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晓寒更深西风冽 > 第一百零一章、分流减员
    为了让他们的哗变名正言顺的,都开始上纲上线了。

    “呵呵真是好笑,当年我风量寨刚刚和镇戎军结盟的时候,我们倾尽力掏空家底送钱送人送物资,你们那时候怎么不拦着?哦,对了,我送给的是镇戎军,不是你们这些窝囊废的边军,所以你们这是眼红了嫉妒了是吗?”

    “我们为什么眼红?我们有的是朝廷给我们的供给!”

    “是啊,拿着朝廷的供给,被定戎人打的不敢冒头,还是我们王爷领兵一路玩命拼杀,打破僵局才有了今天,你们坐享其成也就罢了,明明都是一群贪生怕死、百事不成的窝囊废,如今竟然还有脸来指责我们锐意进取!好不要脸!让你们这些货色编入镇戎军,才是真正污染了我镇戎军的风气!”

    “你说谁贪生怕死?”

    “难道不是你们吗?几十年来得过且过毫无建树的是谁?当年在秦凤路,被定戎人追着打的是谁?还恬不知耻的把自己的敌人引到我们的阵地来的又是谁?后来打怀远城,怕我们抢功劳,不让我们进城,打不过又回头来求我们镇戎军出面的又是谁?如今却觍着脸来我们跟前大放厥词,谁给你们的勇气和胆量?”

    “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来指责我?”

    “你又是个什么东西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当兵不打仗,如同农民不种田,那你还当兵做什么?早点滚回家去吧!”

    “你是不是欠揍!”那些人恼羞成怒了,摩拳擦掌就要上。

    “来呀,怕你们了?”

    形势眼看着就要一触即发。

    “别吵了!”凌冽大吼一声,双方顿时收声。

    “知道你们不服本王,本王也没有和你们一起同生共死过,你们心里只认当年的齐大元帅,本王没有齐大元帅那么的长袖善舞,和气友善,在他手下,你们吃得好穿得好,虽然没功劳日子却过得下去,如今划入本王治下,受不了这种艰苦严谨,本王也明白,既然你们和我镇戎军的治军理念完不合,双方都不满意,不如早些划分开,本王会奏请朝廷,让你们调离,你们也可各自找好去处,本王派人去和对方接洽;实在没地方接收的,可申请退伍还乡,我们会早日拿出整改方案,尽量让大家满意。各位都散了吧。”

    那些人顿时傻了眼。

    镇戎军才不惯着他们,就算他们人多也不行!凌冽这话等于就是完放弃了他们!

    军队人员并不能随便调动,更何况还是成建制的,这么多人要是听说是被镇戎军撵出去的,谁会接收?这面子又往哪里搁?

    原以为大家一起逼宫可以让凌冽感受到压力从而饶了三位将军,毕竟法不责众,谁知人家根本就没打算要这些人!

    甚至可能早就计划好了要趁机把他们这些旁系清理出去!

    有人就出来当和事佬:“大家都不要冲动,有话好好说,何必要惊动朝廷?自己内部商量完就好了嘛。”

    凌冽一声冷笑:“军中若是做不到令行禁止,那成了什么样子,菜市场吗?军人若是不服从命令,怎么称得上军人?本王念你们也是老将,多年戍边,没功劳也有苦劳,如今给机会去你们想要的理想之地养老,又没指望着你们谢我,临走还发点遣散费,这样你们若是还不满足,你们是想干什么?拥兵夺权吗?!”

    底下人被训得噤若寒蝉,不得不说,战功赫赫的凌冽在军中还是十分的有威望的。

    “罗将军何在?”

    “在!”

    “前些日让你登记调查的人员名单做的怎么样了?”

    “在这里。”罗伦教战战兢兢递上一份厚厚的名单。

    “都问清楚了?”

    “是的,王爷。”

    “好,就按照这份名单,不管是前几日参与围观的还是今日参与哗变的将士,愿意留下来的,考察后择优录取,不愿留下来的,发放遣散费还乡,两者都不愿的,等待朝廷调遣。所有官兵,一视同仁!”

    “遵命!”

    原镇戎军士气大振。一直以来,原齐大元帅留下的兵马都有些很明显的问题,他们消极懈怠,得过且过,还不服管教,让他们十分的头疼,更麻烦的是,他们镇戎军一些人也被他们给同化了,正所谓好的学不来,坏的一学就会,让他们带起兵来越发艰难。

    即便是用新兵替换老兵,二十万人也需要好几年才能替换完,更何况兵换完了,可是将官更换的频率不高,他们占据着高位,仗着资格老,倚老卖老,净拖后腿。

    有道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没有好的将领,带不出好的兵。

    这件事早就在军部里面讨论很多次了,一直都没找到很好的解决办法。

    如今机会终于来了。

    一时间整个军营如同热油锅里滴进了几滴水一样炸开了。

    攻打西域是个长久计划,不急在一时,如今定戎人已经被驱赶殆尽,整个镇戎军管辖范围内再无强悍的对手,镇戎军又开发出了火力强劲的大炮,不再需用人海战术作战取胜,这使得裁撤部分将士成为可能。

    省下的部分军饷可以投入研发更尖端的武器,以减轻朝廷和管理层的压力。

    那些不听话的刺头正好可以一并打包解决。

    军营里顿时忙碌起来,有些人意识到不妙,开始找关系求情想留下来,有些人讨论该不该还乡退伍,或者该去投奔哪里最合适。

    包括原镇戎军嫡系里也有些人有想法了。

    凌冽也明白,这样的整改是有必要的,任何一支队伍想要保持先进和锐利,就必须及时自省自警,割除腐肉净化队伍,保持活力。

    一连很多天,凌冽都很忙,都没来得及回家去歇歇。

    庄晓寒已经听说了军营里的事,对于凌冽的想法,她是举双手赞成的。

    朝廷和皇上接到镇西王的奏折,朝堂上也议论纷纷,有的说以前没有这种先例,一下子解甲归田近十万,担心边防力量会不足;有的说这样好,如今没那么多仗要打,让大量的士兵退伍还乡,可以充实乡村的劳动力,让更多家庭得以团聚,是彰显皇恩浩荡的大好事。

    即便有些人想换防,这也没什么不好,免得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形成了新的地方势力,不利于治理。