

    一旁的白发女子忍不住高喝,脸色煞白!

    刚刚那恐怖威势袭来之时,宛如天降威压,令她动弹不得半分。

    而如被如此恐怖的一击砸中,那…定然是九死一生!

    他的实力,居然如此恐怖!

    “尔等自己性命已经不保,还有闲心关心他人死活?”

    金发男子的声音再度袭来,那长枪一动,一记横砸,还不等白发女子反应过来,骤然便已将她从空中“侧击”而下,猛砸于地,瞬间重创!

    两击。

    重创二名道虚!

    这金发男子的实力,很显然已经强大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

    然,只见他虚步一踏,消失于空中。

    等到再度出现之时,已经来到那万里裂缝中央,红发男子的身旁。

    他那一双金眸,冷冷的注眸着红发男子。

    手中长枪直指其眉心处,再也忍不住心中忍耐许久之事,语气低吼,甚至是咆哮道:

    “先道——安玄!统领万道大界数万年,杀吾仙界万余人,毁吾仙界万道大殿!”

    “可曾有一日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也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他声音之嘹亮,即可震撼四方。

    甚至方圆万里处,乃至天边,都有着他的回音!

    只不过,安玄却面色淡然,目光并未看着他,反而是看着空中那遥远的苍穹之边,眸中似乎浮现了一人的身影。

    随后好一会儿,他喃喃自语道:

    “至我入这大道开始,如今算来,已有整整七万九千年……”

    “这七万九千年中,我无日不在寻她,无日不曾停歇……”

    “可尽管如此,我找了她足足七万九千年,直至如今大限将至,命并不久矣,却都未能发现他一丝踪迹…”

    “这一世,我争霸四方,从未有过任何需求……但说所求之唯一,那也便只求见她一眼罢了。”

    “可为何偏偏这一眼,却遥远的如同不存在一般?”

    “难道,我命,就该如此!?”

    此话到这,他的眉间出现了无曾出现过的愤怒,但随即又很快被无奈所掩没。

    他的目光便逐渐深邃,好一会儿,方才放在那金发男子身上,语气淡漠道:

    “万界之事,我无心插手,当年的仙界“血月”之事,也非我所为。若不信,动手便可,反正随信否,今日…我寿元尽,已难逃一死。”

    金发男子闻言,面色更怒,道:

    “当年之事,吾亲眼所见!”

    “说非所为,可这万界大道之中,有何人身有一头红发,实力之强,堪比于!?”

    说着,那长枪一动,直接刺进他的右肩之中,顿时金光爆绽,鲜血横飞,整个右臂也直接炸为虚无!

    鲜血止不住流淌!

    安玄眉头一颤,脸色煞白,但却并未发出一丝声音。

    之后,他的目光越发暗淡起来,深呼一口气,忍不住感叹,道:

    “叹岁月流年,留不住知己红颜,恨昔时少年,守不住旦旦誓言。”

    “世人都叹人生苦短,我活了七万九千年,命虽久于他们…但他们一生之中,至少有过那段令人忆苦思甜之事,然,我却无任何值得回忆的事情。”

    “这一生,我只为寻她,如今尚未寻到,就要陨落至此。虽说心有不甘,但对我而言,也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只不过…往后若有来世,或者,无论有无来世,只要我还活着的话,不管以任何方式,便定会再入这天地大道,破开这天地囚笼!”

    “但我断然不会为其他而来,只为…继续追寻她的踪迹!”

    话落,浩荡之意,传遍方圆万里。

    一字一句。

    皆出于肺腑之中!

    然,不等金发男子动手。

    他的身躯猛然一震,随即开始一步一步溃散,化作大片星光散落,飘散于血河之上。

    紧接着,刺目亮光随之而来,令金发男子不禁睁不开眼,下意识的倒退一步。

    而等到亮光黯淡下时。

    他已然发现,安玄和那血红之剑的身形,甚至是黑发男子和白发女子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而那一条条血河之上,也不知何时,布满起了一条条粗壮的树根。

    正以肉眼可见之速,在万道裂缝之中纵然生起!

    在金发男子的震撼目光之下,化为一颗千丈之高的枫叶古树!

    古树千丈,枝茂覆盖其万里之地。

    以血为生!

    其枫叶乃是鲜红之色,覆盖浓郁的生命气息,无比的耀眼!

    古树下,金发男子瞳孔剧缩,心中掀起一阵惊涛骇浪,久久无法平息。

    直至最终离开之时。

    恍惚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

    十年后,仙界第一人踏其大道,手握重权,乃五界当之无愧的霸主。

    名唤“道主!”

    八百年后,下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