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拔剑护着亚琳大喝小心。洞内深处传来一声冷笑:“晚了。”前面众护卫惨叫声不断,一个漂浮着的暗精灵双手执刀快速的从卫队中飞向自己,路经之处所有护卫的头都被砍断,狂喷着鲜血,忘了拉起亚琳想退出洞外,跑到洞口发觉被下了结界。。转身护着亚林,交代她别乱动,决心死战也必须保护好亚琳别受到伤害。深吸口气调整自己的状态,身泛起神圣的光芒,冲向漂浮的暗精灵,整整一千的护卫,此时已经死尽。满地的人头,脑浆,血。空气都充满了血腥味。暗精灵格开忘了双剑,冷漠的声音说道:“有两下子,看在这份上让死的明白吧。我的名字叫做舞,号不死邪剑。”“我叫忘了。人类战神!放马过来吧!”忘了聚精会神的准备迎接舞的攻击,突然后背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整个人被炸的飞起来撞上山洞的墙壁跌倒,亚琳的声音传进耳朵,“爸爸,别浪费时间了吧。计划已经完成,剩下的只要我回到古鲁丁编一堆谎话,说他为了保护我不知生死。那群人类一定会死心塌地的对我好。我再把他们骗来这里杀掉他们几个主要的人轻而易举!”忘了伤重的混身剧痛,但是,比起此时的心痛,不值一提,“不,亚琳,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可能的。。这是做梦,一定是做梦。。那么善良美丽的。。怎么会。。不。!”舞没有感情的声音道:“看来这个人倒是真心的爱亚琳,需要爸爸放过他吗?”“他只是个人类,对人类产生感情我怎么会这么愚蠢。不需要试探我的坚定。别忘记我是合格的女儿。”亚琳冷冷的回答。身型亦开始发生变化,恢复成暗精灵的形象,冷的让窒息的眼睛,丰满匀称的身材,忘了痛苦的望着亚琳,轻声道:“原本的仍旧是这么美丽动人,我痛苦,但我仍旧不后悔爱上,杀了我吧,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

    亚琳冰冷的道:“成,看在愚蠢的痴心的份上,让死在我的手上吧。”拔出双刀朝着忘了砍去,忘了颓唐的望着亚琳,无动于衷。心已死了,还有什么可在乎的?舞格开亚琳的双刀,冷漠的道:“留下他,他活着比死更痛苦,杀了他,会让人类激愤,士气大增,留下他,让人类看看自己的所谓战神现在是怎么一副摸样。他已经没有任何斗志了,以后也恐怕不会有。只是个废物。留着比杀了更有价值。走吧,妈妈一定等的急了。”亚琳施展传送法阵,和舞一起消失。忘了躺在地上,看着一千人的尸体,仍旧止不住的回忆着亚琳对自己撒娇,说着爱自己,甜蜜的神态,心里一阵阵的痛,真希望已经死掉,脸上却是干的,泪,往心里留着,想必,也是红色血泪~~良久不知被谁提了起来,忘了已经无所谓了,也懒得睁开眼睛。就任由对方摆布着。

    寒冰连续不停的找了三天,终于找到山洞,进洞,一大片的尸体乘列在眼前,仔细搜寻却没发现亚琳和忘了,也见不到敌人的尸首,查看死者伤口,惊呼,一个人所为!再无其它线索,四周寻了一遍,仍旧没有任何发现。只好折回古鲁丁。山洞没有搏斗的痕迹,护卫根本是被屠杀,亚琳必然是内应,无论忘了是死了,还是被俘获了。都不应该在毫无还手之力不留下任何搏斗痕迹。

    寒冰返回古鲁丁,已是五天后。王宫卫队告之前天亚琳小姐回来,说取财宝的时候遇到大批魔族,战神为了保护她,死命抗敌,她跑回来报信,于是达尔,相思,熬克,米艾,锁加,莉亚,以及几个骑士队长公一万余人马上跟着离开去救援了。寒冰倒吸一口凉气,完了。。问明他们出发的方向拼了命的飞速追赶。好个狠毒的计策!绝对不能够再去晚了,相思绝不能有事!寒冰第一次感到有焦急的情绪。

    “就在前面,我们快点好吗?我好担心忘了会有事。”亚琳焦急的喊道。

    众人走进一个狭窄的山道,两旁尽是高山岩石。众人心理都十分焦急。

    突然后方队伍骚乱起来。一大队的暗精灵从队伍后方冲出来,“不好,有埋伏!”达尔急道。

    前方远远又是一大的暗精灵冷冷的朝着他们冲来。半空中一个漂浮着的手握双刀的暗精灵冷漠的声音道:“一群愚蠢的人。接受命运的审判吧!”达尔大声叫道:“忘了呢?们把他怎么样了!”相思张弓朝着舞准备射击,突然一股强烈的魔力波动,紧接着一阵巨大的爆炸,达尔,相思,熬克,米艾,锁加,莉亚首当其冲顿时口吐鲜血,亚琳飞起停在舞身边,逐渐恢复暗精灵本身,道:“他们几个主力也受了伤,看他们如何打这场仗。”手中一个魔法阵,忘了出现在当中,舞提着忘了,大声道:“看看们人类无能的战神,现在什么摸样。喂,我知道还活着,怎么?没有脸面睁开眼睛面对的同伴?真是无能的废物。”本已士气受损的人类士兵看到如烂泥般的最强的战神,顿时士气更底落,恐惧遍布整支队伍。得到席琳女神赐予更强力量的暗精灵军队们,变的更加强悍勇猛,形势已经变成,达尔一行一万余人被屠杀的局面。士兵的惨叫声声声传入忘了的耳中,止不住的泪流满面,恐慌的更不敢睁开自己的眼睛,用什么去面对自己的战友,毫无斗志的只想一死了之的自己拿什么再去战斗,仍旧回忆着和亚琳相处的所有点滴的自己如何自救,突然想起那杯酒,怎忘?

    相思大喊道:“四弟,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可以这么懦弱!看看自己的战友,看看我们!快给我站起来!为了个女人像个烂泥一样,像条狗一样被人提着,还是男人嘛!对得起我们吗!”忘了留着泪的回应道:“大姐,对不起,我无法忘记亚琳,我无法。。求求杀了我吧,我已经连拿剑的力气都没有了。。让我解脱,杀了我吧!”相思恨恨道:“我鄙视!我看不起!好,要死,我成!”咬牙试图拔弓,然后受伤最重数她,颓然坐底。想起以往的种种,不禁痛哭了起来。锁加边大口的吐血边撑着施展魔法,试图挽回败势,莉亚已经被亚琳连续的魔法攻击波及下昏迷了过去,只剩达尔,熬克,米艾三人苦苦撑着保护着三个伤重的人。舞冷冷的道:“玩的也够了。火灵之舞,战士之舞,狂暴之舞!”一连施展强化法术,众暗精灵短是实力提升足足三倍。如切菜般更迅速的屠杀着人类军队,达尔三人的压力变的更大。亚琳窥准空隙终于把锁加伤的倒地不支,舞冷冷道:“凭的强化法术想跟我比。”相思等人更是暗叫不妙,感受过寒冰强化法术的他们,非常了解可怕的作用。这个人看着都比寒冰更强,用出来的威力一定更甚!难道要死在这里?达尔三人亲身体会到这种压力,支撑的简直苦不堪言。一阵冷漠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朵重,“火灵之舞,战士之舞,狂暴之舞!”众人立即精神大振。相思骂道:“该死的黑东西怎么才来!这几天跑哪里去了。个混蛋,我们差点挂了!”寒冰跟舞般漂浮在半空中,冲人类战士大喊道:“们的战神是最强的,他只是被自己爱的女人欺骗倒了阴谋之下!想要活下去,拿出们的勇气打倒们的敌人!沮丧只会加速们的死亡。部站起来!”受到强化后的人类变了勉强能抗衡暗精灵。但形势仍旧不利。相思等人看到寒冰竟然漂浮在半空,“黑东西,TMD的是不是还有保留?有什么招给我赶快用出来。TMD要敢保留我回去射暴的头!”寒冰咬牙道:“火灵之舞,战士之舞,狂暴之舞!”众人立感实力上升了三倍不止!寒冰半空中骂道:“我TMD压箱底本事都用上了,们再打不过就是饭桶废物。死了也活该!”舞盯着寒冰鼓掌道:“好,不愧是出身暗精灵,果然出色。不但能够入魔,竟然还学会了剑舞奥义,使出来的法术竟然比我这个剑舞之祖还强。入魔者的实力果然不能小窥。我的名字叫舞,很有资格知道了。”相思大叫道:“寒冰,给我杀了他。我们要不能活着出去,我做鬼也来暴头!”士气稍微凝聚的人类士兵加上受到了寒冰法术的强化后,逐渐跟暗精灵军队形成对抗的事态。寒冰没有动手,跟舞冷冷的对视着,相思急的大骂,寒冰仍然无动于衷,良久,舞道:“这么发呆也没意思,让我看看剑的工夫如何?”寒冰摇摇手道,“这是肯定要的。但是之前有些问题想问问们。如果们愿意回答,少了困惑的我使起剑来更得心应手。相比不希望跟个废物交手吧。”舞冷漠的点点头表示允许。寒冰询问舞的身份,询问亚琳的身份,询问魔方是否被打开。足足扯了20分钟,然后边扯边又施展了次法术。相思在下面气的破口大骂。寒冰严肃道,“女儿好象是武魔双xiu吧,我想先见识见识她的实力怎样?同时希望不会乘我和她交手的时候动手,这样会让我分心。如果尊重我希望能答应这个请求。”舞大笑点头道。“没问题,还真是古怪,亚琳,就去讨教讨教吧。”亚琳点点头拔出双刀,寒冰已经冲向亚琳,忘了此时担忧的叫道:“寒冰,求手下留情!”寒冰刺出右剑,亚琳心中大定,格开准备反击,寒冰左剑突然比刚才快出数倍的格开跟着右剑刺入亚琳小腹。亚琳惨叫一声退开浮在舞身边调息止血。舞见亚琳没有大碍,赞赏的道:“好快的出手速度,甚至还有所保留。很好的策略,不得不感谢的手下留情。”“那是为了忘了,否则那剑一定刺进她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