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占星术杀人魔法 > 第18节
    我的思考活动处于停止的状态了。事实上我并不认为案件现在已经进入结束的阶段,如果我的思考还在活动的话,我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去找吉田秀彩。

    眼睛只能盯着电话,我的心情当然不会轻松。不过,原本像泄了气的气球的御手洗,现在已经恢复活力,这点身为朋友的我是很为他高兴。

    在傍晚以前,御手洗还没有打电话回来之前,我可以做什么事呢?我不知道,我只能在电话前来回走动吧!为了打发时间,我还提前吃午饭。这样穷担心,其实无济于事。回到房间里,我在电话旁躺下,不到二十分钟,铃声便大作。因为电话来得比想像中的早,所以我认为不会是御手洗。我拿起电话说:

    “这里是江本。”

    “是石冈吗?”

    是御手洗那嘲弄的口气。

    “这么早就打来,是不是忘了东西?”

    “我现在在岚山。”

    “好啊,那地方不错,讨厌的樱花正开放。情况怎么样?”

    “从我出生以来,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快乐过。知不知道渡月桥?岚山的渡月桥。过了桥,有个地藏庵似的电话亭,知道吗?”

    我记得很清楚。

    “现在过来。电话亭的另外一头,有一家‘琴听茶馆’,我在那里等。那儿卖的樱花饼好吃极了,快来尝尝,顺便我想让见一个人。”

    “好。谁?”

    “见了就知道。”御手洗绝对不会现在就告诉我对方是谁。

    “一定也很想见见那个人。让我一个独占这个碰面的机会,会遗憾终生的。要快,那个人很有名、很忙,不快来的话,对方就回去了。”

    “明星吗?”

    “哎呀,快来就是。天气怪怪的,正在台风,可能会下雨,记得带伞。玄关有一把是江本的伞,另外一把便宜货是上次下雨我买的,把那两支伞带来,快!”

    匆匆穿好上衣,又在玄关的鞋柜下找到一白一黑两把伞,然后连走带跑赶至车站。还好自己体力还不错,可以这样随传随到。不过,御手洗搞啥把戏,追种时候要我去见什么明星?难道这个大明星和案件有关?

    走出岚山车站时,虽然还是下午的时刻,但是天上有云在飘动,因此天空蒙着一层浅灰色,天色也就有点像夕阳要西下时的时间。一阵阵的强风吹动树梢,我小跑步经过渡月桥时,以为要闪电了,抬头看,却不见闪光,是春雷吗?

    “琴听茶馆”的客人不多,御手洗坐在挂着红色布帘的靠窗的位子上。一看到我,御手洗略略举手,要我过去。他面前坐着一位穿着和服的女人,那个女人背对着我。

    拿着两把伞,我在御手洗旁边的位置坐下,从御手洗的位置看出去,正好是渡月桥。“请问要点什么?”女侍跟在我身边,轻声问道。“樱花饼。”御手洗熟练地说,并拿了几枚百圆硬币给女侍,替我先付帐。

    隔着桌子,我可以很清楚地看着对面的和服女人。她眼睑低垂,给人的感觉、气质都很好,且面貌姣好,年轻时候,想必是个美人。她的年纪介于四、五十岁间。如果以五十岁来算,发生案件的当时,她应是十岁。这么大的孩子,能提供什么意见?御手洗可以从她口中间出什么呢?

    妇人完没有去动摆在面前的饼和茶,茶恐怕已经冷掉了。我很奇怪她为什么老是低着头?

    我对这女人一点印象也没有。不管在电视或电影里,我都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按照常理,御手洗应该会替我们介绍彼此,可是气氛出乎意外地沉闷,大家都没有说话。虽然我曾暗示御手洗为我们做介绍,但他仍然不为所动,只说:等的饼来了再说。然后又陷入沉默。

    果然,得女待拿着托盘,端来小碟子和茶,摆在我面前后,御手洗终于开口:

    “他是和我一起来的朋友,叫做石冈和己。”

    妇人总算抬起头来看我,并且微微一笑。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微笑,令人一时难忘。一个五十岁的女人,脸上会有这种笑颜,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的微笑,羞怯中带点幽怨。

    御手洗面向我,以梦中人物即将出场的口气说道:

    “石冈,这位须藤妙子,就是梅泽家占星术杀人事件中,我们所敬佩的凶手。”

    霎时,我觉得头昏目眩,好长一段时间说不出话来,只是三人面面相觑。或者这才是足以与四十年匹敌的东西。

    时间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突然之间春雷轰隆轰隆的响,电光闪过时,微暗的室内便乍放光明,房里传来一个女子的惊叫声夹在轰隆的雷鸣声中。

    那个惊叫声好像是信号般,大雨开始落下,河和桥都笼罩在一片烟雾中,雨打在屋顶上发出很大的声响,若不大声说话,根本听不见,所以我们都沉默不语。

    雨势渐猛,打在玻璃窗上,彷佛成了一幅泼墨山水,游人落荒而逃。有几个慌乱地打开店门,冲了进来,大声交谈。我好像听到来自遥远世界的声音。

    我开始想:是不是御手洗又在开玩笑了?偷看御手洗一眼,发现他并没有开玩笑的样子。再看看那位女性,她仍然正襟危坐,一副很正经的样子。

    为什么她就是凶手呢?我左猜右想,心里渐渐产生一种莫名的兴奋。

    须藤妙子,这名字是第一次听说,但是,她真的是我们然不知道的人物吗?

    看她的样子,大概是五十岁左右,那么昭和十一年时,她才十岁。就算她现在已经五十五岁了,当时也不过十五岁,也还是一个小孩子,会做出什么呢?

    谋杀了平吉、杀死了一枝和阿索德,干下一连串命案的,不仅是个女的,竟然还是一个只有十岁的小女孩吗?

    还有,写信去威胁竹越文次郎的,也是这个女人吗?当年的她,能够一口气切割六个女体,完成阿桑德吗?

    凶手不是吉男、安川,也不是文子、平吉,真是这个女人吗?那么她的动机何在?跟梅泽家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我们手中现有的资料里,出现的人物中并没有小孩子呀!当时她隐藏在哪里了?难道说我们,甚至所有关心这个案子的人,都疏忽了这个线索?但是一个小孩子为何要杀害六个大人?她是在哪里下毒手的?她所使用的毒剂,是从哪里来的?

    除了以上这些疑问外,我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如果眼前的这个女人真的就是凶手,御手洗是怎么、从哪里把她找出来的?这个女人能够像一阵烟一样地躲藏了四十年而不被发现,御手洗是怎么发现她?并且在这个时候找到她?我和御手洗在哲学之道分手到现在,不过是一顿饭的时间呀!

    我跑到哲学之道见御手洗时,谜仍然是谜,和昭和十一年命案刚刚发生时,没有什么两样,为何一从“若王子”出来后,御手洗就灵光一闪,谜就不再是谜了?我实在不懂。

    外面雨势仍然强劲,不时闪电打雷,屋子里充满午后雷雨特有的燠闷。我们像化石般坐着不动。两势渐趋平稳、缓和,狂风骤雨慢慢停歇。

    “我一直在想,不知道谁会发现这件事。”

    妇人突然冒出这句话,害我比先前更紧张。可是,随即,妇人沙哑的声音令我感到意外,那声音很难跟这张脸孔连想在一起,声音给人的感觉比脸孔的年纪大得多。

    “我自己也没想到,这个谜底竟然在四十年后才被解开。不过我却想过,找上我的,一定是像这样的年轻人。”

    “我想请问一件事。”御手洗说:“为什么要待在很容易就会被发现的地方?其实可以住到别的地方。以的聪明和流利的外语,住在外国也不是很困难的事。”

    窗外的天空依旧灰云覆盖,雨静静地下着,闪电时而划破天空。

    “这……我很难详细说明,简单说明的话……或许是……我心里一直在等待别人找到我吧!我是个孤独的人,就算有人怀疑,可能也找不到我身上。我认为能够找到的人,想必是跟我同类。像我这样的人,绝对不多……啊,我所说的同类,并不是说像我一样的坏人。”

    “当然,我了解。”御手洗认真地点点头,表示颇有同感。

    “我很高兴和见面。”那妇人说。

    “我更高兴。”

    “能力很强,将来一定可以担当大任。”

    “过奖了。大概很难遇到比这件事更大的考验了。”

    “我的事算不了什么。还年轻,人生才要开始,一定会遇到很多事。有很了不起的才华,不过,不要因为能解决我这个案件而自满。”

    “哈,这一点大可放心。都没看到我们狼狈的样子呢!虽然我也会因为成功而自我陶醉,但是,这样的心情绝对不会在我的心里停留太久的,该清醒的时候,就应该清醒。今天晚上,我就要回东京,明天就必须把的事情告诉警察。知道竹越刑警吧,他是竹越文次郎的儿子,长得虎背熊腰,一周前我因为某个理由而和他约定,必须在明天以前解决这个案子,并把谜底告诉他。我如果告诉那理由,应该不会反对才是。如果不同意,我在此别过回去东京之后,也就只是从头把我搁下的工作继续做下去,至于今天与会面的的事,在这事件就当作不曾发生过。总之,明天我去找竹越刑警,他大概会在明天傍晚的时候,就带着同事来这里找,在那个时间之前,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一切悉听尊便。”

    “这话的含意,有点想帮我逃亡的意思唷。”

    御手洗闻言,转过脸笑了笑,说:

    “哈哈哈!我的人生虽然也有许多经验,不过就是还没有进过拘留所,不知道那里面的情形。因此,每当遇到可能会进入那种地方的人来问我问题时,我总是很为难。”

    “还很年轻,所以一无所惧。虽然我是女流之辈,但是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和一样,不懂得什么叫害怕。”

    “本以为是阵雨,一下子就会过去了,但是看情形可能一时还不会停。请带着这把伞,不要淋湿了。”御手洗拿出那把白伞。

    “但是,这把伞可能还不了了。”

    “没关系,反正是便宜货。”

    我们三个人同时从椅子里站起来。

    须藤妙子打开手上的皮包,左手伸进去皮包里。我心里有许多话准备问她,但话到喉咙,却因为气氛不对,讲不出来。此刻的我,就像小学都没有毕业,却被迫在大学里听课的人,完不懂别人说的是什么。

    “没有什么答谢的,请收下这个。”

    说着,须藤妙子从皮包里拿出一个袋子,放到御手洗手上。那个布袋子非常华丽,有红白丝线缠绕。

    御手洗说声谢谢,便很自然地把小袋子放到左手掌上瞧。

    步出茶馆后,我和御手洗同撑黑伞,向桥走去。妇人则撑着白伞,往相反的方向走。分手时,妇人一再向御手洗和我致意,我也只好连忙欠身。

    两个人挤在同一把伞下,勉强走到桥上。我下意识地回过头,那妇人正好也朝这边看。她离去时,仍不时向我们表示谢意。我和御手洗一齐答礼。

    包括我在内的日本人,大概都万万想不到,那个逐渐去远、变小的纤弱影子,就是轰动一时的案件的首谋。她看起来是那么平凡,和她错身而过的人,谁也不会特别注意到她。

    打雷、闪电都停了,戏剧性的时刻已经过去。在走向岚山车站的途中,我向御手洗提出问题。

    “会好好地说给我听吧?”

    “当然。只要想听。”

    “认为我会不想听吗?”

    “不,不,我只是认为不会承认脑筋不如我吧?”

    我无话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