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为卿狂 > 第17章
    。。。”“有个鬼!”禇真跳脚了,“去就去!”

    就这样,方雅浦、袁熙上、楚克、禇真、冯雅倪,一行五人浩浩荡荡朝汪宅出发。

    十方烈焰里,钟潜有事先回凤凰城去了,莫东署则约了几名意大利籍的导演洽谈合作事宜,所以袁熙上就找了她从父姓的孪生姊姊冯雅倪来助阵,在众多绿叶中再添朵红花,以免人马过于单调。

    当他们到达汪宅之际,时间恰好八点整,整座毛子灯火通明,满屋满园闪烁的小灯,花台旁有喷泉,有优雅水檄,更显得风情独具。

    这是栋三层半的花园洋房,建得美轮美英,有最精致的楼台,也有最高雅的布置,更有片繁花似锦的漂亮花园。

    一入内,穿着燕尾服的传者穿梭不停,美妙的音乐,就筹交错,烤牛排的香味阵阵传来,甚至还有个小小的乐团在演唱。

    ‘罗马的有钱人还真多。”冯雅倪左顾右盼,希望在这个上流社会的派对里会出现令她眼前一亮的优雅男人。

    “经济突飞猛进,教人不有钱也难。”楚克微笑接口,今天他一身六年代的复古西装,OO七庞德的造型,极具令人屏息的性感。

    禇真对这栋豪宅是怎么看就怎么不顺眼,冷冷的批评道:“对社会丝毫没有贡献的女人也配住这么豪华的房子,我看这个世界真的是病了。”

    “别这么挑剔,祭蔷和并没有血海深仇是不是?”方雅浦耸肩一笑,“们只是有一点小小的过节罢了,看在她今天生日的份上,们就一笔勾销吧!”

    禇美瞪他一眼,“还真大方呵!”

    “这不是大不大方的问题,这是男人的气度,男人的风范!”方雅浦搂住袁熙上的腰,颇为得意的说:“我们男人就是要不拘小节,这样女人才会对我们死心塌地。”

    冯雅倪打量着袁熙上,笑嘻嘻的问:“妹子,对他死心塌地了吗?”

    “死心塌地?”袁熙上对方雅浦左看右看,狡黠的笑容勾上唇际,“他配我男爵这样纤尊降贵吗?”

    冯雅倪可乐了,“瞧,方雅浦,事实证明还不够不拘小节,是不?”

    “咳!”方雅浦重重一咳,扯开话题,“各位觉不觉得我们应该去向主人问候问候了呢?”

    “我看到主人似乎要先来向我们问候了。”

    楚克语毕,那一身银宝蓝露肩礼服的汪祭蔷即笑盈盈的旋过来,跟着她一道的还有陆茉优与欧阳炽。

    禇真的眼光落在那纤细白皙的陆茉优身上。

    五年来,他看着她一天比一天出落得更加美丽,一天比一天更楚楚动人,一天比一天更撩动他的心弦,他想要她!那份想要她的感觉五年如一日,从未在他心里磨灭,折磨得令他要发疯!

    陆茉优从不知道,每年她要飞来旧金山的前一晚,他是如何的失眠,如何的用酒精麻醉自己,只有这样,他才不至于在见到她的那一刻崩溃,不至于在面对她时流露出真感情。

    他有骄傲,他有自尊,但很遗憾,他同时也是个被陆茉代鄙弃在心房外的男人,是个被陆茉优狠狠打击的男人。

    五年前沙滩的那一日,在直升机上他狂笑着送自己一句话——禇真,从未拥有,何来失去?

    陆茉优不是他的,她也不屑要他!

    乐声轻扬,汪祭蔷笔直的走到禇真面前去,神色有点闪烁不定,还有丝没来由得怯意,“禇大哥,好吗?”她的声音几乎是小心翼翼的。

    “托的福,置之死地而后生,我好得很。”闷了五年的郁气,没风度就风度,他才不想对这个女人客气。

    汪祭蔷赧红了脸,她早料到禇真会给她钉子碰,只是没想到会给得那么直接。

    她润了润唇,几近讨好的仰望着挺拔的禇真,“禇大哥,如果过去我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请看在茉优的份上,不要跟我计较了,好吗?”

    不说还好,这一说,反倒惹恼了禇真,他脸色一变,原本还有几分表情的脸当场垮掉,“我为何要卖陆茉优面子?”

    乐声依然悠扬,只不过气氛却僵住了,蓦地,开场舞的旋律响起,像一场及时雨,免除了这场尴尬。

    “跳舞!大家跳舞吧!”袁熙上笑容可掬,她拉住方雅浦,第一对旋进了舞池,走前还不忘对她姊姊眨眨眼,眼光猛向欧阳炽身上转,这暗示已经够清楚了,再笨的人也会懂吧!

    楚克带着笑意,很有风度的把手往汪祭蔷面前一伸,那迷死人的笑容是任何女人都无法抗拒的。

    “第一次见面,我是楚克,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请今晚美丽的女主人跳第一首曲子?”

    轻轻颔首,汪祭蔷红着脸将手交给了楚克,两人跟在方雅浦他们之后也滑进了舞池。

    冯雅倪似笑非笑的看着欧阳炽,接着很大方的拉起他,轻快的说:“不管叫什么名字,这支舞

    ,我是跟跳定了。”

    冯雅倪与欧阳炽慢慢的旋转到舞池里头去,乐声是越来越悠扬了,绝大部分的宾客都下了舞池,只余少数在品酒聊天。

    陆茉优看着禇真,后者也正灼灼逼人的盯着她,于是她轻轻的叹了口气,黑如点漆的眸子凝视着他,轻轻的问:“打算跟我跳舞呢?还是就这样瞪着我整晚?”

    他咬咬牙,仍然死瞪着她,“我不知道还会跳舞。”

    她笑了笑,没在意他语气中的椰偷意味,“接管陆氏之后,有许多推不掉的应酬,也有许多场合要跳舞,所以我多少也学会一点,跳得不好,但足够应付就是了。”

    她就像在跟一个老朋友叙旧似的,这样坦然的态度反倒让他恼怒起来。

    禇真审视着她,敏锐的问:“应酬多?这么说,也喝酒了?”

    “那倒没有。”她嫣然一笑,“我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我也很珍奇书网提供惜目前的身体状况,我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他冷冷的哼了哼,“知道就好,我可没有闲工夫再救一次。”

    ‘呢?”陆茉优坦荡荡的望着他,脸上有着静静的、柔和的微笑、“好久没见了,还是那么忙?”

    一丝狼狈闪过他眼眸,她那么温柔,柔得像阵风,他的尖酸倒显得小器,“也会关心我吗?”

    “我一直是关心的。”她淡淡的笑了笑,轻轻扬起睫毛看着他,“真,我想,我必须向道歉。”

    禇真的心脏怦然一跳,她这是什么意思?她后悔了吗?后悔选择欧阳炽而没有选择他?

    “说清楚点!”他几乎是粗声的命令。

    陆茉优直视着他,眼底那股不知从何说起又无可奈何的味道更浓了,“这个误会太大了,我想不会原谅我…”曲子乍然停止,打断了陆茉优要出口的话,他们对望着,彼此眼里都有千言万语,那情绪是复杂的。

    “哇!欧阳炽,的舞实在跳得好极了!”冯雅倪笑着与欧阳炽一起回来,她眼睛带着亮黝黝的笑意,显然跳得很开心。

    欧阳炽但笑不语,这位小姐固然外貌美艳又潇洒率性,却不是适合他的那一型。

    “禇真,在发呆?”冯雅倪惊奇的看着长发酷男,“这么棒的舞会居然在发呆?不行、不行,别浪费生命,跳舞去!”

    根本没进入状况的她,很大方的把手搁在禇真腰上,以她一贯的惆搅作风,将他带进了舞池。

    陆茉优看着他们的背影,有些怔忡。

    “茉优。”欧阳炽唤她。

    她回过神来,仓卒的露出一个笑容,“他们是好出色的一对,是不是?”

    “介意?”他是了解她的。

    “我已经失去那项资格了。”那声音微弱的像在说给自己听似的,接着,她振作了一下,对欧阳炽伸出手,嘴角带着笑,“我们也跳舞去吧!”

    于是他们滑进了舞池,一曲既终,他们没有更换舞伴,又继续跳了下去。

    就这样一曲接一曲,等到第五支曲子结束,她本能的想寻觅禇真身影时,他已不知所踪,连那位与袁熙上长得一模一样的美丽小姐也不见了。

    她知道这代表了什么,代表她所不能过问的一切,禇真的一切。

    “有时候我觉得,人还是不要太倔强的好,明明还喜欢人家,就不要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吃着何衍亲自下厨煮的消夜,方雅浦闹闹的说。

    时间已经很晚了,这伙人刚从汪宅舞会回来,见每个人都还了无睡意,方雅浦就哈喝着到他那座隐密的宅邪泡茶,泡着泡着,就把住在对面那栋欧式建筑里的何衍给挖了起来煮消夜,吃得不亦乐乎。

    “就没看见,当茉优跳完舞看不到,也看不到我这位少根筋姊姊时,她那表情哟,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袁熙上补了一句,接着又把注意力转回她的广东粥上了,那稠稠软软的粥太人味儿了,让人舍不得一下子吃完,何衍的厨艺太好了,如果她嫁给方雅浦,不就可以随时随地吃到这广东粥了吗?真是太美妙了。

    “我怎么知道她会突然说她肚子痛?”禇真没好气的说,茉优会怎么想?准是以为他和冯雅倪到什么草丛里去办事去了,天知道他只不过刚好车上有药,才把她带出去而已。

    体眼睛都兴师问罪的望向冯雅倪,她一个无辜的表情,无辜的说:“我怎么知道我会突然肚子痛?”

    “我倒觉得茉优和那位欧阳先生颇为相配。”楚克微“我也觉得耶!”冯雅倪一下子又神采飞扬了起来,“陆小姐典雅飘逸,欧阳炽温文达礼,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袁熙上翻了个白眼,“殿下”可真会凑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