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狼巢2 > 第23章
    子弹射中了光头旁边一个家伙的左肩!张晴正要再补一枪,他们中不知谁抛了一个手雷正落在那一堆逃窜的兔崽子旁边。

    沙石飞扬!爆炸的火光中众人看到那个光头被炸飞了出去,但不可思忆的是那光头接着就爬了起来,飞快地找掩体,看光头的样子好像并没有伤多重!

    所有的弹片都被光头旁边的人挡住了,只见光头借着爆炸的冲击力一滚,滚到了岩石的阴影里面。

    “该死!”唐天赐闷哼了一声,叫道,“撤!”

    在这山顶唐天赐他们是很难撑下去的。

    十几秒的时间,几轮下来陈恩他们就把身上带的手雷抛光了,这一番手雷轰炸虽然给山谷里那些杂碎造诣成了巨大的伤亡,但这些雇佣兵也确实都是经过无数战火的洗礼,一旦发觉不对就开始找掩体或者就地趴倒,致使唐天赐他们在山顶上很难把偷袭的战果扩大!

    山顶上的这几轮轰炸,如果对象是一般的恐怖分子,至少可以把他们重创一大半,如果对方伤亡到那个程度,凭借唐天赐他们二十几条狙击步枪甚至可以呆在上面玩狙杀游戏,但对付这些杂碎,直接被他们炸死的不到十分之一!

    当然是手雷炸药掉在雇佣兵身边直接炸死的不到十分之一,被弹片划伤的还是很多。但即使是如此,山谷里这时候差不多还有上百个可以活蹦乱跳的敌人,这些家伙见手雷的轰炸一停止,就开始借着嶙峋的岩石的掩饰往两边山谷冲,特别是进谷还不深的猎人雇佣兵团,有一部分人已经开始退到山谷出口,往唐天赐他们埋伏的山顶袭击过来!

    唐天赐不想和猎人雇佣兵团硬磕,现在撤退和他们打游击是最好的策略!抵达这里的一路上,唐天赐带着两个受伤的俘虏都那样辛苦,现在这一轮偷袭就让对方产生这么多伤员,这将是这些杂碎的致命伤!要拖沿这些雇佣兵,基本的目的还是达到了。

    “撤,我们在这乱石突兀的沙石林里打游击!”

    这不是唐天赐怕这些没有人性、不知善恶的杀人机器!也不是怕敌人众多没有信心,对他来说曾经接过的任务,哪次面对的敌人不是凶狠而强大的?(呃,不是棘手的也轮不到他们出马了)哪一次不是他只带着几个人与为数众多的敌人周旋?只要善于利用地形,指挥得当,加上他手下都是些国家重金培养的精锐军人,配合着过硬的军事技术,哪次他不是有惊无险地完成了任务?

    但这次,唐天赐带着这些人来到G国不是执行国家的机密任务,他唯一的目的就是把跟着他出来的队员们训练成绝对精锐的特种军人!为了完成国家的机密任务,唐天赐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包括自己的生命,也包括战友的生命!但现在唐天赐只是训练他的队员,只是看到这些恐怖分子的猖狂,只是为了和平,首要目的是打击这些恐怖分子,同时也是培养跟着他出来的队员们。第八章短兵相接(4)唐天赐要的不是牺牲,而是队员们的成长,所以他不想再看到伤亡!看到在手雷轰炸下逃出来的一部分雇佣兵往山顶袭来,唐天赐觉得没有必要和他们硬顶的,就刚发生的伏击战来说,他带着二十来个人就对十几倍于他们的凶狠雇佣兵进行袭击,结果他是满意的,他没有看到一个人脸上露出了怯意,队员们都有着作为合格的特种部队军人应有的心态,他们都是抱着必胜决心的勇敢人,但作为合格的特种兵,光有这种面对强敌面不胆怯的勇气的心态还不够,还需要清醒的头脑和正确的决策!

    唐天赐带着众人撤退就是要和这些凶恶的雇佣兵用脑子来玩一玩猎杀游戏,在这种亲身经历的实战中,让陈恩他们理解自己的应敌战术策略,俗话说一样米养百样人,队员们再结合他们自己的想法,慢慢都会成为有着自己个性和绝对出色的狼巢战士!

    唐天赐往山谷里看了几眼,只见山谷里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正在哀嚎的伤兵,能行动的雇佣兵除了一部分在照顾伤兵的,其余的至少也有一百多个正分多路往山顶冲来。

    一百多个啊!还能活动的雇佣兵人数现在还是唐天赐他们的五倍多,而且雇佣兵手里都有火力强大的突击步枪!唐天赐这边的人,差不多都是狙击步枪,这样近距离的正面冲突,唐天赐他们是占不到一点便宜!

    “快撤!”

    唐天赐打出手语决断地让陈恩带着刀疤、何恒等六人,加上刘天歌和他手下的李坚、徐大福等六人组成了一支小组,布局道:“们往前面石林深处走,前方的地形很适合和这些家伙捉迷藏玩游击战术。陈恩,记着,只管带着他们转悠就行!”

    “是,教官!”

    “我们几个……”唐天赐说着看了一下身边的张晴和李然,还有优野沐光、江虎、林强、方冲四个,“就来和这些恐怖分子玩玩黄雀在后的游戏!”

    “是,教官!”

    林强他们那一小组本来是四个人的,因为郑易和付兵两人护着那两个俘虏和莉婕继续在往利多夫城前进,所以现在他的这一组就他和方冲两个人了。

    “教官,的意思是我们就掉在后面放冷枪狙杀?”

    “我们在后面注意那群雇佣兵的动静,观察有价值的目标,相信只要把这两支雇佣兵团里的头目做掉,剩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

    “嘿嘿,这种事我就拿手!”林强嘿嘿地笑道。

    看着陈恩带着那十几个人顺着山顶的乱石隐去,唐天赐一边带着剩下的几个往山坡另一面迅速地潜行,一边对张晴、李然和紧跟在自己旁边的优野沐光提醒道:“我们往这边走是不是太危险了?”

    山顶的另一边是恐怖分子遇袭的山谷,山顶的这一边下面又是沙地。

    唐天赐带着他们不像陈恩那样顺着突兀的山岩往石林深处走,而是往山坡下无险可守的沙地前进,凭他的直觉,他们到了山坡下的那片沙地,根本没时间继续往前走到达沙地对面的岩群!

    唐天赐道:“谁都看得出下面危险,我们几个人藏到下面反而是最安的!那些恐怖分子爬上山顶来,肯定会往陈恩他们那边追去,就让陈恩他们带着这些恐怖分子转吧,我们躲过这一会儿,就出来掉在那群雇佣兵后面,扮演黄雀在后的角色呢!”

    “险棋!”江虎应道。

    不过现在的情形,不行险招怎么可以出奇制胜?而且作为特种兵的他们,长期的任务都是以少胜多,兵行险棋,这样的冒险行动唐天赐一说明白,众人也都坦然接受。教官脑子里想的东西总是天马行空,有几次他们能猜得着呢?面对这样凶悍的雇佣兵,唐天赐给张晴他们的感觉,就像是在和恐怖分子玩游戏!第八章短兵相接(5)唐天赐带着人在山坡下的岩石里藏好,片刻众人从藏身的石隙里仰望山坡之上.不一会,唐天赐就看到那群追上来的雇佣兵出现在坡顶,人影绰绰,月光下就像一群恶鬼,个个都充满着凶杀之气!

    看到这些家伙,唐天赐、江虎他们都是暗叹,这群家伙不愧是最恶名昭著的雇佣兵啊!这么一群人冲到这坡顶来,他们只看到影子,居然没听到什么声音!

    这一群凶悍的雇佣兵,现在想来唐天赐在山顶上伏击他们有这么大的成果,真的是占了许多侥幸的成分!尽管时间地点都选得恰到好处,如果这些雇佣兵真的再小心些,他们绝对不会有这么大的伤亡!

    只见这一群凶悍的雇佣兵冲上坡顶,果然如唐天赐预料的一样,绝大部分雇佣兵都往陈恩他们“逃走”的方向追去,但让唐天赐想不到的是,这些家伙居然留了二十多个守在坡上不走了。

    这二十多个恐怖分子警觉地在坡顶找了岩石掩护身形,不像开始冲上来的那个侦察兵那么大意!现在如何是好?二十几个家伙盯在上面啊,如果他们不动,唐天赐他们藏在这下面根本没法动弹!

    这也是唐天赐的一个疏忽,就是没算到对方会爬上山坡还会留守这么多人在这儿。哦,对啊,下面山谷里还有那么多受伤的人,这些家伙守在上面看来是给山谷里那些受伤的人把风的了,怎么办?

    伏在唐天赐旁边的李然和张晴都侧头看着唐天赐,原来最爱趴到唐天赐旁边的还有优野沐光,但自从大栅栏里那次后,她不敢再挨唐天赐那么近了,只在旁边靠着张晴趴着。

    张晴、李然两个丫头都是在等教官的命令。

    江虎、优野沐光还有林强藏在离唐天赐几步之外的石隙里,这个时候也都转过头来看着唐天赐,前者伸手对着脑袋比划了一下,意思是在问:“现在怎么办?”

    “现在怎么办?”

    唐天赐脑子飞快地转动着,不把坡顶上那十几个家伙引开,他们缩在这乱石堆里根本没法动弹!

    现在坡顶的岩石间有十几个雇佣兵,而且他们都是处在高度戒备状态,这些人根本不可能像早先那个毫无警惕性地站在那里当靶子。再说了,现在形式已经不一样,就算唐天赐他们能极快的把上面那十几个家伙干掉,只要他们暴露身形,很可能会遭到围击……

    唐天赐往左右看了几眼,前面的几块岩石之间都没有缝隙,要从这藏身之处钻出去,必须得爬上那些岩石,坡顶上有十几双眼睛,别说要爬上那岩石,就是冒出个头铁定都会被发现。

    唐天赐的左边呢,大点的岩石倒没有,尽是碎石,要蹿到左边更远一点的那片岩石群里去,得顶着被坡顶上那十几双眼睛发现的危险蹿过那几步远的碎石,看到这里唐天赐的心里已有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