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占星术杀人魔法 > 第21节
    “啊!”我不禁轻叫了出来,这简直像海市蜃楼般的奇妙。

    不只是我,饭田夫妇也很兴奋,真相终告明朗。

    简直太神奇!我心里面叫。我不由佩服御手洗。但是另一方面,又觉得项背猛起鸡皮疙瘩。

    “可是,尸体毕竟不是钞票,不能用胶带接合。”

    御手洗不理会我们的惊讶,继续讲下去。

    “要接合尸体,当然需要更强力的‘接合剂’。在这种情况下,能取代不透明胶带功能的,无疑的就是人们对阿索德的幻想。这个理论或幻想因为太强烈、太诡异,就会愈忽略现实的情况,我们一直深信那六具尸体各自缺少的部位,已经被凶手拿去组合阿索德了。其实呢?没错!根本就没有什么阿索德,因为凶手一开始就没有制作阿索德的计画。我说到这里,想必在场的各位,都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不需要我再多作说明了。那就……”

    “这样就说完了吗?。不再说清楚点吗?”我不禁脱口问道。

    我们三人个个张着嘴巴,充满期待地看着御手洗。我们的心脏好像要从喉咙跳出来般地紧张、激动,迫不及待地想要听下去。而御手洗脸上的表情却似笑非笑,还有一点点嫌麻烦的样子。

    这时,我的脑里居然浮现出“远近法”这三个字。并且,这三个字就如同平交道的红灯一般,闪个不停,又忽高忽低,忽远忽近。我的太阳穴的血管,也随之鼓动着。

    这幅像文艺复兴时代大师作品的阿索德大画,竟然是一幅并不是真正存在的“假画”,可笑的是,人们竟被这幅不存在的画作上的微笑迷惑了四十年。

    远近法之所谓的“焦点透视”宛如是一个讽刺。阿索德以这种方法绘成,而我们眼睛被强迫注视的地方,正是那画中所有线条凝聚成的“消失点”。

    阿索德的消失点。此时,阿索德所相关的种种伪造的风景,正以炫目的气势,在我眼前远去,缩小成一个针头,然后消失。

    可是,我心里还有很多疑问。我像站在疑问森林之中,从我耳边飞逝的风,都是问号。

    那么凶手——

    为什么有的尸体埋得深?有的埋得浅?

    将尸体运至国埋葬,不是基于占星术的理论吗?

    ib.是根据什么理由,将尸体埋藏或放置于青森、奈良……等等地方?

    东经一百三十八度四十八分又是怎么一回事?

    早发现的尸体跟晚发现的尸体,有何意义上的差别?

    那么动机又是什么呢?

    自我消失后,凶手隐匿在哪里?

    还有,平吉的手稿是怎么一回事?那不是平吉写的吗?否则是谁写的?

    “好像很感兴趣嘛。”御手洗打趣我:“平常我说的话,比现在说的有价值多了,却都当成耳边风。

    “不过,今天我比较像是赞扬凶手的演讲会。我一直在想,这件事由凶嫌来说明会更好。如果我是须藤妙子,绝对不希望由别人来解开自己设下的谜底。们真的想听我说吗?”

    饭田刑警点头,我更不用说,美沙子更是睁大眼睛,猛点头不已。

    御手洗不知是认真,还是开玩笑,叹口气说:“好吧!那我就服务到家,继续说罗。”

    “这是按照发现尸体的先后次序,所画下的图。”说着,御手洗把那张图递给我们。

    &a;a;lt;i src=&a;a;quot;//./book/plate.pic/plate_123587_1.jpg&a;a;quot; /&a;a;gt;

    图7

    “不过,这图很难懂。我们不如说,这是凶手特意设计的顺序,为的就是让人摸不着头绪。为了让们容易了解,我想从支解尸体部位的顺序,由头、胸部、腹部等,一个个讲下来。也就是说它的顺序为:牡羊座的时子、巨蟹座的雪子、处女座的礼子。”御手洗一边说,一边把刚才画在黑板上的钞票擦掉,再依序画出人体。(图8)“那些少女的尸体被找到之后,是如何辨认身分的呢?四号、五号、六号的尸体依次为雪子、信代、礼子。三人的尸体因为将近一年才被发现,尸体腐烂,脸部已经无法辨认。其地尸体在二到三个月就被发现,还可以从脸、头部和衣服来辨认,像礼子这样几乎已经变成一堆白骨的尸体,只能靠手记里所描述的,来确认身分了。现在我在尸体的上半部跟下半部标上名字(图9),并且用斜线箭头表示,其各部分各别所属的尸体。只要和刚才钞票的切割法联想在一起,就是用这种方式切割了五具尸体(图10),然后再加以分开并列。

    &a;a;lt;i src=&a;a;quot;//./book/plate.pic/plate_123587_2.jpg&a;a;quot; /&a;a;gt;

    图8

    &a;a;lt;i src=&a;a;quot;//./book/plate.pic/plate_123587_3.jpg&a;a;quot; /&a;a;gt;

    图9

    &a;a;lt;i src=&a;a;quot;//./book/plate.pic/plate_123587_4.jpg&a;a;quot; /&a;a;gt;

    图10

    “这里也有个盲点,各位知道凶手是一名女性时,都觉得非常讶异吧?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一直认为凶手必须处理六具尸体,要在其中的四具尸体上做出两个切口,两具尸体做出一个切口,总共是十个切口;而且,还要把被切割下来的六个部位,运到某个地方去组合。这些都是费时、费力气的工作,恐怕如果不是男性,就很难办到吧?但是,现在回想起来,真正需要凶手用到力气的地方并不多,将尸体运送到各地掩埋的人,并不是凶手本人;而且事实上处理的尸体只有五具,每一具尸体上也只有一个切口;比较费事的工作,只是将尸块组合替换,以及替他们换衣服而已。不过,一个女人做这类事,应该还应付得来。

    “就这样,五个死人,被组合成六组尸体了。可是,如果这六组尸体被找到,并且被并排在一起时,就算有阿索德的传说,还是有可能被发现其实只是五个人吧?这就是凶手为什么要分散弃置这些尸体的真正原因。

    “基本上凶手在配置这些尸体的位置时,主要的考虑因素应该和星象、咒术无关,而是:避免这几组尸体被集中在一起,尤且是相邻替换的尸块一定要分埋在关东和关西。头部和脸部无法伪造,因此没有头、没有脸的那一具女尸,即凶嫌本人。刚才各位也看过,被认为是时子的那具尸体,是没有头部的,所以凶手就是时子。”

    御手洗讲到这里,我们三人都不作声。隔了一会儿,我才开口问:

    “那么,那个须藤妙子是……”

    “她就是时子。”

    我们三个人又沉默了,头脑好像也都有点混乱。隔了一会儿,御手洗问:“还有没有其他问题?”

    除我之外,另外两个人和御手洗都不熟,饭田刑警和御手洗更是初次见面,当然多所顾虑。所以此时只好由我来应付御手洗的质问。

    “四号到六号雪子、信子、礼子的尸体,是案发后隔了半年才发现,为什么这三具尸体要埋深?”

    “问得好。请看这张图(图7)。因为每具尸体都要和旁边的尸体做组合,例如知子和信代,所以必须避免不同的尸体在接近的时间内被发现。因为不论尸体分理得有远,也都有可能同时被运回东京或其他地方并列,只要一并列就危险了。因为切口一旦符合,相邻替换的把戏就会被拆穿。不过她们都穿着衣服,所以很难往这边想。

    “互相借用肢体的尸体,在不同的时间带被发现时,早被发现的尸体可能已经火化了,这一点非常高明。最早被发现的三具尸体,都是在春天被发现的,一日到了夏天,尸体会腐烂得更快,因此到了夏天,就先火化。若是在时兴土葬的欧洲,可能就很危险了。知子的尸体是故意让人最先发现的,因为她的尸体没有借用别人肢体,无论解剖或血液检验,都不会出纰漏。而被认为是时子的尸体,同样也没有借用别人的肢体,但是这具尸体没有头,实际上也不是时子,所以凶手不敢让她最先被发现。

    “按照凶手原先计画,尸体被发现的前后顺序为知子,然后是秋子、雪子,这是第一组尸体;信代、礼子、时子等第二组的尸体,则愈晚被发现愈好,最好是已经腐化成白骨的阶段了,才被发现,那样一来,就没有比对刀口,而露出破绽的可能性。这样前半组发现后被并列时,也不用担心会被发现有组合替换的情形。为了这个理由,所以后半组都要理得比较深。

    “现在大致清楚了吧。不过时子被发现时,埋得并不深,而雪子却理得比较深,这是为什么呢?应该是时子对代替自己的尸体,有潜在的不安感吧!虽然从脚和趾甲的变形可以知道她是芭蕾伶娜,但是还是不够充分。毕竟是没有头的尸体,比较容易引人怀疑是否为替身。就算没有这层顾虑,也由于她没有脸,可能也会被追查下去。

    “要辨认是否是时子的尸体,还有一个依据,那就是平吉手托里曾经提到过的‘痣’。手记里说:时子的腹侧有颗痣。被认为是时子尸体的,实际上是雪子的身体,但时子却在偶然中得知雪子身上有痣,便利用了这一点。如果尸体埋得太深、太晚被发现,尸体完腐化了,这个可以当作辨识线索的‘痣’,恐怕也会消失了,所以这具被用来代替时子的尸体,就不能太晚被发现。

    “尽管凶手如此防患,但仍然暴露若干危险。第一,时子可能和雪子被同时起出并列。虽然群马和秋田两地相距甚远,但也不能过分乐观,万一两个尸体被发现后,凑巧被放在一起,雪子的头被移到时子身上,雪子的尸体便完整出现了。其实,从痣来判断的话,也是相当冒险的。因为雪于是昌子的亲生女儿,母亲当然知道女儿的腰上有没有痣。必须安排不让昌子去认时子的尸体,而去认雪子腐烂后的尸体。而时子的尸体则是由多惠来确认。所以时子必须让多惠看到自己腰上有颗后天的痣。

    “这样一来,问题点一一出现了,但是时子也都想到了。对时子来说,可以避免前述的危险点的方法,就是深埋‘雪子’,浅埋‘时子’;还有为了要让人知道‘时子的腰上有痣’。因此掉换了雪子和时子掩埋时的深度组别。但掉换了雪子和时子的组别后,又产生新的危险。万一前半组前三具尸体发现后,万一被摆放在一起时,就会有相邻的尸体在一起。

    “但是最高明的是,这问题并未出现在前半组,而是后半组。而秋子和时子就不是相邻组。后半组尸体被发现时,又都已腐化,就更没有这个问题了。凶手有意让后半组的信代、礼子、雪子腐烂后才被发现,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以嫌疑犯名义被捕的昌子,在精神状态异常下,更难从尸体上发现有何不对,就算她发现有异,但说的话已不足为警方所采信。还有,因为尸体已经腐化到至亲难以确认的程度,警察可能不会带案发即拘留的嫌犯前去指认。所以雪子很可能在母亲尚未指认前,就先行火化了。

    “至于悔泽吉男的老婆文子又另当别论。她毫无涉嫌因素,女儿的尸体一被发现,便会被要求立即前往指认。由于指认者是死者母亲,就算有疏忽的地方,警察也会认真考虑。因此有必要让她的女儿相当腐烂,甚至化成一堆白骨。基于上述种种理由,时子将尸体分为深埋组和浅埋组了,而雪子的尸体被深埋了。”

    听完御手洗的这段解说,我不禁咋舌。没有想到这个案子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原来如此……实在太令人讶异了。可是,若是如此,虽然把时子和雪子的组别对调也没什么不对,但是为什么不让被当作时子的雪子尸体那一整组放在浅埋组也就是前半组呢?如果这样的话……”

    “哎呀,我不是说过了吗?时子也怕警察看到第一个后大感惊骇,然后就再往下追查呀。比如说若是她故意将时子藉由浅埋而被第二或第三个发现,那么信代或礼子中,有一个一定得当第一个。但这两人尸体的上下两部分,都分别为两个人的,不论是谁当第一个,当她被像知子那样丢弃不埋的话,肯定做母亲的文子一定会发现异状。我敢跟赌,做母亲的在这方面的敏感度可是很强的。时子在计画时最警戒的是她们的母亲,而非警察。

    “而且,在未腐败的状态下,看到这样的组合尸体,再单纯的警察可能也会觉得有异,至少会尽力动脑筋去想。好,那如果是把无头尸当作第一号呢?这尸体虽然只缺一部分。可是凶手会很不安,这我刚才说过了。所以,要拿来当作第一号任意弃置的,再怎么想,都只有知子最合适。”

    “那么,如果一律……”

    “是说一律都深埋好吗?若是如此,就失了与阿索德相关的契机。警察可能花上十年时间才起出所有的尸体,于是就不会和平吉的手记联想在一起。而且那些尸体上,别说看不到痣,恐怕连芭蕾伶娜的特征——脚骨和趾甲变形都看不到了。与其这样,还不如都被发现。万一弄不好,可能六具尸体都永远找不到,或是刚好没找到无头的那具。这种事不能说绝对不可能。而且这种‘巧合’便会很乌龙的成为指出凶手的证据。这样一来,辛辛苦苦预备自己尸体,以及其他所有的事不都白做了?以时子来说,这六具尸体一旦被发现,自己就安了。而且这期间不能太久。不只是为了看到芭蕾伶娜的特征,而且因为她已设计成找不到凶手的悬案,所以找不到尸体的人就等于是凶手,这风险很高。而且在六具尸体被找齐之前,她必须隐身躲藏,若是时间太长,对时子来说也不是愉快的事。”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我还有一个问题。死者几乎都不是尸,难道警察没有从血型找出疑点吗?”

    “很凑巧,她们的血型都是A型,这方面饭田先生算是行家。据我所知,现在血型不只ABO,还有MN型、Q型、RH型。最主要是抗体的不同,但要排列分类,那么人类的血液型又可细分为一千多种。不仅血型,上下分割的尸体,如果详细做染色体、骨骼组织分析,这件命案还是骗不了警方。”

    “是不是乡下警察的关系,疏忽了这方面?”

    “撇开乡下警察不说,即使是现在的日本,一条街有大医院的,也几乎少之又少。命案发生之时,血液方面的检验,大概只有ABO三种血型吧,这一方面我不清楚。不过我知道MN型、O型的发现,是战后的事。饭田先生应该知道这些吧?那就没错,昭和十一年的时候二般人只知道ABO血型。”

    “染色体是从血液中抽离的吗?”

    “可以从血液、唾液、精液、皮肤以及骨头抽离。但是这宗命案发生在昭和十一年,尸体现在已经变成一堆残骸、粉末,早已不可能利用血液、染色体、骨骼组织等判案方法。现在都是用显微镜在办案,由此点上,现代对犯罪者来说已经不再是个天堂了。”

    “现在所讲的,我都明白了。难怪那天发狂大叫哩。不过,光凭这些资料,怎么知道须藤妙子,不,时子住的地方?”

    “哈!这还不简单吗?只要从动机这一点去想,就能够明白了。”

    “对了,说起动机,她杀人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那本《梅泽家占星术杀人案》借一下。唔……看看这张家谱图表,时子的母亲多惠可说是这家人中最悲剧的人物。时子杀人的动机,应该就是为了替母报仇。如果我的想像没错,平吉并不是个意志坚强的人,所以当昌子介入他的婚姻时,他就随随便便抛弃了温顺的多患。跟后母及异母姊妹生活的时子,内心一定十分痛苦。对时子来说,礼子、信代、雪子,虽然都和自己有亲戚关系,但也是经由让母亲受苦的平吉才有的血缘。这六个人,不,再加上昌子、时子,总共八个人生活在一起,时子介入她们中间,自然有无法打成一片的感觉。但她杀人直接动机,是什么呢?

    “之前,关于这点我一直想不透,后来我当面问她,她花了几十分钟告诉我。其实并不单纯。总之,时子对她们虽积怨已久,但最主要的还是为苦命的母亲出一口气。多惠是个苦命的女人,父母经商失败,好不容易嫁个有钱先生,却因为昌子的夺爱,落得一无所有。像她那种消极、保守的女性,遇到这种事情,又无能为自己争取权益,非常可怜。所以时子想再怎么样,至少帮母亲争取到一笔钱吧。这就是犯罪的动机。

    “我还可以补充一点,说明时子杀人的动机,最基于对母亲强烈的同情与爱。多惠在京都嵯峨野开过皮包店,嵯峨野是她最怀念的地方,结果却死在保谷。时子那个时候或许有完成母亲梦想的念头。果然四十年后的今天,时子便隐居在那个地方。我猜她可能会以母亲的名字取店名,于是便到派出所打听这一带有没有叫妙屋或惠屋的皮包店。真的就找到一家惠屋,而且时子连自己的名字也改了。”

    “这么说,梅泽平吉的手稿不是平吉本人写的?”

    “当然是时子写的。”

    “二月二十五号下雪那一天,平吉的模特儿就是时子吗?”

    “是。”

    “原来平吉以自己的女儿做模特儿……关于密室的问题,能说明一下吗?”

    “那其实没有什么。这个问题和平吉鞋子的问题一样,我不觉得有说明的必要,但是既然问了,我就说吧!我前面就已经说过,时子在充当父亲的模特儿时,外面开始下雪了,于是她便思考出脚印的障眼法。平吉平日最信赖的人,就是时子,因此当然可能当着她的面吃下安眠药。那时,时子正打算要回去。

    “之后,时子冷不防杀害了父亲,并且把床挪斜,让床看起来好像被吊起来一样,又让平吉的一只脚垂到床外,还剪短了平告的胡子,才离开工作室,从有凌乱足迹的窗户边拉动绳子,把门闩带上。这个时候,门上的皮包锁还没有挂上去。接着,她穿着女鞋,走到栅门,再利用芭蕾舞者的踮脚尖走法回到工作室的入口,换上平吉的男鞋,故意在窗户的下面弄出混乱的脚印,然后踩过刚才踮脚尖走路的痕迹,把脚尖的印子除掉,来到外面的马路上。

    “至于接下来她去了哪里?就不清楚了。她可以去保谷找她的母亲,但是时间已经晚了,没有巴士,也没有电车,叫计程车的话,可能会被发现,所以她大概就随便找个地方躲到天亮才回去,凶器应该也在那个时候处理掉了。第二天早上她回到梅泽家时,身上一定有包包之类的东西。因为包包里放着平吉的鞋子。

    “然后,她做了早餐,前往平吉的工作室,先假装在窗口探视里面的情形,并且趁机把平吉的鞋子从窗户丢入室内的地上。那样丢进去的鞋子,当然是有点乱的,但是没有关系,因为待会儿一家人会破门进去,一定会把地上的鞋子弄乱的,所以谁也不会起疑。接下来她把大家叫来,众人破门而入,时子便利用一阵乱的时候,独自把门扶好,挂下皮包锁。就这样,皮包锁和鞋子的问题,都解决了。在撞门进入之前,如果大家先到窗口去看看里面的情形,或许会有人注意到门上没有挂皮包锁。但是时子一定会以不要弄乱脚印,影响破案为由,说服大家不要靠近窗户。”

    “那……警察问起皮包锁的问题时,时子只要回答说‘有’就好啊,因为第一个发现的就是时子啊。”

    “没错。”

    “保谷的多惠为时子做的不在场证明,是骗人的吗?”

    “对。”

    “杀一枝和陷害竹越文次郎的也是时子吗?”

    “梅泽家一连串的命案都是她做的,文次郎完是无辜的受害者。这是这件案子里最令人讨厌的一点。他因为被卷入命案,后半辈子都很难过。案情现在才真相大白,对他而言是有点晚了,但总算还他清白了,相信他死后有知,应该安心了。石冈,请去把房子里冬天用剩的煤油拿来好吗?”

    我拿着只剩下一点点的煤油桶来时,御手洗已站在磁砖的流理台前等我。水槽里放著文次郎的手稿,御手洗将一点点煤油浇在手稿上。

    “美沙子夫人,有没有火柴或打火机?有吗!太好了,借我一下。”

    御手洗点着火,浇上煤油的手稿很快烧起来。

    四个人围着流理台,看着流理台里燃烧的手稿,好家围着小小的营火。御手洗不时用小棍子拨弄,烧成黑灰的纸,一片、两片、三片,飞舞到空中。我发现美沙子喃喃自语道:这样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