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艾轻拥着熬克坚定的回答道。熬克抱着米艾,良久,“我想,乘现在,向正式求婚。请嫁给我!”熬克突然跪地认真的说着。“熬克,我早已嫁给,让决定时间,把欠我的一场婚礼补回来。”熬克激动的站起来抱住米艾,深深的亲吻自己的爱人。

    题外话

    上传两天,看到读者们的评论,对我而言,是一种鼓舞。这是我的处女作,我不会让它流产。但从开始写的那刻,已经决定不会写成长篇。首先,自认为本身还不具备写超长篇的水平,我希望通过天堂瞬间,得到大家的鼓励以及对不足给予指出。

    看到有朋友留言谈到,虽然不知道天堂瞬间最终是以什么为中心,但仍旧支持。这让我感到很感动。其实,我个人希望喜欢它的读者朋友们,在读完部天堂瞬间后,能够去给自己一点时间回忆或体会下。也许让各位觉得写的很烂,也许会有一番别的感受。但不管是如何,对我而言,都是一种成功。另外,本人从一开始,对于作品本身没有一种绝对化的中心定义,因为我相信,每个人的人生以及抉择所带来的对事物评判的标准都存在差异,我本人绝不相信这种差异存在一种统一的可能。同时我把这种观念带进我自己的作品。这部作品的最终本身带给我们什么样的感受?我希望每位读者都是不同的。对于自己对人物刻画的能力,自认不成。我所琐造的几位角色,想必会让很多读者朋友失望,因为感觉并不够鲜明,我希望在过程中进行加强。但同时,我也希望留有余地给读者自己进行思索。另外我想说明一点,天堂瞬间里,没有绝对的主角,尽管写做方面出现一定的文字差异,但本身的出发点,是不存在绝对主角的。

    后面的文字,我想会出现一些比较夸张的情节,但如此是为了突出更多价值差异抉择所带来的不同失去和得到,天堂瞬间绝不是以突出天马行空奇遇和惊人的天下无敌,每一个人心中都有美丽的天堂,然后,无论是谁的天堂,其实都仅仅是一个瞬间,而我们如果让自己的瞬间存在的更加完整?

    正篇--计划,毁灭的战神

    忘了经过一个多月的特训,不但神之力量变的更精纯强大,出手速度也快的不可思议,连熬克都挺不过两招,自信若再与寒冰交手必能拼个旗鼓相当。除非,寒冰上次并未用力。累了这么久,对自己的实力的提升感到相当满意。今日在城内四处溜达。

    “这位勇气,请问,这附近有便宜点干净点的酒店住宿吗?”一位金发的像天使般美丽,让忘了感觉如自然般平和的女孩出正期待的询问着自己。忘了顿觉心头一震,仔细的大量着对方,一头金发,精致的五官,一身淡雅的装束,美的像天使,气质平和典雅的如同女神,不,连女神也没有她美。“请问,这附近有便宜干净的酒点能住宿吗先生?”对方再次细声询问。忘了顿时发觉自己的失态。忙道:“有,我带您去吧小姐。”“谢谢您,我第一次来古鲁丁。我叫亚琳。”亚琳热情的自我介绍。

    忘了马上回应道:“很高兴认识,我叫忘了。”不一会忘了带着亚琳到了深刻,问道:“阿水在吗?”“老板他出去了,估计得一个月才回来,请问有什么吩咐?”“噢,是这样,有好的房间吗?这位小姐想要住宿。回头我会把钱送来,没问题吧?”“没问题没问题。这位小姐请。”酒店负责人连忙招呼着亚琳进房间。亚琳紧张的道:“忘了先生,这,这怎么可以呢。这里,看起来很贵的。”“没关系的,住着吧,这里老板是我朋友。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请尽管来找我。”“既然如此我就不过多推辞了,十分感谢您。您真是位大好人。”亚琳感激的向忘了道谢。“不用客气,那我先告辞了亚琳,若有事可以让酒店的人来找我。”言罢忘了转身离去。一颗心扑扑乱跳,亚林的影子深深的印在心里,无法挥去。恍惚间见到相思和寒冰,忙追上打招呼,“大姐,寒冰,们去哪?”相思见到忘了开心的跳了起来,“黑东西说要离开一段时间,上回他答应要送我枚戒指,说走前送我带我来挑呢。”寒冰点点头,接口道:“有些私事要离开段时间去处理下。顺便找个地方修行下在书屋发现的一本剑招。”相思接道:“陪我一起去选吧,免得我回来的时候一个人那么闷。”忘了自然不会拒绝大姐的意思。同时好奇的问道:“什么剑招让寒冰这么感兴趣?”“叫万物归空。”寒冰说着取出一本老旧的书递给忘了。忘了接过发现只有一页,图中画像中的人手执双刀,一面左手回斩,右手跟随着刺出。字样写着:“人生此日苦,万物归空。魔之本心,尽在其中。”看罢递还给寒冰道:“不解其意。实在看不出来什么。”“我也看不懂,所以才想找个清净的地方好好参透。”相思不乐意了,“喂,到底是来买戒指的还是来研究书的!”两人连忙住口,相思满意的边东拉西扯边搜索着中意之物。“没好看的,我们去城里最贵那间看看,非得痛宰黑东西一笔不可。”说着拉着两人奔向古鲁丁的古董店。进门三人就被店内各种看都没看过的个色古董吸引住了。参观一番相思喊道:“老板,请问有戒指卖吗?”古董店老板连忙招呼着翻了一大堆的珍品戒指。相思一眼被其中一枚闪亮闪亮的吸引住了。“就要这个。多少钱?”忘了也大夸这枚实在特别,散发的光芒简直如同神品,寒冰点点头道:“很不平凡的戒指,老板能介绍介绍来历吗?”店老板认真的回答道:“小姐,确实很有眼光。但这枚戒指,我不知道它的来历,在我们家族传了3代了,每代都交代,这枚戒指没有3000W绝对不可卖。这是祖训,还望各位谅解,但来历却不知道,我也曾经查找过各种资料,却都没有关于它的。”“靠,说的那么好听,3000W去抢啊!上个月拍卖会最贵的也就200W。”相思一脸怒色。寒冰忙接口道:“就要它。喜欢就好。反正我出钱。”相思想想也是,道:“也对,反正又不用我自己花钱,本来就是要宰顿的。好了,那我就要这个了。要不要送?”“不用了,们先回去吧。我还想看看还有没什么值得买的。”寒冰淡淡的回答。“那我们走了,喂,黑心老板。这个黑东西付帐。”言罢拉着忘了走了出去。突然想到什么,问到:“说,那黑东西怎么会有3000W那么多钱?”忘了接口道:“我觉得不太可能有吧,做多也就几百万罢了。”两人又走了一段,突然相思跳着道:“难怪他叫我们先走,他肯定又打算不付帐就溜!”说罢相思拉着忘了往回走,远远正看到店老板跑出门大喊:“有强盗啊!枪了戒指就跑啊!是个黑精灵啊。来人啊!”寒冰正跳上城墙,转头冲着老板叫道:“告诉我不是强盗,只是身上没那么多钱,到深刻大酒店叫他们老板阿水付帐,说是寒冰说的他自然会给。”说罢跳出城墙不见人影。相思和忘了互相对望半响,一起捧腹大笑,“真是个强盗本性,确实没抢老板,不过就枪了阿水,可怜的阿水已经被寒冰抢掠了多少钱了。。成了寒冰的摇钱树了。厄,不过,和我们无关对吧?既然阿水会给老板钱,那么戒指等于是寒冰买的,只不过是寒冰抢了阿水的钱而已。和我们可没关系。走咯。耶。”相思自我辨白后拉着忘了往王宫走去。

    -------------------------------------------------------------------------------------------------------

    “抱歉先生,我们老板不在,关于说的付钱的事情,请一个月后等我们老板回来再来吧。”

    -------------------------------------------------------------------------------------------------------

    忘了返回王宫,心神却一直没有宁静过,总想着亚琳。跑到深刻,却又不知道见到亚琳说什么,万一被误会自己是个色狼就不好,天色这么晚了,实在不好。于是打消了念头独自在街上乱逛。

    “们做什么,求们不要这样!救命。。!”忘了暗叫不好,“分明是亚琳的声音。连忙朝着求救声的方向冲去。

    在一个胡同见到几个地痞正对亚琳动手动脚,大喝“给我住手!”冲上去就一顿拳脚,狠狠的把地痞打的趴在地上昏死过去。“没事吧亚琳。”亚林骤见是忘了,委屈的趴在忘了肩膀上抽泣起来。忘了轻轻抱着亚琳任其哭着,边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别害怕,我会保护的。”良久,亚琳情绪平复下来,忙松开忘了,羞涩的谢谢忘了相救。忘了想起刚才的亲昵,也觉尴尬,忙道:“吃过东西了吗?没吃的话我们一起回深刻吃点东西吧。”亚琳红着脸道:“还没。”乖巧的跟着忘了进了深刻。忘了边吩咐上饭菜边叫人去通知卫队把刚才几个地痞抓回王宫监狱。“亚琳,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吃饭独自在外面乱跑?”“我家乡的小村庄被怪物袭击,我们村子的人逃了出来,因为太混乱,跟家里人走散了。我不知觉就跑到这里,想找份工作赚点钱,下午一直找到晚上,也没遇到合适的。然后。。就遇到那个几流氓,骗我说有份工作可以帮我找,我就跟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