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为卿狂 > 第22章
    他可以猜想的到她昨夜是怎么过的,在他那么对她了之后,她必然是失眠的。

    “我不倦。”她好想多与他聊一会。

    “倦了。”

    他吩咐空姐拿来毛毯,为她放手座椅,把毛毯轻轻盖在她身上。

    “我的吻痕?”他看见她颈子上有明显的淤红,她的圆领不足以遮掩,他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到了那儿。

    陆茉优没有说话,却有一阵心跳。

    他凑近她,固定住她的脸,堵住了她的唇。

    陆茉优闭上眼睛,他在深深吸吮她的唇瓣,今天他温柔多了,薄薄的红晕染上她的容颜,但愿他待她会一直这样温柔……马来西亚槟城炽热的天气使得禇真一下飞机就脱了西装外套,还灌掉一瓶矿泉水,“茉优,没告诉我这里的天气这么见鬼!”他扯掉领带,刚毅的俊脸不情愿的跃上微温。

    陆茉优微微而笑,“我以为会知道,这好像是常识。”

    他瞪她一眼,“这是在讥笑我吗?”

    她摇头,但唇际始终带着笑。

    拿了行李到入境大厅,他们一眼就看到欧阳炽在翘首引盼。

    欧阳炽大踏步走过去,满脸的笑容,“禇医师,谢谢肯来!”他热情的伸出手,一想到小康有救了,他就满心感激。

    禇真看了他一眼,傲慢的说:“我来不是为,不必谢我。”他连人家的手也不握,充分表达了敌意。

    茉优就是为了这小子才肯对他献身的,这小子不是他的情故是什么?他才不想跟这种人握手。

    欧阳炽有丝啼笑皆非,莫非禇真还误会他是茉优的情人?果真如此,那也难怪禇真对他摆着张臭脸了。

    他笑了笑收回手,体贴的说:“两位长途旅程也累了,这里天气炎热,先到舍下休息吧!”

    禇真更不满意了,茉优就是被欧阳小子的温柔给迷倒的吧,这种虚请假意的登徒子哪一点值得女人喜欢了?茉优竟会看上他?

    着制服的司机把豪华轿车开了过来,足见欧阳家对这位贵宾的重视。

    “小康好吗?”陆茉优上了车立即问。

    欧阳炽露出一记笑容,“这两天精神还不错,我告诉他,有个姊姊会来看他,他很高兴。”

    “他恐怕早已不认得我了。”茉忧想到当年那个呵爱的胖宝宝,也不禁微笑。“我带了礼物给他,希望他会喜欢,对了,伯父伯母在吗?我也准备了他们的礼物。”

    “其实什么都不用带,他们只要看到就高兴了,就像他们的第二个女儿一样。”

    陆茉优歉疚的说:“我知道伯父伯母疼我,这么久没来探望他们两位,我很过意不去。”

    这些年来她忙,许多事情都忽略了。

    欧阳炽笑着说:“他们知道病好了,都替高兴,我妈和大嫂还特地到庙里去还愿,真拿她们这些女人没办法,茉优,不会介意吧?”

    她一阵感动,“我怎么会介意呢?伯母这样爱护我,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来一往的,他们的闲话家常令禇真越听越不舒服,他闷不吭声,心里的妒意却越来越浓。

    欧阳家在槟城是华裔中的望族,除了海上贸易外,以超过四十家的连锁餐厅雄视槟城,随便向人问起欧阳家,可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欧阳家的祖屋建在山顶上,建筑美丽,还可鸟瞰按城,景观信人。

    轿车开上山顶,一阵舒爽空气迎面扑来,大门前一对品貌端正的中年男女正殷殷张望着。

    车身停住,佣人立即将客人的行李取进屋,那对男女也马上走过来。

    “欢迎!欢迎!”欧阳文忙不迭的握住禇真的手,“您一定就是禇医师吧,小康拜托您了。”

    不怎么习惯太热情的人,禇真哼嗯两声,草率的应付过去。

    “茉优,谢谢的帮忙!”欧阳炽的大嫂眼眶都红了。

    一行人进了屋,佣人送来甜品茶水。

    “禇医师,依您看,小康什么时候可以动手术?”欧阳文马上询问有关手术事宜,爱子心切的他,片刻都不愿拖延。

    禇真索性写了张纸条给他,该注意该准备的都写清楚了,欧阳夫妇连忙欢大喜地的赶去照办。

    “好久都没看见大嫂笑了。”欧阳炽感唱的说。

    “别担心,等到小康病好,她就会常常笑了。”陆茉优安慰。

    “咳!”禇真重重的咳了声,“我累了。”事实上是,他不想再听他们两个那副熟得要命的样子,碍眼!

    “是我的疏忽。”欧阳炽连忙起身,吩咐一旁的总管,“带禇先生和陆小姐去二楼客房休息。”他对陆茉优笑了笑,“还是住上次来时住的那间房,东西都没动过,的睡衣也还在。”

    陆茉优

    正要应答,禇真却拢住她肩膀,扬了扬眉毛,“不必了,给我们一间房间就可以。”

    他故意做给欧阳炽看的,这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示威,摆明了陆茉忧是他的,旁人少打主意。

    “茉优,这……”欧阳炽看着她,征询她的意见。

    “她不会反对。”禇真将她搂得更紧。

    陆茉优看着欧阳炽,她无奈的用眼神示意他别再问了,这下欧阳炽反倒高兴起来。

    太好了,他们一定有所进展,难怪禇真肯来医小康,他祝福茉优,由衷的祝福她这次能找到爱情的归宿。

    回到房中,茉优打开行李,开始默默的整理起来。

    禇真从身后抱住她,下颚紧靠在她锁骨与肩膀处,“怎么,不高兴?怕的欧阳情郎不再睬?”

    陆茉优叹了口气,她轻声说:“我跟欧阳炽只是朋友,实在没必要在他面前这么做。”他太傻了,难道看不出她爱的人是谁吗?

    他轻笑一声,吻了她颈子一下,“只是朋友,会为他做这么大的牺牲?”

    每一想到他此行是怎么来的,他就不能平衡,她对欧阳炽的好已经远远的超出他可以接受的范围,并非他对她在寻衅,而是她态度不明、立场不明,这让他苦恼极了。

    为什么她要如此三心二意?一个女人的生命中奇书网提供非要有许多男人对她奉承,她才会感到骄傲吗?

    “我说过,我不是为了欧阳炽,我是为了小康。”她一脸泰然的说。

    “一个孩童会引发这么大的同情心?”诸真根本不信,‘算了,不讨论这个,我想要……”说着,他亲吻她的颈子,汲取她淡雅的馨香,顺手解开她的衣扣,进一步摸索她的曲线。

    “不,不要!”陆茉优不愿他再碰她的身于,她清楚的记得那天早晨他是如何对待她的,那个拍醒她的女人已是对她最大的屈辱。

    “为什么?”禇真有丝恼怒,心火再度撩烧,才刚见过欧阳炽,她就不愿意和他欢好了吗?她对欧阳炽可真忠实呵!

    “请别再碰我。”陆茉优苍白着小脸,“不是有许多女人吗?她们可以满足,我只是微不足道的其中之一…”,他抬起她的下巴,骤然打断她的话,“茉优,别忘了我为什么肯来这个鬼地方,不肯给我,我随时可以走人。”

    “……卑鄙……”她没想到他会这样威胁她。

    禇真邪气的扬起唇角,抚弄着她的敏感地带,“是的,我卑鄙,我是世界最卑鄙的人,只有的欧阳炽最高贵、最纯洁,好了,现在可以给我了吗?”

    细碎的吻落在她身上,他轻巧地褪去了她的衣裳,像个恶魔似的占领了她的娇躯。

    小康的手术在禇真到达欧阳家的两天后进行。

    历时十余小时之后,如常没有意外的,这场手术成功极了,连当地报纸都以大篇幅报导“昼夜”的莅临,更有许多医学界的后生晚辈想邀请他演讲,为了好奇的民众想一睹其真面目,电视媒体纷纷要来采访他,弄得欧阳家门口从早到晚车水马龙,盛况空前。

    “我们明天就走。”晚饭后禇真把陆茉优拉回房,不许她留在厅里与欧阳家的父母兄弟姊妹们话家常。

    “不是说好多待几天的吗?”她不懂他又在生气什么,手术很成功,各界赞誉有加,他不是应该高兴才外?

    他哼了哼,“这里苍蝇太多了。”

    陆茉优笑了,“其实何不接受他们的采访?这对并没有坏处是不是?更或者,可以去医院演讲,相信他们会很感激提供的经验。”

    “我吃撑了?”他把她拉进怀里,目光灼灼,“如果不是因为,认为我会出来抛头露面?”

    她完尔一笑,“出来走走不是很好……”他的神秘已成习惯,看来是很难改变的了。

    “不要跟我讲那些歪理!”禇真握住她手腕,火热的嘴唇忽然堵住了她的唇,狂烈的索取了她一个吻。

    陆茉优偏过头去,躲着他来势汹汹的吻,“别再啃我颈子!”

    不知道是出于有意还是无心,这几天来,每当他欲火勃发时,总会啃吮她颈子,非吻得她青一块紫一块不可。

    当激情过后,彼此都喘息着,她以为禇真会马上离对她的身体,不意,他却还紧紧搂住她,汗湿在两人肢体间交缠。

    ‘爱我吗?”禇真把自己的唇,紧贴着她的唇问,虽疲倦,眼里却有抹狂野的热情。

    他像个渴求爱的大孩子,她不由得点了点头。

    她是爱他的,或者,她早对他心动已久,是汪祭蔷的计谋令她将这份爱压抑了下来,长达五年的分离,多少种思念,几千几百个爱字,她早该对他说出口。

    看到她点头,他竟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