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一个有智慧的生命体来说,长久的困在一个地方比死亡还让人无法接受。

    鹿行川虽然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但他大致是能理解的。

    况且,于这个世界来说,他始终属于一个外来者。

    锁住他的不是牢笼,却比牢笼更加让人无奈。

    …………

    “极阴之地,先天尸煞……”

    鹿行川伸手贴在眼前这无形的屏障上,在脑海中仔细的思索着应对之法。

    “上一世道家的理念在于,阴阳平衡,万事万物并不是一层不变的,任何困境总会是有破解之法之法的。”

    “而这大凶大恶之地本应该孕育出穷凶极恶之物,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这一点完贴合了‘物极必反’的理念。

    思绪飞快的转动,在鹿行川思索间,他浑身的真气正在发生着改变。

    他紧贴在屏障上的手掌,不知不觉腾出一股金色的气息,慢慢的,这股气息在不断的发生着变化。

    原本鎏金色的真气中竟是杂家着些许粘稠黝黑,不大一会儿,当他再次抬头时。

    那原本融入到血肉之中的极阴真身居然默默的催动了起来。

    这一刻,鹿行川似是又了感应,猛地抬起头来,一双红色的瞳孔里,夹杂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只见,那层屏障在他面前宛如冰雪消融一般,不在阻止他进入其中。

    这种感觉就如同他得到某种设备的权限一般,可以随意进出。

    微微的愣了愣神,在女孩错愕的神色里,他一步跨入其中,来到了对方跟前。

    这次,他对女孩的感知不在模糊,而是又了最直观的感受。

    “我知道了!”

    仅仅是片刻,鹿行川就想通了这其中的关键所在。

    而对于这个地方奇特,他同样有了重大的发现。

    一切,都在这一刻彻底的串联了起来。

    脑海中一些原本零散的信息,部被他给整合在了一起。

    鹿行川顿时恍然大悟:

    “这里是极阴之地,而我得到的极阴真身便是来源于此地,两者同源。”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为什么可以跨过眼前的屏障,而不会受到阻拦。

    那这样,是不是代表我可以带走女孩····踏入其中的鹿行川眼睛猛地一亮,说干就干。

    他迫不及待的拉着女孩的手臂,在对方错愕的神色中开始尝试着离开此地。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他的这番行动毫无疑问的失败了。

    女孩的脸色也从明白过来后的激动再次转为暗淡。

    “果然不行!”

    鹿行川驻足,皱眉,旋即停下了无用功的举动。

    而原本豁然开朗的心情,伴随着几次三番的尝试后再次收敛起来。

    事实证明,他无法带走小女孩。

    这里的禁制不限制他个人的出入,但只要是想要带走女孩,那么,鹿行川也无法离开眼前这颗树三米范围内。

    面对眼前的情况。鹿行川先不理会眼前的小女孩。

    他开始沉着分析起来,试着整理脑海中的关键线索,并推论能离开的可能性:

    “我能离开是因为极阴真身,但眼下它彻底融入我的血肉之中,不可能取出来。”

    就算能取出来,这极阴真身本就是至邪之物,就算是鹿行川,在使用时明显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开始变得嗜血。

    这还是在他拥有如来心法的情况下。

    要知道,如来心法可是系统签出的,一共十八层,鹿行川现在只是达到了四层便来到了三品大圆满境界。

    这本功法的珍贵程度不言而喻。

    只可惜到现在为止,他从系统签出的功法屈指可数。

    大多数还是来源于天音寺。

    因此,就算他没有将其吸收,那也绝对不能拿给女孩。

    否则,后果难以预料!

    “或许,这‘极阴真身’本就是小女孩的,两者一起诞生,最后待女孩将其吸收后,便可借此达到绝顶一品的强度。”

    “这大概率便是为什么前两代‘先天尸煞’一出世便开始大肆掠杀生命的原因。”

    “在这之中恐怕不单单是因为攫取了人血的缘故……”鹿行川面色凝重,他觉得这其中的关键极有可能与‘极阴真身’有关。

    但现在极阴真身被我吸收了……一瞬间,鹿行川有种抢了小孩子东西的罪恶感。

    收束好心中的杂念,鹿行川终于能够静下心来细细打量着这面前的小女孩。

    只见,白皙如公主般精致的脸庞上依旧是布满着单纯,给人一种不音世事的感觉。

    两只乌黑的大眼睛倒射出鹿行川的身影,见他转过来,这才开口,情绪低落道:

    “是不是我仍然离不开这儿!”

    这不甘认命却不又毫无办法的话语,让鹿行川有种被人忽然间触动内心的感觉。

    鹿行川抬头,语气轻松道:

    “我会帮的,两个人一起想办法,总是快过一个人。”

    “为什么帮我?”女孩似乎很开心,那原本一直被鹿行川攥在手心的小手非但没有缩回,反而是仅仅握住后者。

    她不想鹿行川离开,比起万驼子,她更喜欢眼前的人儿。

    就在这样安静却又和谐的氛围里,鹿行川收起了面上的和蔼,转而认真:

    “我忽然不想杀了!”

    没有多余的话语,但女孩似乎听懂了,于是微微张嘴,轻轻的‘嗯’了一声。

    她认为这是最好的解释!

    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

    两人就这般大手牵小手,默默的思索着一起离开此地的方法。

    期间,鹿行川也在不断地开口询问女孩,试图从对话中找到破解的方法。

    “也就是说,只要身肌肤彻底化为红色,就能够离开这?”

    鹿行川挑了挑眉,在两人的不断地交流中,彼此间互相都有了了解。

    在忽略不能离开的落寞情绪后,女孩已是语气欢快的同鹿行川交流着。

    “但现在也就三品境界,按理说距离一品还十分遥远才对。”

    由于女孩不清楚境界的划分,因此说完后,鹿行川顺带为对方解答了外界的品级划分。

    “这血液对我来说能够很快提升力量,只要有足够的血液,我就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一品,然后就可去外面玩了。”

    女孩说着扬了扬一侧红色的手臂,看向鹿行川的眼中颇有些得意。

    还好……相对于对方的高兴,鹿行川却是在心里送了口气。

    他庆幸万驼子为了控制女孩,每天通过地下布置的打阵输送一定的血量供其吸收。

    不然,以后者的吸收能力恐怕只需两三天便能达到一品,走出这里……

    “既然能够吸收血液转化为力量,那试试能不能吸收真气。”鹿行川带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

    他收起‘极阴真身’继而摊开手掌,金色的真气在手心缓缓凝聚,随后让女孩试着吸收。

    其实,他对此不抱太大希望,要是可以的话,女孩早就跟他说了。

    但,事实却是:

    “可以吸收,虽然速度慢上许多。”

    女孩将手中鎏金色的真气吸纳后,右臂上的红色似乎退去了一点点,但气机也随之下滑。

    不过女孩并未在意这些,似乎只要鹿行川想尝试的,她都会无条件配合。

    哪怕这会让她离开此地的时间延长。

    冥冥中,女孩似乎对鹿行川表现出过度的依赖。

    不知是否同‘极阴真身’有关。

    “是么!”鹿行川差点没当场跳起来,压下心中的激动,他语气带着些许责备:

    “之前怎么不说……”

    “没有的,就算把体内的真气部渡给我,不过时九牛一毛而已,远远不够。”尽管不想打破鹿行川的激动,但女孩还是开口;

    “如果是吸收真气的话,我只能吸收同一人的真气,不像血液,都行……”

    说着说着,女孩突然猛地闭口不言,转而小心翼翼地看着鹿行川。

    她知道,眼前的人不喜欢她吸纳血液。

    原来如此……一旁鹿行川却是一脸兴奋,自动将后半句话忽略,这使得女孩放下了内心的紧张,悄悄松了口气。

    她不想鹿行川离开,不知为何,她似乎对眼前的人产生了说不清的依赖。

    明明两人刚见面不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