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神婆便是对方的棋子。

    或者说,两者存在交易。

    不过,显而易见的是,神婆并不打算承认自己的罪行。

    她奋力的为自己辩解着,为自己的错误进行着开脱,说话亦是避重就轻。

    摆出一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架势。

    “那好,那我便让死的明白些。”

    鹿行川嘴角冷笑,他没有继续废话,身上的金色光辉闪烁间,源源不断的真气顺着手臂注入到后者的身体中。

    想要测试对方是否是魔修很简单。

    只要在实力上超过对方,那便可以强行逼出对方所修练的心法。

    到时候是好是坏,一切都将见分晓。

    “大···大人,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因为害怕将孩子们……”神婆面色惶恐,不断求饶。

    她心中害怕鹿行川杀她,她不想死!

    她刚看见了美好的未来,实在不甘心倒在这。

    可惜,她不会再有明天了……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鹿行川心中丝毫没有同情对方,因为不值得。

    相反,鹿行川默默的运转心法,加快了几分速度。

    只见。

    在如来心法的催动下,后者的身上腾起一抹乌黑光亮,光亮一出现便开始竭力的想要对抗金光的侵蚀。

    而如来心法是至刚至阳的心法,专门针对魔宗心法。

    一试之下,真相早已明明白白。

    “现在也算是魔修中的一员了,既然踏上了这条路,想来是应该知道后果吧。”

    鹿行川目光骤然锐利,他审视着神婆,想看对方想做什么辩解。

    要知道功法由心而出,不需要多说,相信对方已然知道鹿行川刚才的行为是在做什么。

    当真相赤裸裸的摆在眼前时,再继续含糊下去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嘿嘿,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可说的。”

    “即使是死,永远也别想我告诉答案!”

    神婆双脚被迫浮空,但面色却早已被狰狞所替代。

    她像是自知下场,因而不在伪装,彻底的暴露出本性。

    而且,魔修向来狠厉,抱着即使是死,也要让不能得偿所愿的想法。

    可以说。

    想要从这些人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千难万难!

    不过鹿行川自然有办法可以一试。

    “或许会愿意说的。”鹿行川垂眸,随手将神婆扔在地上。

    他已经封住了后者的修为,丝毫不担心对方会跑路。

    “的功法是幕后那人传给的吧!”鹿行川看着跪伏在地的神婆,自顾自的说:

    “我不知道们进行了什么交易,但我可以告诉,的功法有问题。”

    “只要继续修行下去,不出半年必然会暴毙而亡。”

    “也就是说,对方根本就把当作一颗随时抛弃的弃子了。”

    鹿行川声音依旧平淡,看着渐渐陷入癫狂的神婆,他开口一字一顿的将真相给说了出来。

    且他说的都是实话,不怕后者不信。

    “休想让我信!”

    “说的这些部是编造的谎言,我怎么可能上当。”

    神婆声音嘶哑,语气惊疑的同时,心中却没有一点底气。

    她开始慢慢的回忆着修行当中的细节,以及出现的不适。

    慢慢的,再抬起头时,眼中的怨毒更加浓烈了。

    这之中,既有对鹿行川的恨意,还多了对那个诓骗她人的恨意。

    “可以选择不说,将这些秘密带进地下。”鹿行川等对方回过神来才挑准时间继续开口:

    “但若是告诉我了,或许我可以送他下去见。”

    “另外,在这里生活了那么多年,即使没有感情也不想这么平白无故的让一个坑害的人得逞吧!”

    鹿行川条理清晰,说的头头是道。

    他没有傻到去和一个魔修谈感情,而是去调动对方心中的恨意。

    看着那被封印住修为,瘫坐在地上,脸上明显阴晴不定的神婆,鹿行川知道自己成功了。

    果然,片刻后鹿行川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随后,他离开了,赶往神婆所告之的地方。

    至于神婆,则是永远的留在了祭祀台上……

    …………

    鹿行川根据神婆提供的线索很开来到了镇子的西边。

    这里密林遍布,高大的树木阻挡了大部分的视线,看不清里面的光景。

    说来也奇怪,阴魂镇四处环山,但大多山脊上都只有稀疏的灌木,甚至能看见地表露出的黄色土壤。

    唯独眼前的这片山势草木异常繁茂。

    鹿行川走进其中甚至能感受到空中淡薄的瘴气。

    与外面不同,他明显能感觉到周围的湿气厚重了不少。

    顺着神婆透露的信息,鹿行川很快便来到了一处隐蔽的洞穴处。

    那是一处遍布藤条枝叶的山体,凹凸下去的洞壁十分的隐蔽,若是不仔细看,常人很难发现其中的奥秘。

    “就是这了!”

    鹿行川驻足,并没有贸然涉足其中。

    他小心的四下张望,然而并没有发现任何的陷阱。

    “根据神婆所描述的来看,应该是这里没错了。”

    抬头仔细的打量着洞穴周围,鹿行川并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真气波动。

    但越是这样,他心中的疑虑反而愈发的浓厚了。

    不过这种疑惑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他很快便在绿荫之间找到了一封血色书信。

    信件藏匿的位置很隐蔽,鹿行川不经意间扒开掩盖在上面的藤条时,才找到了这封颇为瘆人的血书。

    鹿心川凝眸看去,这竟然是一封约战书。

    上面的内容十分的简捷,就十几个字:

    “今夜丑时,镇外荒村,取性命!”

    十二个血色大字勾勒出了这封战书,上面并未有过多的话语,但挑衅意味不言而喻。

    这并不是指言语间的挑衅。

    因为,短短的十二个字,却是用了十二个人的鲜血来书写。

    而这十二个人的结局,自然也d是不言而喻的。

    “丑时……”

    “终于按耐不住了么!”鹿行川轻语,手中的战书随着他上扬的手臂化为灰烬,洒落在脚下。

    丑时在这又叫做‘鸡鸣’或‘荒鸡’,折算成上一世的时间则是在半夜一点到三点之间。

    不过对方既然没有明确到几刻,说明就是一点的时候。

    “这或许是个陷阱,但于我来说又何尝不是一次解决对方的机会。”

    鹿行川有预感,今夜他将面临一场苦战。

    但他同样有不少底牌。

    谁胜谁负,介时自会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