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如此

    天音寺比武场,风起,风落。

    鹿行川双手合十,默默的积蓄足够的力量,等待着双方赌约的履行。

    在他身后空闻等五位院首听到赌约先是眉头微蹙,紧接着目光沉凝,一语不发。

    鹿行川自刚出生时便进了天音寺,这十五年可以说是寺内众人看着长大的,大家对其性格也是了解的七七八八。

    表面看似和其他弟子一样温和憨厚,实则性格跳脱,思维活跃,或许由于鹿行川本身保留了前世的许多先进观念,有时甚至会给众人荒诞不经的感觉。

    毕竟,换成其他弟子恐怕一辈子都做不出“学狗叫”这种玩世不恭的赌约。

    “悟道想来是有把握的!”空闻幽幽一叹,排除心中诸多杂念。

    武台上。

    在众人叽叽喳喳的激烈谈论时,王腾当场跨出一步,四品高手的气势骤然间释放。

    他看了看眼前有些轻狂的鹿行川,咧了咧嘴,冰冷的语气几乎是从牙缝中流出。

    “小子,我今天就教教,什么叫做不知死活。”

    王腾语气桀骜,显然对于击败鹿行川相当有信心,他主攻,后者为防,可以说这场赌约还没开始他便占据了先机。

    体内真气汹涌激荡开来,某一刻王腾双目骤亮,将一身真气汇聚于右手掌心,顷刻间一朵颜色艳丽的真气花朵浮现。

    花有七瓣,光华流转间有丝丝恐怖气息溢出,十分的骇人。

    “呵呵,还算不错。”目光扫过那艳丽的花朵,感受着体内真气被抽之一空,王腾不急反喜,苍白的脸上有笑容绽放开来。

    “流云落花。”嘴唇翻动间,手中的花朵飞快的转动起来,率先分离出的花瓣在他的指挥下飘向鹿行川。

    “轰!”

    爆炸声响起,滚滚真气犹如江水般倾泻,压的鹿行川气息为之一滞。

    在这一刻,剩余的六片花瓣纷纷脱离王腾的手心,前前后后将鹿行川笼罩在内,瞬间爆发开来。

    掀起滔天真气巨浪。

    “流云派镇派绝学,落花七试,没想到那陈潭居然舍得将这门绝学传授弟子。”客台上,有门派领袖轻声低语。

    听其语气这落花七试极为厉害。

    “呵呵,在下先恭喜陈掌门,弟子再下一城。”离陈潭近的一位掌门笑眯眯的祝贺。

    显然,不少人都对这场比试盖棺定论。

    唯有天音寺一方,依旧寂静一片。

    “呵呵。”

    “招式不错,但差了些火候。”滚滚真气激荡的中心,传来鹿行川的淡淡声音。

    他眉心一点金漆骤然亮起,化作片片金光迅速蔓延,顷刻间,一尊宛若金子般浇筑而成的身形浮现,矗立在这股真气风暴中心。

    “铛铛铛……”

    碎石应声溅射,击打在那暗金色的皮肤上发出阵阵金石声。

    鹿行川脚下那一方青石地板上寸寸龟裂,片刻后轰然下凹,尘土飞扬。

    “结果如何了?”

    “悟道师兄没事吧。”

    “别瞎说,悟道师兄金刚不坏厉害着呢,这点威力肯定伤不了他。”

    众弟子面面相觑,悄声讨论着这一站的结果,有不少弟子甚至为鹿行川的安危担忧。

    赌约如何了。

    是胜,是负?

    这是一块压在天音寺僧人们心头上的一块顽石,大家渴望胜利,渴望有人能够站出来,挑起担子。

    “千万不能输。”天音寺僧人们纷纷在心中默念,翘首以盼,等待着结果的公布。

    “不过如此,实在太弱了。”众人担忧之际,一道平缓的声音宛如冷冽的泉水,冲刷掉众人心中的焦躁。

    鹿行川的身形随着清风吹拂过烟尘,豁然出现在众目睽睽下。

    “赢了!”呼吸一窒,天音寺一方顿时涌起欢呼声。

    接下来便是履行诺言的时候。

    “果然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我到要看看那王腾还有什么脸面行走江湖。”

    “学狗叫…呵呵,好期待…”

    痛打落水狗,先前有多嚣张,现在就有多落魄。这王腾,今天以后怕是再也没脸见人了。

    武台上,王腾面色苍白无血,先前那一击已然将他身体掏空。

    “…是三品?一定是三品!不然怎么可能接的下来,我……”王腾面色变幻,惊声叫道。

    显然他对鹿行川能够接下他的底牌绝招,耿耿于怀,一时间方寸打乱。

    “该履行诺言了。”鹿行川抬起脚步,缓缓向他靠近。

    不怕对方耍赖。

    “诺言?”王腾怔怔呢喃,旋即想起什么面色再次一变,他目光怨毒的看向鹿行川,紧接着狰狞笑道∶

    “做梦!”

    “我认……”

    话语戛然而止,王腾想毁约认输,但鹿行川没给他说完话机会。

    身形鬼魅般的出现在王腾身边,蕴含着滚滚真气的拳头砸下,王腾的身体应声倒飞。

    “咔擦!”胸膛塌陷下凹。

    那没说出口的话伴随着喉咙里的鲜血喷洒,再也说不出口。

    “天音寺,悟道胜!”裁判没理会是死是活的王腾,大声宣布结果。

    “真是解气啊!”

    “哈哈,还想毁约,活该!”

    “打的好!”

    王腾言语间的毁约已是被众人听了去,现在的下场无疑是让人解气不已。

    天音寺僧人们欢呼,鼓掌呐喊。

    而那昏迷不醒的王腾则是被流云派的掌门带回去疗伤,不死也得脱层皮。

    陈潭气极,弟子王腾竟被打伤成这样。

    但既然是比试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得撂下一句∶“想不到佛门弟子下手这般狠毒。”

    小插曲过后,比赛依旧继续。

    鹿行川是三品修为的事实也彻底暴露了出来,而能对付三品的,自然只有三品。

    “唤明德前去比试。”天雷子抿了一口凉茶,转而吩咐身旁道童。

    与此同时。

    “真性,忠贞到了没。”空闻淡淡开口,能看出其脸色有所缓和。

    “想来应该是要到了。”一身灰袍的真性低声回应。

    “他一来,便让他着手准备前往比武场地,不得拖沓。”空闻继续吩咐完后,蔚然一叹。

    “想不到悟道突破成为了三品,否则我天音寺恐怕早已颜面扫地,士气尽失。”

    “接下来,对方的三品也该出现了。”

    真正的序幕才拉开,双方的胜负也即将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