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越女剑 > 第4章
    这少女以四招戳瞎两名吴国剑士的眼睛,人人眼见她只是随手挥刺,对手便

    即受伤,无不耸然动容。六名吴国剑士又惊又怒,各举长剑,将那少女围在核心。

    范蠡略通剑术,眼见这少女不过十六七岁年纪,只用一根竹棒便戳瞎了两名

    吴国高手的眼睛,手法如何虽然看不清楚,但显是极上乘的剑法,不由得又惊又

    喜,待见六名剑士各挺兵刃围住了她心想她剑术再精,一个少女终是难敌六

    名高手,当即郎声说道:“吴国众位剑士,六个打一个,不怕坏了吴国的名声?

    倘若以多为胜,嘿嘿!”双手一拍,十六名越国卫士立即挺剑散开,围住了吴国

    剑士。

    那少女冷笑道:“六个打一个,也未必会赢!”左手微举,右手中的竹棒已

    向一名吴士眼中戳去。那人举剑挡格,那少女早已兜转竹棒,戳向另一名吴士胸

    口。便在此时,三名吴士的长剑齐向那少女身上刺到。那少女身法灵巧之极,一

    转一侧,将来剑尽数避开,噗的一声,挺棒戳中左首一名吴士的手腕。那人五指

    不由自主的松了,长剑落地。

    十六名越国卫士本欲上前自外夹击,但其时吴国剑士长剑使开,已然幻成一

    道剑网,青光闪烁,那些越国卫士如何欺得近身?

    却见那少女在剑网之中飘忽来去,浅绿色布衫的衣袖和带子飞扬开来,好看

    已极,但听得“啊哟”、呛啷之声不断,吴国众剑士长剑一柄柄落地,一个个退

    开,有的举手按眼,有的蹲在地下,每一人都被刺瞎了一只眼睛,或伤左目,或

    损右目。

    那少女收棒而立,娇声道:“们杀了我羊儿,赔是不赔?”

    八名吴国剑士又是惊骇,又是愤怒,有的大声咆哮,有的身发抖。这八人

    原是极为勇悍的吴士,即使给人砍去了双手双足,也不会害怕示弱,但此刻突然

    之间为一个牧羊少女所败,实在摸不着半点头脑,震骇之下,心中都是一团混乱。

    那少女道:“们不赔我羊儿,我连们另一只眼睛也戳瞎了。”八剑士一

    听,不约而同的都退了一步。

    范蠡叫道:“这位姑娘,我赔一百只羊,这八个人便放他们去吧!”那少

    女向他微微一笑,道:“这人很好,我也不要一百只羊,只要一只就够了。”

    范蠡向卫士道:“护送上国使者回宾馆休息,请医生医治伤目。”卫士答应

    了,派出八人,挺剑押送。八名吴士手无兵刃,便如打败了的公鸡,垂头丧气的

    走开。

    范蠡走上几步,问道:“姑娘尊姓?”那少女道:“说甚么?”范蠡道:

    “姑娘姓甚么?”那少女道:“我叫阿青,叫甚么?”

    范蠡微微一笑:心想:“乡下姑娘,不懂礼法,只不知她如何学会了这一身

    出神入化的剑术。只须问到她的师父是谁,再请她师父来教练越士,何愁吴国不

    破?”想到和西施重逢的时刻指日可期,不由得心口感到一阵热烘烘得暖意,说

    道:“我叫范蠡,姑娘,请到我家吃饭去。”阿青道:“我不去,我要赶羊去

    吃草。”范蠡道:“我家里有大好的草地,赶羊去吃,我再赔十头肥羊。”

    阿青拍手笑道:“家里有大草地吗?那好极了。不过我不要赔羊,我这

    羊儿又不是杀的。”她蹲下地来,抚摸被割成了两片的羊身,凄然道:“好老

    白,乖老白,人家杀死了,我……我可救不活了。”

    范蠡吩咐卫士道:“把老白的两片身子缝了起来,去埋在姑娘屋子的旁边。”

    阿青站起身来,面额上有两滴泪珠,眼中却透出喜悦的光芒,说道:“范蠡,

    ……不许他们把老白吃了?”范蠡道:“自然不许。那是的好老白,乖老

    白,谁都不许吃。”阿青叹了口气,道:“真好。我最恨人家拿我的羊儿去宰

    来吃了,不过妈说,羊儿不卖给人家,我们就没钱买米。”范蠡道:“打从今儿

    起,我时时叫人送米送布给妈,养的羊儿,一只也不用卖。”阿青大喜,一

    把抱住范蠡,叫道:“真是个好人。”

    众卫士见她天真烂漫,既直呼范蠡之名,又当街抱住了他,无不好笑,都转

    过了头,不敢笑出声来。

    范蠡挽住了她的手,似乎生怕这是个天上下凡的仙女,一转身便不见了,在

    十几头山羊的咩咩声中,和她并肩缓步,同回府中。

    阿青赶着羊走进范蠡的大夫第,惊道:“这屋子真大,一个人住得了吗?”

    范蠡微微一笑,说道:“我正嫌屋子太大,回头请妈和一起来住好不好?

    家里还有什么人?”阿青道:“就是我妈和我两个人,不知道我妈肯不肯来。我

    妈叫我别跟男人多说话。不过是好人,不会害我们的。”

    范蠡要阿青将羊群赶入花园之中,命婢仆取出糕饼点心,在花园的凉亭中殷

    勤款待。众仆役见羊群将花园中的牡丹、芍药、玫瑰种种名花异卉大口咬嚼,而

    范蠡却笑吟吟的瞧着,无不骇异。

    阿青喝茶吃饼,很是高兴。范蠡跟她闲谈半天,觉她言语幼稚,于世务然

    不懂,终于问道:“阿青姑娘,教剑术的那位师父是谁?”

    阿青睁着一双明澈的大眼,道:“什么剑术?我没有师父啊。”范蠡道:“

    用一根竹棒戳瞎了八个坏人的眼睛,这本事就是剑术了,那是谁教的?”阿

    青摇头道:“没有人教我,我自己会的。”范蠡见她神情坦率,实无丝毫作伪之

    态,心下暗异:“难道当真是天降异人?”说道:“从小就玩这竹棒?”

    阿青道:“本来是不会的,我十三岁那年,白公公来骑羊玩儿,我不许他骑,

    用竹棒来打我,我就和他对打。起初他总是打到我,我打不着他。我们天天这样

    打着玩,近来我总是打到他,戳得他很痛,他可戳我不到。他也不大来跟我玩了。”

    范蠡又惊又喜,道:“白公公住在哪里?带我去找他好不好?”阿青道:

    “他住在山里,找他不到的。只有他来找我,我从来没去找过他。”范蠡道:“

    我想见见他,有没有法子?”阿青沉吟道:“嗯,跟我一起去牧羊,咱们到山

    边等他。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来。”叹了口气道:“进来好久没见到他啦!”

    范蠡心想:“为了越国和夷光,跟她去牧羊却又怎地?”便道:“好啊,我

    就陪去牧羊,等那位白公公。”寻思:“这阿青姑娘的剑术,自然是那位山中

    老人白公公所教的了。料想白公公见她年幼天真,便装作用竹棒跟她闹着玩。他

    能令一个乡下姑娘学到如此神妙的剑术,请他去教练越国吴士,破吴必矣!”

    请阿青在府中吃了饭后,便跟随她同到郊外的山里去牧羊。他手下部属不明

    其理,均感骇怪。一连数日,范蠡手持竹棒,和阿青在山野间牧羊唱歌,等候白

    公公到来。

    第五日上,文种来到范府拜访,见范府掾吏面有忧色,问道:“范大夫多日

    不见,大王颇为挂念,命我前来探望,莫非范大夫身子不适么?”那掾吏道:“

    回禀文大夫:范大夫身子并无不适,只是……只是……”文种道:“只是怎样?”

    那掾吏道:“文大夫是范大夫的好友,我们下吏不敢说的话,文大夫不妨去劝劝

    他。”文种更是奇怪,问道:“范大夫有什么事?”那掾吏道:“范大夫迷上了

    那个……那个会使竹棒的乡下姑娘,每天一早便陪着她去牧羊,不许卫士们跟随

    保护,直到天黑才会来。小吏有公务请示,也不敢前去打扰。”

    文种哈哈大笑,心想:“范贤弟在楚国之时,楚人都叫他范疯子。他行事与

    众不同,原非俗人所能明白。”

    这时范蠡正坐在山坡草地上,讲述楚国湘妃和山鬼的故事。阿青坐在他身畔

    凝神倾听,一双明亮的眼睛,目不转瞬的瞧着他,忽然问道:“那湘妃真是这样

    好看么?”

    范蠡轻轻说道:“她的眼睛比这溪水还要明亮,还要清澈……”阿青道:“

    她眼睛里有鱼游么?”范蠡道:“她的皮肤比天上的白云还要柔和,还要温软……”

    阿青道:“难道也有小鸟在云里飞吗?”范蠡道:“她的嘴唇比这朵小红花的花

    瓣还要娇嫩,还要鲜艳,她的嘴唇湿湿的,比这花瓣上的露水还要晶莹。湘妃站

    在水边,倒影映在清澈的湘江里,江边的鲜花羞惭的都枯萎了,鱼儿不敢在江里

    游,生怕弄乱了她美丽的倒影。她白雪一般的手伸到湘江里,柔和得好像要溶在

    水里一样……”

    阿青道:“范蠡,见过她的是不是?为甚么说得这样仔细?”

    范蠡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我见过她的,我瞧得非常非常仔细

    。”

    他说的是西施,不是湘妃。

    他抬头向着北方,眼光飘过了一条波浪滔滔的大江,这美丽的女郎是在姑苏

    城中吴王宫里,她这时候在做什么?是在陪伴吴王么?是在想着我么?

    阿青道:“范蠡,的胡子中有两根是白色的,真有趣,像是我羊儿的毛一

    样。”

    范蠡想:分手的那天,她伏在我肩上哭泣,泪水湿透了我半边衣衫,这件衫

    子我永远不洗,她的泪痕之中,又加上了我的眼泪。

    阿青说:“范蠡,我想拔一根胡子来玩,好不好?我轻轻的拔,不会弄痛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