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子,所有人的目光部聚集到了慕容韵身上,后者显然是没想到这种情况的发生,脸部表情明显有所变化。

    不好得退却,慕容韵只得耐着性子开口:

    “既然长剑派都做出了选择,我花宗自然是不会拘泥于这些小节的。”

    “说出来也好,正好今天这么多江湖侠仪之士在场,可以为我们大家做个见证。”

    一口气说完这些话,慕容韵白晳的脸色显得有些难看,也不知是故意表露的还是其它。

    反正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人会去关心这些细枝末节,大家更在乎的是接下来将要公布的辛密。

    想到这,不少人只觉眼睛一亮。

    可以说,慕容韵在这做出这个觉定时,心中肯定是极其不情愿的。

    之所以答应,在很大概率上恐怕是因为长剑派的缘故。

    而花宗做为与长剑派齐名的宗派,自然是不想因此在江湖上落下一个不如长剑派的话柄。

    不过,话说到此,远在客栈的鹿行川则是微微摇头,在他的眼中:

    这个结局仿佛是注定好的一般。

    想归想,鹿行川依旧静观事态的发展。

    场中。

    大家对于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明显抱着期待的态度。

    哪怕不少人心中猜到了个大概,但与正主亲自站出来证实,两者之间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呵呵……”先是轻笑一声,剑南辰抬手示意群安静,这才继续道:

    “即然如此,那我就大概说一下双方赌约的内容了。”

    “不过这事说起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剑南辰神色故做轻松,在临时搭建的台上侃侃而谈。

    他讲的内容主要便是关于这次两人的赌约,也正是鹿行川想要知道的事——

    发现了十五年前魔宗的宗迹,他没说的明白,但不少人心中却是敞亮无比。

    也正是因为那灭魔行动,岂今为止,这个天下在也没有一家魔道势力能够站起来。

    不敢说没有魔修,甚至还不少,但明面上却实没有魔宗。

    这些人至少不敢明着来,这便是那场灭魔行动影响的延续。

    据剑南辰所说,这次事件发生的主要原因是由于,这个秘密原本是他同慕蓉韵一起发现的。

    但可惜,花宗却是打算独自吞下,不曾将这个辛密分享出来。

    还不等他解释完,一旁的慕蓉韵自然是冷声打断,在她的口中,这件事自然又衍生出了另外的版本。

    花宗自然成为了此事的受害者。

    争论到现在,谁对谁错早就难以分辩,大家关心的事自然也不是什么查清真相。

    所有人心头微微火热,只想知道那个魔修的行踪。

    毕竟,当年的魔门可是风头无两,敢跟天下所有名门正派叫板,底蕴自然不用多说。

    况且,即使当初魔宗被灭的时候,魔驼的十三个儿子几乎有将近半数散落在外。

    灭魔之事过后,这些余孽部都隐藏起来了。

    与此同时,跟随着他们消失的还有部分的魔宗的底蕴。

    想到这,在场的不少人心头都是略显得火热,一个顶峰时期的超一流门派,那么多的底蕴资源,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想到这,不小人便觉得这一趟热闹没有白来。

    “呵呵……”

    “即然这样,那今天我们在场的大家就给两位做见证了!”只见一位年龄稍大的老者眯着眼睛笑道。

    他实力不弱,起码有三品中期的模样,看起来颇有些江湖地位。

    见他站出来,不少人皱了皱眉头,但很快便释然了,一时间大家都纷纷出言支持,好结个善缘。

    很快,在大家的注视下比试正试开始了。

    两个门派毕竟有些来头,而且做为年轻的一代,未来门派的接班人,其本身修为便是不弱。

    抛开这些杂七杂八的,这场比试还是有不少看头的。

    场中,大家留出了足够的位置给两人进行比试。

    很快,在漫天的叫好声中,一男一女终于碰撞在了一起。

    谁也没有留手,真气喷薄间两人仿佛撞击在了一起。

    剑南辰身为长剑派的人,最拿手的自然与剑有关,一柄三尺长剑在对方手中尽显轻灵,比自身的手臂还显得轻灵许多。

    与其相比,做为花宗的下一代传人,慕蓉韵则是以十枚莲花状暗器为主。

    十枚暗器环绕身边,可攻可防,不时偷袭最是让人难防。

    两精彩的搏斗引来江湖人士们的阵阵喝彩,场面一片火热。

    远处,鹿行川定定的看着这一暮,心里却是在想着别的动西。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两个三品之间的战斗显然是入不了眼的。

    “这葫芦里卖的倒底是什么药?”鹿行川目睹了过程,只是他却没等来俩人招览江湖人士。

    甚至,连所谓的魔宗信息,也没有具体的说明。

    对方只是提了个大概。

    “先看看比试完后两人的动做!”鹿行川轻吐出一口气,继续观望着事态的发展。

    …………

    三品其实已经属于强者的行列了,这个江湖很大,一品便能跻身最高端的战力层次。

    而绝顶一品绝对可以肆无忌惮的在这个江湖中横着走。

    因此,两位三品的交手大家不仅不会觉枯橾,反而还觉得津津有味。

    刀光剑影间,伴随着满天的碎屑翻飞,一道倩影倒射而出。

    只见她酥胸剧烈起伏,嘴角隐隐有丝丝血迹渗出,模样看起来颇为凄惨。

    慕蓉韵还来不及有所动作,便见一柄长剑已然架在了她那雪白的脖颈之上。

    这一暮使得台下众人有些微愣。

    这一刻,场下不少人此时都能感受到长剑上散发出来的寒意。

    剑锋只需要在进一寸,眼前的美人便会香消玉殒。

    “胜负已定,输了!”淡淡的话语响起,将众人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见到这种情况,场下的人群彻底沸腾了。

    “哼!”冷哼一声,慕蓉韵神色苍白,但随后在众人的注视下伸手将一卷秘轴掏出放下,随后身形一动,趆过眼前的人群,消失不见。

    剑南辰见状也没多说什么,他拿起手上的卷轴,脸上的笑容几乎不加掩抪。

    这一刻,不仅是鹿行川,所有在场的江湖人士,目光几乎同时落在了那份卷轴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