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

    “真是天佑我魔宗!”

    一声长笑从一位面容略显苍老的黑衫老者嘴中传出,今天他的第十三个儿子出生了,更令人意外的是,这个儿子竟然是一位千年难遇的魔才。

    他作为魔教第一人,人送外号老魔自然不是善茬,只是此时因为儿子出生情绪难免会出现波动。

    “上天眷顾我魔宗啊!”老魔看向怀中的婴儿巍然长叹。

    如今正道昌盛邪魔退避,世人避如蛇蝎的魔宗更是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何其悲哀!

    然而这一切即将改变,自己的第十三个儿子竟然是一位魔道奇才!这个发现让得老魔一时间心花怒放。

    为了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老魔给儿子取了一个自以为霸气侧漏的名字:“魔十三!”

    不知是对名字满意或是因为自己的儿子是位大才,老魔轻抚着婴儿嘴里念叨着所取的名字,满脸欣慰。

    “魔十三?”

    虽然无法睁开眼睛,但鹿行川显然知道这是对方给自己取的名字,一时间心中不大满意。

    “取个名字都这么敷衍?怪不得魔宗会没落到如此境地!”

    鹿行川正这般想着,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如同闷雷一般在魔宗上空炸响,而还在兴头上的老魔却猛的面色一变,双目望向虚空。

    “魔教余孽!滚出来受死!”人未到声先至。

    来人身着青衫手握三尺长剑,剑身上偶有丝丝缕缕的电弧益处,飘洒空中。

    “雷宗宗主,雷云天!”老魔面色难看报出了这位熟悉的仇敌的名号。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与此同时,一位宽面大耳披着艳丽袈裟的老和尚率领着一众僧人占据了一片天空,看其模样同样是来助力铲除魔教余孽的。

    “天音寺方丈,智圆!”老魔再一次说出了老和尚的法号。

    然而接下来不断有身影陆陆续续的抵达,老魔面色也是愈发的阴沉仿佛要滴出水来。

    不一会儿漫天的讨伐势力彻底的占据了这片天空。

    现在,鹿行川明显感觉到老魔抱着自己的双臂已是有些颤抖,可惜他无法说话且不能行动,不然早就当场撒丫子走人。

    “TMD造孽呀!”

    鹿行川哀嚎,自己英明一世,不曾想到刚穿越过来竟然就要去见阎王,对于他来说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

    在鹿行川心情沉重间,陆陆续续又有修士从四面八方飞掠而来占据一方空间。

    抬眼扫去可谓是人影卓卓多的数都数不过来,如此数量简直比前世所见的蝗灾还要密集。

    鹿行川虽然没有亲眼所见,可光凭感知亦是猜测到今天过后将再无魔宗。

    他现在终于明白,在老魔的带领下,此刻的魔宗完比过街老鼠还要惹人厌,说是人人见而弃之也不为过。

    想到这鹿行川心里有恨啊!

    自己现在才刚出生,天地间的大好河山都未曾见过,这便要跟着什么狗屁魔宗一齐赴死,这叫什么事儿?

    然而没人理会鹿行川是个还未满月不能开口讲话的婴儿,哪怕他有苦也无处诉说。

    …………

    不断赶来的人影各自为营,不大功夫便分割为众多阵营。

    这些不同派别的阵营统一由本门派的掌权人带领,他们聚集在各个方位,犹如一张编织起来的大网将没落的魔宗团团围住,滴水不漏。

    这一幕使得下方的老魔双目有些泛红,他紧咬牙关,口中连说三遍:“好一个正道!”

    “没想到宗门竟然毁在了我魔驼手中。”

    半响,老魔缓过神后轻轻拍了拍怀里的孩子,让人看不出其脸上的表情。

    而这一幕被前来围剿的各门各派看在眼里亦是冷笑连连。

    “魔教余孽,通通都得死!”

    随后,漫天杀伐声淹没了此地…

    鹿行川最后的印象停留在老魔的低声呢喃中,后者将魔宗至宝“一枚黑色古戒”不动声色的挂在了自己脖颈上,叮嘱鹿行川切记为自己报仇后便将他交给一名心腹,便独自率领着魔教教众进行突围。

    老魔走后,鹿行川意识很快便陷入了沉睡,沉睡前他隐约听到“浮屠古戒启动自动认主功能…”,然后陷入沉睡的鹿行川便被那名身法卓绝的魔宗弟子带往秘密通道逃离。

    …………

    转眼间十五年过去了,当初鹿行川不仅没能逃离魔宗,反而阴差阳错之下成为了天音寺“悟”字辈的弟子。

    鹿行川私下跟不少师兄打听过,当年一战魔宗数万教众几乎伏诛,魔宗掌门人魔驼最后却是不知所踪,彻底没了音讯。

    但经此一役,正道却是愈发的昌盛,而少了天下第一魔宗的制肘,天下并没想象中那么的一片欣欣向荣。

    反而在少了共同的敌人后,各大门派间的争斗愈演愈烈,甚至到了刀剑相向的地步。

    世界风起云涌!

    皇室争斗,派系之别,种种迹象混合无疑在诉说着乱世的到来。

    不过,眼下的动乱目前已经跟鹿行川没有太大的关系,在他被抱回天音寺后,他连自己的身世也没有做过多的询问。

    他记得早年唯一问过的那次,当时寺内众师兄一致答道:他是掌门方丈伐完魔教回寺时从悍匪手中救下的。

    鹿行川确认过,那些师兄们没有欺骗他,如此看来应是方丈在内的几个院首刻意的隐瞒了这件事,这样前后就解释得通了。

    不过在少林寺呆了十五年倒也清净,不像前世一样不是彩礼便是房和车,这些物质上的东西压得年近三十的鹿行川时刻处于窒息状态,一度让他觉得生活没了希望。

    “还是这儿的生活好,每天扫扫地练练强身健体拳,简直舒服得不得了!”鹿行川拿起扫帚,他今天的工作便是打扫菩提院。

    “悟道师兄好!”崎岖小道上不时有光头和尚向鹿行川问好。

    “悟道”是他在天音寺的法号,这里只以入门时的辈分论资历,因此沿途有不少年纪比鹿行川大的多的僧人也得弯腰恭敬的叫他一声师兄。

    一路享受尊敬的来到菩提院,鹿行川装模作样的扫了几下地后,这才将扫把扔半边,口中默念道:“系统,签到!”

    叮,获得大还丹一瓶!

    鹿行川手握一个玉瓶,将瓶中的丹药一股脑儿的倒进口中,看着系统显示出的数据:

    精神储存量:1600赫。

    气血储存量:1.5w卡。

    终于够了!鹿行川松了口气,找到了“金刚不坏神功”选择了提升。

    “是否升到第七重?”

    鹿行川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是’。

    顿时,一圈圈金色光络爬满了鹿行川的身,使得他看上去犹如镀了一层金子般,整个显得神圣不可侵犯。

    “恭喜金刚不坏神功步入大乘境界!”一道机械的声音突然响起。

    鹿行川重新看向面板,他的实力随着这一次功法的提升得到了质的飞跃,从四品来到了三品,算得上是真正的高手了。

    在他修炼的三种功法里,除去‘如来心法’停留在小乘境界外,其余两门:金刚不坏神功和千佛手都已达到了第七重的大乘境界。

    而他到现在也就十五岁的年纪,同期入门的师兄弟最高的不过就五品境界,和他比起来差距不言而喻。

    这还是鹿行川刻意放缓修炼进度的结果。

    出了菩提院刚走到寺内分发给自己的别院时,发现一个小沙弥立于门外,看其模样是来找自己的。

    带着疑惑鹿行川快步走了过去。

    “师兄好!”

    小沙弥看见鹿行川的到来显然有些高兴,躬身行了一礼后才开口说明来意。

    “师尊让我前来告知师兄,三天后参加三年一度的同门友谊切磋赛!”

    “能不参加么?”

    鹿行川翻了翻白眼,打心里对这所谓的切磋赛完不感兴趣。

    不仅没啥奖励还耗费时间精力,万一要是不小心受个伤啥的,也没补贴。

    说白了就一费力没油水的苦差事,能不去鹿行川自然是不想去的。

    “嘿嘿,师尊说了但凡年过15周岁者不得无故缺席,尤其是叮嘱师兄您必须参加!”

    说到这,小沙弥压低了语气继续道:“师尊还说您要是拿不到好名次便罚您为寺师兄弟做一年斋饭!”

    “这老王八羔子老是和我过不去!”鹿行川忍不住在心里将达摩院首骂得体无完肤。

    “我有得罪他么?”

    “我不就是五岁那年没选择进入达摩院吗?”

    “然后前不久揍了达摩院的一名不开眼的弟子么…”

    “再然后练功的时候不小心把达摩院的一株银杏树树干打得四分五裂了么,多大点事儿,至于那么记仇?”

    “当真是枉为一院之首,一点气度都没有!”鹿行川愤愤想道。

    “那个师兄,这件事我已经告知您了,另外,我最近在练金刚不坏神功的时候有些不懂的地方,望师兄不吝赐教。”

    小沙弥行了一礼,有些激动的看着鹿行川。

    他今天可是花费了不少代价才抢到来前来给鹿行川通告的差事,为的就是能够借此得到指点。

    而在寺内要说对金刚不坏神功理解最透彻的,便是鹿行川了。

    借助着系统的帮助,可以说对于这门功法的感悟,就是创作者来了也不一定有鹿行川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