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为卿狂 > 第15章
    “怎么会没有?”汪祭蔷恨不得没有五年前那个幼稚又好胜的自己,“没有我从中作梗,和禇大哥老早就是一对,搞不好都生几个孩子了,哪用像现在孤家寡人一个这么可怜,整天只知道用工作来麻痹自己…”陆茉优摇摇头,心平气和的说:“错了,表姊,就算没有,我和真也未必能在一块,当时他年轻气盛。心高气傲,眼里除了他自己看不到别人,他要我,便要带我走,从没理会我的感受,爱上他太苦了。”

    听了这番话,汪祭蔷又是无可奈何又是气急败坏,“我不管这是什么理论,总之,的姻缘是被我破坏掉的,我就要为找回来,否则我这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陆茉优还是一胜云淡风清,不为所动,“这些年我也陆续见过他几次,但是他对我很冷淡,我想,我们之间是再也不可能了。”

    每年,在夏初的时候,她都要固定飞往旧金山让那位禇大名医检查身体,他虽没有实现当年的狠话,对她再也不屑一救,但是他对她也够绝的了。

    每回检查时,他总带着一大班实习医生,把她当成了临床的实验病人,就像他们之间是毫无瓜葛的陌生人,他一脸的寒冰,一脸的公事公办,她也只能噤若寒蝉,什么话都吐不出口。

    他们之间连交谈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解释清楚当年她对他的误会了,往往一确认检查报告没问题后,他就立即拂袖离去。

    一年前,禇真宣布她已完病愈,毋需再回院复诊,至今她已超过一年半的时间没见过他。

    如果他心中还有她,依他的个性,绝对会把每年的复诊当成两人非见面不可的理由,即使痊愈,也会要求她继续到院观察,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所以陆茉优认为,禇真心里是真的已经完完没有她了。

    日子云淡风清的过去,她与禇真就像两条笔直的平行线,再也找不到交集,反倒是这几年在旧金山的医院里,经方雅浦引荐,她陆续认识了十方烈焰其余成员,他们都对她疼爱有加,不过他们也犯了和表姊一样的毛病,总期盼她和禇真能重新来过,也都睁大了眼想看她和禇真有何结局。

    她恐怕要让他们失望了,对于这些,经过五年的时间洗炼,她已能一笑置之。

    “们之间真的不可能了吗?”汪祭蔷神秘兮兮的望着她笑,“小优,好像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我哦!”

    陆茉优没辙的问:“雅浦又向打小报告了,对吗?”

    “我们只是情报交流嘛!”汪祭蔷对那句话重新定义,眼神跟着发亮,兴致勃勃的追问,“在凤凰城遇到禇大哥了?听说他在罗马机场舍身护,又在汤米夫人的夜宴里盘问那位帅得惊人的保镖?有没有这回事?”

    陆茉优苦笑,雅浦和表姊老是爱断章取义,总捡他们满意的那部分情节吸收。

    “雅浦没告诉,我在凤凰城钟宅遇到真时,他一句话都不愿意跟我说,连送我回饭店都不肯。”她叹了口气,眼底眉梢染上淡淡无奈,“在Skyheha机场二度相逢,他满脸怒容,视我为瘟神。那回罗马机场枪战,我昏过去,醒来后他半句话都没有,是雅浦送我回来的,至于在汤米夫人的宴会中,他骂完我的保镖一脸邪相,再指着我,说我是水性杨花的女人,他说他当年瞎了眼才会爱上我。”

    听着听着,汪祭蔷睁大了眼睛,该死,雅浦怎么专捡好话告诉她?原来还有这一段内情呀,可怎么办才好?

    “小优,他不是有心的,他是因为太爱,爱过了头才会这样!”汪祭蔷锲而不舍的扮演和事佬,“雅浦说过,当年他为又是割臂又是下跪的,一个感情那么强烈的人,不可能说忘就忘,他只是别扭、嘴硬而已!”

    “五年了,又怎么知道真没有别的女朋友。”陆茉优淡淡的道,颇有一笑混恩仇的味道,“他在医院相当受欢迎,相信可以找到适合他的伴侣,至于我,我只是他生命里的一段小插曲罢了。”

    “唉唉,们哟……”汪祭蔷哀声连连,每回与小优谈到禇真总是无疾而终,这桩无头公案,其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了。

    陆氏古董店与方氏古董店并列为意大利的两大名牌古董,名气不分轩轻,诚信并驾齐驱,都是罗马的老字号。

    方氏古董店的主人是球赫赫有名,十方烈焰中的“虹霓”方雅浦,而陆氏古董店的主人则是近年来在上流社会崛起的一名小女子。

    这名小女子是陆氏夫妇的独生爱女,她清盈灵秀、细致脱俗,芳龄才二十二岁,过去从未有人见过她,据说一直住在爱琴海附近的一座小岛上,如今她已贵为各豪门宴会争相邀约的对象,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仰慕者更是多得令人咋舌。

    意大利的男人是热情的,也是聪明的,像陆茉优这样的女子,要才貌有才貌,要背景有背景,谁人不想攀龙附凤?

    可惜这位陆小姐一意醉心于工作,饶是艳名远播,闹得满城风雨,她仍旧对外界的花花草草一概

    不理,时间久了,那些追求者知难不退之余,开始流传起陆氏古董店的负责人是同性的谣言,其中盛传为陆小姐伴侣人选最为喧嚣尘上的,就是她身边那位中日混血儿助理。

    “理沙,麻烦把上个月的帐目拿过来。”陆茉优柔美的声音始终温雅如一,“还有,进出口的明细也找出来。”

    “是!”抱来一叠厚厚帐本,理沙嘟着唇,开始抱怨,“小姐,有空也该出去约会约会嘛,瞧,外头的人都把我们配成一对了,那些八卦周刊写得多难听呀,理沙会嫁不出去的!”

    陆茉优笑出一个隐隐酒窝,“委屈了,这个月的薪水里,我会给职务津贴,以补偿担任这个职务所蒙受到的污辱。”

    “真的?”理沙眼睛一亮,女孩子嘛,总希望有多点零用可以来打扮自己,她薪水有三分之二要交给古板苛刻的老母,如今多出个职务津贴来,怎不教她喜出望外?

    “当然真的。”陆茉优盈盈一笑,径自打开帐本,然不理会理沙在那里乐得叽叽喳喳,她就是凭这份定力才能在几年间就接下陆氏庞大的产业,并为陆氏开创先机,更上一层楼。

    理沙还在为加薪兴奋不已,门扉处长长的中国式珠帘掀起,一名长发性感,有着猫样般眼睛的女郎踱了进来。

    女郎身着紧身银色上衣,一件黑色紧身皮裤,搭配小皮靴,潇洒中有妩媚,天生的性感尤物。

    “晦,茉优!”袁熙上甜蜜的一笑,“在忙呀?我没打扰到吧?”嘿嘿,任务在身,她就是专程来打扰陆茉优的。

    陆茉优一抬眼,立刻露出微笑来,“今天怎么有空过来?雅浦呢?没和一起来?”

    她和袁熙上不熟,纯粹因方雅浦而结识,不过在她知道袁熙上就是纵横江湖的“男爵”之后,倒是对她与方雅浦的关系感到有趣。

    一个是最恨宵小的大牌古董商,一个偏偏就是偷中高手,这一对欢喜冤家,看来也好事近了。

    “是这样的。”袁熙上走过去,很自然的抽掉陆茉优手上的金笔,合上她桌面的帐本,露出薄薄的笑意来,“我和雅浦过几天要回爱丁堡,卫天颐和他的小妻子也会去那里,不是想送份礼物给他们吗?我们帮带去,所以我现在特意来邀一起买份礼物,不知道意下如何?”

    陆茉优点头,“那就麻烦们了。”她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精美的目录来,“我这里刚巧有几件中国清朝时的首饰和精品可以给天颐当结婚贺礼,这只镊子晶莹剔透,另外有块价值连城的玉可以作为项坠……”“咦——不妥不妥。”袁熙上又立即把那本目录合上,大摇其头,“正所谓家花哪有野花香,自己店里的东西,当然比不上外头买的东西来得有纪念价值,所以噗,还是跟我出去买吧!”

    这种比喻还真是不伦不类呀!

    陆茉优笑了笑,没有反对袁熙上的建议,“那就听的吧!”或许天颐那位新娘子不喜欢老气横秋的古董,她该买一些水晶,或者钻石之类的礼物才对。

    “这才对嘛!”好计得逞,袁熙上不由得漾出一记诡笑。

    “这个不错。”指指橱窗里的水晶天鹅,袁熙上像个评论家似的来番品头论足。

    陆茉优微笑赞同,她也觉得那尊水晶天鹅煞是典雅美丽,创作者似乎雕出了天鹅那高责无比的姿态,“听雅浦说,天颐的妻子很年轻,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水晶?”

    袁熙上耸耸肩,做了个无所谓的表情,“哎呀,宵莆那个笨仆,随便送她什么,她都会高兴个老半天,就随便买吧!”

    反正此行买东西又不是重点,买完东西才有好戏上常“那么就买这尊天鹅吧。”她拿出信用卡交给前来服务的店员,轻柔的说:“请帮我包漂亮一点。”

    “太好了!”袁熙上唇边带着笑意,她拿出大哥大胡乱按了几个键,一阵嘀嘀咕咕之后,她转头对陆茉优说:“真是抱歉,我有事先走一步,自己把礼物送到方氏古董店去,雅浦会在那里等,记得要去哦,拜拜啦!”在陆茉优还没弄清楚之前,来无影,去无踪,袁熙上神出鬼没的走了。

    店员将包装精美的礼盒提袋连同信用卡一起交给陆茉优,她正要离去,不意,有人轻拍了她肩膀一下。

    一回头,欧阳炽正对她笑得又温文又亲切。

    “阿炽!”她惊喜的扬起长睫毛,“什么时候来罗马的?怎么不通知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