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时间奇痕 > 017未知之人(二)
    出学校大门后左转,第三家小吃店的麻辣猪肝盖饭是余染最喜欢的食物。

    紧挨着一家理发店,是一对夫妻开的。老板娘有着令人垂涎的身材,尤其是事业线,即便穿着较为宽松的T恤也难掩奇峰高耸入云,客人私底下都称她做镇店之宝。

    小吃店这时候虽然只有余染一个客人,他却选择坐在外面违规添置的桌子,为的就是多看老板娘一眼。

    身体给出的反应也很诚实,让主导这具身体的黎鸢十分尴尬。

    毕竟是第一次做男人,身为女儿时又是二十六年未开花的老铁树,所以对这些事,她真的很小白。

    尤其是心里那股瘙~痒的冲动以及身体诚实反应更是让她惴惴不安。甚至怀疑是不是因为穿越重生的影响,余染的心脏也出了问题。

    当然,余染的心脏很好。

    黎鸢的错觉,源于身为女儿时的不好记忆。

    “可是,他为什么会死呢?”黎鸢毫不避讳的盯着理发店老板娘,脑子里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关于余染这个人,她不知道那些梦多少是真的。但所有的梦里,都没有关于余染的死因。就像是被故意隐藏起来了一样。

    黎鸢虽然知道了余染的遗愿是跟梁雪撇清关系,可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却一无所知。而且,从余染的记忆和早上短暂的相处来看,梁雪毫无疑问是个值得去爱的女人。

    黎鸢胡思乱想的时间,有人过来叫他:“小染哥哥,怎么这么快。”

    “吃什么?”黎鸢本能的问了出来。

    准确说是余染本能的问了出来。

    叫他的人叫黄启微,跟她一起的还有一个叫言雪的女孩,她们是重组家庭。言雪跟余染青梅竹马,水火不容。

    基因不同,也导致两个人本源的差距:

    言雪跟余染同班,跟余染一样是笨蛋,不同的是,她是一个努力的笨蛋。

    黄启微,高二(7)班,古文字领域顶尖人才之一,学校最高荣誉‘金笔学子’获得者之一。同届生中获得这项殊荣的仅两人,另一个是梁雪。

    “黄启微喜欢余染。”黎鸢第一眼见到这个女孩就得出这个结论,因为她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爱意,看余染的眼神里都流着深沉的痴情。

    “们不是三人组吗?梁雪怎么没一起?”

    这个问题是黎鸢要问的。从余染的记忆来看,三个人的关系很好,经常同进同出。

    对梁雪,黎鸢颇多好奇。既然荒唐的成为了余染,黎鸢决定以余染的身份重活一次,为找回自己不青春的青春,也为替余染了结这段孽缘。

    而且,黎鸢认为这是她之所以成为余染的主要原因,是余染要借她的灵魂了结这段孽缘。

    黎鸢十分乐意,这是对余染捐献心脏、赠予遗产的回馈。

    见余染问梁雪,黄启微有些吃醋。

    余染喜欢梁雪,她很早就看出来了。她也明白,梁雪聪明伶俐又温柔,值得喜欢。但也正因如此,才让人更加嫉妒。

    每每这时,黄启微总难忍妒火中烧。生出“分明是我先遇见的,分明我比任何人都要喜欢他。”这种先入为主的想法。

    可她无法埋怨余染,也无法怨恨梁雪。因为在感情里,相互倾心的有,爱而不得的也有。最爱的男人和最好的朋友,她除了羡慕嫉妒,也只能送上祝福。

    “梁雪值日,替值日。”言雪刻意强调梁雪是在替余染值日,是为了提醒自己的妹妹“那两个人相互喜欢,没有插足的份。”

    实际上,这不用她说明。初中的时候四个人是同班,那时候就是这样了。余染在学校不是开小差就是睡觉,轮值生的工作基本都是梁雪在做。

    余染的记忆一点点复苏,黎鸢也渐渐能够理解余染对梁雪的爱:如此温婉可人的女孩谁不喜欢呢!

    但她能够知道的,只有余染至今为止的记忆,后来发生了什么,黎鸢连猜都猜不出来。

    梦里应该是陆续都出现过,但因为是梦,所以很多事情已经连印象都没有。

    “她们一定发生了很多事情,很多我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黎鸢对此十分肯定。穿越重生之后,她继承了余染的一切。在余染的道德观念里,爱和恨并不是此消彼长的,也就是说,他已经爱上梁雪,不论因此遭受怎样的苦难他都不会因爱生恨。

    所以余染和梁雪之间,一定有一个叫所有人跌破眼镜的明天。

    余染点的猪肝盖饭端上来,他又叫了一份蒸饺打包,发消息告诉梁雪会给她带午饭。

    梁雪回消息:“荔枝味。”

    余染飞快吃完,拿上梁雪的午饭,在学校前面的百货超市买了一根荔枝味棒棒糖。

    梁雪很喜欢吃糖,而余染每次‘报恩讨好’的方式,就是给她买糖。

    高二(3)班的教授在四楼最左边,这时候教室里只有梁雪一个人。

    她坐在窗边,秋日的阳光懒洋洋洒落在她身上,洁白的T恤,稚嫩的脸庞,驻进男孩心里,取缔了所有诗和远方。

    余染在她对面坐下,梁雪吃饭的时候他就认真地看着。她真的很美,吃饭都让人赏心悦目。

    “没吃饱吗?”梁雪夹了一个饺子喂给余染,黎鸢帮他拒绝了。在余染的意识里是要接受的,但主宰身体的是黎鸢的灵魂,而黎鸢已决心要替多年后的他了却心愿。

    拒绝了梁雪的投喂,心仿佛被人揪了一下,余染连忙起身去厕所,刚刚转身眼泪就流了出来。

    即便灵魂已经是黎鸢,可身体还是余染,而余染对梁雪的爱,早已根植在灵魂深处,并溶于骨肉。

    黎鸢不禁要问:“他真的想跟这个女人撇清关系吗?还是只是临死之际意识不清,说的气话?”

    黎鸢思考着,回过神来已经再次坐在梁雪对面。

    她已经吃好午饭。余染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她。

    整个过程,作为身体主宰的黎鸢几乎没有意识,是身体本能的行为。

    盒子里是昨晚回家路过超市时买的荔枝。

    这个季节,燕江城已经很难见到荔枝,价格自然不便宜。但余染还是买了一盒,因为是梁雪最喜欢吃的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