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日拯救者 > 第十八章 死里逃生
    真的安了吗?虽然已经逃过了两次袭击但是陆哲心中还是有一个大大的问号,实在也是自己之前低估了他们的实力。

    在爆炸产生的烟雾即将消退之时,竟然又有两个光点凭空从烟雾中冒出,仿佛是之前被击毁的导弹又分裂出了两个一样。

    “不是吧……”陆哲心里连连叫苦,心想还不如当时直接用邪灵射一箭把这基地给一锅端了算了。

    当然这也是想想而已,邪灵波及的范围太广,并且以陆哲现在的实力还不知道能不能拉动这个弓。

    “啊,陆哲…后面有……”洛夕也看到了车子后面的两枚导弹,不禁惊呼出声。

    而此时纯白办公室内面容俊朗的年轻小伙,也就是那个自称左先生的人正在一边品着桌上的茶一边看着不知从哪传输而来的清晰影像,画面内甚至能看到车内陆哲严峻的表情。

    左先生似乎有些小心的抿了抿杯中的热茶,然后看着屏幕自言自语道:“地球…哦不对,中国人以左为尊,我倒要看看这个神秘的年轻人能不能从我这个尊者的手掌心里逃脱。”

    而画面内的陆哲也做出了行动,不能再犹豫了。陆哲先将自己的座位放倒,解开安带挺着身子开车。

    “敏儿,把两盒试剂拿着,洛夕身子过来一些。”陆哲一边看着前方的路况一边注意着身后的导弹,头也不回的对二人说道。

    “ 嗯,拿好了。”

    “要干什么呀…陆哲”

    看着导弹越来越近,陆哲似乎都能感受到洛夕的身体因为害怕而颤抖。

    再近一点!

    陆哲看着后视镜的导弹心中默念着。

    再近一点!

    应敏儿牢牢地拿着两盒试剂也回头盯着身后的导弹。

    就是现在!

    陆哲看着已经要碰到车尾的导弹直接转过身,迅速将能量运动到身,一把搂着洛夕的腰,另一条手臂搂过应敏儿,好在两人的腰都是十分纤细,然后控制着自己的能量温和的环绕着二人的身体,借着腿部力量直接冲破车盖飞到半空中。

    “天哪!陆哲在干什么,怎么飞起来了。”洛夕本能的挣扎着身体,还好陆哲已经将能量环绕到她身才没有脱手。

    一旁的应敏儿虽然只是微微挣扎了一下,但是急迫的喘息声还是可以看出她正在尽量克制自己。

    陆哲没有回话,启动了自己背部的一丝力量,一对黑色的翅膀直接从陆哲背后凭空出现,正是陆哲目前使用的第二个武器“黑暗之翼”。

    当翅膀出现的一瞬间,陆哲立刻感觉自己的身子轻了几分,控制着力量用力将翅膀向后一扇直接带着两人飞出去百米远,这时导弹才接触车尾爆炸开来,也就是说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飞出去百米之远。

    “竟如此夸张!”左先生直接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因为那一瞬间的速度甚至直接让三人消失在了他引以为豪的“空间监控”之中。

    在暗夜之中使用黑暗之翼飞行可谓是如鱼得水,甚至可以说达到接近瞬移的速度。

    “切。”左先生又拿起茶猛地喝了一口,似乎为之前情不自禁的失态有些不爽。

    “我记着了,神秘的年轻人。”左先生收起了有些不爽的表情,一甩手周围又变成了纯白色,随之身体消失在了办公室中。

    陆哲这才看着自己搂着的二人,洛夕双手捂着眼睛似乎不敢看下面,而应敏儿手中拿着两箱试剂面容惊叹的环顾着周围。

    还好自己现在能够比较灵活的运用能量保护一下,不然这么高速的移动冷风就要将两个女生吹的够呛了。

    “好了,这次是真的安了。”陆哲笑着说道,用一丝力量托起二人然后将姿势改为牵着二人手臂进行飞行。之前的姿势总觉得有点怪,应敏儿倒还好但洛夕的话陆哲能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手和洛夕丰满的胸部不可避免的摩擦,这种时候陆哲也不想占这种便宜了。

    应敏儿刚从陆哲腰边下来就瞪了陆哲一眼,洛夕则是害羞的侧过头显然之前也有一些感觉。

    感受着身下的建筑不断飞驰而过,陆哲似乎也能在夜色之中看到楼房内有几处隐隐亮着灯的建筑,应该是为数不多的幸存者,除此之外四下黑的吓人,不论是商业街还是办公大楼,没有任何的灯光,也可以想象作为处于实验正中的地区,洛城可谓是凄惨。

    半个小时……陆哲心想着,这个黑暗之翼仿佛不会消耗我任何能量,而且按照这种速度说不定半个小时直接飞到学校了。

    学校…学校,想到这个陆哲顿时有些头痛,也不知道诸葛智他们发生什么事了,要是回去是一片狼藉我该去哪?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两个女生,试剂没带回去多少反而带回去两个女人。

    应敏儿注意到陆哲的眼神于是问陆哲,“哥,我们现在去哪”。

    “去泳师大吧,如果还没出事我可能要考虑建一个安区了。”陆哲想了想,以学校为中心寻找幸存者一起建立一个安的基地可能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目前也只能想到这么多了。

    应敏儿露出有些惊讶的表情,“我也是泳师大的呢学长!”

    这可真是巧了,陆哲心想着。不过又想起来之前在应敏儿在家中所看,她似乎在家待了很长时间,根本不像是在校读书的人。

    陆哲转过头正好对上应敏儿的目光,刚想张嘴问应敏儿就哼了一声,似乎猜到了陆哲想问什么。

    “我已经被退学半个学期了。”话中透露着一丝不满和满不在乎的感觉。

    听到这里洛夕也转过头饶有兴趣的看着应敏儿说道,“我在校学生会办公室工作了一段时间,我们学校对这个一向是很宽松的没犯什么大事是不会退学的,是……”

    “算我倒霉吧,卷入了学校高层的一些不光彩的事情里。”看着应敏儿话说完就停住了,这让陆哲听得有些难受。

    陆哲瞪了应敏儿一眼,应敏儿似乎也用余光瞟到了陆哲的眼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别急呀,我和讲。”应敏儿说着洗了一口气似乎这个故事很长。

    “猜的不错我应该比们小一届。”应敏儿说着,没有只对陆哲说,而是说们,显然也是考虑到了一旁的洛夕。

    “我那年刚入校,修的是泳师大法学类王牌专业国际经济法。本来前途也是一片光明,结果刚上了半学期课就出事了。”

    说到这应敏儿顿了顿。

    “给我们上课的是副校长何教授,就是那个大秃头,他竟然给我室友下了药还开了房,我们才刚上大学一个学期。”

    “什么?”洛夕显然被这个事情惊到了,这种事以往只会在小说中出现。

    之前这个副校长在开学典礼上洪亮的誓词还让陆哲印象深刻,完完是一个充满能量的老者的形象。

    陆哲皱了皱眉说道“那那个女生后来怎么样了?”

    “她失踪了。”应敏儿说道。

    看着陆哲疑惑的眼神应敏儿又把语气加重了几分,“没错,她不是被退学了她是失踪了。”

    “我原以为她会像正常剧本发展的那样接着无事发生一般继续上学并拥有很好的成绩,或者是默默的整理好自己的东西离开寝室。”应敏儿说到这语速不禁快了起来。

    “结果是在一个下午她不知从哪匆忙跑回寝室然后就开始翻箱倒柜,哦对了,其他室友都不知道她的事我也是根据蛛丝马迹才问出来的。”

    “我怕她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就想去安慰一下她,结果她从自己的抽屉里找出一张小纸条塞给我,甚至没有回过头看我就跑出了寝室,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

    陆哲听到这陷入了沉思,不禁开始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拆开了纸条,被揉成一团的纸条上只是扭扭捏捏的写了一个‘录’字,之后我想了很久,也尝试过联系她但她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没有任何的消息了。”

    “录…”

    一向以推理大师著称的陆哲现在竟也感觉到自己的脑细胞不够用,光从一个字也很难推理出事情的前因后果并联系到一起。

    应敏儿此时也停住了,似乎在看陆哲能不能推理出事情的前因后果。

    但没过多久一旁的洛夕却轻声讲道:“录…录音…她可能是想写这个词吗?”

    应敏儿有些惊讶的看着洛夕,“姐姐是怎么想出来的?”

    洛夕笑了笑也有些不敢相信,“我就是感觉到可能是录音的录字,而且录组词也就录音了吧。”

    陆哲不禁有些感慨,女人的感觉还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我还在想是哪个录她就连词都猜出来了。

    应敏儿看着陆哲有些语塞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来,“突然想起来,应该就是那个代表我们学校参加国线下推理大赛,并拿下东部第一的陆哲吧,那个时候名声大噪怎么现在不行了。”

    这人可真是没事就要挖苦一下我……

    陆哲干咳两声,打算转移话题。

    “好了好了,接着说吧。”

    应敏儿也很配合接着说道:“在她消失了差不多一两个星期后,那个秃头的副校长也找到了我,这段时间我也一直没有放松警惕,有关‘录’的东西我都在注意,我觉得她当时身上可能被装了砌听设备,或者是提醒我注意录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