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日拯救者 > 第六章 风暴之前
    其实陆哲可以辨别传播者甚至能看出宿主被侵蚀了多少,但是要神贯注的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就像控制人一样,陆哲即使现在运用了几次力量也无法同时控制两个人,这种能力虽然变态但也有局限性。

    陆哲赶紧抬手,吸取着寄生者的能量。再过一会血迹失去活性身体失去能量以后陆哲就无法吸收能量,毕竟是用自己的身份证开的房,他可不想卷入到杀人案里。

    但汲取这项力量的厉害之处在于能将一个活体完转化为能量形式并且吸收,所以对于杀人不留痕来说应该没有人会比陆哲方便了。几分钟后,陆哲看着自己前面仅剩的几件衣物长舒了一口气,按照之前自己黑暗面也就是陆可的指导有意识的储存了一部分到自己的身体之中,所以这次陆哲感受到自己所获的能量似乎并没有上次多。

    陆哲嫌弃的看着地上的衣裤一眼,抬手将它们装到了自己的背包里,下去退了房。这次陆哲没有选择在黑暗中传送,走在小镇的街边路灯之下,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总觉得街道上的行人要比之前少了,难道是要入深秋了吗?陆哲不禁想到了几个月前他们几个朋友一起走在街道上,后来为了赶门禁的时间飙着电瓶车骑回寝室,“给报仇了,潇岚。”陆哲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走到了一条黑暗的小巷中。不知道为什么在获得超能力后总是喜欢往灯光暗的地方跑。

    寒风吹着陆哲的脸庞,陆哲擦了擦吹进眼中的细沙,突然有个阴影出现在陆哲眼角。陆哲赶紧凝神,在黑暗中陆哲看清楚了是一个喝醉酒一样的人,晃了晃进了边上的巷子里。

    “不对劲……”陆哲看了看四周,明明是紧挨主街道的巷子缺昏暗的异常,只有前面巷口有盏微弱灯光的路灯,而且这条巷子仿佛与世隔绝从没有人经过这,除了那个喝醉酒似的人。

    陆哲越想越不安,将自己的能量运作到身,挨着墙向那个人所去的巷子走去。虽然陆哲的能力十分强大,但在一般情况下陆哲目前遇到最大的局限性就是数量。陆哲有着强大的单体或者一对几的能力,但现阶段如果同时遇到一群敌人就很难招架了,陆哲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

    陆哲的能力使他在黑暗中如同幽灵一般,即使没使用能力在安静的巷子里他也没有发出任何脚步声。走到了拐角处,陆哲小心点将头探出去,只见在另一条小巷的最深处有一丝灯光灯光照射下的从地上的影子能看到房间里挤了很多人在攒动。

    “没办法了。”陆哲将释放出自己的能量,慢慢控制能量聚寄到眼睛,对于自己能量的精准把控并没有很熟练所以这个过程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快。但陆哲并不想经常使用自己的能量,不到必要的时候他甚至一次也不想用。毕竟自己的能量来源于邪恶来源于自己的黑暗面也就是陆可,自己的黑暗面甚至强大到可以具象化,如果能里用的越多让陆可的力量日益强大很难保证自己以后不被内心的邪恶吞噬,而且他能清晰的感受到陆可力量的增长。

    感受着能量慢慢聚集到双眼,陆哲已经可以清晰的看见远处昏暗房子中的情形。

    “这是……”

    陆哲心头一颤,只见一楼铁栏杆里关着十几二十个行尸走肉一般的人,没错一定是被感染的丧尸!陆哲心中想着,转眼一看二楼似乎有一个女人模样的人影,陆哲赶紧聚集能量想看的更清楚,也许是因为太入神陆哲甚至没有发现后面有一个人在慢慢靠近……

    “喂,后面有人。”陆可冰冷的声音在陆哲耳中响起。

    陆哲立马放开双眼聚集的能量,此时陆哲的身已经被邪恶之力包裹着根本不用担心被人袭击,但本能的警觉还是让他快速的转了身。

    只见黑暗中,一个身着黑色雨衣的老头抬起了右手僵在半空中,看着这个角度似乎是想拍陆哲的肩膀但看陆哲毫无预兆的转过身应该是很惊讶。黑暗中,陆哲看清楚了这个老人,脸庞看起来很精神戴着一副方框眼镜,深邃的眼睛中还带有一丝惊讶。

    “在这偷偷摸摸的干什么。”老人的声音苍劲有力,抬起的手顺手脱了自己雨衣连带的帽子,露出了一头灰白的头发。

    只有一个人对方还是个老人,陆哲将自己的力量收回。老人捏了捏拳,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周围的温度升高了一点,之前他接近这个男生的时候明显有种刺骨的寒冷。

    “是谁?我为什么要回答这个问题?”陆哲不答反问。

    “我姓陈,可以不用回答我,但如果我是,我就不会想往前面走。”老人的直挺挺的站着,正视着陆哲。

    “噢?为什么?”这倒是勾起了陆哲的兴趣,这个老人似乎对这些事知道点什么。

    一阵寒风吹进小巷,吹动着老人的雨衣。老人背对着昏暗的路灯,只是看着陆哲没有急着回答陆哲的问题。似乎思考了很久,老人摇了摇头,“不论如何,不要过去。”老人说着转过身向街道走去。

    “我总会结束这些…”陆哲似乎听到老人在自言自语些什么,不一会握紧拳头的老人消失在了陆哲的视野中,不知道为什么陆哲总觉得这个老人有奇异之处。

    再回过身,原来巷尾的灯光已经熄灭了,卷帘门被拉了下来。陆哲虽然能在黑暗中看的一清二楚,但是也无法透视障碍物。

    “还是不去了稳妥一些。”陆哲想着转过身朝街道走去,又是一阵寒风,陆哲不禁哆嗦了下身子加快了步伐。

    “不敢去吗?”陆可的声音在陆哲耳中响起。

    “我去干什么?今天是来给潇岚报仇的其它的我不想管。”陆哲找了个黑暗的地方释放自己的能量开始传送。

    “我渴望战斗,有这些能力不是用来自保的。”陆可的声音冰冰冷冷丝毫听不出她有这种冲动。

    陆哲已经传送到了离学校不远的地方,看了看时间还不晚陆哲想了想,走到了公园角落的一个长椅上,正想召唤陆可没想到陆可的身影已经在自己身旁慢慢清晰。

    陆哲皱了皱眉,“怎么自己来了?”

    陆可的黑色连衣裙让她和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昏暗路灯下只看得清一张略有些稚嫩的脸庞。

    “我感受到了的想法,而且今晚吸取的能量可以让我自然的具象化一会。”说着陆可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看着陆哲。

    “今天遇到的那个老人…”陆可停顿了一会,“我似乎感受过他的气息。”

    “说什么?”陆哲惊讶的转过头,在他印象里自己从没有遇到过那个老人,而陆可却有感觉这就说明了这个老人很有可能接触过带给陆哲能量的试剂,说不定他会知道些什么。

    陆哲想着猛地站起身,看向了之前自己来的方向,脚下已经有黑气运动他真的很想知道这一切的来龙去脉。

    “没有留气息在他身上,找不到他的。”陆可站起来看着陆哲。

    “呀…”陆哲转过身,无语的看着陆可。

    “怎么不早点说。”

    “我当时并不是很确定。”陆可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怎么今天风那么大?”陆可话锋一转。

    “有点不对劲,我似乎又感受到了什么。”

    陆哲撇了陆可一眼,“的第六感实在是……”

    “轰…”

    陆哲话还没说完一声巨响从远处传来,又过了几秒一道蓝光从声音传来的地方化作一道光柱直冲云霄,大半片天空都被照得冰蓝。

    “我的第六感没问题吧。”陆可得意的看了陆哲一眼,丝毫没有为眼前的场景所惊讶。

    在黑暗中,陆哲眯着眼看着远方似乎有一道暗蓝色的波纹以圆柱为中心四散而开,不久冰蓝的光柱快速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冲击波里陆哲和陆可越来越近。

    陆哲很清晰的看到波纹所过之处树木和杂草摇动的幅度反而变小了许多仔细一看不论在地面还是树木上都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陆哲眼神凝重的看着前方,双手运起能量,他能感受到朝自己这边的冲击波比其它地方要强很多。

    “可能被作为目标了。”陆哲心想着做好了防御的准备面对未知的东西陆哲一向是小心谨慎的。

    就在冲击波快要接近陆哲的时候,一道黑影出现在陆哲眼前,原本在陆哲身后的陆可突然闪到了陆哲面前,面对着强力的冲击波陆可笑了笑不紧不慢的回过头示意陆哲收起自己的能量,随后重新面向冲击波抬起了纤细而稚嫩的左手,正好迎上冲击波,黑气从陆可的左手中轻飘的蔓延出来。

    瞬间两道强劲的寒风从陆哲身边刮过,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陆哲能很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头发上已经结了一层薄冰,但似乎只是纯粹温度骤降的影响陆哲本身并没有感觉到十分的不适。

    只过了短短几秒钟,陆哲周围又恢复了一片平静除了陆哲周围。公园的其它地方都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霜,陆哲睁开了微眯的眼睛看向陆可,黑色的连衣裙已经停止了飘动,陆可的头发和衣服上没有任何的冰霜痕迹。但在陆可身前俨然出现了一面薄薄的冰墙,不一会随着陆可左手一缕黑气渗入冰墙之中只是几息的功夫冰墙就化作一摊黑水淌在地上。

    陆可踩了踩脚下的黑水溅起一小朵水花,稚嫩的脸庞上带着一丝笑意,就像一个在玩水的小女孩一般。

    这样真的很容易迷惑别人,陆哲心想着。就连他刚才一瞬间也以为陆可只是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