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小凰不是仙 > 5 神杀之威2
    听到那个声音,战神顾不得什么,高举画戟,声音洪亮如雷鸣:“三军听令,速退!”

    其实不用他下令,天兵们已经后撤了。

    文犀显然也明白事情有多凶险,抱着田真掠走。

    似乎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撼动,山头的黑色旋风塔开始剧烈摇晃,恍如即将倒塌的大厦,不再是中规中矩的漏斗形,而是变为模糊一团。

    战神毕竟不愿轻易放弃,亲自腾云至空中,借天风之力护阵。

    风力重新凝聚,法阵恢复平静。

    战神松了口气,忽然又变色。

    静止的旋风,好像黑色的玻璃高脚杯,表面竟逐渐现出裂纹,一道,两道,三道……

    裂缝纵横,其中神光迸射!

    没有时间修补了,战神大惊,预测到即将发生的事,甚至来不及转身,就这么直直倒退回旗帜下。

    朝华君仍稳稳地立于山头,并没有退避,见状不由长叹一声,抬左掌,右手凌空划了道弧线,带动广袖轻挥,动作不大,更显得优雅好看。瞬间,一团火红色的光球将他身包围,然后逐渐向四周扩张,形成一道牢固的巨型结界。

    与此同时,旁边的战神也挥动画戟,朝天一指,长空电闪,犹如被戟尖所牵引,白色火花耀眼,生成道蓝白色屏障。

    羽族神王,天界战神,尽展平生法力,筑双重结界,共抗魔神之威。

    爆炸声震耳欲聋,旋风散,阵法破,蓝色神光亮起,冰冷刺目,气流如决堤之洪,携带烟尘飞石,翻滚着,铺天盖地而来。

    巨响声里,两层结界均粉碎。

    一切,只是眨眼之间的事。

    早已料到这结果,朝华君与战神没有意外,顾不得伤势,同时退后闪避。他二人有强大的神力护体,天兵们就惨了,数千避退稍慢的部灰飞烟灭。

    亲眼目睹了超乎想象的恐怖的魔神力量,剩余的天兵们个个面色发白,两腿发软。

    幸亏文犀闪得快!田真发抖。

    狂风不止,卷起漫天沙石、尘土,迷了所有人的视线,先前那种压迫感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重,几乎令人窒息。

    蓝色神光里,逐渐现出一道身影。

    田真连忙抖抖脖子,将灰尘抖落,凝神看去。

    .

    一个看似二十疑似三十实际不知几千几万岁的男人,身材明显比寻常人要高大许多,黑袍广袖嵌金边,被风鼓起,黑色长发随风飞扬,几缕自额前垂下,衬着金色额饰与发饰,高贵炫目。

    东方神仙,还是西方神祇?

    虚天魔帝,转世杀神,仅站在那里不动,浑身的杀气已令人心生惧意,不敢多看。

    一眼,一眼足够。

    脸部线条出乎意料的柔和,高直的鼻梁,薄薄的唇,唇角微扬,似笑非笑,双眉秀窄,斜飞入鬓。若问魔神威严,尽在狭长凤目,长睫下的眼神,与其说是自信,不如说是轻蔑与傲慢,那是一种睥睨六界唯我独尊的气势,无论人,还是神,在他面前竟都显得如此卑微,如此渺小。

    这形象……这形象咋那么眼熟呢!神话中的魔王撒旦?还是叛神的路西法大人?

    田真闭上眼,心狂跳。

    “不愧是魔神。”文犀低声叹息。

    传说中的魔神大人!田真悄悄地重新睁开眼。

    没有多余的语言,魔神眼一眯,眉一低,袖一挥,刹那间周身神力爆发,又有数千天兵光荣地变成了脚下土地的肥料。

    田真吓得再将脖子缩了点。

    这位魔神大人是制造核武器出身的……

    文犀留神不远处的朝华君与战神,用传音之术向她解释:“他本是神帝的嫡亲兄弟,神界最出名的一位神王,因不甘居于神帝之下,故反下神界,做了魔帝。”

    “昔神界先帝有七子,长子弑中天乃神后所出,就是当今神帝,时隔八万年,神后产下第七子,圣无名连夜进宫面见先帝,说他是‘有乱平乱,无乱生乱,杀神转世,不臣而走’,可当时神界四部作乱,天庭情势危急,先帝执意留下他,赐名弑中流。”

    “据说他原是上古众神合力困在太上镜里的九天杀神,神元转世,性好杀,不出一年即平定四部之乱,自此无人敢犯神界。后来先帝应劫身故,弑中天即位,他便不服,反去魔界做了魔帝,弃本名不用,自称魔中之神,正好应了圣无名的话。”

    对面,魔神制造了上万炮灰之后,终于停了手。

    “陛下。”魔军齐齐跪倒参拜。

    路冰河与路小残上前,单膝跪下:“父皇。”

    听到这两个字,田真差点被呛死,身颤抖,毛都竖起来了——路天王确定?那位美貌的暴力大哥真的是爹,不是兄弟?

    文犀不着痕迹地勾了下嘴角,道:“魔神生性傲慢,到此刻才现身,必是战神言语相激,令他甘愿留在阵内的。”

    果然,魔神抬头,发丝被风吹得拂在下巴上,声音透出几许轻蔑:“神无功,吾入阵十五日,亦未能胜过吾儿前行半步,还有何话说?”

    战神毫不示弱:“事已至此,何必废话。”

    这分明是间接认输,魔神颇为满意地“嗯”了声,没有计较他的嘴硬:“弑中天,来了又何必躲?”

    此话一出,战神面色大变,急忙回头看。

    “七弟要见朕,是不是该叫一声皇兄?”车帘被打起,一人缓缓走出来,浑身锦绣,面带微笑,不输王者气势。

    领导换衣服都这么快?田真佩服得五体投地。

    战神差点没丢了魂:“陛下!”

    朝华君率三军行礼。

    .

    黑色广袖挥过,魔神负手:“无能者,不配吾效命。”

    这话非但不客气,简直是狂妄至极,面对如此轻辱,神帝再也忍不下怒火,语气与眼神一样冷:“弑中流,不要欺我神界太甚!”

    “那便用的力量,令吾臣服吧。”

    黑眸一眯,数千天兵又成炮灰。

    文犀早已料到此结果,先退得远远的,田真缩在他怀里欷歔不已,不愧是上古大神,文化程度高,开口就是“吾”啊“吾”的,神帝陛下啊,现在有个玩不起的人了吧,可惜的天兵哪……

    看看周围剩余的天兵——

    魔神大人一眯眼,不想当炮灰就闪,没发现规律吗?

    再看向朝华君——

    是不是搞错了,其实我们是来看魔神练级的吧?

    最后抬头望着文犀——

    这是个危险人物,咱再躲远点?

    神帝站在山头,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俊脸寒得可以结冰了,袖底双拳几乎握碎,无奈实力差距太大,根本没有发作的资本。因为眼下就算自己与朝华君、战神三人连手,也无把握胜他,激起他的杀性,打上天庭更麻烦。

    朝华君暗暗叹息,上前道:“表弟,这是何必,神界已多年不曾犯魔界,纵然消失,于又有何好处?何况除了神界,尚有仙、妖、鬼界与人间,表弟亦出身神族,如此自相残杀,岂非让他们平白得益?”

    田真听得发笑。

    领导您真会搞外交,好话让说了,什么神界多年不犯魔界,听着是多大的恩赐一样,问题是有这位魔神大人在,们敢犯吗?

    杀神转世,本性好战,考虑到神界亡了自己多少失去个乐趣,魔神大笑:“能言善道的人,且看之面。”

    他侧身下令:“吾儿,收兵。”

    话音刚落,人已不见。

    路冰河说了声“撤”,与弟弟路小残一起,连同数万魔兵,都在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田真无语。

    这位魔神大人真……随性,轰轰烈烈地打到现在,搞得别人鸡飞狗跳,到头来咱领导几句软话,他就回去了。

    到此时,田真终于明白数十万天兵真正的作用,那就是充当魔神练级的炮灰。

    .

    风止,四周一片沉寂。

    战神收了画戟,垂首单膝跪下:“臣无能,求陛下治罪。”

    身为神界之主,当着数十万天兵的面受此羞辱,想到神界的存亡尽在对方一念间,堂堂神帝如何咽得下这口气,冷笑道:“神界消失,于他并无好处,消失吗……好个消失!”

    这话针对谁很明显,田真担心地望向朝华君,领导您为神界消弭了一场大祸,别人却并不领情呢。

    朝华君倾身:“臣失言,有罪。”

    “魔界撤兵,乃是看朝华君之面,朝华君面子不小啊。”

    ……

    说话间,几名天兵抬过一人,却是大鹏王垂天,双目紧闭,面若金纸,胸前一个血淋淋的大洞,极其恐怖,想是方才躲避不及,被魔神之力重创。

    “又是那位表弟赐的面子。”神帝看一眼,拂袖离去。

    战神看着朝华君,微露担忧之色,朝华君反倒莞尔,示意他先走——跟这位表弟陛下打了几万年交道,岂会不知他的脾气?肯当面发怒,反倒说明他心无忌惮,倘若和和气气地当什么也没发生一样,那才不妙。

    朝华君看着昏迷的垂天,问:“能救否?”

    医神忙回道:“将军伤势严重,尚余一息。”

    田真早已从文犀怀里跳下地,踱着小步子叹气。几万天兵成了炮灰,唯独大鹏王没死,显然是魔神对神羽族手下留情了。臣子跟敌人有交情,难怪神帝陛下会生气。

    发现某领导的视线移向自己,她连忙假装没看见,踱到一边。

    “小凰儿。”温柔的声音终于响起。

    田真想哭了,领导,义务献血也要有个休养期嘛,这不到一个月就被放了几次血,咱还想当只健康的鸟!

    见她似不乐意,朝华君半蹲下身,伸手抚摸她的脑袋:“垂天将军乃是神界重将,忠心耿耿,且又是本族臣民,……”

    田真耷拉着脑袋不吭声。

    忠臣良将关咱啥事,他是为神帝陛下受伤的,又不是为咱,为啥不叫神帝陛下献血,咱的身体也很重要啊!

    文犀道:“她前日才受过伤,恐怕……”

    纯正的凤凰血极少,凤王之血又非同小可,不能随意取用,朝华君无奈,抬起她的脑袋:“小凰儿,真忍心看他死?”

    微笑,有如春花灿烂。

    神啊!田真鼻子一热,认命地走向垂天,看来这血今日横竖都要流,也别浪费了。

    亲眼见到伤口生新肉,医神连声赞好。

    好个屁,将来们就拿咱当长期血库使吧?田真预见未来的悲哀生活,一颗心开始流血。

    “够了,”朝华君亲自抱她入怀,心疼地称赞,“好凰儿,早知如此善良,岂会见死不救。”

    是领导您逼我善良的,田真心头血流成河。

    医神仔细查看垂天,喜道:“将军暂且仍不能醒转,但已无性命之虞。”

    朝华君松了口气,命人抬走垂天,又回身看着文犀道:“文兄弟之才,留在军中未免委屈,前日占统领曾说手底少一名御前侍卫,小王有心引荐,文兄弟意下如何?”

    连他也看出文犀深藏不露?田真惊喜,周围的天兵们都羡慕不已,区区一个小天兵,能得这位神王看重,运气实在太好。

    文犀看着他半晌,微微一笑:“朝华君提拔,文犀之幸。”

    神帝的车早已离去,原地不知何时多出了另外两辆车,拉车的是四匹雪白神骏,可见朝华君早有准备了。

    二人行至车前,文犀停下来看田真:“它……”

    田真连连朝他拍翅膀,还是跟混安,领导虽然好,却太圣父,说不定啥时又被哄去献血了。

    “失血过多,本王会照料。”朝华君按住她的翅膀。

    毕竟对方是羽族神王,自己无权过问,文犀点头上车去了。

    眼见事情毫无转机,田真马上服从领导表忠心,收起翅膀,亲热地往朝华君怀里钻,正牌领导不能得罪,跟着他有肉吃。

    朝华君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手指重重地敲了下她的脑袋。

    .

    自战场归来,天庭的气氛沉闷至极,几次朝会下来,群臣皆不敢做声,一个个溜得飞快。

    也难怪,魔神越来越不把神界放在眼里,神帝召集群臣,接连三日商议魔神下次光临时的退敌之策。所有人包括战神在内都缩着脑袋装乌龟,神帝陛下的脸色啊,就和那墨汁一个样,老子受气怎的,们都得给我陪着装孙子。

    后殿内,神帝坐在案前揉额。

    朝华君进殿:“臣参见……”

    “免了。”神帝挥手示意,苦笑,“朕说过不必来这些虚礼,表兄是在责怪朕前日失言吗?”

    “臣不敢。”

    “坐吧。”

    朝华君依言往椅子上坐下。

    “朕的颜面关系神界颜面,当时朕也是气糊涂了,”神帝盯着笔架,轻声叹道:“想到父皇传位时的一番教导,再看如今神界基业就要毁在朕手上,如何不急?”

    他笑了笑道:“朕又不能跟那帮废物发脾气,除了,还有谁明白朕的?”

    朝华君道:“陛下言重了,魔神再厉害,总有对付的办法。”

    “今日找来,正为此事。”神帝抬手,面前案上顿时出现一粒明珠,火红色,小指头大小,光华内敛,平凡无奇。

    朝华君惊讶:“这是……”

    神帝道:“当初圣无名无意窥破天机,知道他是杀神转世,将引动异变,是以连夜进宫面见父皇,无奈父皇执意留下他,圣无名因泄露天机,当场应劫身亡,只来得及留下这粒丹。”

    朝华君道:“能否容臣一观?”

    神帝颔首示意他拿去:“父皇未能悟得其中用意,大劫已至,临去时将它交与了朕,无奈朕苦思多年,仍一无所获,只觉得像是神羽族内丹。”

    朝华君细看那丹,皱眉道:“是,却也不尽然,陛下因此便怀疑与神羽族有关?”

    “朕是那爱臆断之人?”神帝瞟他一眼,“神羽族,乃是圣无名临死时说的最后三个字。”

    朝华君摇头:“仅此三字,也代表不了什么,内丹是神羽族子民修行多年炼化所得,先有修为后有丹,或是天然神丹,灵气所化,食之等同平白获得数年修为,亦能得人形,然而此丹分明是死丹,无半分灵气,等同废物。”

    “朕也知道,”神帝坦然,“令人那么传,是安他们的心罢了。”

    “陛下英明。”

    见他要将丹送回,神帝制止:“且拿去。”

    朝华君道:“此等重要物件,放在臣这里恐怕不妥。”

    神帝站起身踱了几步,挑眉道:“如今朕突然想到,或许圣无名说那三个字的意思,并非是指神羽族能对付他,而是此丹之谜,当由神羽族来解。”

    朝华君也跟着起身:“陛下之智尚且难解,臣自问无能。”

    神帝道:“表兄也要学他们敷衍朕?”

    朝华君不再推辞,将丹收入袖内,含笑道:“臣还有件大事要禀明陛下,或可解陛下之忧。”

    神帝双眼一亮:“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