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占星术杀人魔法 > 第10节
    御手洗对这件事总算认真起来。这家伙不做则已,一旦采取行动,疾如脱兔。

    两个人(尤其是我)带着地图和必备的《梅泽家占星杀人案》一书,搭新干线前往目的地。

    “竹越刑警怎么会找到那里呢?”我问。

    “饭田美沙子连自己的丈天都保密,却把笔记给我看,大概因此心有愧疚,终于忍不住将此事泄漏给她先生知道。而她先生饭田刑警是个老实人,想到事态的严重性,觉得必须告诉大舅子,所以……”

    “美沙子女士的先生是个很老实的人……”

    “或许是那只大猩猩勒住饭田刑警的脖子,逼他说的。”

    “那个竹越刑警是个自大狂。”

    “那些人都是那样的,以为把警察的证件亮出来,人家就得都听他的。大概是武侠电视剧看太多了,把从前水户黄们那一套,也搬到现实中来,让人怀疑他们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是二十世纪。

    “至于手稿的内容,竹越可能早已略知一二,所以一家之耻被一个从未谋面、而且还是个类似鲁邦三世的人看到,难怪会那么气愤。不过,他的话还是得打点折扣就是了。不管怎么说,那位先生看来还是不脱战前警察权威至上的观念,真是侮辱了民主时代人民保母的美名。”

    “问题在于日本人总认为警察就必须威风凛凛。希望外国人不会看到现代日本竟然还有那样的警察。”

    “其实日本现在还很多竹越那样的警察,只不过竹越特别嚣张。日本应该把他列为国宝,好让人记住日本人二次大战前的丑陋。”

    “难怪竹越文次郎、饭田美沙子都不愿把手稿给他看,他们的心情我能体会。”

    御手洗突然看着我,说:

    “我很想知道美沙子心里的想法。”

    “唔?”

    “她发现那本手稿时,不知心里有何想法?”

    “这还用问。如果她把手稿交给自以为是的哥哥,可想而知父亲的秘密会被暴露。而她来找谈,就是希望能够暗中解开事情的谜底,洗刷父亲的冤情。”

    御手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真的这样认为吗?那她为什么要透露给饭田知道呢?她不让哥哥知道,却告诉她的先生饭田刑警。她应该想到,凭她先生一人之力,是解决不了事情的。她就是认定不管是从能力、个性来说,她先生除了害怕外,根本不可能把这个惊人的证据藏在心里,所以才找上我们,她从朋友那听说我有这方面的癖好,而且人怪朋友少,所以不太可能把她父亲的遭遇到处宣扬。如果运气好、解开了谜底,她可能想一个人居功。就算失败了也没什么损失。总之,父亲的耻辱不至于公诸于世。而我也不是胆敢这么做的人。如果我成功,那正中她下怀,可以把功劳推给她先生。因为这是个大事件,或许她那没啥本事的先生,因此升为东京警视厅的厅长。我觉得她可能在打如意算盘。”

    “不会是想得太多了吧?她不像……”

    “她不像坏人?我并没有说她是坏人,而且我这样讲,也没有什么恶意。女人,尤其是结了婚的女人,大概都会像她那样。”

    “把女人都看成这样,不是太瞧不起女人了吗?.lib.”

    “有些男人很病态的把女人一味想成极端顺从、贤淑的娃娃,这不是更失礼!”

    “……”

    “这个议题就像讨论德川家康和冷气一样无聊。”

    “这么说,觉得女人都像她这样有心机喽?”

    “倒也不是。大概一千个当中,会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吧。”

    “一千个!”我惊呆了。

    “一千个太夸张了吧?不觉得应该把比例提高到十个人?”我说。

    御手洗哈哈大笑,毫不犹豫地说:

    “不觉得。”

    话题中断了一下,我一时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御手洗倒是先开口。

    “关于这个案子,我们真的有把握吗?已经找到所有解决案子的线索了吗?”

    “应该还有一些地方需要突破吧?”

    “我们已经知道梅泽平吉的第二任老婆昌子,是会津若松人,案发时,父母还健在;有必要进一步了解她跟兄弟、亲戚间的关系吗?大概没必要吧!至于平吉的第一任妻子多惠的出身和家族情况,了解多少?”

    “据我所知,多惠的母姓是藤枝,是京都嵯峨野的落柿舍一带的人。”

    “那可真巧,这一趟也可以去那里看看。还有呢?”

    “她没有兄弟姊妹,是独生女。长大之后,家搬到上京区的今出川,家里经营西阵织的布料店。不晓得是运气太坏,或是父母亲不懂做生意,生意一直没有起色。弄到后来,她母亲竟病倒在床,举目无亲,唯一的亲人伯父,当时远在满洲。不久,母亲病逝,店内生意愈来愈难维持,最后逼得父亲上吊,遗言要多惠到满洲投靠伯父、伯母。可怜的多惠,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去满洲,却流浪东京。此时的多惠已经二十岁。

    “二十二或二十三岁那年,多惠在都立大学——当时还叫府立高等学校附近的一家和服店工作,老板供应吃住。合该有缘吧,那家店的老板和吉男认识,请吉男介绍相亲的对象给多惠。

    “老板一.?方面可能是同情多惠,另一方面,多惠实在十个乖巧、勤劳的女孩。这只是我想象啦。总之老板为二十三岁的多惠拉拢这段姻缘。开始只是说说而已,后来却认真起来。吉男可能觉得平吉适合,便介绍他们认识。”

    “照理说来,多惠应该因此时来运转了,为什么后来还会离婚呢?”

    “唉,歹命嘛。离婚后,已想通的多惠,便决定在保谷的香烟店度过下半辈子。她的星座位置也不好。”

    “按星座的配置,人的命运本来就不平等。除了这些外,还知道些什么?”

    “还有一些,但是可能和这个案子没有什么关系。多惠从小喜欢信玄袋——就是布制椭圆底的手提袋、小钱袋之类,袋口可以用绳子缩紧,用来搭配和服,上了年纪后,她更收集了不少这类的袋子。其实,在她的父亲经营西阵织布料店时,她就有自制信玄袋出售的梦想,并且希望小店就开在故乡嵯峨野的落柿舍一带。在保谷的邻居,都曾听过多惠提这件事。”

    “案发后,尤其是战后,平吉的画和版税,让多惠获得不少遗产吧?”

    “又有什么用!她身体衰弱,每天只是吃饭、睡觉而已。有钱虽然可以托人做事,对善意的邻居表示大方,虽然生活优裕,心里却仍然是无依无靠的。她好像还表示过,如果阿索德真的存在,要悬赏给发现者。”

    “既然有钱了,她不是应该回到嵯峨野,去实现开店的梦想吗?”

    “话是没错。但是,一方面因为身体不是很好,另一方面则是已跟左右邻居处得很好,可以互相照应,不想到了老年才回到已无旧识的嵯峨野做生意。何况也上了年纪;因此下不了离开的决心。结果还是死在保谷。”

    “那多惠的遗产呢?”

    “很可观吧。听说多惠一死,就不知从哪里便冒出自称是她侄子的、伯父的媳妇、孙子的人,掌握到最佳时机出现,大言不惭地要来继承遗产;不过,多惠似乎留有遗书,也分些钱给邻居。她死的时候,邻居都哭了。”

    “讲了半天,这里面还是没有可疑的人物。好,她的事我知道了。那么,梅迪西的富田安江呢?对她了不了解?”

    “不甚了解。”

    “那梅泽吉男的老婆文子呢?”

    “文子原姓吉冈,家里只有兄妹两人,生于镰仓。是吉男写作的仲介人,不,应该说最他恩人介绍给他的,他们家好像是类似庙宇或神社。家世需要讲得更详细吗?”

    “不用了,她过去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历史吗?”

    “没有,她是个很平凡的女人。”

    御手洗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不再开口。他托着腮,望着窗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由于车子里面灯光明亮,漆黑的玻璃窗上便反映出车内的景物,窗外向后流逝的夜景,便相对地看不太清楚。脸孔贴向窗户的御手洗,突然冒出一句话:“月亮出来了。”接着又道:“星星也看得比较清楚了。看在月亮这一边闪亮的,就是木星。们不懂星座的人,想找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或冥王星等行星,最好是以月亮为准,因为月亮是最明显的目标。

    “今天是四月五号,月亮的位置为巨蟹座,不久后它就会移到狮子座。木星现在是在巨蟹座二十九度角的地方,现在这两颗都很接近巨蟹座。我跟说过月亮和行星都会通过同一线上吗?我每天就是这样追逐着星星的动向。在这星球上,我们微小的行为中,有多少只是一场虚空?

    “其中最大的,就是会不断增加的‘竞争’。我对竞争是毫无兴趣的,宇宙不停地在缓慢移动,如同一个大钟的内部,我们所住的星,又是微ib.不足道的小齿轮上微小的一齿而已。而我们人更只是齿顶上一个小细菌。可是这些家伙老为一些无聊的事而悲喜,短如瞬间的人生总是要搞得天翻地覆,而且由于自己太渺小,看不到整个时钟,于是还得意的自以为不受该机制的影响,简直是滑稽透顶。我每次想到此总不禁失笑。明明是一个小细菌,贪那一点小财到底有什么用?又不能带进棺材里去,为什么还汲汲营营于这些愚蠢无稽之事呢?”

    御手洗一边说着,一边不禁笑了起来。

    “我看我也是一只汲汲营营于蠢事的细菌。为了对付竹越那个大细菌,竟然急急忙忙地搭新干线,打老远从东京跑到京都来。”

    哈哈哈,我一阵大笑。

    “人做尽恶事之后,就该死了。”御手洗说。

    “对了,我们干嘛跑来京都?”我自己感到讶异,为什么之前都没想过这个问题。

    “要跟安川民雄见面啊,不是很想见他吗?”

    “是的,是想见他一面。”

    “时间过得真快,如果他还活着的话,现在有七十岁了吧!”

    “时代变了。但是,我们来京都的目的只有这个吗?”

    “好啦,别急。反正很久没来京都,顺便来看看朋友,不是很好吗?刚才通过电话,我的朋友会来接我们,我会介绍们认识,他在南禅寺附近一家名叫顺正的料理店当厨师。今天晚上,我们就住在他的公寓。”

    “常来京都?”

    “嗯。有时候住在这里。京都常引发我一些不可思议的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