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为卿狂 > 第4章
    “小优!”这席恍似交代遗言的话语,又让汪祭蔷默然了。

    碧绿湛蓝的爱琴海,蓝白两色的简单美感,极端情懒的闲散情调,当火焰图腾的银色机身降落在邻近的一座小岛上时,正是夕阳缓缓西落时分,大小岛屿点点漂浮,海风吹拂,花卉既多又美,白色沙滩一览无遗,景色恍若仙境。

    “太美了!”一下机舱,莫东署就贪婪的深吸一口海风,那模样就像个虔诚的岛屿膜拜者。

    方雅浦爽朗的笑着,“是谁一直叨念看到这种荒岛来,不多带几箱干粮不可的呀?”

    莫东署点了根烟,露出洁白健康的牙齿一笑,“这哪里是荒岛,简直像世外桃源,嗯,高鼻大眼,他们的人也长得挺不错嘛!”这人当真认为这里的人都该是土著似的。

    爱琴海阳光充沛,地中海型的天气即使近黄昏仍然丽日当头,站久,会眼花的。

    冷冷的扫了停机坪周围一眼,禇真不甚满意的哼一声,“没人来接机?陆家人这么不懂待客之道?”

    “放心,大驾光临,陆百州爬也会爬来接。”方雅浦椰榆的说。

    唉,这家伙一向被人捧在掌心惯了,这次肯纤尊降责来此,想必认为他自己非受到绝佳礼遇不可,可是现在陆氏一族既没有列队来欢迎,也没有大张旗鼓的献花仪式,这确实会令自视甚高的禇某人不太爽快……“各位,我好像看到一辆吉普车开过来了。”莫东署感兴趣的架起太阳眼镜,眯起眼看那辆改良过的超大吉普车,活脱像台军舰。

    吉普车稳当的在他们三人面前踩了煞车,从车上跳下一位明眸皓齿的女孩来,她留着一头时髦又亮丽的短发,脸颊晒得红扑扑的,一件紧身白色T恤,一条短得不能再短的牛仔裤,修长匀称的双腿下是一双白色性感凉鞋,非常诱人。

    “请问是方先生、禇先生和莫先生吗?”她笑盈盈的走近他们,清亮的噪音很甜美。

    “是……”乍见美艳的俏丽人地,方雅浦眼前一亮。

    女孩似乎察觉到有人对她有好感,一派笑靥如花,“们好,我叫汪祭著,陆百州是我姨丈,家里突然有点急事,他让我来接三位贵客回去。”

    “用这种车?”禇真冷淡的瞄了吉普车一眼,很不以为然。

    汪祭蔷笑道:“这里多山路,吉普车比较安。”

    “嗯,汪小姐说得很有道理。”方雅浦连连点头,打铁要趁热,随即优雅的伸出手,“幸会,我是方雅浦。”

    汪祭蔷嫣然一笑,落落大方的说:“我们要在岛上相处一段时间,三位直接叫我名字吧,比较亲切。”

    求之不得的痞子旋即得逞,方雅浦眯了眯眼,“那好,祭蔷,说真的,的名字真是太美了,想必令尊或令堂大人一定有位钟意蔷蔽,或者,刚好有个如一般美丽,芳名叫祭薇的妹妹?”

    “小子,再调戏人家小姑娘,别说祭蔷祭薇,小心人家父母想把当祭品。”莫东署语出恐吓。

    汪祭蔷噗嗤一笑,很高兴自己的魅力无边,在大学里她就是颗绽放光芒的明星,无论是社团活动、校内外比赛,她都是众所瞩目的焦点,加上外表出色,家世不凡,追求者更是不乏,如今连球赫赫有名的十方烈焰也为她倾倒,怎不教她欣喜?

    “小姑娘,我是莫东署,外型不错,想拍片的话来找我。”莫东署从笔挺的西装口袋里拿出名片夹,抽了张名片给汪祭蔷。

    方雅浦抢先一步接过莫东署递来的名片,顺手揉成一团,扔了,“祭蔷,别信这家伙的话,若是去找他,等于羊入虎口,今生就这么毁了,再也无重生之日。”

    “讲的是自己吧?”莫东署反击回去。

    就在方雅浦与莫东署彼此调侃时,汪祭蔷晶亮的眸子悄然转到了另一名年轻男子身上。

    皱着眉宇,一副不耐烦的表情,他应该就是禇真了吧。

    老天!传说中的“昼夜”,世上真有这么好看的人物,汪祭蔷炫惑的盯着他看。

    古铜色的肌肤,有着挺拔的骨干,起码一百八十公分的他,留着一头狂放的长发,刀削似的刚毅面容,过度漂亮的剑眉,冷淡的瞳眸,百分之百的天之骄子。

    就是他了,唯有这张俊容才匹配得上她汪祭蔷,掳获他!她要成为众人艳羡的对象!

    倾慕的眼神有几分羞涩的望向意中人,“是禇……禇大哥吧?”不知怎么搞的,站在如斯狂猖的男子面前,一向言语流利的她,突然结巴了起来,连原本打算直呼他名字的计划也变节了。

    “嗯。”连下额都没点,只懒洋洋的以单音节给了回答,他显然是对这名陌生女郎没多大兴趣。

    汪祭蔷尴尬的收回停在半空中被冷落的手,有一丝惊讶,有一丝愕然,更多的情绪是恼怒,美丽的俏脸横生出不自然。

    这人是怎么搞的,当真狂得连握个手都会拈污了他吗?

    “祭蔷,别理他。”方雅浦赶紧对淑女伸出援手,“这家伙就是这样,他八成是饿坏了,知道有些人一饿起来脾气就会不好,所以别见怪,把他当野兽就行了。”

    “哦。”方雅浦的安慰总算今汪祭蔷稍稍好过了一点,也挽回了点颜面,很快的挥走阴霾,她重新露出一级笑容,“都怪我,姨丈要我接到三位后,马上请大家到岛上最大的滨海餐厅去享用餐点,我居然给耽搁了。”

    “现在去也不晚。”方雅浦漾起微笑。

    她对方雅浦投以感激的一眼,“那么,请三位大哥上车吧,我们现在就到布拉多餐馆去,姨丈已经吩咐大厨准备了烤龙虾和白酒,还有,茉优岛最有名的美食是炸青椒,各位一定要尝尝。”

    汪祭蔷的视线又转回到禇真身上,来日方长,茉优的病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治好,她相信总还有机会让禇真注意到她的。

    第二章

    地球环太阳而转,朝太阳的那一边是白昼,背向太阳的那一边是黑夜,天白夜黑,指的都是宇宙时间,日夜代兴是一种万古不易的现象。

    “昼夜”是禇真,其义父葛罗素博士以自然界的十种现象为义子们的代号,“昼夜”是其中之一。

    “昼夜’身为球医界的佼佼者,十九岁的一次脑科手术使他扬名,而他当年不过是来自默默无名的台湾中部,一场森林大火夺走他的亲人,自此没有家,现在,异乡就是他的家,他轻狎,目空一切,不懂爱人。

    这里是陆百州的宅邸,陆百州是此次用重金礼聘他来这座小岛的人,而他的病人就住在这里,未曾谋面,不过他们迟早会见面的,他不急,凡事都没有急切的必要,尤其是救人这码子事。

    陆宅很大,大得几乎可媲美欧洲宫廷,更像一座大型的度假中心,室内球尝三温暖、泳池、玻璃花房。画室、琴房、音乐厅、视厅室、剧院、美术馆。舞蹈教室、小小咖啡馆、暗房、保龄球道、游乐抄…夸张的是还有座室内森林,而这一切的设备似乎都是为了令人足不出户。

    禇真勾起唇缘,冷笑一声,当人类喂饱了肚子,就会尽其所能去满足内心莫名其妙的私欲,这个陆百州显然就是这种人,典型的暴发户作风。

    听说这座岛叫“茉优岛”,是以他女儿的名字来命名的,岛上物资充沛,不虞匾乏,仆佣成群,四季如春,终年可见明媚阳光,美丽的建筑环绕着海湾,情懒是这里的格调,一切都太享受了。

    这位陆茉优小姐恁也好命,有个这么伟大的父亲为她打点一切,换作寻常人家的女儿得了这种怪病,怕不早早被放弃了。

    刚在咖啡室喝了杯香浓醇正的咖啡,才清晨六点半,岛上的人都还在好眠中,禇真独自在室内森林里散步,一边冷嗤着,看看人类的得意杰作,把大自然都搬到框框里来了,局限了生命的本能发展。

    这是一个任谁都会觉得是天堂的地方,用一整年的时间来消磨也不算过分,若知道陆氏这么富裕,他该多开些条件才是,比如说,也要一座岛屿来当报酬,或者是陆氏在意大利的上市股票……哈,以免富者更富,贫者更贫。

    正在嘲弄,倏地,一抹淡绿色的身影突然站了起来,毫无预警的出现在他眼前,一棵热带植物挡住了她大半个身子,他只看得到那是一张极为年轻的、飘逸的少女侧脸,她捧着一朵黄色都金香,正在嗅花的气味。

    一刹那间,某种奇异的悸动震撼着诸真,他从没见过一个人可以同时拥有柔和和刚毅两种特质,然而他在她的身上却看到了。

    她很苍白,却有种说不出的灵性之美,她在看花,那怜惜的眼神就像花也有生命一样,她悄然叹息一声,瞬间有股不胜寒怯之意。

    他迷惑了,这是什么人?

    她美得恬静,却有种遗世独立的淡漠,双眸澄澈动人,眉弯而睫长,乌黑柔软的长发,雅致轻柔的神态,小小的玫瑰色唇瓣让他冲动的想一亲芳泽,她的唇,一定柔软又甜润!

    然下一秒钟,禇美失笑了,为自己这天外飞来一笔的想法惊愕、震荡又迷乱,见鬼,他居然想吻她?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怪念头?是地中海的天气热昏了他的头了吗?

    他本能的哼了一声,有点恼怒的推翻刚才的借口,妈的!他去过更热的地方,在埃及的时候他也没热到想吻哪个女人过,而她不过是个小女孩罢了,难道是水土不服中邪了……禇真的哼声和自言自语式的咒骂惊动了绿衣少女,她从大棵植物后绕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