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小凰不是仙 > 8 神凰之舞3
    身的骨架毫无规律地收缩,扭曲,伴随着剧痛,眼睛好像也出了问题,殿里所有东西都变得越来越大,书案、椅子、花瓶……

    而真实情况是,田真在缩小。

    变化来得太快,以至于精神上的骇然远远胜过肉体上的痛苦,她很快翻倒在地,半是痛的,半是吓的。

    朝华君却明白是真气与内丹产生排斥的缘故,什么也没说,快步过去替她引导。

    这真气与内丹,打个比方,就像水和盛水的杯子,内丹就是那个杯子,没有杯子,水就会四处溢流难以控制,练成内丹,就等于修为上了一个层次,可是田真这粒内丹并非她自己所练,要强行收服原有的真气,难免会受排斥。

    得他相助,千年真气源源不断地朝丹田流去,仿佛被什么吸纳了一般,痛苦减轻,田真感激之余,发现自己庞大的身躯缩小许多,更加意外——敢情这玩意儿是颗缩骨丹,再吃一颗是不是就可以缩回小小鸟了?

    “小凰儿,”朝华君看着她,语气有点奇怪,“……究竟是从何处来的?”

    身为凤凰,不懂鸟语,不吃练实,本就是件奇特的事。

    领导怀疑了?田真警惕。

    天海初见,迷失本性误入鸡群,她应该是真不记得了,朝华君没再追问,缓缓直起身看着地上的空盒子,心中的震动仍未平息。

    真相早已摆在面前,她体内的剧毒被魔神的掌力强行逼出,身体也因此严重受创,虽靠着一滴凤王心血捡回性命,破损的丹田却再难修复,要凭她自己修得内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眼前发生的一切,证实了这个事实。

    这样的结果代表了什么?

    他喃喃道:“是这样……是这样吗……”

    不是咱偷吃,是它自己下去的,田真只当他误会,爬起来打算解释,就在此时,她发现了更恐怖的事。

    一片灰羽掉落。

    两片,三片,四片……

    直到黑灰色羽毛散落一地,看看还有继续掉落的趋势,田真总算反应过来,咱还没老,咋就开始掉毛了!

    靠,那颗珠子有副作用!

    脑子里浮现出一只光溜溜的烤鸡,田真的鸡皮疙瘩直冒,连求救都忘了——这个问题很严重,长得丑点儿还能勉强忍受,如果连这身羽毛也报销了,今后岂不是要裸奔?

    不要吧!咱愿意做灰鸟,大灰鸟也行!

    羽毛仍不断脱落,身上居然生起袅袅轻烟。

    烧烤凤凰!田真冒出这个念头,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身上并无火烧的感觉,反觉四肢舒畅无比,迫切地想要伸展。

    下意识地做出伸展的动作,于是,她看到了一只手。

    一只年轻的女人的手,肌肤晶莹细致,纤美细长,极其漂亮。

    不过此时此刻,配合殿内一系列诡异事件,田真怎么看都不觉得它漂亮了,反倒毛骨悚然。

    这是谁的手?难道咱身后有个女人?

    朝华君依旧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她,并无半分意外之色,有点思考入神的样子,目光似喜似忧,透着矛盾。

    该不是在做梦吧?

    如果不是鸟,田真肯定会选择扇自己一巴掌清醒脑子,以便判断是真实还是梦……

    念头刚起,那手马上折回,扇了她一耳光!

    “啪”的一声,不只成功地将朝华君唤回神,田真自己也被打得晕头转向目瞪口呆。

    这是……

    咱重新做人了!

    确认之后,田真禁不住一阵狂喜,连忙挥舞手臂,驱散缠绕在身体四周的轻烟,迫切地观察新身体。

    美腿,有了!

    美臂,有了!

    细腰,有了!

    美胸,有了!

    终于当了大美女!碍于领导在面前,田真力控制住流鼻血的冲动,嘴角情不自禁地弯了上去。

    然而就在此时,更诡异的事发生了。

    不由自主地,长腿抬起。

    咱没打算动吧?田真察觉不对,慌忙纠正,无奈冥冥中似乎有种力量强行控制了她的身体,不仅伸出去的腿收不回来,连同手臂也开始抬起,腰肢也开始扭动,居然跳起了舞。

    身轻如燕,踩着奇怪的步伐,有节奏地舞动着。

    对上朝华君的视线,田真一阵眩晕,差点昏死过去。

    还没穿衣服啊!跳什么舞呢!

    .

    殿内的气氛变得古怪异常,一名裸女围着白衣神王翩翩起舞。

    凤目中掠过一丝尴尬之色,朝华君并没有回避,镇定地打量了她几眼,似觉意外,半晌才将视线移偏了些,微笑着解释:“凤族修得人形,便要循王气来此地朝拜,方能入神籍,第一次领略王气,凤歌凰舞,所以……”

    通常大家都是变身后才赶来朝拜,她田真刚得人形,这位凤王就在身边,王气太盛,所以就自动献舞了。

    田真被刺激得满头冷汗,看着他许久,终于说出第一句话:“能不能让它停下?”

    朝华君摇头,含笑抬手:“我送凰儿一件礼物。”

    地上散落的灰羽自动飞起,围着田真旋转,很快便化作一件黑灰色的衣裳穿在她身上,不大不小,似有弹性,轻薄舒适。

    田真稍稍定了心,不知怎的还是有点不安,等到最后一个旋转完毕,她自动跪倒在地,聆听凤王训示。

    朝华君伸出一只手将她扶起,行动之间不觉皱了下眉,心里更加困惑,面上仍是不动声色:“乖巧的小凰儿,已入神籍,今后要谨记天规,为天庭效力,知道吗?”

    关于为天庭效力的问题,田真打算从长计议,只管四下张望。

    一面镜子适时出现在她面前。

    “小凰儿还是很美的。”

    听到这话,田真的心倏地凉了,一起生活了几个月,她对这位领导的作风相当熟悉,真的很美,他会说出来?何况还用这种典型的安慰语气。再者,天宫凤族的穿着再素净也是白色,若无蹊跷,为啥单单给咱一身灰衣裳?

    镜中真的有个美人,有鼻子有眼睛。

    田真先是微笑,然后脸色发白,接着嘴角下落,最后掩面泪奔出殿。

    .

    接连两日天气奇好,艳阳高照,和风吹拂,羽漠天宫风景如画,可惜有人的心情是怎么也明媚不起来。

    看看虚掩的房门和门外愁眉苦脸的房间主人,朝华君生平头一次不太厚道地弯起嘴角,推门进去,寻找一圈,果然找到缩在角落里抹眼泪的田真。

    出现这种意外,就连自己也不知该如何解释,朝华君理解此女所受的打击,轻咳了声,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搂入怀里:“是打算今后都躲在这里不出去了吗?”

    在领导的怀抱中受到治疗,田真觉得好了点。

    朝华君也是下意识地像以前那样抱她,察觉不妥很快放开:“走吧,随我回殿去。”

    田真不做声,那只手温暖有力,不太松也不太紧,一路上都拉着她,直到走进后殿大门才松开。

    “这样,也不算太难看。”朝华君拍拍她的凤翼。

    田真扭头瞅瞅,无语。

    这对翅膀实在入不得眼,灰扑扑的,本来她想用“天使”来安慰自己,可无论怎么看,脑子里蹦出的还是“鸟人”。

    朝华君尽量安抚她:“这对神翼乃是上天所赐,实属难得,只要学着使用,自会发现它的好处。”

    好处?田真指挥着拍了拍翅膀。

    刹那间,殿内狂风起,书籍自架上被扫落,椅子“砰”地翻倒,案上的纸张如雪片纷飞,整座大殿“咯吱”响,眼见就要散架。

    “出去再试吧,”朝华君及时制住那对翅膀,忍笑将她拉到桌旁,“先吃饱。”

    被这效果震住,田真怏怏地坐下。

    好吧,咱承认它有好处,天热的时候可以当强力电风扇。

    .

    圣无名所留的死丹通过这样的方式发挥了作用,朝华君内心的疑惑反而更多。因为他发现,除了修成人形,田真身体各方面的指标都没有明显变化,体质更是神族最差的那类,修行进度奇慢,想是筋脉被魔神重创的结果,当然,他仍然严格督促田真修炼,指望奇迹发生。

    带着对大灰翅膀在领导面前裸舞,说不在乎那绝对是假的,加上被鸟人模样刺激,田真哪有心思修炼法术,时常坐在池塘边顾影自怜,接受更多嘲笑或是同情的目光。

    领导的表现无任何异常,田真绝不会称赞他定力好,原因是,他当时注意到的肯定不是裸女。

    水中的倒影清晰地告诉大家,无论何时何地,翅膀永远是最引人注目的。

    田真兀自悲戚,身后传来朝华君的责备声:“小凰儿偷懒!”

    “王。”田真起身立正,调整面部表情。

    朝华君自然而然地扣住她的手腕。

    手的温度传来,田真没有激动,面对自己这副模样,任何人都不会想太多的,看领导都不用顾忌影响。

    长眉微蹙,迅速舒展,朝华君放开她:“法术修得怎样了?”

    提到这个,田真的视线飘忽,咳嗽两声。

    朝华君也明白缘故,教训道:“皮相是外,修为是内,要好皮相何其容易,变化就是,要修为有成却难上加难。平白得了内丹,如此好机缘,怎能因为区区皮相就妄自菲薄?”

    田真“哦”了声。

    见她似有不服,朝华君道:“怎么,还有说的?”

    田真不自在道:“王说得容易,可这世上谁不爱美呢!”

    朝华君忍不住一笑:“但美无止境,有美,就会有更美,谁能占得最美?美重要,亦非唯一,既不能美,可以求其他,正如强者、能者、贤者、智者,虽有不同,却各有好处,非美者能取代。”

    不愧是领导,思想有深度啊!田真暗服,点头称是。

    朝华君满意:“明白就好,作何打算?”

    田真寻思片刻,指着翅膀试探:“有没有办法……把它变白?”

    朝华君彻底无言,半晌道:“罢了,闲着也无趣,我且派件事做,出羽漠天宫往北,有地名壶中天,壶中天外长着许多朱果,去采些回来,与他们炼药。”

    有机会出去散心也好,田真答应着就走。

    “凰儿,”朝华君叫住她,特意叮嘱道,“壶中天地势险,煞气重,万万不可进去,采不得……也无妨。”

    田真应下,匆匆出了园门,哪知刚转过游廊,迎面就撞见几名侍女引着一位神女走来。

    .

    那神女紫色衣裙,装扮脱俗,边走边笑道:“多时不曾来羽漠天宫,仍是半点没变。”

    看清她的面容,田真吃了一惊,躲避不及,转念想自己变了人形,她应该认不出来的,于是低头退到廊柱边,将翅膀缩起,尽量使自己路人化。

    偏那侍女眼尖,拉过她就问:“小凰儿,可曾见到王?”

    果不其然,两道不善的目光迅速射到她身上。

    认不出我,认不出我……田真沉住气,镇定地答道:“王在后花园。”

    侍女笑道:“怪不得后殿没有,原来在花园,神女请。”

    恒月姬美眸闪烁,打量田真:“叫小凰儿?”

    这个问题很敏感,田真暗道不妙,打哈哈地想要混过去,谁知旁边的侍女抢先答道:“她是王的贴身侍婢,才得人形不久,出了点意外,羽翼未褪。”

    恒月姬恍然:“初得人形吗?”

    轻笑声意味深长,田真听得头皮发麻,简直想要将那多嘴的侍女暴揍一顿。

    “神女?”侍女察觉不对,疑惑。

    “没什么,走吧。”恒月姬不再看她,举步前行。

    还不死心,追领导追到这儿来了?田真如获大赦,抬眸望了眼,忽见恒月姬边走边用手掩口,不知与旁边的贴身侍婢轻声说了句什么,那侍婢就扭头朝她这边瞟过来。

    毫无疑问,恒月姬已经认出自己了,田真快步往宫门溜。

    .

    出天宫过天河数万里,一路遇到许多关卡,所幸一对翅膀清楚地昭告了此女的来历,见她身份并无可疑,又奉朝华君之命采药,镇守的天兵挥手放行,田真顺便问清路线,很快到达目的地。

    滑翔降落,田真摸摸翅膀自我安慰。

    好吧,它是难看了点,可功能强大啊,要不是神界交通业发达,咱还能考虑开办航空业务呢,啥电风扇风力发电什么的也绝对不在话下。

    所谓的壶中天,原来是个巨型山丘,方圆数里,上头遍生杂树,黑松居多,俯瞰下去,就像个倒在地上的黑漆酒葫芦。

    葫芦口隐约吐出一条气带,五颜六色,光彩缤纷,飘飘荡荡上升,至半空方才消散,景象十分奇丽。

    头一次见识,田真惊讶,飞过去远远地站着朝里面望,但见其中似有火光闪烁,半明半暗,景色无边,林木幽幽,溪流花草,远处山峦起伏……俨然别有洞天。

    壶中天之名,取的就是这意思吧?

    田真暗忖,同时觉得有点眩晕。

    她哪里知道,这壶中天乃是极杀之地,地力翻涌催生煞气,累积到极点就会爆发,每年一次,长达十日,其间源源向外送出凶煞之气,形成那条五彩气带,偏巧这回让她遇上,纵然站得远,也难免受到轻微的影响。

    本能地感受到危险,田真也猜想那气带有毒,想起朝华君的警告,立即后退数十丈。

    得地气滋养,这一带地面生长着无数奇花异草。朱果是神界常见的副食品,可食用可入药,性平,味甘,有益气活络的功效,田真不到半个时辰就采了许多,看时间还早,索性坐在地上一颗颗吃起来。

    正吃得有趣,忽闻细细风声起,地面寒光闪现。

    得神之躯,不仅反应变得灵敏,动作也矫捷许多,田真下意识地丢了果子翻滚,待巨响声过,回头看时,原先所坐之处的地面已多了道两丈长的裂痕,若非躲得快,这一刀必定砍在她身上了。

    田真骇然:“……是谁?”

    来人侍卫模样,一招偷袭失手,也不回答,执刀欲再砍,可惜这次他还没来得及发招,背后就传来一个人声。

    “嗯——”

    低沉浑厚的声音,从鼻子里哼出来,语调上扬,有意外,有不悦。

    听到这个声音,田真心一跳,接着双腿发起抖来,知道此刻断然不能逃跑,除非想快点变炮灰。

    侍卫也被那气场镇住,呆呆地回头看去。

    罡风袭面,壶口光芒闪烁,顿现高大威严的身影。

    长发披散,金色额饰下,一双狭长的凤目射出危险的光,柔美的脸便多了十分阴暗,赫然是虚天魔帝。

    原来这壶中天所释放的煞气虽可怕,却对妖魔修炼大有好处,无奈它实在太强盛,六界无人敢靠近,更谈不上取为己用,唯有上古杀神转世的虚天魔帝,不惧这毁灭性的力量,每年地力爆发期间,都会来此地牵引煞气至魔界,助部下修炼。

    那侍卫估计是新上任没见过世面,不知死活地开口:“是谁?”

    大哥真有福气,田真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死神当前,糊涂也是个优点,至少可以省去“害怕”这一步骤。

    “无知的月族,”魔神抬手道,“给机会,为吾效命。”

    月族?月族的人要杀咱?田真疑惑,悬起的心逐渐往下落,难得魔神大人心情好,不急着制造炮灰。

    偏那侍卫还没猜到他的身份,将手中的刀一挥,傲然道:“混账!月族武者受命神界,岂惧区区妖魔,休要多言!”

    哇,田真几乎是崇敬地望着他了,大哥有骨气!

    魔神大怒,凤眸一眯,浓烈的杀气席卷而来。

    闷响声里,有个东西自侍卫身上飞出。

    有骨气……被爆头了!田真睁一只眼,战战兢兢地瞧那无头尸体,还有那不停喷涌的红色液体。

    视线移到她身上,杀意不减。

    魔神大人不喜欢有骨气的!田真双膝一软,立即跪倒。

    “,也要激怒吾吗,”魔神的声音缓缓响起,“鸟女?”

    田真泪流。

    鸟女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