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先是用浑浊的双眼看了鹿行川一眼,紧接着他幽幽叹气,声音惆怅道:“两年前,我们这儿虽然偏僻,但镇子上的居民脸上还能看见欢乐,可现在……”

    话匣子打开后,鹿行川便默默的听着老人讲述着小镇的过往,听着那一桩桩没有头绪的惨案,听着普通镇民的无奈,以及在这里发生过的悲恸。

    “或许,无论在哪个朝代,最无力反抗命运和时常遭受压迫的便是最底层的穷苦百姓。”

    这是历来如此的定律!

    老人边走边说,鹿行川与这位耄耋老人并列而行,悄无声息中,他尽力去替对方分担着车柴的重量。

    一路走来,鹿行川对于小镇的了解都在加深着,从老人的口中,他在脑海里将从前小镇的氛围在心中还原了个大致。

    “这本来应该是个幸福的小镇,有着一群质朴的居民……”

    “但现在呢?”鹿行川环视周围,一阵风吹过四下空无一人的街道,带起几片早已枯黄的落叶,最终只剩下死寂。

    …………

    最后。

    鹿行川告别了老人,他将对方送回家后便离开了。

    同时,他对于这个镇子有了更加深刻的认知。

    从他获得的信息来看,小镇上的人对于那些一直莫名其妙消失的镇民除了恐慌之外,其中,还诞生了一个恐怖的传说:

    “吃人传说。”

    这个荒诞的恐怖传说在这里的民众间相互流传,随着每天都有人失踪,它的可信度也越来越高。

    到了现在,除了一些‘死脑筋’的人外,基本所有活着的镇民都相信了这个传说。

    鹿行川了解到的传说是这样的:

    “由于周围的山上埋葬了太多的死人,长年积累之下,导致无数死者的阴魂怨气滋生,且无人超度。”

    “这些怨气形成后,逐渐沉入了数十米的大山地底,白天被埋葬在光线无法抵达的地方,夜晚则是飘洒在昏暗无光的空中,它们将小镇的风水腐蚀殆尽,变为了一片不祥之地。”

    “而随着运进来的死者越来越多,怨气浓郁到极致后,竟是滋生出了一个怪物,专门吃人的怪物。”

    “这个怪物面目狰狞,血盆大口,行踪不定。”

    “它把小镇上的居民当做饱餐的口粮,每个夜黑风高之际便会进入小镇,随机挑选一部分的活人进食,吃完人后便不留痕迹的离开。”

    “且由于这怪物只在夜间活动,本身是极其讨厌光亮的,因此,只要太阳落山后,谁家里点灯,那么这怪物便会循着亮光过来…”

    到此,鹿行川总算是明白这个小镇为何到了夜间漆黑一片,问题的原有便是在此。

    “这个传说是有可取之处的。”鹿行川轻语。

    根据吃人传说,他自然而然联想到昨夜里的诡异尸煞,他知道,任何事物的流传都是有一个原型的。

    所谓无风不起浪,便是如此。

    尸煞是由人炼制并操控的,没有自主的意识,但却可以通过攫取新鲜血液来增强实力。

    这不难想象,小镇居民曾在无意中撞见过,且将其当做了吃人传说中怪物的原型。

    “可是,要怎么才能引出幕后主使?”

    “否则,我的一举一动过于被动。”鹿行川皱眉,他感觉到了这个任务的难缠程度。

    短时间,他在找出对方的隐藏之地时,还需尽可能的掌握更多的线索。

    想到这,鹿行川身体跃空而上,落在了身旁一侧的屋脊之上,在短暂的辨别了方位后,只见他展动身形朝着一个方向驶去。

    根据玉卷记录的信息,再结合他自己所打探到的,鹿行川打算将所有发生过吃人的房屋都查探一遍。

    他很快来到了第一家,这是一处简陋无比的茅草屋,面积虽大,但是来到里面后却是只有一张破床,以及少的可怜的家具,杂乱的陈列着。

    然而,这便是一家六口的住宅,原房屋主人是一名中年男性,有四个子女。

    可以说,他们一家六口平时都挤在这张床上。

    鹿行川来到床前查探,那被他稍微触碰的木床发出‘咯吱’的脆响,仿佛随时会坍塌一般。

    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鹿行川检查完后并没有什么发现。

    一时间心中难免有些许的失望。

    他猜测,小镇幕后的黑手应该是三品大圆满境界,或许稍微比他弱也说不一定。

    否则,以魔修的脾性怎会如此隐忍?

    没有任何的发现,鹿行川果断的离开了。

    他现在时间紧迫,必须在短时间内尽可能的挖掘更多的线索。

    …………

    “镇子东面搜寻完了,没有发现……”

    “这里也没有!”

    “西边的房屋中发现了几根毛发,是尸煞残留的,但对于我找寻出对方的位置没有用处。”

    忙活了半天,鹿行川发现自己几乎没取得什么进展。

    但这些事他确是不能忽略不做。

    “还剩下几个地方。”鹿行川低头沉吟,在这个镇子的最北面,那里曾经一夜之间消失了一百多个人。

    被镇民们视作禁地。

    只是那里路途稍远,虽然属于阴魂镇,但其位置确是离镇中心颇远。

    现在,鹿行川打算去那里看看。

    最好是能够有所发现。

    任务到现在还一直没有进展,这让鹿行川心头微沉,一直处于被动地位着实让人恼火。

    不再犹豫。

    鹿行川身形展动,整个人已是向着远处跳跃而去。

    片刻后,一座小村落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这里地势偏僻,开垦出的耕地面积极多,原来是属于小镇的一个村落,大约有五十多户人家居住。

    只是,现在只剩下无尽的萧索与凄凉。

    除去这些外。

    这里还有一个令镇民们恐惧的别名,“鬼村。”

    鹿行川前脚刚踏入这里,便感觉到四周传来的压抑。

    说不清是来单纯来源于精神上的,还是实际上,在某些阴暗的角落里,躲藏着一双双阴翳的眼睛。

    他们在鹿行川踏入村落时,纷纷苏醒,注视着这个外来者。

    鹿行昂首阔步,心中警惕的同时,他开始查探着这个村落的每一间房屋,找寻着残留的蛛丝马迹。

    不放过任何角落。

    这一查探便到了傍晚时分。

    落日余晖下,火红的夕阳照射在鹿行川紧皱眉头的脸上。

    一天的搜寻之后,他还是难有发现。

    正准备离去间,一道熟悉的声音在他心头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