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为卿狂 > 第6章
    陆茉优瞅着她,笑意在整个脸庞上荡漾,“表姊,谁不喜欢呢?”坠入爱河的女孩是最美的,此刻她眼前就有一个。

    “真的?”喜悦染上汪祭蔷脸颊,她急切的拉住小表妹的手,睫毛往上一扬,嫣红了脸,“小优,要帮我!”

    “帮?”陆茉优笑着摇摇头,她连明天的太阳都不知道见不见得着,哪里可以谈到帮人呢?“我恐怕没有这份能力。”

    “不不不,有,而且只有有片汪祭蔷闪动着眼睑,面颊绯红了,“听我说,小优,禇大哥要为医病,们相处的时间会很多,只要在他面前多为我讲讲好话,相信他会注意到我。”

    陆茉优笑了笑,这只是个小小的要求,她做得到,“这不难。”

    “答应了?”汪祭蔷眼里燃满了期待,突然,她觉得自己好卑鄙,她怎么可以利用这么一个纯洁的女孩来做桥梁,但是爱情已蒙蔽了她的眼睛,她只能自私点了。

    “嗯。”她点点头,含笑着说,“表姊,能为做点什么事,一直是我的心愿,更何况是这么一件小事。”

    “哦,小优,太好了。”汪祭蔷欢呼着。

    如此一来,无论禇真再怎么表白都没有用了,他只会被茉优给拒绝,然后,他就会属于她了。

    打量这间光可鉴人的医学中心数分钟后,禇真眯了眯眼。

    陆氏不愧为富豪之家,为了独生女,什么先进的医学仪器都可以搬到岛上来,姑且不论这些设备投入了多少金钱财力,光是那份心意,就已透露出他们对爱女浓浓不渝的挚情。

    ‘们可以滚了。”禇真对身边的两名好事者下达逐客令。

    “真,就让我们留在这里,看看的医术有何高明之处,这无妨的,不是吗?”方雅浦似笑非笑的说。

    “就是!”莫东署也表示赞成,“尤其是这家伙叫人家小女生脱光衣服,没有人在这里监视着怎么成?”

    身体检查就身体检查,从来没听过要裸体才能检查的,喷喷,“昼夜”怎么看都是不安好心。

    “懂什么?”禇真冷淡的瞧了莫东署一眼,“这是身体检查最基本的条件。”

    “改天也帮我检查检查。”莫东署笑得暧昧。

    “?”禇真挑挑眉,懒洋洋的说:“让那些女人帮检查吧!”莫东署的风流虽不及楚兄,但也相去不远。

    莫东署大笑,把手臂搭在方雅浦肩上,“雅浦,走吧,再不走,有人快恼羞成怒噗!”

    “也好。”方雅浦露出笑容,兴味满溢的拍了拍禇真,“好兄弟,就好好的帮茉优‘身体检查’吧!”

    “她很嫩的,下手别太重哦!”莫东署的声音里净是挪榆。

    终于,两个凑热闹的家伙一搭一唱的走了,白色基调的室内只余空调运转的声音,这是“昼夜”的专业领域了。

    禇真用黑色皮革束起长发,清洗了双手之后,戴上一双薄近透明的手套,他挺拔的身于走到白色自动门前,门扉迅速往两旁移动,里头,是充满消毒药水味的检查室。

    陆茉优躺在那张冰凉的手术台上,仅在下半身隐密处盖了一条薄薄的纱巾,那纱巾根本遮掩不了什么,少女的柔美曲线依然一览无遗。

    几乎是屏息的,她在等待为她身体检查的人。

    自从在森林里一吓昏倒之后,她没见过她的主治医师,两天了,她才由她表姊的口中知道她将有一次巨细靡遗的身体检查。

    其实对她来说,身体检查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各种仪器就像探照灯似的在她身上来来去去,她已经可以从幼时的惊俊失措进步到今天的镇定如仪。

    所以,当江祭蔷告诉她要检查时,她并不排斥,甚至还有点解脱的感觉,如果连世界一流的名医都救不了她,那么,她可以彻底放弃生存的权利,好好安排剩余的生活。

    可是今天她却心慌了,原因无它,只因她身无一寸缕。

    三十分钟之前,当两名护士将她独自留在更衣室时,那位医师透过麦克民指示她必须裸,以便配合他的各项检查……她错愕已极,但也随即释怀。

    想必对方在行医之路已看过太多人体,早对人体没有特殊的感觉,他会如此要求,不过公事公办罢了,她何必牵虑过多?若是扭捏,反倒引人逻思。

    于是她褪尽衣衫,躺在手术台上,仅用一方小小的纱巾将女性最隐密的地方盖住,维持一点点少女的尊严。

    原本坦荡释然的心,在此时却因那扇白色门扉急速开启而紊乱了。

    一名高大的男子朝她步近,虽然他穿着白袍,但那浑身上下的不羁与落拓却脉络可寻,就如同她的表姊汪祭蔷所形容的,他好看得不可思议!

    他接近她,开启手术台上方的无影灯,瞬间皱起眉宇,“不是叫身上不准有东西吗?为什么不听话?”

    不容反驳的,他扯掉了她身上唯一的保护。

    陆茉优小小的面孔转为惨白,他根本完不像个举止有分寸的医生。

    “怕?”禇真笑了笑,眼光在她瘦零零的身体兜了一圈,“放心,我会把养胖些再要,太瘦了。”

    她确实瘦,但是对他而言,她却像块吸铁般将他牢牢给吸住,他无法抑止腹下那股乍见她的热流。

    严格说起来,她的下巴太削瘦了,手臂也不够好看,胸部虽然小巧圆润,但却不够丰挺,腰肢细得像一捏就会断,一双腿则可和麻雀媲美。

    这副苍白的身子,应该是无论如何也勾不起男人的兴致,然而他非但被勾起了,还杂夹着异常浓烈的欲望。

    “这不是医生该说的话。”陆茉优瞪着他,眼里有太多不满、愠怒和无奈。

    “哦?”他笑了起来,轻柔的勾起她尖尖的下颚,“那么,告诉我,医生都该说些什么话?”

    一阵寒意滑过,陆茉优霎时警觉到这个人狂妄的毫无道理,她喘了口气,有些激动,“禇医生,请尊重我,也尊重自己!”

    他撇过一抹笑,再抬手轻轻描绘她柔美的唇形,轻佻的说:“我从来不懂何谓尊重,我也没有能力尊重,我只能爱,懂吗?”

    是的,注定了,陆茉优是他今生的情人,她的命由他救,她的余生都将由她主宰,这是“昼夜”定下的规矩,没有人可以改变。

    她面孔发青,心底蔓延的恐惧压迫着身,他真是疯狂得彻底!

    “我想有必要和我爸妈再好好谈一谈。”

    “不知道吗?他们已经答应将交给我。”他笑得邪恶,很傲慢,也很无礼。

    她有一秒钟的愕然,“说谎……”这是不可能的,即使她父母再怎么糊涂,也不会容许这么荒唐的事发生。

    “嘘。”他以食指覆盖住她两片唇瓣,笑容瞬间恢复,“我要开始为检查了,至于我是不是说谎,有的是时间可以去查证,只要记住,是禇真的女人,永远都是。”

    她惊然而惊,瞪着他,“我不会是的女人。”

    他对她微笑着,“当然会。”

    “不会!”她断然反驳。

    “喜欢玩绕口令?”禇真语气里透出一股厌烦,“要我现在占有来证明吗?现在的装扮倒是挺适合我们发生亲密关系呵!”

    她面如白纸,双手紧紧握拳。

    尽管从未与外界接触,但她也不至于幼稚的不懂他话里的意思,但是她知道自己不必呼救,没有人会到这里来,大家都知道禇美今天将为她初次检查,更是没有人敢来打扰。

    “好苍白。”他勾起一抹笑容,知道已经对她达成威胁的目的了,女人总是保护自己贞操,他的小女人也不例外。

    陆茉优看着他,紧抿着辱不发一言。

    “恨我?”他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无所谓,总会爱上我,接着,就会离不开我了。”

    她心头一震,背上的寒意更深,“没有那一天。”

    “别与我唱反调。”禇真俊美轻狂的脸孔俯近她,不由分说,唇已贴近了她,在她颈中啃吻着。

    即使只有颈,吻她的滋味们如同他想象中~样美好,柔软而细致的项项,他喜欢他们之间的首次亲密,肌肤与唇舌的交触。

    “不挣扎?”他笑开来,唇齿离开她的锁骨处,可亲的凝视她夺幽的小脸,“好吧,让我来好好为检查,这是我能光明正大触碰每一寸肌肤的理由,我知道厌恶这种感觉,心里在诅咒我,对吗?”

    陆茉优什么都没有回答,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依旧苍白着脸,将最深的抗议留给沉默。

    第三章

    陆茉优的手术在一连串精密的检查之后,排定了开刀日期,原本打算在进手术房之前都要和禇真这恐怖的人避不见面的她,这天的午茶时间,她很不巧的在陆宅的咖啡厅里被禇真逮个正着。

    一见到那名长发的邪恶男子,陆茉优本能的起身就要走,却被一只手臂给轻易的阻拦了下来。

    “这是对未来的救命恩人该有的态度吗?”禇真将她逼回座椅,往她身边落座,欣赏她受困的气恼。

    今天的她一样那么美。那么纯,白色丝绸年裙很适合她,腰际系一条细细的带子,她看起来纤尘不染,飘逸中见灵秀,迷迷蒙蒙的大眼睛,是他一生见过最美的眼睛,他甘心被她掳获,也安心被她捕捉!

    “禇医师,”她开户口,忍耐的看着他,“我父亲已付过酬劳给,除了与手术有关的事情之外,我们没有交谈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