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也将不敢收留,神更无法认同。”深蓝魔王再次重复已经重复多次的提醒。

    “不断的对我提醒,莫非是因为自己后悔当初入魔而不希望我重蹈覆辙吗?”

    “我没有后悔,倘若当初我不入魔,我何来力量抗衡神,如果保护我所重视的一切?尽管我自己最后要承受永远的孤独,但我从没后悔曾经的决定。但这种孤独是可怕和无奈的,而,既然无所在乎,何必入魔?”

    “其实,就因为我有。所以我才费尽力气的找到,才犹豫了这么久。可以相信吗?很莫名其妙的,一个人就印

    在了的心里,无法丢弃,无法忘记。既然我已经注定被诅咒,我希望她能把我那份该活的精彩和快乐一起活下去。不要再确定什么了。我已经决定了,这是任何人无法改变的决定。”

    “我了解了,深深感到自己的力量已经到了极限,而这种极限仍然如此渺小,勾起了我曾经的记忆。我明白了。进去吧,如果能活着出来。那就已入魔,在里面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魔。”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时空之门,深蓝轻轻的叹息,为他?或是为自己?还是为记忆?这不重要了。

    命运篇之恶魔

    命运篇之恶魔篇

    “熬克,我爱。”米艾偎依在熬克的怀里,深情的诉说着。

    “我也爱,米艾。原谅我至今让和我和四处奔波,无法给安定,相信我,一定会寻找到安定的生活给的,不再如现在般四处奔波。”熬克自责着,更紧的抱着米艾。

    “我相信的,我一直都坚信熬克是我的幸福。”

    熬克低头,深深的亲吻米艾。

    月挂枝头,对于有些人来说,这一夜,月色无眠。平静往往也是种奢求。拥有的时候,尽情的享用。

    次日,“米艾,前面有个小村庄,我们去那休息一阵,等伤好了我们再出发去古鲁丁。”

    “恩。”米艾轻轻的应着。

    两人在村庄处理了猎杀怪物获得的物资,找了间干净舒适的酒店暂时住下。熬克让米艾在房间休息,独自到村子里

    购买损坏的指南针以及地图。观察了村子的环境,基本上都是人类居住,似乎十分落后,这让熬克放心不少。暗精灵族对他们的悬赏十分高昂,大凡猎杀者都接下了任务。数月来让他们十分头疼,前扑后继的杀手,若非自己和米艾都是极出色的深渊行者,绝活不到现在。也因此,让熬克和米艾培养出了超人的警惕心。这次本欲前往精灵族,但半路听闻结拜二哥即将举行婚礼,结拜大姐也陪同精灵公主到了古鲁丁,熬克改变主意决定前往,一来为了祝贺,二来这么久的奔波,实在苦了米艾了,决定放下自尊心看能否在二哥达尔那里做事呆下去。为了让米艾少受点苦,熬克放下了自己的骄傲,终于还是决定去寻求二哥的帮助。

    在村子的第二天,酒店老板的小孩就和他们混熟了,对小孩子米艾总是很喜欢的,同时小孩子总是很安,让他们警惕的心难得放松。几天下来,酒店老板的小孩小鲁和米艾感情好的不得了。心情的放松,加上熬克悉心的照顾,米艾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米艾,今天突然感觉心神不宁,我们得小心点,总觉得有危险在接近我们。”熬克认真的提醒着米艾。对于熬克对危险的超人第六感,米艾一直是相信的。熬克的话让米艾放松的心情恢复警惕。点点头表示自己会注意。

    小鲁跟往常一样跑上来,只是今天看起来情绪不太好。米艾逗着小鲁关心的询问,小鲁只摇头说没事。然后对熬克说,“熬克哥哥,爸爸说希望能帮忙去般点东西,店里人手不够。愿意帮忙吗?”“好啊,反正我也闲着。去哪里搬东西呀小鲁?”熬克爽快的答应。已经好几次了,熬克也早习惯了。“在村子东门那里,爸爸已经在哪里等了。”“好的,米艾,陪着小鲁玩,我去去就回来。”熬克轻吻米艾的脸,转身下去了。刚走出门口,想起今天的不妙感,折身把匕首带在身上,示意米艾也小心点,折身下了楼。米艾拿起匕首挂在腰间,小鲁跟米艾说了会话,外面传来放鞭炮的声音,小鲁看着米艾腰间的匕首,“米艾姐姐,的刀好漂亮,我能玩玩吗?”米艾不以为意的拔出匕首小心的放在小鲁手中,嘱咐道:“小心点,很锋利的,别用手摸刀刃。”小鲁接过匕首换快的对着桌子椅子刺呀割的,“好锋利呀米艾姐姐。我房间有块挺硬的铁,不知道能不能割开,我去试试。”边说边拿着匕首跑出了房间。

    背后米艾的声音“千万别割伤自己,刀上有诅咒的。”独自叹口气,想着自己小小的时候也如此对新鲜的东西充满好奇。坐了会觉得不放心,想想还是跟着看看,免得小鲁不小心伤着了。人才走到门口,突然听到一阵轻的几乎听不见的脚步声,“暗杀者!”米艾暗自心惊,不马上找到小鲁取回匕首空手的自己绝对无法战斗。马上不顾一切的本向小鲁房间,三个暗精灵已经已经档住了去路。冷冷的盯着米艾。“想去取回匕首吗?的匕首在这里。”说着掏出米艾的匕首嘲讽般的晃晃。“们把小鲁怎么了!跟那孩子无关。别伤害他。”米艾立时着急喊道。“哈哈,们这两个叛徒真是我们种族的耻辱,竟然相信人类,熬克出去,以及拿走的匕首根本就是这间酒店老板安排好的计划。为了丰厚的赏金老板让自己的小孩从手中取出匕首。”其中一个暗精灵嘲笑着米艾。一刹那米艾惊呆了,那么可爱的小鲁,竟然帮着父亲为了赏金合谋来杀害自己和熬克,熬克,他怎么样了。不,我一定要想办法夺回匕首跟熬克会合,他一定更危险。冷静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愤怒。三个暗精灵的致命暴破刺向米艾,米艾撞破窗户试图逃出去,一出窗户就后悔了,下面四个暗精灵弓手早已准备好的箭已经射了出来,米艾双手在半空中挑开三根箭,仍然有一支射进了米艾的腹部。米艾忍着痛迅速借助房子的阻隔往村子东门逃逸,三个暗杀者从窗户跳下,跟4个弓手追击米艾。

    米艾一路跑过的的地方都是血迹,忍着疼痛,米艾心里想,即使自己要死。也要死在熬克的怀里。身为深渊的她即使受伤,仍然拉开了距离,终于到了村子东门,“天,这些村民是怎么了?”米艾惊讶的说不出话。村子门口一群的男村民围着,拿着锄头的菜刀的。。熬克正和5个暗杀者搏斗,地上躺了三个暗精灵的尸体,旁边7虎视耽耽的弓手满着弓防止熬克逃逸。米艾调整自己的情绪,折身朝着村子的铁匠店奔去,迅速在店里找到一把普通的劣制匕首,在门边等待追击者前来。片刻,三个暗杀者和4个弓手已经追至,看着地上的血迹知道米艾在里面,“看来她是不支躲了起来。”言罢三人快速冲进门,最前的面的暗杀者刚踏进门口米艾的匕首已经划破他的喉咙,手不停的刺向第二个,闪避不及的又倒了下去,喉咙的血缓缓流出。最后一个迅速退了出来,4个弓手搭弓对着门,米艾检起地上暗精灵的武器,一手抓起尸体作为盾牌冲了出来,弓手的箭条件性射出尽数落在同伴的尸体上,米艾再出手,最后一个暗杀者也跟随着破喉倒底,米艾毫不停歇的冲想弓手,四个训练有素的弓手迅速朝四个方向跳开,可惜房屋之间距离有限,米艾朝着一个冲去,计算后方搭箭的时间,顺手把尸体朝自己后方仍去,手中匕首跟着一从,一名弓手的喉咙瞬间被割穿,米艾一手抓住已死的弓手,朝旁边另一名弓手冲去,背手的箭此时射到尸体上,噌噌有声,眼看着米艾的匕首刺进第二个弓手的喉咙,剩下两名弓手迅速搭弓,米艾朝后仍出尸体,同时再抓住喉咙真在喷血的弓手,反档在身前作为盾牌朝两人冲去,两人知道弓箭已然无用,丢下弓拔出腰间匕首迎向米艾,分开左右包抄事态,米艾靠近一个冲去,4步距离时反手把尸体丢向另一人,右手匕首快速刺出,没有半点停留的刺出折身再刺。瞬间又多出两具死尸,米艾脸色苍白的搜出自己的匕首,检起一张弓跑向东门。

    熬克跟三个暗杀者还在缠斗,身上几道伤口正流着血,米艾放心不少,知道暂时没有大碍,熬克故意不杀三人一直缠斗,让7个弓手不敢射击,米艾曾经见过暗影使用连环箭,但是从没学过,此时冒险手执两箭,回忆曾经见到的暗影的射姿,咬牙迅速射出,两根箭前后脚射进好无防备的两名弓手的咽喉,弓手们反应过来迅速搭箭朝米艾的方向射击,身为深渊行者的米艾加上丰富的战斗经验,出手何等迅速,连环箭一成已然搭弓进行第二次攻击,弓手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又两人倒地,米艾借助房子墙壁躲过三名弓手射出的箭,箭过搭弓闪身再次射击,熬克知道米艾前来救援,迅速放倒三名缠斗的对手,朝弓手冲去,两名弓手倒地,米艾捂着剧痛的腹部微笑着盯着正搭弓准备朝自己射击的弓手,熬克的匕首刺穿最后一个弓手的喉咙。跑到米艾身边,急切的询问:“怎样了?”“没事,撑着打了这么久了,没伤着要害,只是痛的不行。”熬克身上的伤口血流不止,抱起米艾,才突然发觉身边围着杀气藤藤的村民。

    “们要干什么?我们并没有伤害过们!”熬克大喊。酒店老板颤声道:“刚才他们已经告诉们计划是我们村子安排的,丰厚的赏金,够我们村子用一年不用愁了。们两个也只是丑陋的杀手罢了,杀了们我们并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