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时间奇痕 > 018未知之人(三)
    余染只睡了四十来分钟,醒来见到‘躺平’的三个女人,感叹自己‘娇生惯养’。同样是睡在地板上,他因为太硬无法睡好,但三个女人却睡得特别香甜。

    余染没法再睡,就起身下楼。刚进电梯就跟了上来。

    “醒了。”余染跟梁雪打招呼,但她没有回应。耷拉着脑袋,眼睛也没有睁开。

    梁雪靠在余染身上:“有点事要跟说,找个适合睡觉的地方。”

    “知道对于青春期的男生来说这句话有多大的诱惑力吗!”

    面对余染的调侃,梁雪只是白了他一眼,随即大半个人都挂在他身上,电梯门打开也丝毫没有要自己动脚的意思。

    余染只得把她抱去休息室,梁雪却出身抗议:“我要能睡觉的地方,睡一天一夜都没有人打扰我的那种。”

    “那只能回家了。”余染提出这个建议,梁雪并没有反对。

    余染说的家,当然是余染家,距离园区大概两公里。

    打车到了家门口,梁雪依然没有要自己走路的意思。余染只能承担起运输工具的角色。

    回到家里,梁雪瘫在沙发上,余染给她泡了咖啡:“去女王房间睡吧。”

    “为什么?”梁雪捧着咖啡,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什么?”

    “不想睡她房间。感觉会被要挟做一辈子劳工抵债。”

    余染无奈:“那自己看上哪自己铺床吧。”

    梁雪起身径直走向余染房间。被余染拦在门外:“我很高兴得到的青睐,但今天气氛不够吧。”

    余染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其实主要原因是这些天一直在忙,没有抽出时间来整理房间。

    虽然他喜欢梁雪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可他已经决定要把这份感情埋葬,所以不愿让梁雪看到房间里的摆设。

    梁雪朝他翻了个白眼,提出要求:“给我准备房间,实验已经正式启动,再回学校公寓总有诸多不便。”

    余染也是这样想。实验已经正式开启,几个核心人物最好能够住在一起,既能防止‘意外’,有什么事情也能及时协商。

    住的地方可以在余染家里,余染父亲拥整一层的产权,倒是不担心房间不够。问题在于每个成员都很有个性,能不能合得来很难说。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余染这么想,就去给梁雪准备房间。

    走出两步又被梁雪拉回来:“不太困了,先说事吧。”

    梁雪递给余染手机,上面有她昨晚拍下的照片和视频。

    梁雪告诉余染:“余教授是在实验室里失踪的,根据调查记录:当天发生了大概二十分钟的片区停电,实验室虽然有可以支撑七十二小时以上的备用电力,但没有监控,所以那天实验室里发生了什么无从得知。

    但从陌生车辙印断定当天有陌生车辆进入园区,并曾在实验室前停留。所以认定是绑架。”

    “有什么问题吗?”余染不解,父亲的失踪不仅警方在查,应倾城也在追查,但双方得出的结论几乎无二。

    梁雪指着手机上的照片:“实验室里太干净了。”

    “太干净了?”

    “嗯,首先是实验室大门。当天只有两次开关记录,已经证实都是余教授本人。之前的调查认为余教授是在出实验室之后被绑架的。”

    余染点头,调查结果是这么写的,这确实也是最合理的解释。

    但梁雪告诉他:“昨晚黄启微已经肯定‘汉砖’还有下文,而且余教授应该已经找到,可这个结论缺少关键佐证,实验室里没有关于‘汉砖’下文的只言片语。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实验室太干净了。因为里面至少缺了两样东西:人存在的证明和‘汉砖’下文的拓本。”

    余染大惊,向梁雪确认:“说没有人存在的证明?不但是没有找到指纹之类的东西吧?”

    梁雪表情凝重,郑重告诉余染:“如果余教授是个机器人,就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什么意思。”余染听着有些害怕,不由咽了口水,手也跟着抖了起来。

    梁雪告诉他:“实验室确实有活动痕迹,但不存在可识别的生物基因。我已经向应倾城确认过,纸币设备上都没有找到任何可识别的生物基因。”

    余染十指紧握,额头上冒出汗珠,强自镇定下来,勉强一笑:“这是我听过最恐怖的鬼故事。现在,说我们的对手不是生人,我是绝对相信的。”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听得出内心的恐惧。

    梁雪接过话茬:“要真是这样倒好,真正可怕的:是一群活人,却做了神仙才做得到事情。”

    梁雪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很泄气的。但却点燃了余染的希望:“如果是,能做到吗?”

    “我能不能做到?”这个问题梁雪从昨晚就在思考,答案在跟余染一起下楼之前也有了。她告诉余染:“如果有应倾城和言雪相助的话,应该可以。但二十分钟是绝对不够的。”

    听到这个回答,余染露出了笑容:“或许,我们的敌人真的是神也说不定。”

    黎鸢不知道在心里叫了多少遍,可那柔软小巧的手好像有一股神奇的魔力,十指相扣的瞬间,不禁侵占了余染的身体,还攻陷了她的灵魂。

    吃过午饭的同学陆续回到教室,余染和梁雪的同桌交涉之后跟梁雪成了同桌。

    这在私立白毫中学算得上是惯例。相的两个人就要坐在一起,这已经是私立白毫中学师生之间心照不宣的事情。

    在梁雪的监督下,余染将迎来高中时代的首次听讲。

    真的拿起笔,黎鸢才感觉到自卑,感觉到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她高中时代起早贪黑都学不好的东西,如今落笔即成。生涩难懂的古文不过是语言而已,让无数学子叫苦连天的数理化也不过是套用公式的学科。

    总之,这个世界变得复杂,和复杂的世界相比,书上的东西只是基础中的基础。

    这个下午因为学习变得格外充实,但随着讨厌的放学铃声,余染只得依依不舍松开梁雪的手。他已经抓了一个下午,却还觉得不够,想要一直就这样抓着,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